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北都”發展兼顧保育有利可持續發展
■ 本刊記者 莊紓 [第3506期 2021-11-22發表]

▲香港濕地公園於2006年開幕,佔地61公頃,地處西北,集世界級保育、教學及旅遊設施於一身。(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

政府公布《北部都會區發展策略》,新界北將建成250萬人口的都會,發展之外,亦兼顧保育,促進可持續發展,大規模收回私人濕地和魚塘,作保育用途。

在《北部都會區發展策略》提出後不久,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10月18日接受港媒專訪時表示,政府將以“破格思維”,首次動用公權力收回后海灣一帶大約700公頃私人業權的魚塘和濕地,意在興建三個濕地公園。

此前,在《發展策略》中已有指出,港府計劃收回尖鼻咀、南生圍、豐樂圍等一帶地方具保育價值的私人濕地和魚塘,發展3個濕地公園。估計收回私人濕地和魚塘的總面積約700公頃,收回濕地和魚塘工作可按時分期漸進實施。

 

“北都”濕地的保育計劃


此次北部都會區建設,政府提出建立保育區,甚至果斷破格以公權力收地整合土地用途,是一次頗有魄力的舉動。

《發展策略》指出,通過進行更有效益的管理及利用,並且收復其中大量已經荒廢和退化的生境。創造的環境容量應可彌補甚至超越在發展區中因為改善民生和增加經濟發展容量而受到影響的濕地和魚塘。

具體來說,此次北都保育,要收回南生圍、大生圍及甩洲一帶的魚塘及濕地,形成一個總面積約400公頃的南生圍濕地保育公園,進行系統化管理及積極保育,保障和加強拉姆薩爾濕地系統的完整性並提升其生態功能。

還會收回米埔至新田/三寶樹一帶的魚塘及濕地,有助優化創科用地空間布局的部分魚塘劃入新田科技城發展範圍,餘下位於濕地保育區(即靠近拉姆薩爾濕地的部分)建設為三寶樹濕地保育公園,面積約520公頃。以系統化管理,強化與拉姆薩爾濕地生態系統的聯繫,提高生物多樣性和保護飛鳥廊道。

另外,收回蠔殼圍一帶魚塘及濕地,建設蠔殼圍濕地公園,面積約300公頃,作為東西飛鳥廊道南至塱原自然生態公園的重要節點。蠔殼圍有地理位置的優勢,背靠大石磨山麓,面向深圳河較寬河岸距離的河段,景觀開闊,在詳細規劃設計時,可結合其他戶外生態康樂/旅遊空間一併考慮,包括環繞港深創科園的深圳河舊河道、建議的新界北城鄉綠道等,並在合適位置適度提供康樂支援設施。

 

香港濕地的環境效益


香港經濟開發兼兼顧保育不乏先例,其中最典型的是香港濕地公園的規劃建設。

早在1998年,前漁農署(現更名為漁農自然護理署)及前香港旅遊協會(現更名為香港旅遊發展局)展開了一項有關把該生態緩解區擴展成為一個濕地生態旅遊景點的可行性研究,名為“國際濕地公園及訪客中心”。研究的結論是可在該生態緩解區發展一個濕地公園,而不削弱其生態緩解功能。香港濕地公園的發展更可將該生態緩解區提升成一個集自然護理、教育及旅遊用途於一身的世界級景點。此後,香港濕地公園於2006年正式開幕。

濕地是指陸地和水域的過度地帶,包括沼澤、灘塗、濕草等,也包括低潮時水深不超過6米的水域。它具有淨化水源、蓄洪抗旱、促淤保灘、提供野生生物良好棲息地等功能。

濕地的類型多種多樣,通常分為自然和人工兩大類。自然濕地包括沼澤地、泥炭地、湖泊、河流、海灘和鹽沼等;人工濕地主要有水稻田、水庫、池塘等。

在人口爆炸和經濟發展的雙重壓力下,20世紀中後期大量濕地被改造成農田,加上過度的資源開發和污染,濕地面積大幅度縮小,濕地物種受到嚴重破壞,濕地功能降低甚至喪失。此次開發北部都會區,若不注重兼顧保育,相信濕地也會受到不少的破壞。


被忽略的北部濕地區


另外,濕地的長期荒廢也是導致濕地環境惡化的一大問題。

香港目前只有20%陸地是規劃完善的市區,城市化程度遠遜毗鄰深圳的47%和新加坡的73%,此前早有專家認為,政府應發展更多規劃完善的新市鎮,並重新檢視濕地保育政策。

今年7月末,團結香港基金土地及房屋研究主管葉文祺接受媒體採訪表示,本港現有約3000公頃濕地,佔土地總面積約2.7%,屬於保育區,限制發展,但隨着本地漁業式微,不少濕地荒廢,已失去原有生態價值;部分濕地緩衝區甚至淪為棕地。

葉文祺認為,現行濕地政策既非保育,亦無助發展,政府應重新進行濕地評估,“該保育就積極保育,該發展就發展”,適當調整濕地邊界及附近的土地用途,配合適當政策支援,避免濕地環境繼續惡化。

為避免開發過程中對濕地造成二次傷害,如何做到開發和兼顧保育的平衡將是港府面臨的一大問題。當年參與建設天水圍濕地公園的專家,浸大持續教育學院首席講師、濕地保育專家劉信信道:“當時因爲新市鎮發展,天水圍原本有很多魚塘,跟着填平了發展。”九十年代,政府發展天水圍時,都預留了部分地方作濕地公園以作補償,但劉信信指出,當時跟一些工程師與園藝師有關修復濕地的合作並不理想。

“原本我構思周遭都是綠色的植物,但是現在變了,後面的都是住宅。住宅和濕地公園距離很接近,緩衝區卻不見了。”劉信信指出,建築過程一定會有很多噪音、污染,建完了有人居住,又有光污染,這些都會影響濕地公園裏的生態,牠們的生活和習性,是開發及保育過程中需要關心的問題。他希望未來北部都會區的濕地保育公園能夠汲取經驗,在市民居屋需求和大自然的“居住”需求間找到平衡。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