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美國通脹居高不下禍害他國
Soaring US inflation harms other countries
本刊記者 劉妍伶 [第3510期 2022-01-17發表]
美國舊病未除,新病又來。

2021年8月,美國被彭博社評為“抗疫韌性全球第一”惹來群嘲,所謂“第一”實則全美多達85.35%的城市已經成為“高傳播地區”,98%以上的美國人所處的地區存在高水平或大量的社區傳播風險,這僅僅還是截至2021年12月28日的數據,而12月30日美國紐約市市長白思豪更是宣布“無懼疫情,時報廣場跨年倒數活動正常進行”,實在令人匪夷所思,“抗疫第一”從何而來?

相比於上述有名無實的“成就”,接下來的美國對全球的“貢獻”可謂是實至名歸。


美國的通脹
“像暴風雨一樣到來”


剛剛結束的聖誕節,很多美國人的餐桌上第一次缺少了一道節日必備美食——火雞。不僅如此,人們發現超市裏的商品悄然無息地漲價,到手的工資變得越來越不值錢,更多的家庭發現他們加不起油了,作為號稱汽車輪子上的美國,美國石油消費中約有45%是車用汽油,交通支出排名住房之後,是美國家庭第二大支出,據美國能源信息署發布的報告,2021年8月30日,美國勞動節長週末之前的週一,美國普通汽油平均零售價達到了3.15美元/加侖(2019年全年均值為2.6美元/加侖),到了2021年11月8日,美國普通汽油價格上漲到3.294美元/加侖,截至到12月27日,美國普通汽油價格已經飆升至3.649美元/加侖,直到筆者寫下這些數據之際,價格仍然在上漲。 
 

美國的通脹“像暴風雨一樣到來”,殺得全國上下措手不及。

2021年12月10日,美國勞工部公布最新數據顯示,美國11月CPI數據連續七個月達到或高於5%,11月CPI同比上漲6.8%。食品價格在過去一年中上漲了6.1%,火腿價格上漲20%,雞蛋價格上漲近12%,汽油價格上漲50%,洗衣機和烘乾機價格上漲15%……培根、咖啡、麵包等早餐食品的價格,漲幅甚至超過了19%。

這“暴風雨般的”通貨膨脹其實早就有預告,只是被忽略了而已。

早在2021年2月,市場對於美國通貨膨脹率的預期,就達到了十年來的最高水平。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副院長黃益平分析,“美國要刺激經濟,要做大規模的基礎投資建設,這樣的一個市場信號促使大宗產品漲價,此外,美國政府持續撒錢,民眾有了錢,就有了消費能力。可美國還沒有完全控制住疫情,生產力跟不上,所以供給方受到很大約束。供需之間出現了很明顯的缺口,自然會帶動通脹。”

對此不滿的不僅僅是美國人,美國《外交政策》就美國通脹評論道,美國的經濟政策,正禍害着全世界。2021年以來,黎巴嫩的面粉價格同比上漲219%,墨西哥的玉米價格上漲60%,尼日利亞消費者在食品上的支出份額高達50%——毫無疑問,在疫情仍未結束的當下,從美國溢出的通脹,正在全球蔓延。


誰來為美國通脹買單?


鄰國墨西哥,深受美國通脹之害。墨西哥的大部分主糧——玉米,都要從美國進口。如果以墨西哥比索(歷史上主要在西班牙與其前殖民地等國家、地區流通的貨幣單位,有墨西哥比索、阿根廷比索等)計價,墨西哥玉米價格較疫情前上漲近60%,導致該國玉米餅價格一度上漲了52%,這使得墨西哥貧困人口的生活負擔加重,因為他們不得不將微薄收入的很大一部分用於購買食品。墨西哥央行在2021年12月16日連續第五次上調基準利率,上調50個基點至5.5%,以遏制通脹地螺旋上升。

2021年5月29日,美國白宮向國會提交了一份6萬億美元的預算案,而在此之前,2020年2月至2021年3月,美國政府的財政刺激措施規模已經達到了5萬億美元。在這麼一個大放水的背景之下,使得包括阿根廷、土耳其在內的許多新興市場承壓並選擇被迫加息,在阿根廷比索連續貶值的阿根廷更為突出。

不得已之下,阿根廷政府被迫印鈔以擺脫赤字危機,當地通貨膨脹上升至近40%,從2020年11月時的1美元兑換80比索跌至2021年5月的95比索。2021年3月阿根廷開始出現了食品價格的較大幅度上漲,與2020年下半年相比,阿根廷水果的平均價格從2021年3月起增長了228%;馬鈴薯的價格增長了114%,肉類的平均價格增長了103%,蔬菜類的價格也增長了88%。越來越多阿根廷民眾表示支付不起基本生活費用。

與此同時,全球主要新興市場都普遍發生了食品漲價的問題。巴西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巴西2020年1月至11月間市場上食物價格上漲了16%,其中大米和黑豆的價格分別上漲了70%和40%。彭博社的數據也顯示,全球食品價格不斷上漲,且漲勢超過通脹和收入增加速度。導致2021年1月全球食品價格創下6年以來的新高。印尼豆腐價格比去年12月上漲30%,俄羅斯食糖的價格比一年前升高61%。

正如黃益平所说,“過去一直在說,美國一感冒,我們就跟着吃藥,這次,美國得了更嚴重的感冒,其他各國就要準備更多的藥。”

對於出現全球通脹大危機背後最根本的原因,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副所長張斌也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全球很多大宗商品都是用美元定價,美元擴張使得國際市場上流動的貨幣變多了,但全球可供購買的商品卻是有限的,再加上生產與供應受疫情影響尚且動力不足,如此一來,需求大於供應,就導致當下全球關鍵大宗商品的價格出現歷史性上漲,尤其是食品。”

加上這兩年內,美國政府在刺激經濟的投入預算內已經高達11萬億美元,美國民眾有了錢,就一定想要消費,美國旺盛的需求加上各國供應鏈的不穩定,加劇了全球短缺,溢出效應影響至今,導致全球其他地方通脹的加劇。以海運為例,美國2021年第二季度的港口吞吐量比2019年同比高出14%。世界其他地區的吞吐量則有所降低,但由於運力轉向跨太平洋貿易,各地的運費費率都出現了飆升。

而這些運費的成本,回過頭來當然是加在消費者的身上。就像一向用“通脹暫時論”洗腦全世界的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也在2021年最後一個月鬆口承認,“美國通脹可能不是暫時性的”而進一步宣布加息。

美國通脹不僅禍害了美國民眾,更令人擔憂的是,美國通脹高居不下以及供應鏈持續短缺正向多米諾骨牌一樣禍害着全世界,屆時,受到影響的肯定不是華爾街精英們,而是900萬美國失業的普通民眾,以及GDP佔全球四成的新興市場。中低收入人群,正成為被美國拋下的那一個。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17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