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中華大地上的城市文明典範
Building a model of urban civilization in China
■ 藝衡 日期:2022-01-17 香港經濟導報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將“城市文明典範”列為深圳五個戰略定位之一。其定位之高,遠遠超越了一般意義上的“文化中心城市”的內涵,是對深圳的城市發展的綜合性要求,也可以說是最高要求。我們必須認識這一定位的重要性和實現的途徑,完成深圳城市文明發展的新跨越。


       一、城市文明典範是人類 文明新形態的集中體現


       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創造“人類文明新形態”的論斷,而文明典範城市,理所當然的是這種文明新形態的重要代表者。

       城市是文明的產物,是文明的標誌,更是文明的載體和容器。國際上那些重要城市,在歷史上都產生過深刻影響人類文明進程、惠及全球的偉大思想,不論是對於人類文明還是城市文化,都產生過重要影響。比如倫敦的《大憲章》、《權利法案》,巴黎的《民法典》、契約論、民主自由與人權思想,紐約的現代文化及後現代文化等等。這些城市在各自文化與時代背景下成為城市文明的時代標杆。

       講到文明典範,從大的方面看,應當包括兩大方面,一是物質文明,一是精神文明。物質文明方面,深圳正在累積強大的基礎,也已走在全國的前列,創造着世界城市發展史上的奇迹,但距建成現代化仍有相當長的路程要走。這裏重點談精神文明。在精神文明建設上,深圳也無愧於這個時代。深圳從曾經被人詬病的所謂的“文化沙漠”,到“深圳精神”“深圳觀念”成為以城市之名在全國叫得響的品牌,取得了巨大的成績,這是與深圳市委市政府、與全體人民、與在座的各位專家分不開的。

       深圳“文化立市”戰略開啟了城市文化建設的新局面,並為全國作了示範。在它短短的40年歷史上,曾經先後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設計之都”“全球全民閱讀典範城市”稱號,並被世界知識城市峰會授予“傑出的發展中的知識城市”;連續6次蟬聯全國文明城市;深圳讀書月、市民文化大講堂、關愛行動、創意十二月、文博會,以及“兩城一都”的文化品牌相繼湧現。深圳還將底蘊薄弱的文化產業做成了深圳市的戰略新興產業和支柱產業。成績雖然可圈可點,但是,離成為文明典範城市還有相當的差距。

       簡單地說,深圳創造了好的基礎,但是面臨着重大課題。在深圳先行示範的幾個奮鬥目標之中,文明城市典範是一個相當艱巨的
任務。


       二、圍繞“六個典範”築牢城市文明典範根基


       一是成為市民文明舉止的典範。觀察一個城市,最直觀的就是看這個城市的每一個成員的文明舉止。因為,它是道德熔鑄的結果,是政府提倡和推動的結果,是家風浸潤的結果,更是中華傳統文化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的結果。城市文明典範就是要從市民的一言一行抓起。現在全國都點贊深圳的“車讓人”文明行為,這裏交通管理部門功不可沒,也和市民的基本素質直接相關。市民文明舉止,就是“其言談舉止”既要合乎現代文明守則,也能合乎“仁義禮智信”的傳統價值要求。言,就是說話謙和;談,就是平等友善;舉,就是舉手投足都能既展示自己的形象和人格,又能讓人看出文雅的修養;止,就是對於一切不符合道德規範和法律規範的,堅決不為。“連衽成帷,舉袂成幕”,在全市大興文明之風。同時,要以法治為燈塔,成為文明的指引;以法治為框架,搭建文明的高地;以法制為戒尺,懲戒不文明行為;以法治為春風,使所有人沐浴其中。

       二是成為實現市民文化權利的典範。我們總是講建設完善的公共文化服務體系。但是,公共文化服務體系服務誰?就是要服務全體人民,具體地說,就是滿足和實現每一個市民的文化權利。這種權利包括:文化享有的權利、參與的權利、創造的權利、創造成果被保護的權利。文化享有的權利就是市民要有自己的文化活動場所,無論是閱讀學習、唱歌跳舞,還是觀賞演出,都要這種場所,而這種場所,深圳就曾經創造過“十分鐘文化圈”、“一公里文化圈”等等;文化參與的權利,就是市民直接參與文化管理,主導文化活動,推動文化的建設;文化創造的權利,就是要讓各種奇思妙想的創意火花能夠爭相迸放,為它提供服務和保障,要繼續大力推動“創意十二月”“文學工程”“音樂工程”“美術工程”“設計工程”,為“全民創意”提供更為廣闊的舞台;創造成果被保護的權利,就是加強立法,保護創意成果,深圳已出台《深圳經濟特區知識產權保護條例》《深圳經濟特區科技創新條例》等,對創新創意行為進行合理合法的保護。

       這裏,我們着重談談閱讀。“文化深圳從閱讀開始”,為什麼從閱讀開始,因為閱讀是市民最基本的文化權利之一,它不同於其他文化權利只涉及一部分人,而是涉及到每一個人。這種權利的實現,不僅能夠極大提高市民的素養,也可以提高城市的文明素質。

       “知書達理”,閱讀是城市文明建設的基石。同時,從更廣大的歷史意義上來講,閱讀就是文明傳承的基本形式。

       以“深圳讀書月”為例,讀書月的影響力目前而言可謂蔚為可觀,深圳也為推廣閱讀立了法。但是,通過讀書月推廣閱讀所取得的實際效果,與深圳閱讀立法中所期望達到的目標,現實中還有很大的距離。

       三是成為彰顯國家文化主權的典範。我們總是講國家的文化安全,那國家文化安全的主體是什麼?我認為就是文化主權。國家的政治主權有政治安全保障,經濟主權有經濟安全保障,文化安全則是中國文化主權的保障。文化主權,包含文化保護權、文化發展權、文化話語權。

       對一座城市而言,強調文化主權,是因為從世界範圍來看,一個國家的文化主權,很多方面是通過這個國家的超大型城市和有文化代表意義的城市去實現和體現的。比如,紐約之於美國,倫敦之於英國,東京之於日本。中國的文化主權,也要靠超大型城市去實現。深圳作為改革開放的先鋒,義不容辭地要去承擔起維護國家文化主權、弘揚國家文化主權的責任。深圳曾經創作的《人文頌》就是一個典範,它用西方的交響樂形式,表達中國人的價值觀,全世界都聽得明白,在巴黎演出期間得到觀眾們持續達6分半鐘的鼓掌,獲得空前的成功,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向世界推薦的音樂作品。這樣的事情要多做。

       我們要充分維護國家文化主權,以保護、發展中華文明,傳承中華文明的優良基因。一是文化保護權,一定要大力弘揚國學,要在深圳支持教育單位和社會的各種機構,開展優秀傳統文化普及工作,吸取精華,使整個社會崇德尚學,使中華文明之魂成為我們這座新型城市的強大基因。二是文化發展權,即對傳統文化實現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相結合,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相結合,創造文明新形態。三是文化話語權,就是在國際上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怎樣才能擁有文化主權中的話語權,講白了,就是我們發出的中國話語,一是要有中華文明底蘊,二是要體現強大國力,三是要有發聲平台,四是要讓別人聽得懂,五是要讓別人聽得口服心服,六是要讓別人心甘情願接受成為世界共識,比如寫入聯合國等國際組織的重要文件。

       近年來,對“深圳學派”的定義,“全球視野、民族立場、時代精神、深圳表達”,本身就蘊含着弘揚國家文化主權的意義。

       四是成為世界城市文明互鑑交流的典範。放眼世界,城市文明五彩繽紛、各美其美。打造城市文明典範,必須與世界先進城市的文明交流互鑑。當我們參觀或者進入這個城市,我們就會被它的文明所打動,這些都應成為城市互相借鑒的重要內容。深圳就要成為向各個先進城市文明學習的典範。有些城市文明講效率,有些城市文明講文采,有些善於舉辦重大的活動,都要拿來繼續學習。深圳建市以來一直在向各個世界文明城市學習,比如,在籌備大運會時期,我們就去觀摩了巴塞羅那;建設“設計之都”期間,我們曾前往巴黎、柏林、蒙特利爾、聖達菲等城市學習;而毗鄰深圳的香港,更成為深圳人不斷研究學習的重要城市。文化因多樣性而可愛,不因單一性而高貴;可愛在於提供了相互借鑒和學習的空間;文化因多樣性而生動,不因單一性而精彩,因為只有世界城市各種文明的群星閃耀,整個世界文明才能走向璀璨。這個城市也才能夠閃爍出更加文明的光彩。

       五是成為時代文化、時代精神、時代觀念發展的典範。深圳是改革開放後黨和人民一手締造的嶄新城市,僅僅40年發展取得的成就,可以說超越了人類歷史上其他城市發展歷程,堪稱世界城市史上的一個奇迹。深圳在物質文明建設上的成就有目共睹,在城市精神文明的創造上也書寫了奇迹。比如,40年積澱而成的深圳觀念、深圳精神,“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空談誤國,實幹興邦”“城市因熱愛讀書而受人尊重”“來了就是深圳人”等十大觀念,石破天驚、獨樹一幟,從深圳傳遍大江南北,輻射到全國各地,影響並推動了中國的解放思想、實事求是、改革開放進程。因此深圳觀念、深圳精神不是普通的城市精神,它和紅船精神、井岡山精神、延安精神一脈相承,是改革開放的精神代表。梳理和研究深圳在城市精神方面的歷史作用和未來發展,也是迫在眉睫需要加強的方面。

       另一方面,我們還需要不斷地創造新的時代文化和時代觀念。深圳這個城市曾經因為觀念而輝煌,深圳先生長觀念,然後才生長高樓大廈。當我們的觀念能夠領先的時候,我們才能有更加廣闊的未來。反之,我們的文化和城市都將枯竭。

       六是成為強大文化產業創新發展的典範。沒有強大的文化產業,就不可能代表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而文化產業的創新程度,將決定它能不能一直成為城市發展的戰略性新興產業。深圳的文化產業從無到有,取得了重要的成就。深圳文化創意產業增加值佔到了全市GDP的8%-10%,成為重要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支柱產業,深圳製造的文化產品出口量佔到全國的六分之一。這都是深圳創造的已有優勢,而這些優勢,除了經濟上的意義外,更重要的是為這個城市各種文化創意競相綻放和結晶,提供了強大的舞台。同時,“文化+科技”“文化+金融”“文化+旅遊”“文化+時尚”等,本身就是文明的重要發展內容。有這麼好的基礎,可以更進一步地做大做強。“文化+”是深圳文化產業創造的發展模式,在全國也產生了廣泛而深刻的影響。要堅持以“文化+”為基本途徑,推進深圳文化的大發展、大繁榮。同時,深圳還要進一步辦好文博會,文博會現在已經有了67個分會場,可以更大力地推進、遍地開花,有100個分會場也不算多。


       三、建議和思考


       奮力向創新引領型全球城市邁進,成為具有世界影響的城市文明典範,是深圳在新時代的新使命、新目標。要按照市委市政府的要求和深圳城市發展新的總體要求,立足粵港澳大灣區、面向世界開拓進取,不斷增強深圳國際核心競爭力和國際影響力,提升深圳國際知名度和文化軟實力。為此,提出以下三點建議:

       第一,加大對城市文明和文明典範城市的研究。可以考慮投入力量,和深圳有關高校、深圳社科院等合作,成立專門的世界城市文明典範研究機構。系統性確立城市文明的研究內容,體現“全球視野、民族立場、時代精神、深圳表達”的宗旨。

       第二,創辦“全球城市文明論壇”。可以考慮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合作,推動世界城市文明交流。吸取世界各國文明,弘揚中華文明,為中華文明的發揚光大提供一個新平台。打造城市文明典範,必須與世界各國先進城市的文明交流互鑑。來自世界各地先進城市的文明在深圳爭奇鬥艷,不僅有利於深圳打造城市文明典範,而且有利於進一步豐富和探索人類文明新形態。因此,建議深圳向國家有關部門提出申請,舉辦展示全球各先進城市文明的世界級的“全球城市文明論壇”。深圳要成為組織者和重要的參與力量。

       第三,制定文明典範城市實施計劃。堅持虛實結合,既樹立理論高度,也出台具體措施,構築相應平台。進一步做好包括文化規劃、城市生態規劃等在內的城市文化創新規劃。紮實推進城市文明典範創建活動,動員全市各部門共同參與、全體市民共同創造。

(本文根據作者在2021年12月9日第十三屆深圳學術年會主題學術研討會暨全國城市社科院第三十一次院長聯席會議上的講話整理)

▲圖為 2022年1月1日拍攝的新年晨光中的深圳灣。(新華社圖片)
 

經濟導報——香港最悠久的中文財經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