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土耳其貨幣大貶值或引發骨牌效應
Falling Turkish lira may trigger domino effect
本刊記者 沈雨青 [第3510期 2022-01-17發表]
2018年8月10日,土耳其里拉曾遭遇崩盤,一度暴跌20%,恐慌指數短線急升,引發市場恐慌,無論是歐美股市,還是新興市場貨幣,都集體重挫。

由此開始,土耳其里拉超越阿根廷披索,成為2018年以來表現最差貨幣。尤其去年9月以來,土耳其央行連續四個月降息,受此影響,里拉應聲連跌,兌美元曾一度跌破18比1大關。


通脹持續走高


里拉貶值的最大推手無疑是土耳其央行降息。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視自執政以來,一直視“利率為一切罪惡之母”,認為高利率會提升投資成本,遏制經濟發展,故執政近20年來,不允許央行提高貸款基準利率。去年,里拉一路貶值,從年初的1美元兌7.23里拉到年底1美元兌18里拉,貶值達66%。

尤其去年9月以來,土耳其央行連續四個月降息,將利率從19%下調至12月的14%。利率降低、里拉貶值,隨之而來的,是土耳其通脹率的不斷攀升。

埃爾多安認為“央行的首要目標是穩物價”,但穩物價不穩金融,貨幣貶值之下,消費者價格指數(CPI)屢創新高。當地時間 1月3日,土耳其統計局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土耳其的通脹率從2021年11月的21.31%,上漲到2021年12月的36.1%,連續七個月上漲,並創下2002年以來的最高水平。其中,交通費用同比上漲54%,食品和飲料價格同比上漲43.8%,家庭設備和酒店價格同比上漲超40%。

歲末年初,里拉貶值危機仍未解除。高盛預計,在今年的大部分時間,土耳其通脹將保持在40%以上。伊斯坦布爾Spinn Consulting的創始合夥人森古爾(Ozlem Derici Sengul)指出,應該立即大幅上調利率,但土耳其央行顯然不太可能採取此方案。彭博社還悲觀地預測,2022年土耳其通貨膨脹率將呈螺旋式上升。


“股債匯”市場兩度“三殺”


正如前文所說,土耳其里拉暴跌與總統埃爾多安反常識的“低利率”的政策主張密切相關。但可以說,在2017年之前,埃爾多安的“低息”政策都算是成功的。在埃爾多安執政近20年的時間裏,其政策的確降低了嚴重的通脹率,在2017年之前,土耳其經濟增速更跑贏了絕大多數中等收入國家。數據顯示,2017年,土耳其人均GDP達10,512美元。

從2002年埃爾多安上任伊始至2017年,埃爾多安用了15年時間,讓土耳其的人均收入從3,119美元提升至10,512美元,位居全球第63位,甚至高過中國,扣除物價因素,土耳其經濟實際增長了約60%,得到了國際社會的廣泛讚譽。

但隨後,埃爾安僅用了不到8個月的時間,就讓它們跌掉了一半。更令埃爾多安絕望的是,當他在2021年呼籲土耳其民眾將“藏在枕頭下的歐元、美元和黃金都換成里拉,共同抗擊國內和民族戰爭”時,雖因總統擁簇積極出手外幣或黃金,一度讓里拉在一日內拉升50%,但由於過去3個月,土耳其里拉總體難逃大幅貶值的厄運,更多土耳其人已疲於應對如過山車般的土耳其匯市,不敢輕易將手中的外幣或黃金兌出。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12月,土耳其銀行的存款中有62.2%以外幣形式持有,達到2001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繼匯市萎靡之後,土耳其股市也撐不住了,土耳其金融市場在去年年內兩度上演“股債匯”三殺。

第一次“三殺”,發生在2021年3月18日,土耳其前央行行長離職時。前土耳其央行行長阿巴爾為了遏制通貨膨脹,曾宣布將基準利率從17%提高至19%,但隨即,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將其解職。消息一出帶動恐慌情緒,導致土耳其股市暴跌,兩天熔斷四次;國債價格大幅下跌,10年期國債收益率暴漲至17.25%,創下歷史最大漲幅;土耳其貨幣里拉跌幅一度接近當時歷史最低水平。

第二次發生在2021年12月16日,土耳其央行召開貨幣政策委員會會議,宣布下調基準利率100個基點至14%,而自2021年9月以來,土耳其央行已經累計下調基準利率500個基點。第二日,美盤中土耳其伊斯坦布爾交易所迎來年內第二次熔斷,股指下跌7%,當地時間下午4點24分,土耳其股市暴跌觸發伊斯坦布爾證券交易所的熔斷機制。股票市場,股票及股指期貨衍生品市場、債券回購市場均暫時停止交易;由於通脹飆升,土耳其10年期國債收益率持續上升,並在今年1月3日左右升至24.88%的歷史高點;土耳其里拉兌美元匯率在去年年底再創新低,一度跌破14.6。

此外,由於過去一年國債收益率屢創新高,土耳其政府資金借貸成本飆升。土耳其央行也於在一年多來首次購買政府債券,試圖壓低不斷飆升的政府借貸成本。據悉,土央行在1月5日的拍賣中購買了總計3億里拉(合2230萬美元)將於2027年和2028年到期的債券。

里拉顯示出再次走軟的迹象,在從去年12月的創紀錄低點反彈後,里拉在過去兩週已下跌逾20%。Ambrosia Capital駐倫敦的分析師理查德·西格爾 (Richard Segal)表示:“里拉的暴跌還可能會破壞需求,導致經濟增長放緩。更糟糕的情況是經濟衰退。”


土耳其還能繼續
獲得外國資金嗎?


土耳其的銀行嚴重依賴從國外借款來為其國內貸款提供資金。在極端匯率壓力期(比如2018年),外國貸款還曾佔土耳其銀行資產40%,土耳其債務與GDP比值曾高達70%。

然而土耳其的創收以里拉計算,債務卻是以美元或歐元計算,當里拉貶值時,勢必會造成美元貸款的償還成本增加,2018年的里拉閃崩時,就致使不少歐洲銀行承壓。據國際清算銀行 (BIS)數據顯示,當年2018年,西班牙銀行向土耳其貸款833億美元,法國銀行384億美元,意大利銀行170億美元,當年8月10日,投資者擔心土耳其將爆發企業破產潮,歐洲銀行將首當其衝受到影響,歐洲銀行股價也隨之大幅下跌。

截至目前,里拉自去年9月以來已連跌4個月,有評論指,在2018年的前車之鑑下,一旦外國貸款人情緒發生變化,可能會給土耳其金融體繫帶來巨大壓力。


土耳其危機開始蔓延


此外,通常情況下,一國貨幣大跌或者發生重大經濟震盪時,與之經濟關係密切的經濟體必然會受衝擊。儘管不少專家都對土耳其經濟放緩對歐洲和其他主要經濟體的影響,持樂觀態度。摩根大通甚至曾在2018年預測,“即使土耳其危機發展到最糟的地步,對土耳其風險敞口最大的歐洲銀行而言,風險也是可控的,不會出現向新興市場溢出的效應”。

但有迹象顯示,土耳其危機已經開始蔓延。在美元持續上漲的壓力下,類似土耳其一樣,以本幣來償還美元債務的新興市場國家,償債壓力原本已經加重,加上全球疫情拖累、全球通脹升溫、全球步入加息週期,世界供應鏈越發緊張等大背景,新興市場國家普遍面臨貨幣貶值、經濟崩潰、通脹嚴重的壓力。截至目前,俄羅斯盧布貶值約25%,巴西雷亞爾貶值近28%,墨西哥比索和南非蘭特貶值約15%…… 

 

▲土耳其里拉匯率如同過山車(新華社圖片)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17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