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新冠疫情衝擊全球經濟
■ 本刊記者 韓琪 [第3519期 2022-06-13發表]

當前,全球正在經歷一場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遺憾的是,這場變局並沒有把人類帶向美好的方向,而是讓人類一步一步走向災難和深淵。當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的時候,全世界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那就是人類正在大難臨頭。

2020年,由於新冠疫情的影響衝擊,全球經濟出現大衰退,全球金融市場出現大動盪,很多國家通貨膨脹率飆升。如今兩年過去了,新冠疫情非但沒有緩解下來,反而繼續肆虐全球,新的感染個案和死亡病例有增無減。在疫情之下又疊加了人為的戰爭——俄烏戰爭,使得目前整個世界正在出現大對抗、大分裂的新格局。過去幾十年來一直促進世界各國經濟交流和進步的全球一體化發展在全球疫情和俄烏戰爭的背景下正在遭受重大衝擊和打擊。

 

全球經濟不確定性加劇


2020年6月8日,在新冠疫情爆發後的半年,世界銀行發布了6月期的《全球經濟展望》,指出新冠病毒大流行產生的快速而巨大的衝擊以及防控措施造成的經濟停擺使世界經濟陷入嚴重收縮。根據世界銀行估算,全球經濟2020年將收縮5.2%,這將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程度最深的經濟衰退,1870年以來出現人均產出下降的經濟體數量最多;預計發達經濟體2020年的經濟活動將收縮7%;新興市場及發展中經濟體(EMDE)將收縮2.5%,為至少60年來整體上首次收縮。

時隔一年後的2021年6月期《全球經濟展望》又指出,預計2021年全球經濟增長5.6%,主要靠的是少數幾個主要經濟體的強勁回彈。但是,許多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仍在繼續與疫情及其影響作鬥爭,2021年底全球產出將比疫情前預測低2%左右。約三分之二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的人均收入損失在2022年之前將難以恢復。在低收入經濟體中,疫苗接種滯後,疫情影響導致減貧成果出現倒退,加劇了不安全局勢及其他長期存在的挑戰。

而在今年年初發布的最新一期《全球經濟展望》中,世界銀行再指出,全球經濟繼2021年反彈之後,由於新冠病毒變異株造成新的威脅,再加上通脹、債務和收入不平等加劇,可能危及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的復甦,全球增長正進入一個明顯放緩的時期。隨着前一階段被壓抑需求的釋放完成以及各國財政和貨幣支持的退出,預計全球經濟增長將顯著放緩,從2021年的5.5%降至2022年的4.1%,2023年進一步下降至3.2%。

可以看出疫情出現以來給世界各國帶來了不少的衝擊,各種層出不窮的變種病毒預示着全球經濟的復甦是一個“長時間”的過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疫情尚未結束,俄烏衝突的爆發又給全球經濟帶來了負面影響,不確定性加劇。

“考慮到俄烏衝突的影響,IMF已將2022年全球經濟增速預測從1月的4.4%下調至3.6%,降幅近一個百分點。雖然大多數國家還將實現正增長,143個國家的經濟增速預測被下調,這些國家佔全球GDP總量近90%。”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原秘書長林建海在接受《經濟參考報》的採訪時表示:“受戰亂影響,烏克蘭今年的GDP預計將出現兩位數下滑。受經濟制裁及歐洲國家縮減從俄羅斯的能源進口等影響,俄羅斯經濟預計也將萎縮;俄烏衝突通過多重渠道波及全球經濟。從近期看,世界經濟發展將呈現五個特徵:一是衝突導致國際能源和糧食價格大漲;二是通貨膨脹率大幅升高;三是全球融資環境收緊,債務壓力加重;四是各國經濟增長前景進一步分化;五是經濟下行風險上升,未來增長面臨極高的不確定性。”

“過去一年來,通脹上升成為一種全球現象,俄烏衝突進一步加大了這一壓力;隨着美聯儲等發達經濟體央行貨幣政策的收緊,國際融資環境將會惡化。”他還認為,俄烏衝突對國際金融市場的衝擊也增大了一些國家的金融脆弱性風險,加大了全球融資環境急劇收緊和資本外流的風險;另外,新冠疫情已導致許多國家財政政策空間縮小,大宗商品價格飆升和全球利率走高,將進一步壓縮發展中國家的財政空間。現在看來,各國經濟增長前景將呈現出明顯的分化。

 

展望未來經濟,全球合作是關鍵


新冠疫情繼續發展曠日持久,已經進入到第三個年頭,而現在俄烏戰爭又爆發,未來全球經濟的前景再顯不明朗。

聯合國近日發布《2022年中世界經濟形勢與展望》,該報告稱尚處於疫情恢復期的全球經濟可能到了一場新危機的邊緣。俄烏衝突攪亂了疫情脆弱的經濟復甦,推高食品和大宗商品價格,並在全球範圍內加劇通脹壓力。地緣政治和經濟上的不確定抑制了商業信心和投資,進一步削弱了短期經濟前景。

在此背景下,該報告預計2022年全球經濟增速僅為3.1%,比2022年1月發布的4.0%增速預測,下調了0.9個百分點。2022年全球通脹率預計將升至6.7%,是2010—2020這10年間平均通脹率2.9%的兩倍多,糧食和能源價格將大幅上漲。

報告對美國GDP的預測是2022年增長2.6%,2023年增長1.8%,相對今年1月發布的預測顯著下調。該報告稱,頑固的高通脹、美聯儲強力收緊貨幣、俄烏衝突的溢出效應都會拖累經濟增長,而強勢美元——收緊貨幣的直接結果,會促使貿易逆差擴大,削弱2022年的經濟增長。

歐洲方面,影響將會更大。報告指出俄烏衝突對歐洲經濟體影響巨大,推高通脹,阻礙經濟從疫情中恢復。該報告對歐盟和英國GDP增長的預測,基於能源價格仍會維持高位的假設,顯著向下修正。預計2022年歐盟GDP僅增長2.7%,而不是1月初預測的3.9%。

此外,新冠疫情暴發前就已存在的全球債務問題還沒得到解決。疫情期間,財政赤字增加和債務積累的速度要遠遠快於過去經濟衰退中最初幾年的速度,包括最嚴重的兩次經濟衰退:“大蕭條”和全球金融危機。其規模,僅有二十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可與之相提並論。

根據IMF全球債務數據庫的數據,全球債務在2020年躍升了28個百分點,達到全球GDP的256%。政府債務增量佔到全球債務增量的大約一半,其餘來自非金融企業和家庭的私人債務。目前,公共債務佔全球債務總額的近40%,為近60年來以來的最高比例。

當前,疫情使各國政府預算持續吃緊,而俄烏戰爭則進一步加重了空前高企的公共債務的
風險。

“當局迫切需要進行改革(包括治理改革)來提高債務透明度並加強債務管理政策和框架,從而減少風險。”IMF財政事務部主任Vitor Gaspar和IMF戰略、政策及檢查部主任CeylaPazar basioglu對此表示,在高企的主權債務風險面前,全球各方必須採取合作,有序解決債務問題並防止違約。

在世界經濟論壇中,世界經濟論壇常務董事薩迪亞·扎希迪說到,疫情和衝突將對世界經濟造成深遠影響,可能使過去多年的成果化為烏有,強調必須認識到全球合作的必要性。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2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