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黄金时代稍纵即逝 香港電影絕處逢生?
本刊记者 沈雨青 [第3553期 2023-09-28發表]
《秦俑》電影海報

“雨青,封面設計中有哪些代表性的電影元素可以加入?”看到美編老師這則工作訊息,記者第一時間想到求助專業人士,但又僅僅過了一秒,腦海中便不斷湧出 一串串熟悉又陌生的名字:《甜蜜蜜》、《花樣年華》、《審死官》、《無間道》、《喜劇之王》、《胭脂扣》、《歲月神偷》、《重慶森林》、《投奔怒海》、《警察故事》、《開心鬼》、《家有喜事》、《倩女幽魂》、《月滿軒尼詩》,徐克、許鞍華、吳宇森、王家衛.......

“夠嗎?”

“太多了”“夠了”。

這一瞬間,記者也驚覺,原來自己生活的這座城市、曾產出過這樣多傑出的作品,曾有過這樣璀璨的過往,它文化產業的厚度,堅固到足以承載內地一批八零及九零後集體的童年回憶。

但上述名字,又囿於人的記憶之中,久遠到幾乎快和今日之香港失去聯繫。

 

浪起何處?


記者想,香港電影的故事,還要新浪潮這個關鍵詞開始說起,有人說,這是華語電影工業上的一場現代化革命。

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有一批畢業於美國或英國的年輕導演,他們“以實景拍攝突破了邵氏等大公司的片廠式流水作業,也以新生代的身份探討當時香港社會現象、思潮及矛盾。”《光影裏的浪花——香港電影語境回憶》一書寫道,這批新浪潮時期的作品有別於當時港產主流片對商業元素的機械化操作,凸顯了知識分子階層對社會的探索。

直至今日,徐克、許鞍華,這幾位新浪潮中的主力軍仍能扛起香港電影的半壁江山。有觀點認為,這批新浪潮影響下屢現創舉的港片,是香港電影黃金時代的開端,但記者看來,由於這批新導演帶來的革新絕非有組織有計劃的策劃行為,作品參差、難以達到標準化水平,所以若要將這個時代定義為變革的時代,或許還遠遠不夠。

 

潮湧何方?


港產片真正的黃金時代,還要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說起。

英雄片(包括《英雄本色》、《監獄風雲》、《秋天的童話》)等)在這個時代突然大量湧現,並開始與當時的王牌產品——功夫喜劇平分秋色。在這一系列題材的故事中,主角都是不折不扣的小人物,卻皆有“草根英雄”色彩,在此類題材電影不斷扭轉觀眾對港片粗糙觀感的同時,香港電影的票房紀錄開始悄然被刷新。

據上述書籍記載,至1987年,達千萬賣座的時裝英雄片便有六部,累計達120,516,375港元票房的收入,1987年當年票房總收入也升至777,252,569港元。

而熱錢的大量湧入,為香港電影向縱深發展貢獻了可能。

同樣據上述書籍記錄,1988年,香港開始湧現一批如《胭脂扣》、《中國最後一個太監》、《法內情》、《群鶯亂舞》、《旺角卡門》、《學校風雲》等“正經”題材的片子,與此同時,這類影片普遍收得1,300萬以上的票房,這情況顯然是1986年前少見的,而1988年全年共有40部港產片收得千萬票房,其中題材“正經”的有17部。這些叫好又叫座的影片的成功,宛如一座里程碑,見證了香港電影迎來成熟的“黃金時代”。

不過,之後關於香港電影的故事,大家應該都不會陌生,自21世紀初開始,香港電影產業迎來了漫長的“冰河世紀”。

 

壯士斷腕?


如何突破?不少人將與內地“合拍影片”作為香港電影界最後的救命稻草。但當今日的普羅大眾談起合拍片,腦中不免出現些不倫不類的光影印象。

一方面,是“香港電影”老舊的、套路式的例牌菜,另一方面,是內地資方對香港電影核心元素的冷漠與無視。最經典的莫過於《少年的你》,該片成績不俗,一舉斬獲第39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編劇等8個獎,並代表香港角逐第93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國際影片,最終獲得15.58億人民幣的票房,但內地的故事、內地的布景、內地的演員,無論是在香港還是內地,觀眾都無法將這部影片,與“合拍片”作出聯想。

但曾幾何時,合拍片是票房靈藥,根據票房統計數據,在1993年上海十大賣座片中,合拍片佔其中九名。其實即使到21世紀的第一個十年,內地電影票房迎來連續數年高速增長的時期,合拍片仍然一騎絕塵。例如2007年,內地票房超過33億元人民幣,其中國產電影的票房超過18億元人民幣,而國產片中票房前十,基本上都是合拍片。

從1989年開創先河的,徐克導演,張藝謀、鞏俐主演的《秦俑》,到1994年合拍片的另一個高潮——陳凱歌的《霸王別姬》,再到今日,期間三十餘年,產出過諸如《十面埋伏》、《功夫》、《天下無賊》、《新警察故事》、《2046》等耳熟能詳的經典影片。

 

絕處逢生?


但今日之合拍片,何以淪為一副沒有表情的提線木偶?抑或是毫無“港味”的“內地”影片?記者想,香港電影行業在向內地求生之前,不如,先向內探索,找到自己真正的王牌。

畢竟,港產片在2021以及2022年獲得的成績已經足以證明,港片潛力還遠遠沒有發掘完。例如,2022年上映的《明日戰記》在香港本地獲得6,625萬港幣的票房,總票房達到$81,94.7萬港幣;值得一提的是,同年上映的,標榜為純港劇的《飯戲攻心》,這部片子也獲得$7760.8萬港幣的票房;2021年上映的《梅艷芳》則取得6252萬港幣的總票房。此外,以上三電影接連打破港產華語片票房紀錄,創下香港華語電影票房第一名,第二名以及第四名的佳績。

此外,我們當然要看到新浪潮並不是完美的,儘管它給了類似徐克這樣的怪人大展身手的機會,但期間產出的大部分影片,在故事情節、人物塑造乃至邏輯主軸上都是粗糙的、有漏洞的甚至是偏激的、血腥的、失控的,這場”革命”更像是一場劍走偏鋒的實驗,但我們可以否認新浪潮對香港業乃至於內地第六代電影導演的影響嗎?記者想,它的貢獻,或許更多在於給予香港年輕導演更大的試錯空間,以及更豐富的靈感來源。

這或許能給今日之香港影壇一些啟發,當我們不斷高喊出復興香港電影的口號之時,香港電影究竟需要什麼?是拿手的題材嗎?是港片的精神內核嗎?抑或是港府在2022年底宣布預留的那2.4億港幣嗎?記者想,一個有別於內地市場的,更加寬鬆的創作空間,一個在安全範圍之內,允許血腥暴力、允許原始慾望、允許禁忌話題的審片模式,對今日之香港電影行業,或許更加重要 。


經導全媒體矩陣
商聯通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54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