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中國開放大門越開越大
■ 本刊記者 劉妍伶 [第3507期 2021-12-06發表]
2001年11月10日,隨着一位身穿白袍的阿拉伯官員手中的木槌落下,“啪!”,全場掌聲響起。這位白袍官員便是世界貿易組織(WTO)第四屆部長級會議主席、卡塔爾財政、經濟和貿易大臣卡邁勒,這一槌便是宣布中國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

20年光陰荏苒。世界貿易組織迎來中國,中國對外開放樹起新的里程碑。“入世”20年來,中國經濟總量增長8倍,從世界第六位上升至第二位,佔世界經濟比重從2001年的5%增至2020年的17.4%,貨物貿易從世界第六位上升至世界首位;中國開放大門也向世界敞開,“入世”20年來,中國已成為全球50多個國家和地區最大的貿易夥伴、12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前三大貿易夥伴,近年來,中國經濟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持續穩定在30%左右……今日之中國,與世界同享發展機遇,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動力源”和“穩定器”。

20年歲月如梭。中國從規則參與者(Rule-taker)變成規則推動者(Rule-shaker)再到如今的規則制定者(Rule-maker),正逐漸體現出一個負責任大國在國際事務以及全球經濟發展中的擔當,24個自由貿易區、海南自由貿易港的成立,廣交會、進博會的持續舉辦,就是最大的證明。

 

“入世”迎來黃金二十年


“在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中國逐漸成為全球經濟的主要玩家。確實,從未有哪個國家能有如此迅猛地擴張。”在中國“入世”之際,美國布魯金斯學會對外政策研究高級研究員拉迪(Nicholas Lardy)感慨當時中國發展之快。

然而,事實證明,即使拉迪也未能預見,中國“入世”之後的發展才是真正的迅猛。

中國是世界上第一個嘗試以“進口”為主題舉辦國家級展會的國家。2018年11月5日,中國入世17年。在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不斷抬頭的形勢下,中國毅然召開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為全球企業提供了巨大商機,強力阻擊了國際貿易保護主義勢力。

在今年11月舉行的第四屆進博會中,共有58個國家和3個國際組織參加國際展,來自127個國家和地區將近3000家參展商亮相企業展,參展國遍布五大洲,從發達國家至發展中國家,再到不發達國家均有參會。從前三屆進博會達成意向成交金額來看呈現出逐年增長態勢。

“入世”以來,中國全面履行入世承諾,積極推動建設“一帶一路”,8年來,中國已經與140個國家和32個國際組織簽署200多份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涵蓋互聯互通、投資、貿易、金融、科技、社會、人文、民生、海洋等領域。作為共建“一帶一路”的標誌性項目,中歐班列累計開行超過4萬列,通過境外23個國家的168個城市。

 

“開放大門”越開越大


“中國加入WTO對中國和世界都是一個雙贏的結果。”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助理教授吳靖認為。這體現在貿易便利、市場准入、以及反哺全球等方面。

在貿易便利方面,20年來,中國關稅水平由15.3%降至7.4%,致力歡迎更多高品質國際商品和服務進入中國市場。2001年至2018年,中國貨物進口額年均增長約13.6%,高於全球平均水平6.8%。2009年至2018年,我國商品進口額增長了1.12倍,達到2.14萬億美元,高於商品出口額的1.07倍;服務進口額增長了3.3倍,達到5,258億美元,高於服務出口額的1.63倍。

在市場准入方面,2013年9月29日,中國第一個自由貿易區—上海自貿區成立,開啟中國自貿區的破冰之旅,之後通過可複製、可推廣的經驗,逐步向全國鋪開,至今已成立24個自貿區,海南省更是在2020年6月成為中國第一個自由貿易港。近年來,中國也相繼與冰島、瑞士、韓國、澳大利亞、格魯吉亞、馬爾代夫、毛里求斯、柬埔寨等達成了自貿協定。

上海自貿區成立次日,也就是2013年9月30日,2013版負面清單誕生,雖然受到“太長了”“開放度不夠”等質疑和詬病,但這是與國際接軌的體現,從以往外商准入的行政審批只根據審批部門的“手勢”轉變為突破“法無禁止即可為”的觀念。隨後幾個月2014版負面清單更是“瘦身”成功,從190條減少到139條,開放比率為17.4%,商務部數據顯示,2017年至2020年,中國連續四年修訂外資准入負面清單,限制措施減少將近三分之二。

2020年,中國實際利用外資9,999.8億元,逆勢增長6.2%,成為全球最大外資流入國,實現引資總量、增長幅度、全球佔比“三提升”。新設或增資合同外資1億美元以上大項目938個,數量增長12.5%,寶馬、戴姆勒、西門子等一批龍頭企業在華增資擴產。2021年前兩季度,中國實際使用外資6,078.4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8.7%。

未來,中國的“開放大門”也將越開越大,中國鼓勵更多外企企業在中國發展的方向不會改變,由商務部早前印發的《“十四五”商務發展規劃》可見一斑,“十四五”期間吸收外資的主要預期性指標是,5年累計實際吸收外商直接投資7,000億美元。到2025年,高技術產業吸收外資佔比提升到30%。

“從全球角度出發,加入世貿組織使中國更全面地融入全球經濟,造就了中國在區域和全球價值鏈中的重要地位。”經濟學人智庫(EIU)全球貿易首席分析師馬志昂(Nick Marro)曾表示,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後,在市場上產生了真正的自由化,這一點可以從繼續將中國視為優先市場的外國公司的數量中得到證明。

 

從“參與者”向“制定者”的轉變


習近平主席強調:“實踐證明,過去40年中國經濟發展是開放條件下取得的,未來中國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也必須在更加開放條件下進行。”

不可否認的是,WTO在中國經濟貿易發展上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入世之後,中國通過深度參與國際分工,學習和適應WTO規則之後,嘗試應用WTO規則,從而由一個規則參與者轉變為一個規則推動者,當中國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得到穩步提升後,再成為規則制定者。

在新冠疫情肆虐全球之際,中國逆勢而上。於2020年11月15日完成與東盟、日韓新澳等十五國《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的簽署,標誌着人口、GDP和出口總額均佔世界約30%的世界最大自貿區誕生;2020年12月30日,中國與歐盟舉行領導人高峰會談,共同宣布中歐投資協定如期完成談判,標誌着中歐兩大世界市場達成高標準的投資自由化安排;2021年9月16日申請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促進亞太地區的貿易、投資和經濟增長……在率先做好復工復產和疫情防控的基礎上,中國積極開展對外援助。迄今,中國已向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提供了5億劑新冠疫苗和原液,相當於當前全球新冠疫苗總產量的六分之一。

毋庸置疑,WTO成立最初的規則是由西方發達國家主導並制定的,這點從關貿總協定的具體文本中以及充分體現其自身利益,“祖父條款”總是對某些國家原有國內立法與關貿總協定不符的情況進行豁免。在這種情況下,以中國為代表的發展中國家通過自身艱苦地奮鬥,改變了既有的國際經濟格局。

2021年,中國入世20年,全球政治經濟局面風起雲湧,世界經濟也面臨着巨大的不確定性。展望未來,中國經濟離不開以WTO為基礎的多邊貿易體制,WTO的發展也離不開中國的參與和貢獻,正如前文吳靖教授所說,“這是一個雙贏的局面。”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9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