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俄烏戰爭會演變成新一輪世界大戰嗎?
Will the Russia-Ukraine war turn into a new round of world war?
■ 本刊記者 舒志勇 [第3513期 2022-03-21發表]

▲3月11日,人們在烏克蘭基輔州伊爾平通過人道主義通道撤離。(新華社圖片)

俄烏戰事焦灼,一場源於地緣政治較量的軍事衝突,逐漸演變成全球各大國在政治領域、經濟以及輿論的交鋒,越來越多的國家捲入其中。有分析人士悲觀指出,在劇烈矛盾的激化下,世界可能再次走向两極對立,俄烏戰爭不排除有可能演變成新一輪世界大戰。
 

劍拔弩張之勢令人憂


當地時間2月26日,美國總統拜登就俄烏衝突接受採訪時首次提到“第三次世界大戰”,他說,“美國有兩個選擇,一個是與俄羅斯開戰、開啟‘第三次世界大戰’,除此之外就是制裁俄羅斯。”他說,這些制裁是有史以來最廣泛的制裁,包括經濟制裁和政治制裁。

同日,美國與歐盟、英國和加拿大發表共同聲明,宣布禁止俄羅斯使用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國際結算系統。

緊接着,2月27日,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亦表示,“美國和西方國家現已實施的制裁,這比戰爭更糟糕,將把俄羅斯推向‘第三次世界大戰’,核衝突可能就是最終結果。”就在當天,俄羅斯總統普京在會見俄防長和總參謀長時下令俄羅斯軍隊將包括核武器在內的威懾力量置於“特別戒備”狀態。

3月2日,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在卡塔爾半島電視台當天發布的採訪內容中警告說,如果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則將是“毀滅性的核戰爭”。

一時間,外界普遍擔憂,俄烏局勢不斷升級,核戰一觸即發。

與此同時,以美國為首的32個國家對俄羅斯發動的制裁更是涉及方方面面,經濟領域、航空領域、體育領域甚至文化領域。

然而,局勢並沒有因此出現緩和的迹象。3月4日,普京簽署命令,對侵犯俄羅斯公民的外國人進行反制。根據法律,如果侵犯俄羅斯公民的權利,不管你是哪國人,不管你有沒有國籍,那俄羅斯將扣押你所有的資產,禁止你入境,禁止你運營。

當日,克里姆林宮發表公告,俄羅斯總統普京應邀與德國總理朔爾茨通電話。普京向朔爾茨介紹了俄羅斯在“保護頓巴斯地區居民的特別軍事行動”中的原則性做法,詳細解釋了其目標和任務,並重申,這次特別軍事行動的“所有目標和任務都會得到執行”。

分析人士認為,俄羅斯正是通過這樣的亮劍行為讓美國和西方國家收斂。

 

第三次世界大戰會發生嗎?


要知道,俄烏危機的根源在於複雜的歷史原因疊加美俄地緣政治較量。俄羅斯和烏克蘭歷史聯繫緊密。即便在蘇聯解體後,烏克蘭的主要政治領導人與俄羅斯相對來說維持着比較密切、一定程度上互相認可的合作關係。不過,後來由於烏克蘭政治取向變化,轉向親西方並試圖依美制俄,導致烏克蘭內部族群矛盾凸顯,也導致了俄烏的政治關係陷入對立狀態。

而美國從冷戰至今,一直保持着地緣政治思維,試圖利用歐洲大國與俄羅斯憂慮,挑動歐洲盟國與俄羅斯對立。在美國和北約的積極拉攏下,俄羅斯擔心一旦烏克蘭成為北約成員國,那麼美國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在烏克蘭部署反導系統和駐軍,直接將刀架在俄羅斯的脖子上。

“根據目前的戰場態勢來看,俄烏戰爭可能變成一場曠日持久的拉鋸戰,想要發動一場戰爭不容易,而想要結束一場戰爭更是難上加難,俄烏雙方目前幾次談判都沒有達成一致。”台灣政治大學外交學系副教授吳崇涵在接受《中評社》採訪時表示。他本人對目前的局勢比較悲觀,“現在的形勢跟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很像,已經湊齊了爆發世界大戰的四大要素:強權人物、地緣戰爭、大國欺負小國以及民族情緒,目前距離世界大戰爆發只差最後一步:交戰雙方將自己的盟國都拉進來。”

從歷史的角度來看,人類目前僅有的兩次世界大戰是因為新崛起國家影響到老牌資本主義國家的利益,外加出現政治和經濟的問題,諸如通貨膨脹,經濟危機等等,從而產生矛盾、激化進而需要通過一場戰爭來實現新舊殖民主義的重新洗牌。

無可質疑的是,俄烏局勢雖然滿足了爆發世界大戰的四大要素,但是,俄羅斯和西方國家雖然有矛盾但遠沒有到不可調和的地步。德國和法國甚至還希望繼續與俄羅斯保持較為密切的經貿往來,這也是法德領導人一直在穿梭斡旋的原因。而即便美國一直遊走在危險的邊緣,不斷拱火試探,但對比它此前所發動的戰爭來看,又顯得極為克制。西方各國雖然向烏克蘭援助的武器,但也是以便攜式防空導彈、單兵反坦克導彈為主,根本不敢向烏克蘭援助重型武器。

對於俄烏的戰火是否會演變成世界大戰,BBC安全事務記者弗蘭克·加德納則認為不會,“因為儘管俄烏邊境局勢目前很糟糕,但目前並不涉及北約和俄羅斯之間的直接軍事對抗;只要俄羅斯和北約之間沒有直接衝突,那麼這場危機就沒有理由陷入一場全面的世界大戰。”

早前,北約更是明確表態。北約拒絕了烏克蘭要求其在該國上空設立禁飛區的要求,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表示,設立禁飛區會導致俄烏衝突從烏克蘭國內升級為“野蠻的、波及歐洲的戰爭”。斯托爾滕貝格冷靜地說:“我們不是這次衝突的一部分,我們有必要避免這場衝突升級並蔓延至烏克蘭以外。”

此外,俄羅斯已經明確表示無意佔領烏克蘭領土、無意推翻烏克蘭政府,俄軍在進攻烏克蘭期間,主動限制了對平民目標的攻擊,俄軍只想實現對烏克蘭的“去軍事化”與“去納粹化”,並要求烏克蘭不加入北約、承認俄對克裏米亞的主權、承認東烏兩州的獨立。

如今,在各方勢力的盤旋下,俄烏進行了多輪談判,也釋放出積極的信號。

當地時間3月6日,俄烏談判烏方代表團成員、烏克蘭人民公僕黨議會黨團主席阿拉哈米亞在接受採訪時說,烏方不再致力申請加入北約,準備討論某種“非北約模式”。比如不僅與俄羅斯進行雙邊討論,也與其他夥伴進行討論。

3月12日,烏克蘭國際文傳電訊社報道稱,烏總統辦公室顧問波多利亞克透露說,目前雙方已接近就簽署相關協議達成妥協。工作組正在研究相關方案並在法律層面進行討論以形成文本,最終協議將由兩國總統簽署。在就關鍵立場達成一致前,雙方不會透露談判細節或做出解釋。

顯然,在這種情況下,爆發新一輪世界大戰的可能性已經微乎其微了。不過,俄烏衝突究竟該以何種方式結束,則就取決於普京的決心以及西方各國的凝聚力了。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23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