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俄烏戰爭或陷入持久戰
■ 本刊記者 莊紓 [第3518期 2022-05-29發表]

▲俄烏戰爭持續到現在,眾多平民流離失所,城市淪為廢墟。(新華社圖片)

 
烏克蘭國防部長列茲尼科夫(Oleksii Reznikov)5月17日對歐盟各國國防部長說,這場戰爭正在進入持久戰階段。他稱,有很多迹象表明,俄羅斯在為長期軍事行動做準備,包括在赫爾松和扎波羅熱地區的工程和防御工事。與此同時,西方援助烏克蘭的M777遠程大炮和其他武器裝備也已經投入戰鬥。西方官員也警告說,衝突可能會持續到明年或更久。

的確,俄烏戰爭如今已經持續了三月有餘,目前來看,無論是烏克蘭和俄國,還是間接參與戰爭的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各國都在成為延長戰事的推力。

 

通過持久戰拖垮俄羅斯是美國願望


在過去不久的國際母親節上,美烏兩國“第一夫人”聯合進行了一場呼籲“停戰”的會面。美國第一夫人吉爾·拜登訪烏,配合烏克蘭第一夫人則連斯卡婭開戰後的第一次公共亮相,在一個改建為庇護所用於收容難民的學校進行會面,不光時間和會面地點精心進行了選擇,而且為婦女兒童代言的主題也頗具情感力量,便於在第二天俄國勝利日宣布升級戰事的任何可能性前佔據戰爭中的情感高地。

然而,有專家分析,與公開表態不同的是,俄烏衝突從“閃電戰”變成“拉鋸戰”其實符合美國利益。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的董一凡說:“美國在烏最大利益就是攪動歐洲大陸的衝突,以戰爭危機遏制、削弱俄羅斯,讓歐盟進一步附庸美國和北約,以達到操弄歐亞大陸局勢、維護自身霸權的目的。”

烏克蘭戰爭無疑是美國圍堵俄羅斯的突破口,美國一定會充分加以利用。此前,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直言呼籲“削弱俄羅斯軍隊的能力,讓它在未來幾年都無法入侵另一個國家”,一些來自歐洲的解讀認為華盛頓參與俄烏之戰的目標已經從協助烏克蘭自衛擴展到對俄羅斯本身實施破壞。儘管拜登政府官員後來堅決澄清此說,但無異於欲蓋彌彰。

與此同時,美國大批軍援運往烏克蘭戰爭前線,也是意在通過協助烏克蘭長期與俄羅斯對抗從而拖垮俄羅斯,最終不排除效仿與前蘇聯冷戰的先例,導向俄羅斯的第二次分裂,實現美國的最大戰略目的。

 

俄羅斯力主烏克蘭“中立化”


2月28日,在俄烏衝突爆發後第5天,普京在與馬克龍通電話時要求在安全領域“無條件考慮俄法律利益”,指出烏克蘭問題解決的三個條件,分別是:承認俄羅斯對克里米亞的主權;烏克蘭“去軍事化”和“去納粹化”;烏克蘭保持中立地位。

烏克蘭保持中立地位,是俄羅斯採取軍事行動最主要的目標。保持中立,意味着烏克蘭不得加入北約,成為俄羅斯與北約之間的一個緩衝地帶。俄外長拉夫羅夫強調,這一地位對保障歐洲大西洋安全是重要的,也符合烏自身的根本利益。

然而,俄烏戰爭發動前後,一直有美國在背後拱火,再加上一眾北約國家對俄羅斯採取的制裁和對烏克蘭源源不斷的軍事援助,烏克蘭在俄烏談判中態度越來越強硬,俄羅斯已經被推上了不得不通過戰爭掙得大國顏面的兩難處境。

俄時任總理梅德韋傑夫指出,基輔政權通過放棄不結盟,把烏克蘭變成了俄羅斯的潛在軍事對手。而對此俄媒評價,“華盛頓在大洋彼岸欣喜若狂”。

為防止自身今後長期處於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壓制之下,俄羅斯在爭取到基本的戰略目標前,俄軍很難有理由從戰場撤退。

 

烏克蘭當前政權親歐美由來已久


其實,烏克蘭若回到不結盟狀態,以中立地位存在,其實是對俄、烏自身及周邊國家最為有利的局面。烏克蘭由此將成為俄與北約之間的一個長期的戰略緩衝地帶,起到“滅火閥”和“減速帶”的作用,降低俄與北約直接衝突的可能性,對烏克蘭自己來說,不在其領土上發生戰爭,也能獲得穩定和平。

然而,戰爭的發生並不是偶然的,烏克蘭當前政權親歐美由來已久。早在2014年,烏局勢發生重大轉折,烏克蘭發生政變,親俄的時任總統亞努科維奇被趕下台,並引發了克里米亞、頓涅茲克和盧甘斯克的一系列危機。同年12月,烏最高議會通過法律,允許國家放棄不結盟地位,重啟加入北約路線。美國國會隨後通過了軍事援烏法案和對俄制裁法案。因此可以說,烏克蘭的傾向性是明顯的。

俄烏戰爭之前,烏克蘭就已經在美國與其他北約國家的影響力之下,與俄羅斯對抗與挑釁,美國的拱火中,烏克蘭扮演着積極的參與者的角色。有分析者指出,由於烏克蘭完全相信美國和西方國家的戰略判斷,目前看來,烏克蘭在和談中做出讓步以及主動退出戰爭的幾率非常低。

再者,俄烏戰爭進展到現在,眾多平民流離失所,城市淪為廢墟。近日,烏克蘭甚至以破壞環境的罪名控訴俄羅斯,冀求在國際法庭上得到賠償。路透社報道,烏克蘭環境保護和自然資源部長斯提勒5月19日在一次新聞發布會上作出上述宣布。他說,戰爭破壞了烏克蘭的生態系統,剝奪了野生動物的自然棲息地,並污染了土地。付出如此慘痛的代價,烏克蘭也已經沒有退路。

 

核武器對任何一方百害而無一利


此外,國際輿論中出現了不少有關俄烏戰爭升級成為核戰爭或引入化學武器的推測。對此,《華爾街日報》稱,不排除這種可能性,但可能性不大。

西方分析人士指出,動用這類武器會招致國際社會的廣泛譴責之餘,它也不會在戰鬥中給使用方帶來任何優勢,因為交戰雙方距離很近,烏克蘭軍隊也沒有大規模集結。核武器只會產生大量核輻射,很可能害死一些自己人。化學武器很難把握,對己方部隊也很危險,使用這些武器效率更低。

根據西方戰爭專家分析,使用核武無非為了恐嚇烏克蘭,試圖影響基輔的決策者或促使西方政府向烏克蘭施壓,迫使其求和。在假設上有可能性,但實際上不太可能發生。因此,通過震懾性手段快速結束戰爭的幾率也很低。

當地時間5月17日,烏克蘭國防部長認為,“戰爭正在進入一個漫長的階段。”這篇講話被貼在他的臉書Facebook賬戶上。未來,戰爭雙方推進抑或潰敗的可能性都存在,但目前局面似乎仍是一片泥潭。

據北約的估算數據,截至3月下旬,俄羅斯已有4萬名士兵死亡、受傷或被俘,而就在最近,在馬里烏波爾被圍困近三個月的亞速鋼鐵廠中,950多名烏克蘭士兵投降並成為了戰俘。

目前,對莫斯科來說,決定中長期戰局的關鍵是徵兵工作能否取得成果,及其常備軍能否再增員15萬至18萬。而美國總統拜登向國會申請330億美元的長期軍事援助釋放了一個信號,表明他將不惜一切代價確保烏克蘭不會倒下。

誠然,戰爭往往是看誰先倒下,在此之前,它往往發展成雙方都輸不起的僵局。俄烏戰爭如今已經持續了三月有餘,和談屢次無果,其背後原因是,無論是烏克蘭和俄國,還是間接參與戰爭的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各國都有延長戰事的理由,俄烏戰爭在此三方的角力下,在真正的轉折點來臨前,陷入持久戰將是大概率事件。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23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