2022年四大風險威脅全球經濟
Four major risks in 2022 is threatening global economy
經濟導報總編輯 顏安生 日期:2022-01-17 香港經濟導報
辭舊迎新!疫情肆虐、市場動盪的2021年已經過去,2022年已經開啟,同以往一樣,每個人都對新的一年充滿希望和期待,然而,不能迴避的事實是,2022年對全球各國來說又將是一個充滿挑戰的一年,形勢嚴峻程度並不亞於過去的兩年,全球經濟面臨的風險和危機有增無減,能否有效化解風險和避免危機,需要全球各國攜起手來,共同面對,然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我行我素,在全世界搞對抗,搞分裂,因此,2022年全球經濟會否重新陷入危機泥沼,仍是一個未知數。

為了便於國際組織和各國政府充分認識到風險和危機的存在,並進行有效甄別和把控,經濟學者把全球以及各國面臨的各種潛在風險和危機分為兩大類,一類是“灰犀牛”,另一類是“黑天鵝”,所謂“灰犀牛”是指那些發生概率較高且一旦發生將産生較大影響的潛在風險和危機;所謂“黑天鵝”是指那些發生概率較小但一旦發生就將導致毀滅性災難後果的潛在風險和危機。由於“灰犀牛”塊頭大,可見度較高,甚至每天發生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之路,因而人們習以為常,因而,其潛在風險和危機往往也容易被人們忽視;“黑天鵝”風險和危機在最初醞釀時段往往不引人注目,具有極強的隱蔽性,不容易被發現,需要有敏銳的分析和判斷,因此,“黑天鵝”也往往不易被人們察覺而潛伏在我們的社會經濟生活之中。

2022年全球面臨巨大的不確定性,可謂危機四伏,風險無處不在,雖然“黑天鵝”還隱藏很深,但“灰犀牛”卻依稀可見,至少有四只“灰犀牛”正迎面起來。首先,全球疫情再次席捲而來,或再次重創全球經濟。新型冠狀病毒此起彼伏,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勢,尤其歐美諸國疫情幾乎處於失控狀態,而許多發展中國家因為財力不濟、醫療條件落後,對疫情只能聽之任之,有鑒於此,世界衛生組織不斷向全球發出疫情預警,表明新型的奧密克戎病毒有可能傳遍全球,成為全球新的災難。毫無疑問,如果2022年全球不能夠有效遏止住疫情,那麽,將有可能再次重創全球經濟,全球或再次陷入重大衰退之中。

其次,美歐高通脹遺害無窮,或禍害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地區。自2021年年中以來,美國和歐洲的通脹率持續大幅攀升,2021年11月份美國的通脹率已經高達6.8%,創出四十年來的新高;而歐元區的通脹率也已經攀升至5%,亦創出25年來的新高。然而,美國政府一直吹噓美國的通脹只是個暫時現象不會持續在長時間,然而,面對居高不下的通脹率,美國聯儲局主席鮑威爾不得不承認,美國存在長期高通脹的風險;歐洲的情況和美國大致相若,高通脹將無法在短期內解決。由於美元是全球硬通貨,歐元也是僅次於美元的全球第二大精英貨幣,因此,美歐的高通脹必然會通過美元和歐元向那些嚴重依賴美元和歐元的國家和地區傳遞,近期,美聯儲一再放話,要加快加息和縮減資産負債表的步伐,顯然,美聯儲的貨幣政策調整必然會引發國際金融市場的動盪,美歐在薅世界各國和地區羊毛的同時,還同時輸出通脹,並給世界經濟帶來新的不確定因素。

再次,俄烏邊境衝突一觸即發,或引發地區動盪。俄羅斯與烏克蘭之間的邊境對峙始作俑者是以美國為首的北約組織,北約以吸引烏克蘭加入北約為誘餌,不斷唆使烏克蘭與俄羅斯進行對抗,企圖令俄羅斯最終因國力不支而消耗至死。俄羅斯看穿了美國和北約的企圖,已經向美國和北約下達了通牒,警告美國和北約已經踩到了俄羅斯的底線,在烏克蘭問題上俄羅斯已經退無可退,不排除用軍事技術手段來回應敵對行為。有觀察家指出,俄羅斯對美國和北約的打壓已經忍無可忍,俄烏邊境危機的嚴重程度已經超過了1962年的古巴導彈危機。俄烏邊境危機將如何演變?會否出現熱戰衝突?目前皆為一個未知數。如果俄烏爆發戰爭,那將不僅僅是俄烏兩國的事情,而有可能將整個歐洲拖下水,並將給歐洲和中亞地區帶來災難。

第四,土耳其貨幣大貶值或引發骨牌效應。地處歐亞大陸內部的土耳其2021年出現了罕見的貨幣大貶值,據悉,土耳其里拉去年貶值幅度已經超50%,貨幣貶值的結果是通脹率飆升至21%,有人開玩笑說,土耳其老百姓已經不關心里拉會不會再貶值,因為他們更關心的是里拉每天貶值多少。土耳其貨幣的大貶值也似乎無解,因為,導致這一結果的重要原因是國際經濟大環境疊加該國總統埃爾多安所奉行的低利率政策,埃爾多安堅信,低利息是刺激經濟發展的法寶,因此,他堅決反對以任何理由加息。他多次表示,加息不會抑制通脹,只會抑制經濟增長,加息才是推高物價的兇手。他還表示,土耳其要擯棄傳統貨幣政策,打一場 " 經濟獨立戰爭 "。為此,他頻繁撤換不按照他指示辦事的土耳其經濟部門官員。

土耳其的經濟實力雖然不能夠算是經濟大國,但也不是一個小型經濟體,在疫情的持續衝擊之下,土耳其貨幣大貶值會否引發骨牌效應,目前還無法下結論,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疫情持續下去,會有越來越多的國家貨幣出現貶值問題,而會否像土耳其里拉那樣一年之內出現五成的暴跌,端看這些國家的調控能力。只要有新的國家或者地區出現貨幣大貶值,那麽,就會給全球經濟帶來新的風險和不確定因素,威脅會不斷上升。

經濟導報——香港最悠久的中文財經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