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能源糧食兩大危機: 發展中國家不可承受之重
■ 本刊記者 胡倩怡 [第3519期 2022-06-13發表]

▲聯合國人道主義事務協調辦公室近日稱,非洲之角正經歷嚴重乾旱,埃塞俄比亞、肯尼亞和索馬里有超過1300萬人面臨嚴重糧食不安全。位於肯尼亞東部的基利菲郡正在經歷這場旱災。由於缺乏牧場和水,基利菲郡已經失去了大約9500頭牲畜,21.9萬人面臨嚴重飢餓。圖為3月23日,沒有收獲的村民扎瓦迪沮喪地站在肯尼亞基利菲枯萎的玉米地裏。(新華社圖片)

當今世界正在面對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踏入2022年,疫情持續肆虐全球,加上俄烏衝突,更加劇了世界動盪。多種因素疊加,令能源及糧食價格持續走高,危機一觸即發。相比西方國家的通脹創新高,發展中國家所遭遇的困境更加艱難,可以說,能源和糧食兩大危機,正扼住發展中國家的喉嚨,有的甚至在生存邊緣掙扎。

在食品和能源價格上漲的情況下,一些發展中國家無力償還其由於疫情導致的鉅額債務,從而引發了“危機中的危機”。據了解,目前有多達60%的最貧困國家要麼處於債務困境,要麼處於即將陷入債務困境的高風險中。

 

他們正在飢荒邊緣徘徊

 
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等國際組織發布警告,在全球氣候變化、區域衝突、疫情持續的多重打擊下,2022年2月全球食品價格指數創下歷史新高,38個國家的4400萬人正在飢荒邊緣徘徊。

中國農業大學講席教授、全球食物經濟與政策研究院院長樊勝根分析,本輪國際糧價上漲的原因分為供給和需求兩方面。供給方面,地緣政治衝突、全球新冠疫情持續、極端天氣事件頻發、農業投入成本高等,導致全球糧食供給緊張。在需求方面,能源價格飆升,以及由此產生的對生物燃料的強勁需求,是近期價格飆升的主要因素。此外,利率下降、貨幣政策寬鬆、大宗商品投機交易活躍、美元貶值等宏觀經濟因素加劇了國際糧食價格的飆升。“這麼多的因素加在一塊,我認為這是一個形成糧食危機的‘超級風暴’。”

尤其是烏克蘭危機,引發食品的價格飆升,正波及全球,讓世界正面臨一場“人類災難”。由於俄烏兩國是產糧大國,國際社會都在擔憂糧食安全問題將愈發嚴重。俄烏戰爭打亂了原本這兩個小麥出口大國的供應,作為氮肥關鍵成分的天然氣成本激增更是加劇了糧食價格的上漲。這影響了大多數國家的糧食生產,尤其是嚴重依賴化肥進口的主要糧食生產國和出口國。而糧食價格上漲也影響了各種不同種類的油、穀物、其他作物的價格,因為當小麥價格上漲時,它們的價格會隨之上漲。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日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俄烏衝突“對發展中國家造成無聲打擊”,可能導致多達17億人口陷入貧困和飢餓,超過全球人口的五分之一,“規模數十年未見”。

世界銀行估計,食品價格可能會出現37%的“巨大”漲幅,對貧困國家來說,這一漲幅被放大了。世界銀行行長馬爾斯帕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指出,他們將 “吃得更少,花在學校教育和其他任何事情上的錢也更少。因此,這確實是一種不公平的危機,它對貧窮的人打擊最大。”

 

危機引發社會動盪


在過去數十年間,世界因為糧食及燃料價格上漲,而引發政治動盪的情況屢見不鮮,其中最著名的就是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革命。非洲國家蘇丹在糧食及燃料短缺下,全國各大城市從2021年1月開始爆發大規模抗爭,這讓蘇丹政府被迫在去年2月宣布多個城市進入緊急狀態,實施宵禁。

而這次俄烏衝突造成的國際間通貨膨脹與能源糧食危機惡化,包含秘魯、斯里蘭卡等發展中國家,如今都承擔這場戰爭帶來的後果,面臨社會與政治局勢的不安。

1、斯里蘭卡:經濟崩潰,汽油只夠用一天

“未來幾個月將是我們生活中最艱難的幾個月”,國家必須準備好做出犧牲迎接挑戰。斯里蘭卡新任總理維克勒馬辛哈5月16日首次向公眾發表電視講話,表示該國財政狀況“岌岌可危”。

一方面,新冠疫情重創斯里蘭卡的經濟;另一方面,自俄烏衝突爆發以來,西方國家持續對俄羅斯進行制裁,導致的能源和糧食價格高漲,讓斯里蘭卡受到更大衝擊。

維克勒馬辛哈表示,斯里蘭卡的汽油已經消耗殆盡,汽油庫存僅夠使用1天,並且沒有足夠的美元為進口貨物付款,該國急需7500萬美元的外匯彙來支付必要的進口。此外,斯里蘭卡還嚴重缺乏14種基本藥物,衛生系統面臨崩潰。

經濟危機連帶引發了政治危機,當地人們上街抗議,公共秩序一片混亂,更升級為流血衝突,造成人員傷亡。斯里蘭卡正經歷着自1948年獨立以來最嚴重的危機……

2、通膨飆漲 秘魯走向經濟災難

在南美洲國家秘魯,4月初爆發了全國性示威抗爭,大批民眾手持像徵秘魯的紅白兩色旗幟,抗議燃料和民生用品價格不斷飆漲。一名參加抗議的學生表示,她認為政府正帶領秘魯走向災難。在示威期間,有的示威者堵塞高速公路、焚燒高速公路的收費站、到商店搶掠、與警員發生衝突。並造成了人員傷亡。首都利馬(Lima)還一度實施了宵禁。

秘魯和其它許多國家一樣,在烏克蘭戰爭爆發前,就已經面臨通膨問題,但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制裁,導致俄羅斯石油和肥料供應中斷,秘魯等新興國家也因此受害,糧食、能源以及其它民生必需品則繼續不斷的飆漲。

秘鲁民眾對經濟的不滿,也直接衝擊了左翼總統卡斯蒂約(Pedro Castillo)政權。卡斯蒂約去年在微幅差距下當選秘魯總統,但上任至今國家一直處於動盪之中,短短8個月內就更換了四任內閣,卡斯蒂約自己也驚險逃過兩次國會彈劾。

 

發展中國家
面臨經濟下行壓力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指出,俄烏衝突可能使今年全球經濟增長減少1個百分點以上,通貨膨脹率提高2.5個百分點。世界銀行負責公平增長、金融和機構的副行長因德米特·吉爾指出,原本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從新冠肺炎疫情中復甦的步伐就已經滯後,俄烏戰爭將使這些經濟體和國家的經濟增長進一步受挫,並不得不努力應對從債務到通脹的一系列不確定性。

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測算,最貧窮國家進口籃子中平均5%以上的商品可能因戰爭而面臨價格上漲。該機構還指出,依賴燃料和糧食進口的國家,將面臨國際收支惡化和匯率壓力上升的困難局面。在市場不確定性和波動性加劇的時期,大量財富向“避風港”轉移。金融投資者可能將資本從新興市場國家轉向發達經濟體,這會加劇發展中國家匯率和外部資本賬戶餘額的壓力。

在俄烏衝突的刺激下,美聯儲日前宣布自2018年12月以來的首度加息。分析普遍認為,這可能令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在加息周期和全球復甦放緩的環境中進一步變得脆弱,全球和各國債券市場的穩定運行面臨更大風險。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2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