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從試驗田到新標杆 自貿區勇擔改革開放探路先鋒
■ 本刊記者 劉妍伶 [第3508期 2021-12-20發表]
過去的兩年時間裏,整個世界因疫情而停擺,數億工人失去了工作,金融市場一瀉千里。新冠病毒似乎將全球的經濟推向了重症監護室。放眼全球,雖然各國都採取了數以萬億美元計算的抗疫急救財政措施,但是,等待世界的,可能仍然是1930年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全球經濟低迷。

更有甚者,將全球經濟倒退的主因歸咎於在疫情期間經濟逆勢上漲的中國,多次不分青紅皂白朝中國揮舞着貿易制裁大棒。事實上,這些偏門之策低估了中國的經濟實力和抗打壓能力及頑強的韌性。2020年,面對嚴峻複雜的國內外環境中國經濟總量突破百萬億大關,比上年增長2.3%,是全球唯一實現經濟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今年,面對疫情汛情等多重考驗,前三季度中國經濟同比增長9.8%,高於6%以上的預期目標,發展韌性繼續顯現。

在國內外多重壓力和衝擊之下,2020年7月30日,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就此,在當前極其複雜的國內外背景之下,自貿區的建設被給予了更大的期望與使命,從試驗田到新標杆,中國自貿區勇擔改革開放探路先鋒。


21個自貿區遍地開花各有所長


一方面,隨着經濟增長的降低和勞動力成本的不斷升高,中國不能長期以來出口來支撐經濟增長,同時國內產能過剩和能耗較高等問題日益凸顯,需要深化改革開放的道路;另一方面,美國強勢推動TPP(泛太平洋自由貿易協定,後因美國退出,改由日本主導的CPTPP),2013年,美國和歐盟又開始TTIP(“經濟北約”)的談判,計劃開啟全球最大的自貿區。由此,2013年9月29日,上海自貿區正式掛牌成立,如今是中國進行自貿區試點的第八個年頭,七進而致,中國已經有21個省份參與自貿試驗區建設,海南還在進行建設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的探索。以自貿港、自貿區為平台,中國改革開放之路揚帆起航。

8年來,作為首批老牌自貿區,上海自貿區貢獻滿滿:新增企業5.9萬家,集聚了上海市45%左右的跨國公司地區總部和外資研發中心,投資負面清單也通過上海自貿區的經驗摸索從190條縮減到了45條,95%以上的外資投資項目可以通過備案方式有序設立;8年來,全國的自貿區如雨後春筍般,一個接着一個建設起來:2015年廣東、福建、天津三省市先後獲批成立自貿區。2017年遼寧、浙江、河南、湖北、重慶、四川、陝西再有7個自貿區相繼建立。2018年海南自貿港建立,2019年山東、江蘇、河北、雲南、廣西、黑龍江6省份也建立了不同定位的自貿區。2020年9月北京、湖南、安徽3個自貿區幾乎同時獲批。歷經近8年的時間,中國的自貿試驗區歷經5次擴容,遍地開花,數量已經增加至21個。

作為改革開放探路先鋒,不同自貿區也肩負不同的使命。

從地理位置來看,可以分成試點探索型自貿區、沿海型自貿區、邊境型自貿區、沿長江經濟帶型自貿區、“一帶一路”及中西部省份型自貿區以及首都經濟圈型自貿區。

第一類 試點探索型自貿區

上海自貿區作為全國首個自由貿易區試點區的上海,肩負着中國在改革開放進程中加快政府職能轉變,探索新型管理模式,積累新經驗的重要使命;廣東自貿區更是因地理位置靠近港澳地區而備受矚目;海南自貿港由於地理位置極具特殊性,將成為中國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對外開放門戶。

第二類 沿海型自貿區

福建自貿區作為兩岸經濟的重要橋樑,更是發展兩岸新興產業、人員交流、資源互換的重要平台;浙江自貿區靠近上海自貿區,成為中國東部地區重要海上開放門戶示範區;山東自貿區臨近渤海,與日本、韓國隔海相望,是探索中日韓三國地方經濟合作交流的最佳地區。

第三類 邊境型自貿區

黑龍江自貿區、遼寧自貿區、雲南自貿區以及廣西自貿區地處中國邊境地段,將秉承着打造與俄羅斯、東南亞以及東盟地區國家有機銜接的重要平台的使命。

第四類 沿長江經濟帶型自貿區

長江經濟帶橫貫中國東、中、西部,覆蓋上海、江蘇、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慶、四川、雲南、貴州等11省市,面積約佔全國的20%,其中重慶、四川、湖北、湖南、安徽更是成為自貿區試點區,沿長江經濟帶無疑是我國經濟發展的主動脈。

第五類 “一帶一路”及中西部省份型自貿區

江蘇自貿區、陝西自貿區以及河南自貿區不僅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經濟合作、人文交流的重要平台,更是中國中西部省份開拓改革開放的探路先鋒。

第六類 首都經濟圈型自貿區

首都周邊顧名思義就是以北京為中心,輻射京津冀城市,打造以首都為核心的世界級城市群,包括天津自貿區、河北自貿區、北京自貿區。

除了地理位置有所不同之外,每個自貿區有各自的功能側重點,比如可以將北京、浙江、江蘇自貿區分類成科技創新型自貿區,上海、天津、廣東分類成投資便利型自貿區,雲南、黑龍江、山東可分成對外開放型自貿區,而湖南、湖北可以大致分成新興製造業型自貿區等等。21個自貿區各具特色,在中國大地上遍地開花,在改革開放的道路上分別探索新經驗。

 

未來,中國自貿區將進一步擴容


過去八年,中國21個自貿區對經濟發展存在積極作用是毋庸置疑的事實。

第一、自貿區促進中國對外貿易持續增長。

截至2020年中國與已簽協定夥伴國/地區之間的進出口總額佔全部對外貿易的比重達到了45.8%,比2015年提高了7.3個百分點;其中出口達到了41.7%,擴大了4.5個百分點;進口達到50.9%,增加了10.6個百分點。

第二、自貿區提升中國對外開放水平。

2020年中國實際關稅稅率(進口關稅/一般貿易)僅為3%,比2015年降低了1.5個百分點,自貿區的不斷降稅有助於中國擴大商品市場開放、滿足國內生產和消費對國外商品的需求。

第三、自貿區增進中國與區域成員的經濟融合度。

過往的國際經驗可看出,自貿區理論可以加強成員國之間相互貿易,建立制度性互惠互利的合作關係,從中國-東盟的自貿協定來看,東盟對華進口佔其全部進口的比重從2017年的22%提升到2019年的25.6%,中國方面,對東盟出口也從12.4%提升至14.4%。另外2015~2020年間,中國從自貿區成員進口累計增長了42.1%,相當於同期出口增速的兩倍,說明自貿區夥伴國從對華出口快速增長中獲得了更多利益。

改革開放並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腳踏實地從歷史的經驗中慢慢探索出屬於中國的道路。“十四五”期間,自貿區將繼續成為國內國際雙循環的重要樞紐和載體。未來中國將會繼續頭陀縮減投資准入負面清單、跨境金融和資本賬戶試點,以及制度開放等方式持續擴區,吸引更多的外資。從沿海到內陸,從南方到北方,接下來,甘肅、內蒙古以及青海等中西部省份城市,將會是下一步自貿區擴容的重點。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9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