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俄烏戰爭引發世界兩大對抗分裂陣營
■ 本刊記者 莊紓 [第3519期 2022-06-13發表]

▲多次和談未果,俄羅斯和烏克蘭顯然陷入了一場雙方都認為關係存亡的鬥爭。圖為此前俄羅斯和烏克蘭談判代表在土耳其促成的談判席上。(新華社圖片)

俄烏戰爭持續至今已近四個月。作為冷戰後最大的國際政治事件,也是世界二戰結束後最嚴重的地緣政治危機,這必將對今後數幾十年的世界格局產生巨大影響。其中,目前最顯而易見的就是:俄烏戰爭迫使眾多國家選邊站,人為地在世界上製造了兩個敵對陣營,一邊是以美國為首的包括北約國家在內的西方國家,一邊是不服從美國意志的、受到制裁打擊的國家。
 

兩大陣營的制裁與反制裁


俄烏衝突爆發後,美國及其盟友大幅升級對俄金融制裁措施,包括凍結俄大型國有金融機構在美資產,限制俄使用美元、歐元等進行交易,將部分俄銀行排除在環球銀行間金融通信協會(SWIFT)支付系統之外,凍結俄央行資產等,導致俄盧布匯率一度暴跌。俄方採取上調基准利率、要求“不友好國家和地區”以盧布結算天然氣貿易等措施反制。

美國考爾德伍德資本公司對衝基金經理格萊斯說,西方對俄金融制裁是前所未見的“大規模貨幣武器化”行動,但“這張牌你只能出一次”。此舉一旦做出,以信任為基礎的經濟關係必將隨着瓦解,世界割裂不可回避。

不只是金融,美國等西方國家將世界經濟當作政治工具,向俄羅斯發起極限制裁,在美國施壓下,是否與俄羅斯進行能源等經濟往來也成為一種表態,塞爾維亞和印度都是典型的例子。這是將原有的全球各國緊密聯繫的經貿關係進行人為的斬斷,短期內,全球供應鏈出現大斷裂,各國必須迅速找到新的能源、糧食等供應的替代者。刑天被斬斷腦袋,還能以乳為目、臍為口,但是,供應鏈不是神話故事,這也是為什麼在制裁與反制裁的持續衝擊下,國際市場劇烈動盪,各國經濟活動承受劇烈衝擊,甚至出現前所未有的災荒和能源危機。

 

中立國歷史性地開始站隊


此番劃分陣營的世界動盪甚至波及到了原有的七個國際公認的中立國其二。俄烏戰爭讓瑞典和芬蘭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感,迫使它們歷史性地放棄了中立國地位。芬蘭總統尼尼斯托和總理馬林5月15日宣布,該國正式決定申請加入北約。5月16日,芬蘭議會將就此事展開辯論,最快當天走完程序。同日,瑞典執政黨社會民主黨在內部會議後宣布改變過去數十年的立場,支持瑞典加入北約,為該國遞交申請鋪平道路。此外,兩國都作出了歷史性決定,宣布向烏克蘭提供武器。上月中,路透社還爆料称,最古老也最具標誌性的永久中立國瑞士也正考慮參加北约聯合軍演。

芬蘭和瑞典加入北約,將不可逆轉地改變歐洲安全的態勢。俄羅斯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5月16日說,克里姆林宮對芬蘭和瑞典尋求加入北約表示關切,將密切關注事件發展。他重申,這兩國加入北約對歐洲安全架構並無益處。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也就芬蘭申請加入北約一事回應說,中芬關係一直十分友好,但不否認芬蘭申請加入北約“會給中芬關係帶來新的因素”。

有分析指,瑞典、芬蘭等歐洲的所謂“中立國”其實早已開始向美國為首的北約靠攏,俄烏衝突爆發後它們捅破了最後一層窗戶紙,這無疑將加劇俄歐對立,導致歐洲乃至全球安全形勢進一步惡化,是歐洲倒退回冷戰時期集團對抗模式的表現,只會加劇地區安全形勢的不確定性。

 

中國中立姿態被頻頻攻擊


俄烏戰爭不僅惡化了中美關係,而且惡化了中國與歐盟,甚至與歐洲的關係。俄烏戰爭爆發後,美國和其盟友不斷試圖說服中國向俄羅斯施壓,認為中國所強調的“外交上的獨立自主”是個威脅。中國在俄烏戰爭中的中立姿態對歐洲方面是“不能接受的”。因為對歐洲而言,俄烏戰爭是一個決定性的時刻。然而事實遠非這麼簡單。

在4月召開的北約成員國外長會議中,除了邀請烏克蘭、格魯吉亞等國外長與會,討論如何應對俄羅斯的行為外,北約還討論它的《新戰略概念》,即如何應對北約所面臨的新安全現實。為此,北約首次邀請亞太夥伴日本、韓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參加這次部長會議。可見,北約“新安全現實”主要矛頭不僅是俄羅斯,而且是中國,最終指向的仍是向東西方兩大陣營的模式倒退。有分析者指出,此前在2021年6月發表的北約公報指出:“中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和國際政策會帶來挑戰,我們須要作為一個聯盟來共同應對”,還認為中國對“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帶來了“制度性挑戰”,無疑是在為美國主導的對華戰略服務。據BBC報道,美國近日更強調,俄羅斯是迫在眉睫的威脅,而放眼中長期,中國則是長久威脅。

近期,拜登在亞太行中開啟四方安全對話毫不諱言針對中國,又與12國組建印太經濟框架,又頻頻借台海問題挑釁中國,不懼將已臨危局的世界局勢升級擴大。有專家認為,俄烏戰爭對拜登的印太戰略起了推動作用,中美之間不信任感加強,使拜登更堅定要聯合盟友來對抗中國。

隨着兩大陣營對抗分裂的擴大化,已有西方國家開始擔心全球出現破壞性的僵局。100天已經過去了,還有漫長的、看不到盡頭的許多個100天,俄羅斯和烏克蘭顯然陷入了一場雙方都認為關係存亡的鬥爭。這場戰爭不僅給對戰雙方,也正在給全世界造成揮之不去的代價。國際關係本應以互信、理解作為基礎,然而目前局勢是,世界正一步步走向互信理解的反面。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2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