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美國高通脹爆表創40年新高
US inflation hits new 40-Year high
■ 本刊記者 韓琪 [第3524期 2022-08-22發表]
▲不久前美國勞工部公布的數據顯示,美國7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同比增長8.5%,遭遇40年來最嚴重通脹。圖為7月13日,顧客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米爾布雷一家超市選購商品。(新華社圖片)

2022年以來,美國經濟一直深受高通脹的困擾。這不僅是新冠疫情和俄烏衝突兩個“黑天鵝”事件的產物,更是其財政貨幣政策過度刺激、產業結構失衡以及高關稅的必然結果。1月份美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就創出7.5%的高位,2月份迅速提升至7.9%,3月份至5月份分別為8.5%、8.3%和8.6%,6月份創出9.1%的高位,7月份通脹小幅回落至8.5%,但仍處於歷史性高位,而核心CPI自年初基本維持在6%左右。為應對高通脹,美聯儲宣布在6月將聯邦基金利率上調75點子,這是1994年以來的最大加息幅度,不少人士將這一舉措解讀為重現“沃爾克時刻”(加息加速市場出清,宏觀政策干預經濟周期的一種手段)。當前,美國高通脹已經開始反噬經濟,“滯”的風險不斷加大,並危及全球經濟。
 

美國正在承受40年未遇的高通脹


據國家信息中心的數據顯示,2022年5月,美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工業品出廠價格指數(PPI)同比漲幅分別達到8.6%和10.8%,均處於40多年來的高位。到了6月份則創出9.1%的高位,7月份通脹小幅回落至8.5%,但仍處於歷史性高位從中可以看出,此輪通脹表現出以下特點:

一是漲價範圍廣。當前從生產到消費、從商品到服務,美國各個領域的價格全面上漲。5月份,美國能源、食品價格同比漲幅分別達到34.6%和10.1%。即使剔除能源和食品價格,美國核心CPI同比上漲幅度也達到了6%。其中,新車和二手車價格同比分別上漲12.6%和16.1%;日用雜貨價格同比上漲11.9%,創1979年以來最大漲幅;住宅租金上漲5.2%,漲幅為1987年以來最大。

二是漲價速度猛。次貸危機後美國通脹維持低位,尤其是核心通脹長期處於2%的目標水平附近。但2021年3月後,美國CPI和核心CPI同比漲幅分別超過2%並迅速攀升,漲勢之快超出預期。截至今年5月,美國CPI同比漲幅已連續6個月超過7%,核心CPI已連續5個月維持在6%以上。物價上漲速度僅次於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兩次石油危機時的漲速。

 

此輪高通脹的原因眾多,其中疫情與俄烏戰爭的影響有很大關係。2020年爆發疫情以來,美聯儲持續實施超寬鬆貨幣政策是此輪高通脹的一個開始。據中國金融新聞網的報道,中國銀行研究院首席研究員宗良指出,新冠疫情爆發後,美聯儲大開“印鈔機”,美國貨幣供應量出現大躍升,去年的M2(非完全流通但可迅速兌換成現金或返回經常帳戶的貨幣,通常被稱為“準貨幣”)年增幅達到17.2%的歷史高值,資產負債表突破8萬億美元,比2020年初擴張一倍,比2008年8月擴張7.8倍。

同時間,美國政府還推出了大規模的財政補貼,刺激需求回升。不過,由於疫情之下全球產業鏈原材料供給緊張、勞動力短缺。在經濟修復程度有限的條件下,被疫情制約的供給難以滿足高漲的需求,導致了通脹在初期的快速飆升。到了2022年,俄烏戰爭——這項“黑天鵝”事件的發生,為美國通脹再添一把火。俄羅斯是重要的原油生產國,對全球能源價格走勢具有重大影響。《金融時報》報道稱,俄烏衝突下全球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在今年二季度進一步加大了美國通脹壓力。在美國CPI指標中,能源價格一直是引領通脹上行的主要動力,並逐步蔓延至交通、食品等其他分項。特別是隨着俄烏衝突升級,美國CPI指標中能源價格同比漲幅超過30%,6月漲幅甚至高達41.6%。這顯示出能源價格對通脹的巨大影響。

通脹持續“爆表”使得美國通脹持久化的預期得到強化。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已經放棄此前堅稱的“通脹暫時論”,稱“通脹可能需要比之前預期更長的時間才能恢復到我們的價格穩定目標”。美國財政部長耶倫近期也公開承認,去年預測通脹上升是暫時的判斷是錯誤的。紐約聯儲最新的調查也顯示,美國消費者對未來一年通脹的預期從6.3%上升至6.6%。

 

美國高通脹影響幾何?


國家信息中心一針見血地指出:“美國的此輪高通脹是‘害人害己’的行為,並可能對新興經濟體造成溢出效應衝擊,引發一系列貨幣危機和債務危機。”綜合許多香港及內地機構、專家可看出,對此情況亦不看好。

(一)高通脹或加速美國退出QE(量化寬鬆)的步伐:目前,市場仍然相信美聯儲“通脹暫時論”的說法,若高通脹持續時間超預期,“通脹暫時論”說服力減弱,美聯儲可能會加快退出QE的步伐。尤其是近幾個月美國就業回暖與通脹持續上升的情況已觸發官方的Taper討論,7月FOMC會議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提到需要看到更多相關數據以確認經濟的復甦才能進一步採取行動。預計在通脹壓力不斷抬升的大背景下,美聯儲最快將於近期宣布Taper決定,並可能於明年上半年正式開始減少債券購買量,而首次加息或提前至2022年。

(二)美國經濟衰退風險大幅上升: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為應對飆升的通脹,時任美聯儲主席保羅·沃克爾迅速收緊貨幣政策,聯邦基金利率自1979年年中的10%左右大幅上調至1981年6月的20%附近,美國經濟也隨之分別於1980年和1982年兩度陷入衰退。今年以來,市場對美國經濟陷入衰退的擔憂已經開始蔓延,美國2年期國債收益率和10年期國債收益率兩度出現倒掛,而這往往是美國經濟陷入衰退的前兆。高盛、摩根士丹利、美國銀行等華爾街投行已經紛紛發聲警示衰退風險,摩根士丹利預計美國經濟衰退概率為50%,《金融時報》與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6月聯合進行的最新調查顯示,近70%的經濟學家預計美國經濟明年有可能陷入衰退。

(三)歐美不同通脹走勢將導致美元指數階段性走強:與美國通脹持續走高的情況不同,目前歐元區通脹大致在2%附近,7月通脹率僅為2.2%。此前,歐央行發布了新的貨幣政策策略,將中期通脹目標由此前的“低於但接近2%”調整為“瞄準2%”,表明歐元區對通脹指標走高的容忍度有所提升,消除了市場對於通脹走高後歐央行過快收緊政策的擔憂。預計在通脹走勢出現差異的大背景下,美國和歐洲退出QE的節奏將大為不同,美國會先於歐洲退出QE,或導致美元指數階段性走強。美元走強也將使得全球資金加速流向美國,新興市場存在一定的匯率風險。

(四)美國低收入家庭貧困化加劇:40年來最高的通脹水平給美國家庭帶來巨大的支出壓力。截至2022年2月,根據穆迪分析公司研究,物價上漲已經造成美國家庭每月平均支出增加276美元。很多中低收入家庭,已經無法負擔生活成本的上漲,陷入生活拮据當中。美國勞工部2022年5月公布的調查結果顯示,約有31%的美國家庭在支付日常家庭開支方面“有些困難”或“非常困難”,較去年同期高出6個百分點;有高達9%的美國家庭“有時”或“經常”吃不飽飯,也高於去年同期的7%。美國國家能源援助董事協會(National Energy Assistance Directors Association)的數據顯示,能源價格正變得“難以承受”,目前美國居民拖欠的公共事業費用高達220億美元左右,接近是往年120億美元的兩倍。

(五)新興市場面臨匯率和債務風險:新冠疫情期間,美國貨幣超發、財政刺激等“大水漫灌式”政策不僅引發其國內高通脹,美元還大量流向國際金融市場,加劇了全球流動性過剩,推高了新興市場國家債務負擔,增強了全球金融不穩定性。當前,高通脹迫使美聯儲加快了加息進程,新興市場和美國的利差收窄,引發美元加速回流美國,新興市場面臨匯率危機、債務危機乃至全面經濟危機。除此之外,新興市場國家貨幣貶值還導致終端商品價格更昂貴,加劇國內通脹壓力,加劇人民生活困苦。

 

美國高通脹年內將繼續維持


對於此輪高通脹的持續時間,香港經貿研究近期的研究表明,美國通脹年內仍將維持在高位,長遠來看,高通脹可能無法持續。

從基數效應來看,今年下半年基數效應雖會有所減弱,但總體上仍會非常明顯。從財政貨幣政策來看,美國年內退出量化寬鬆政策的可能性很低,6月的美聯儲會議紀要顯示要等到2023年才會有第一次加息;而拜登政府圍繞基建、產業的一系列財政刺激計劃也將繼續在年內推進。此外,就全球供應鏈而言,目前疫情仍在多國蔓延,全球供應鏈很難在短期內完全修復;而部分產能也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有效提升。尤其是在原油供給上,OPEC+最新增產計劃仍有節制,今年下半年全球石油的供需緊平衡狀態或讓油價維持在相對較高的水平。預計美國CPI同比增速在年內仍將維持在高位,2021年全年CPI同比增速或將接近5%。

決定通脹長遠走勢的最重要因素仍是供需關係,當生產供給低於有效需求時,物價總體上行,通脹走高;反之,通脹走低。過去幾十年全球通脹不斷下行,主要有三個原因:一是科技創新應用使得生產能力大幅提升;二是全球化下生產效率有了質的飛躍;三是全球資本“脫實向虛”,金融資產與不動產通脹取代了傳統意義上的實物通脹。從中長遠來看,全球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下,高能耗、高排放產能將持續受壓,對部分行業的供給側有所影響;美國基建等擴張計劃也會增加社會總體需求,這些都會在一定程度上拉高通脹中樞。但整體而言,人類社會的生產能力已大幅超過有效需求,只要全球供應鏈不大範圍脫鈎,通脹就沒有持續走高的基礎。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30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