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美國是擾亂全球化的“伏地魔”
■ 本刊記者 李文慧 [第3519期 2022-06-13發表]

▲5月24日,在津巴布韋首都哈拉雷,民間組織“廣泛反對制裁聯盟”成員來到美國駐津使館門口舉行遊行,呼籲美國政府盡快解除對津實施的所有制裁。 (新華社圖片)
 
當前世界形勢風起雲湧,變幻莫測,疫情疊加戰爭,導致全球範圍的通貨膨脹、能源糧食危機,貧困國家的人民的生活陷入水深火熱……拋開疫情等不可抗拒的因素,從過去世界發展趨勢來看,美國是世界亂局的始作俑者,也是全球化發展的“伏地魔”。
“伏地魔”是英國作家J·K·羅琳的魔幻小說《哈利·波特》系列中的虛構人物,是小說中“史上最危險的黑巫師”,他驕傲自負,冷血無情,擁有追求最強的欲望,為達目的無所不用其極。如此看來,美國非常符合《哈利·波特》小說中“伏地魔”這個人物角色的設定。

 

特朗普是“逆全球化”的典型代表


細數美國那些年擾亂全球化的動作,就不得不提到逆全球化的典型代表特朗普。從2020年起,特朗普政府已經開始了一些列反全球化、逆全球化操作,過去四年全球幾乎就像過山車一樣發展,因為他到處“脫鈎”、“退群”,在全球範圍內揮舞起制裁的大棒,加徵關稅,對競爭對手明招暗招用盡,到處圍追堵截。

特朗普上台時的口號是“美國要再次偉大”,上台後這位美國前總統確實開始了他“偉大的表演”。他在任的四年,一口氣退了包括《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巴黎協定》、《全球移民協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衛生組織等十多個組織,充分證明了美國政府的野蠻霸道行為。

此外,特朗普上任後,奉行“美國優先”政策,對外採取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措施,以加徵關稅為主要手段在世界範圍內頻頻挑起經貿摩擦。2017年8月,美國對華在涉及技術轉讓、知識產權和創新領域啟動“301調查”。所謂“301調查”源自美國《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該條款授權美國貿易代表可對他國的“不合理或不公正貿易做法”發起調查,並可在調查結束後建議美國總統實施單邊制裁。

自此後的兩年時間中,美國先後四次對中國對美出口商品加徵關稅,中方也四次加徵關稅予以反制。美國為了在世界各地維持自己的絕對霸權地位,但又防止其他國家的崛起,就不擇手段瘋狂打壓。

 

拜登繼續掀起反全球化高潮


如果說特朗普時代掀起反全球化的一個浪潮,那麽拜登時代可以說掀起反全球化一個新的高潮。其中一個最突出的表現就是在此次俄烏事件中,美國扮演了第一“氣氛組”,連同其西方的“好朋友”,已經把俄羅斯排除在了它們主導的世界體系之外,人為地製造出了兩個對立和分裂的陣營。俄烏戰爭發展至今,美國及其西方盟友與俄羅斯的對抗是全方位的,囊括了政治、經濟、貿易、軍事、金融等方方面面。

其實自從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爆發以來,美國與俄羅斯就處於嚴重的對立狀態,美國針對俄羅斯採取了一系列的制裁措施,美國對俄制裁措施,以經濟制裁為主導,涵蓋了從經濟、政治到外交、軍事等多領域。而此次烏克蘭危機的爆發,美國更是大肆渲染戰爭氛圍,使周邊地區陷入恐慌,從而對俄羅斯的經濟,政治,及國際影響力造成孤立和打擊。
作為世界霸權主義的代表,美國不會放棄任何一個發展自己勢力的機會,但參與攪動戰爭帶來的惡果是全球性糧食危機和能源危機,而歐美等西方發達國家對此的承受能力遠遠高於許多貧困的發展中國家,這一切對貧窮國家來說如同“滅頂之災”:失業率高企、食不果腹、經濟衰退,從而引發社會動盪、暴亂甚至戰爭。

非洲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大陸,氣候變化,加上俄烏戰爭阻撓了出口,導致非洲多國穀物價格飆升,社會動盪加劇。一些國家如乍得已宣布進入“糧食緊急狀態”,並向國際發出求救呼籲。

發達國家可以迅速從戰爭、疫情的爛攤子裏走出來,而落後的發展中國家卻陷入基本生存問題的囹圄,強者奮起,窮者更窮,這令整個世界差距拉大,深深的裂痕難以填補。

 

“伏地魔”的陰謀:讓分裂重新上演


美國明顯不想採取任何行動結束這場發生在烏克蘭土地上的浩劫,它想讓這場危機持續下去,在那殘垣廢墟和哀鴻遍野的土地上慶祝霸權主義的勝利,這樣它就可以馴服歐洲,加強北約小團體的內部團結,挽救美國在歐洲逐漸衰落的趨勢,重建全球領導者地位。

美國掀起大分裂大對抗的根本目的是什麼?就是要實現對俄羅斯的二次肢解,讓全蘇聯解體的悲劇在俄羅斯身上重現,從而最終達到“鏟掉”俄羅斯的目的。

通過策動烏克蘭危機, 美國拉攏整個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發動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外交戰和輿論戰,以“入侵”之名對俄羅斯實施全面制裁。與此同時,又將矛頭對準中國,通過威逼利誘等手段在聯合國及安理會通過譴責俄羅斯的決議,逼迫中國和相關國家“站隊”,威脅對不參與制裁的中國等國家採取連帶制裁,其蠻橫和狂妄到了不可容忍的地步。

更令人擔憂的是拜登政府對中國的態度,他們從根本上認為中國是對美國全球霸權的威脅,因此在很大程度上以“零和原則”來定義與世界另一個超級大國的關係。5月26日,布林肯在喬治·華盛頓大學發表演講,概述了政府的中國戰略,他說,該戰略可以“概括為三個詞”:美國將在國內“投資”;與盟友的政策保持“一致”;並與北京“競爭”。“合作”一詞的缺失十分顯眼。

可是美國的詭計並不會成功,正如國際政治經濟學者邁克爾·哈德森評論的:“看着美國試圖說服中國一同譴責俄羅斯進入烏克蘭的舉動,這幾乎是黑色幽默。美國外交政策最巨大的意外後果是將俄羅斯和中國,以及伊朗、中亞和其他‘一帶一路’倡議沿線國家拉到了一起。”

以上事實雄辯地證明,在俄烏危機時刻,美國以烏克蘭為戰場對俄羅斯的打擊,趁機想一並“搞定”中國,這才是烏克蘭衝突的真實背景和實質。

倘若那一天到來,美國對中國的任何措施都會受到中國強有力的反制,而且中國的體量不是俄羅斯能比擬的,因此與美國之間的對抗,料想強度會更大、規模會更大、時間會更久、裂度會更深,屆時整個世界的大分裂、大對抗會進一步升級,那麽就會導致全球化發展更加雪上加霜。

目前看來,全球大動盪的局面將會持續。一場戰爭在世界上製造出了兩個對抗和分裂的陣營,從而使全球一體化發展出現了破局。全球化發展遭遇遭遇瓶頸,而區域化前途寬廣,全球一體化的趨勢將逐漸被區域一體化的趨勢所取代。當前美國西方顯然已經沒有能力去收拾戰爭殘局,而中國此時或許可以借此扮演起更重要的角色,展現大國擔當,向世人展示“全球命運共同體”究竟意味着什麽契機。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2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