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鎖定尖端領域 新加坡推簽證搶高薪人才
Targeting cutting-edge fields, Singapore launches visa drive to hunt for high-paid talent
本刊記者 韓琪 [第3527期 2022-09-30發表]
疫情發生的兩年以來,被外界視為競爭對手的新加坡與香港經濟均受到嚴重打擊,勞動力就業市場亦不景氣。自2019年起計、直至今年上半年,香港減少21萬人口或2.8%;而未有最新數字的新加坡,截至去年中的兩年內,亦減少25萬或4.4%。面對人口流失壓力,雙方均採取了不同的措施以此來緩解本地就業市場及吸引海外人才。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8月21日國慶大會致辭提到,“人才對國家成功與否至關重要,世界各國皆努力吸引頂尖人才,新加坡在培養本地人才的同時亦須積極吸引國際人才。”
 

疫情兩年,新加坡就業市場緩和但仍不樂觀


新加坡的就業市場相對依賴外來人才,疫情這兩年受到的衝擊可想而知。根據新加坡政府人力部資料顯示,疫情前2019年底當地外來就業人口達143萬人,然而至2021年底減少22.7萬至120萬,減幅13.7%。其中持專業人士工作簽證(EmploymentPass)的人士減幅達16.5%,技術人員工作簽證(SPass)人士跌近兩成。
 

新加坡政府宣布,於今年4月起已容許所有已完成疫苗接種旅客的免隔檢疫或檢測入境,8月進一步容許未完成接種疫苗人士入境,只要求入境旅客在出發前兩天檢測並取得陰性結果,便可免檢疫,吸引不少人才流入。新加坡人力部於9月4日發布了2022年第二季度勞動力市場報告。報告稱,由於邊境限制的顯著放鬆使非居民比例較高的部門能夠填補職位空缺,非居民就業人數大幅增加,總就業人數強勁增長。儘管有所增加。但2022年6月的非居民就業人數仍比大流行前水平(2019年12月)低10%。另一方面,居民就業在本季度穩步上升,到2022年6月,比大流行前的水平高出4.2%。
 
失業率穩定在大流行前的水平。居民長期失業率連續第三個季度下降,回到大流行前的平均水平。然而,與大流行前的失業率相比,老年居民的失業率和長期失業率仍略有上升。

裁員人數降至新低,縮短工作周或臨時裁員的員工人數減少。雖然被裁員居民的六個月再入境率從2022年第一季度的高位回落,但第二季度的比率仍處於2018年和2019年觀察到的範圍內。

隨着招聘的增加,招聘率上升,而辭職率保持穩定,職位空缺數量在2022年6月略有下降,但仍居高不下。在面向消費者和旅遊相關行業的招聘(招聘和職位空缺方面)有所增加,反映出國內和旅行限制的放鬆。儘管職位空缺有所緩解,但勞動力市場仍然緊張,職位空缺與失業人數的比率隨着失業情況的改善而小幅上升。

受大流行嚴重影響的行業的商業活動正在復甦,新冠防疫措施顯著放鬆。預計非居民就業將繼續以強勁的速度增長,趕上大流行前的水平——這將有助於緩解勞動力市場的緊張。然而,鑑於居民失業率較低,居民就業增長可能相對溫和。展望未來,企業需要持續進行重組和轉型,投資重新設計工作並重新培訓員工,以保持競爭力和可持續增長。

 

新加坡推新簽證搶人才,
陳詩龍:重點是質,不是量


除了採取措施去恢復本地的就業市場,新加坡政府還需要應對人才流失的問題,以及與香港的人才爭奪問題。為此,新加坡政府8月底宣布推出新工作簽證“海外網絡和專業簽證(Overseas NetworksandExpertisePass,簡稱ONEpass)”,2023年1月1日起接受申請,以吸引各行各業的頂尖人才,“海外網絡和專業簽證”申請人固定月薪需要至少3萬新加坡元(約16.85萬港元)或以上,水平與現時新加坡工作簽證(EP)最高月薪5%持有人相若。主要特點表現為:

1.賦予簽證持有人隨時在新加坡同時創辦、經營和為多家公司工作的靈活性。與典型的工作簽證(EP)不同,後者須從事特定工作。

2.新簽證為期5年,比典型只持續2到3年的工作簽證(EP)要長。

3.新簽證持有人還可以擔保家屬,在獲得同意書後,他們的配偶將被允許在新加坡工作。

4.申請人需要月入3萬美元及以上;近期在新加坡沒有工作經歷的海外申請人還需要證明他們曾經或將要為一家成熟的公司工作,市值至少為5億美元或年收入為2億美元。

據《聯合早報》報道,新加坡人力部長陳詩龍9月5月在接受電視訪問時表示,上周新推出的海外網絡和專業簽證(ONEpass),以及其他使延聘外籍人才更加容易的措施,是針對勞動市場緊張的積極回應,想吸引全球頂尖人才的新加坡不會為申請人數設限。陳詩龍表示,“想吸引造雨者來到新加坡”,意指科學、技術、工程、數學,以及金融、藝術、文化和運動等各個領域的領導人。他說這是新加坡的“進擊策略”。ONEpass簽證允許持有人及其配偶居留五年的工作簽證,這是新加坡吸引全球人才的最新舉措,在此之前,星國於疫情期採取保護當地勞工的限制。隨着各經濟體重新開放,但成長停滯不前,包括英國、阿聯酋、德國和泰國在內,都努力爭取海外高成就人才,提供更簡便的居留簽證申請管道,以推動國內經濟成長。

9月12日在國會發表部長聲明時,陳詩龍還補充道,如果定下ONEpass簽證的申請人或所屬國籍的限額,就等於強行限制新加坡在全球經濟高端領域的競爭力。這最終將使新加坡人的機會變得更少,利益受挫。所以新加坡人力部不會為ONEpass設下名額或國籍限制。基於同樣考量,新加坡沒有對就業准證(EmploymentPass)的申請人數設限,而是重視制定高質量的申請門檻。他強調:“在招攬頂尖人才方面,國際競爭非常激烈,吸引他們的條件必須更靈活。”而且在持證期間,頂級專才可自由轉換公司,無需重新申請。可以說是相當寬鬆、自主且誘人的條件。

正如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國慶大會中表達出對人才的重視,陳詩龍亦說明:“為了搶人才,我們很努力宣傳。我們在意的不是人數,重點是質,不是量。”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30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