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歐洲經濟前景悲觀渺茫
Europe's economic outlook is pessimistic and uncertain
■ 顏安生 [第3526期 2022-09-19發表]

▲圖為人們在德國法蘭克福歐元雕塑前駐足參觀。(新華社圖片)

歐洲曾經是全球第一大經濟體,二十多年前當歐元誕生之初,全世界都以為美元的好日子已經不長了,歐元將很快取代美元,歐洲經濟將成為全球經濟的領導者。然而,20多年過去,不僅歐元沒有取代美元,反而歐洲經濟每況愈下,作為歐洲經濟主體的歐元區經濟不斷下滑,已經淪落成為了世界第三位。自2009年歐債危機爆發以來,歐洲麻煩不斷,困擾重重,特別是今年初爆發的俄烏戰爭,歐洲多數國家都深受其害。本來,今年上半年歐洲經濟表現還讓人有一線希望,但隨着俄烏戰爭的持續及其所衍生出來的能源危機、通貨膨脹等問題,使得歐洲經濟前景渺茫。

今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歐盟區27國經濟同比增長5.6%和4%,歐元區19個國家的經濟增長率也達到了5.4%和4%,皆超過市場預期。但無論是歐盟還是歐元區的經濟增長都是在四十多年來從未有過的高通脹之下實現的,如果扣除通脹因素,歐盟和歐元區經濟實際上有可能是負增長。歐盟委員會在今年7月中發布的經濟展望報告指出,由於俄烏衝突的影響,預計2022年歐盟經濟將增長2.7%,2023年歐盟經濟增長率將只有1.3%。歐盟委員會之所以對歐盟區的前景表示悲觀,根本原因在於整個歐洲經濟都深受三重巨大困擾:

困擾一,今年年初爆發的俄烏軍事衝突雖然當事國是俄羅斯和烏克蘭,但以美國為首的整個北約組織都間接加入到這場衝突之中,歐洲各國作為北約組織的重要成員也都跟隨美國不斷拱火俄烏衝突,俄烏軍事衝突不僅把整個歐洲牽累其中,而且軍事對抗所引發的衝擊波直接輻射到整個歐洲。目前,俄烏衝突的戰火仍然局限在烏克蘭境內,但是在美國和北約的拱火之下,俄烏軍事衝突的走勢會否擴大化,衝出烏克蘭燃燒到歐洲其他國家和地區還很難做出判斷。因此,俄烏軍事衝突始終是懸在整個歐洲頭頂上的一把達摩克里斯之劍。也正因為如此,國際投資者出於避險需求紛紛選擇離開歐洲,從而使得歐洲經濟不斷處於失血狀態,歐洲經濟不僅失去了增長動力,而且將會不斷出現萎縮,前景堪憂。

困擾二,由俄烏軍事衝突所引發的能源危機正在對歐洲的經濟帶來沉重打擊。眾所周知,一直以來,歐洲各國對俄羅斯的天然氣、石油等能源供給依賴度極高,然而,在俄烏爆發衝突之後,歐洲各國竟然跟隨美國對俄羅斯進行全面制裁,從而引發了俄羅斯的全面反制,其中一項舉措就是俄羅斯不斷減少對歐洲的能源輸送,歐洲依賴俄羅斯能源供給的短板被俄羅斯牢牢掐住,俄羅斯一旦對歐洲斷氣斷油,將令歐洲經濟面臨滅頂之災。最近,七國集團宣布對俄羅斯石油出口實施限價,歐盟還要求對俄羅斯天然氣一併限價,此舉激怒俄羅斯,俄羅斯趁機找藉口停擺了向歐洲供氣的“北溪一號”管道運作。沒有了俄羅斯的天然氣和石油供應,歐洲的能源危機勢必進一步愈演愈烈。由於俄烏軍事衝突有可能陷入持久戰,因此,歐洲的能源危機也將遙遙無期,沒有盡頭。可以預見,長期的不斷升級的能源危機將給整個歐洲經濟帶來巨大困擾,有媒體形容,歐洲越來越多的國家正在陷入“能源貧窮”,歐洲正在為俄烏戰爭及其所引發的能源危機付出巨大代價,這些代價最終都要由歐洲經濟來買單。

困擾三,由能源危機所引發的高通脹正在席捲歐洲。能源是工業的糧食,是國民經濟的命脈,一個國家的能源供應如果掌握在別人的手裏,那麼與糧食飯碗不端在自己手裏而被別人控制並無二樣。不久前的8月31日,歐盟統計局公布的最新統計數據顯示,歐元區8月份消費者物價指數初值同比上漲9.1%(環比上漲0.5%),不僅高於7月前值8.9%以及外界預期的9.0%,更是今年第五次打破歐元區成立以來的通脹歷史紀錄。與此前數月單純由能源價格暴漲主導的通脹有所不同,8月的歐元區價格上漲已經從能源大類蔓延至其他領域。如今的歐洲,一方面通脹高企,另一方面經濟急劇放緩,這意味着歐洲經濟有可能陷入一個長期的滯脹泥沼之中。

如果俄烏戰爭持續下去,那麼,歐洲的能源危機和高通脹將無法得到緩解,短期內,歐洲還不可能實現對俄羅斯的能源替代,因此,在可預期的未來歐洲經濟前景必然兇多吉少,前景堪憂。也正因為如此,歐盟經濟委員會也不得不對歐盟區今明兩年的經濟預測作出多次下調,而歐洲經濟的實際表現可能要比歐盟經濟委員會所預測的更加差強人意。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30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