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美對俄制裁動搖國際社會對美元信心
US sanctions on Russia shak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s confidence in dollar
■ 本刊記者 莊紓 [第3515期 2022-04-18發表]

▲英國央行在當天公佈的會議紀要中表示,俄烏局勢導致能源和其他大宗商品價格進一步大幅上漲,還可能加劇全球供應鏈中斷風險,極大增加了經濟前景的不確定性。圖為3月17日拍攝的位於英國切希爾的工業區。(新華社圖片)

過去一個多月,烏克蘭局勢迅速惡化,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開啟對俄新一輪制裁,且制裁項目繁多,力度空前。有統計顯示,拜登政府僅在2022年2月22至3月18日間就對俄293個實體和個人實施制裁。3月18日以後的半個多月來,更是變本加厲。根據制裁跟蹤平台截至4月11日的最新數據顯示,在這段時間美國對俄羅斯制裁已經激增至838項,總計約1789項,其中包括被稱為“金融核彈”的SWIFT禁用制裁。

各種分析指出,這些舉措是一把雙刃劍,在威脅俄國的經濟金融穩定的同時,對世界經濟造成負面衝擊,也給國際社會敲響了警鐘,大大動搖了美元結算的國際地位。從長期看,這些制裁最終將反噬美國,削弱其在各個領域的主導地位,包括其在國際金融體系中的主導權,導致多極化世界加速形成。

 

專家預言世界經濟一體化解體


在此輪制裁中,帶給全球各國最大的警示無疑是對美元的依賴將給本國經濟帶來的危機。“你的相互依存關係可能會成為對付你的武器,”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的國際政治經濟學教授丹尼·羅德里克說。“我想,這是許多國家開始認同並接受的一個教訓。” 

一個國家被排除出SWIFT系統,相當於某個人在社交媒體中被刪號,會對該國的外貿與國際結算造成重大打擊,進而影響到國際貿易。在伊朗金融機構被踢出SWIFT系統之後,伊朗損失了近一半的石油出口收入和30%的對外貿易。俄羅斯前財政部長阿列克謝·庫德林在2014年9月曾估計,將俄羅斯排除在SWIFT系統之外,將在一年內導致俄羅斯經濟萎縮5%。

紐約時報近日對時局的評論指出,冷戰結束時,各國政府和企業相信,加強全球經濟聯繫會帶來更大的穩定。但烏克蘭戰爭下發生的一切正把世界推向相反的方向,顛覆了這些觀念。正如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愛德華·奧爾登說:“我不認為經濟一體化能在政治解體時期倖存下來。” 

當前的國際金融體系仍然是以布雷頓森林體系為基礎的牙買加體系,並經歷了一些如數字化、信息化等現代化改造。該體系主要以美元來承擔國際貨幣職責,世界銀行集團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作為支柱機構在世界範圍內提供借貸服務,美國在該體系中居於主導地位。世界銀行集團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是布雷頓森林體系的主要成果,如同SWIFT系統一樣,都是國際公共金融基礎設施,不應該被政治化。著名經濟學家凱恩斯曾明確指出,如果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政治化了,那麼這對雙胞胎最好“陷入永恆的睡眠,永遠不要醒來,或者永遠不要在人類的法庭和市場上再聽到它們的聲音”。

 

 

各國紛紛減持美元儲備


美國對俄制裁一出,便發出了對國際金融市場穩定不利的訊號,動搖了美國金融主導權的經濟基石,全球“信任赤字”進一步加劇。

國際金融市場大幅波動容易導致經濟危機。回顧歷史,如1929年經濟危機和2008年經濟危機都是由資產價格大幅下跌開始的。本輪制裁實施後,國際金融市場出現重大動盪,歐洲金融市場首當其衝。在2月22日至3月7日不到兩週之內,歐洲50指數從4054點附近最低跌至3387點附近,跌幅近15%。美國股指與其他區域股指也出現不同程度的下跌。一時間,國際金融市場風聲鶴唳,金融資產價格縮水嚴重,波動率大幅度提高,潛在風險顯著抬升。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第一副總裁戈皮納特(Gita Gopinath)表示,對俄羅斯實施的金融制裁有可能逐漸削弱美元的主導地位。高盛則表示,美國對俄羅斯實施嚴厲裁制措施,已讓部分國家感到憂慮,陸續減低儲備內美元比重。

此外,為保護自身免受制裁,並對美元在全球的霸權地位做出制衡,在隨時可能發生的地緣、政治危機中維持本國金融穩定運行,各國必將逐漸引入更多的金融系統以供選擇。

在至少十年來,俄羅斯的政策制定者一直對美元的霸權地位保持警惕。早在2012年,俄羅斯外交部副部長里亞布科夫便表達了俄羅斯對美元在世界貿易市場上佔據主導地位的擔憂。此前數年一直在減持美元外匯儲備的份額,而後更在拜登政府於2021年對莫斯科實施制裁之後宣布決定從其價值1,860億美元的國家財富基金(俄羅斯重要的國家主權財富基金)內清除全部的美元資產。

俄羅斯金融通信系統已於2017年全面運行,可以任何貨幣發送交易信息,截至2021年12月,它共擁有了來自9個國家的38家外國合作夥伴,截至今年3月,它已擁有超過399位用戶。這種替代性的金融基礎設施使俄羅斯的公司和個人能夠在受到制裁的情況下保留部分(儘管數量有限)進入全球市場的機會。

 

數字金融料將崛起


幾十年來,美元主導着世界經濟,也是各國儲備和進行金融往來的主要貨幣。這不僅有助於美國保持其經濟霸主地位,而且使其能夠有效地運用制裁武器來懲罰其對手。然而,隨着受到美元主導地位影響的國家數量不斷增加,也不乏種種探索可替代的金融體系的努力。

戈皮納特對外媒稱,這場戰爭將刺激數字金融的採用,從加密貨幣到穩定幣和央行數字貨幣等。她指出,在全球貿易中更多地使用其他貨幣,將導致各國央行持有的儲備資產進一步多樣化。因此雖然美元仍將會是主要的全球貨幣,但在較小的層面上的分散肯定是很有可能的。

據報道,此番俄羅斯就準備推出一款受國家支持的加密貨幣,以避開美元。受到制裁的俄羅斯實體可以直接與任何願意接受數字盧布的人員進行交易,而無需先將其轉換為美元,從而可以完全繞過基於美元的金融系統。根據俄羅斯銀行在2020年發布的有關數字盧布的文件,俄羅斯政府將邀請證券交易所和信貸機構等非銀行金融機構加入數字盧布的網絡。在這樣的情況下,這套新的系統可以為俄羅斯銀行提供獲得國際流動性的替代來源,並減少其受到制裁的風險。


美元結算主導地位不保


高盛經濟師Cristina Tessari及Zac Pandl在最新撰寫的報告中表示,美元面對挑戰還包括美國對外貿易額佔全球比重日益下降;美國外債比增加,淨外資增長地位惡化,以及地緣衝突升溫等,美元可能會失去主要儲備貨幣地位,重要性或不如英鎊。而美元能否保持儲備貨幣地位,視乎美國政府能否控制債務增長。

SWIFT制裁的威力,說白了只是美元和歐元的威力使然。今年1月,美元在國際結算中的份額達39.92%、歐元有36.56%、英鎊佔6.30%,三者加起來佔了83%。但這個比例與國家貿易的比例並不匹配,中國是全球第一大貿易國,在出口中佔的比重達15%,人民幣在國際結算中的份額卻只有3.2%。這是由於歷史原因,國際貿易習慣用美元結算,加上人民幣未自由兌換之故。

然而,近年來,人民幣、歐元等開始在作為美元結算的替代方式逐漸被引入。實際上,俄羅斯第三大石油生產商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在2015年向中國出口的全部產品都是以人民幣進行結算。而自2019年以來,俄羅斯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氣生產商俄羅斯石油公司,已將其所有出口合同的結算貨幣從美元轉換為歐元。實際上,歐元已經取代美元成為了中俄貿易過程中的主要工具。俄羅斯銀行資料顯示,截至2020年底,俄羅斯對華出口總量的83%以上均以歐元結算。此外,俄羅斯和中國還在上個月簽署了一份為期30年的合同,根據這項合同,兩國接受使用歐元進行與新的管道項目相關的天然氣銷售。

對俄羅斯實施更嚴厲的制裁,可能會在短期內幫助烏克蘭,但這些措施卻可能會加速更為廣泛的全球“去美元化”運動,而從長遠來看,這可能會從根本上削弱美國的全球主導地位。

可以想見,如果愈多國家需要擺脫SWIFT,就會促使國際間非美元交易的比重愈來愈大。而中國以其龐大的貿易體量,在這方面佔盡先機。據說俄有些銀行已經開始轉用中國的人民幣跨境銀行間支付系統(CIPS)結算系統,這對於人民幣國際化有很大幫助,可以全面提升人民幣結算需求,加速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23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