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北都”效應 香港迎來新基建大潮
■ 本刊記者 舒志勇 [第3506期 2021-11-22發表]
隨着《香港國安法》的頒布實施及香港特區選舉制度的完善,香港良政善治新局面已然開啟。在一片有利進步和長遠規劃的氛圍中,香港社會得以集中精力發展經濟,改善民生。2021年《施政報告》提出要建設香港北部佔地約300平方公里,可容納全港1/3人口居住的都會區。可以預見,未來香港對大型基建的需求將會愈來愈大,對於香港建造業來說更是機遇處處。
 

優質服務香港基建領先世界


香港作為國際化大都市,坐擁世界一流的基礎設施。本地建造業專業服務與國際標準和規則接軌,在全球享有很大的競爭優勢。

在世界經濟論壇《2019年全球競爭力報告》中,香港在工程及基礎建設方面的競爭力位居全球第三。此外,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最新公布的2021年《世界競爭力年報》指出,香港基建設施位居世界前列。“值得一提的是,香港歷來最龐大的環保基建項目“淨化海港計劃”曾榮獲2018年英國土木工程師學會(ICE)最高榮譽獎項(Edmund Hambly獎項)、第15屆中國土木工程詹天佑獎市政工程組別獎項(中國土木工程界最高殊榮)等多個獎項。”
香港工程師學會前執行委員會委員、香港青年新創見副會長、資深土木工程師嚴維杰向記者介紹道。

政府統計報告顯示,國際上對於香港專業的工程服務輸出需求殷切,特別是亞洲市場。近年來,一些香港工程公司通過為東南亞、北美洲及西歐的跨國公司工作,輸出服務,令香港工程企業國際業務穩固增長。此外,中國內地亦是香港建築設計、工程及測量服務輸出的最大市場。可以說,香港建造業的專業服務在國際上得到廣泛認同。
 

盛名之下
項目進展波折不斷


實際上,為了透過基建發展拉動經濟增長,過去數年來特區政府不斷增加基建投資。2007年,時任特首曾蔭權推出“十大基建”計劃,意在繁榮經濟。然而,由於種種因素,一些工程項目在交付期間,出現頗為嚴重的延誤及超支問題,遭到社會及媒體質疑,整個香港建造業遭遇到了嚴峻的信任危機。有評論提出,無可奈何花落去,“香港速度”早已成為蹉跎歲月的代名詞。

此次建設北部都會區,必定是工程浩大,當中包括龍鼓灘和馬料水填海、新田科技城等大型創科基建和配套設施、大量公共和私營房屋、《施政報告》提出的5條新鐵路項目(包括跨境鐵路)等。不少人對本地建造工程業能否配合政府按時完成“北都”建設計劃表示懷疑。

新民黨議員葉劉淑儀在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討論《施政報告》的相關政策範疇時提出質疑,《施政報告》提出的北部都會區規模相當龐大,政府有沒有能力同時推展“明日大嶼”。“這麼多大規模的事一起做,便搶高了材料、工資,建築公司都拉得緊,無論公營或私營,結果一定有遺漏。”

全國政協委員劉炳章在專欄文章中寫道,根據建造業議會2021年6月的最新推算,2025/2026年度起,本地建造總工程量可能超過3,000億元。目前的機場三跑擴建、港鐵延線工程、啟德新發展區,再加上政府提出加快收地建屋,倘若再加上新界北的發展,未來10至15年的工程量可能是本地建造業“食唔晒”的大量工作。

與此同時,香港建造業人力老化亦是不可迴避的問題。資料顯示,截至2021年9月,全港共有58萬名註冊工人,其平均年齡為46.4歲。目前的活躍工人數量不到20萬,當中更約有30%工友年過60歲,大部分人將於5年內退休。有業界人士推斷,2022年全港建造業工人空缺人數可能達幾千甚至一萬。

在不少人眼中,完成北部都會區建設對於香港本地建造業而言是難上加難。更有評論稱,先生之志大矣,先生能力不足,發展北部都會區沒有一百年難以成事。

 

辯證看待大型基建延誤問題


資深土木工程師嚴維杰向記者樂觀表示,“我對本地建造業還是很有信心,不能因為曾經的一些失誤就對它一直留有偏見,還是要辯證地去看待。”

針對“十大基建”計劃,嚴維杰分析稱,過去一些項目延誤、超支主要有四個原因。第一,行政程序繁瑣令政策無法快速行動。在香港推動基礎設施建設,為了平衡民生、環境和生態保護需要進行多次公眾諮詢,進而修訂計劃。很多情況下,都會大大拖慢基建工程推行的進度,自然會出現預算增加的狀況。此外,基建工程要還需經過城規會、屋宇署等多個部門審核,行政程序實數繁瑣。第二,工程合約模式落後。當時政府大部分工程合約仍以“傳統”方式進行,還未以强調夥伴的方式、互助互信的“新工程合約”模式進行。後者含有應用在複雜施工環境的風險管理條款,採用了分擔超支/攤分節省工程費用的機制,以鼓勵合約各方致力達到共同目標,以較低工程費用,並於較短施工期內完成工程,提升工程合約的管理效率和成本效益。第三,不可預測因素致使工程滯後。即使工程能夠順利展開,遇到不可預測因素亦會導致工程再延誤。2014年“黑雨”期間,沙石夾雜雨水沖入隧道,浸毀挖掘隧道的大型鑽挖機,造成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出現重大延誤。由於多個項目都在地下進行,地質環境複雜,無論施工團隊地質探勘多精確,都可能遇到未知的地層變化。第四,市場行情驟升亦會導致預算增加、延誤等問題。“十大基建”計劃期間,多個計劃同時進行,確實有搶高材料價格及工人工資,承包商在投標時亦會抬高價格,進而造成政府需在立法會增加預算。

多名分析人士認為,過往惡劣的政治環境也是導致工程延誤的重要原因。資料顯示,港珠澳大橋54.6億追加撥款申請於2015年初提出,反對派“拉布”耗時達1年,令議案於2017年初才獲立法會通過。比“拉布”更為嚴重的問題是,立法會屢次發生因議員出席人數不足而“流會”的情況。

“大型基建項目如何在交付過程中保證工期和預算符合計劃,是世界普遍面臨的難題,背後涉及的種種因素頗為複雜”,香港新方向工程召集人張欣宇在投書媒體時寫道,正視本港建造業界過往十年所遇到的種種挫折之餘,公道來説,亦應當見到,過去十年也恰恰為香港培育出一大批具實戰經驗並真正從挫折中成長的中青代專業人士和管理人才。

 

長遠規劃
香港基建有大未來


發展局局長黃偉綸在面對各種質疑時並未感到憂慮,他指出,本港於未來二十年內有能力投放二萬億至二萬四千億元於基建工程,而業界亦有能力配合,並透露會研究將北部都會區部分規劃,納入鄰近現有發展區計劃中,以縮短規劃時間。

“在業界努力配合下,特區政府也有責任加強自身監管能力,並適時調整政策,以推動本港基建的可持續發展”,嚴維杰工程師對記者說,“政府應認真研究2014年12月的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獨立專家小組報告的各項建議,對大型基建展開的監管作出必要的調整,以免重蹈覆轍。”

立法會議員劉國勳亦提出建議,選委、立法會議員和政府官員要共同推動政府修改包括城市規劃、道路工程、建築物及賠償等各方面的條例,令到從規劃到建築的速度都得以加快,同時減少不必要的公眾諮詢。他強調,過去十大基建工程都能在10年內建設好,如今沒有反對派拖政府後腿,政府應該一方面聆聽各方意見,另一方面各部門要做好統籌機制,堅持貫徹“行政主導”的施政方針。

針對本港建造業人力老化緊缺的問題,劉炳章建議,在確保本地工友就業機會的情況下,特區政府應積極考慮善用內地在基建工程各方面的優勢,為本地建造工程市場適度引入競爭,邀請內地基建企業按香港標準參與競投各項新發展計劃的投資及建造。嚴維杰也提出了類似的看法,“在一些人手緊促的工種上可以考慮針對性地有限度放寬輸入內地技術人員,此舉不但有利於日後工程順利展開,亦有助於加強大灣區的融合。”

特首林鄭月娥出席一個論壇致辭時表示,如果能夠爭取用十五年建成北部都會區,會感到非常安慰,但大家不應太有野心認為很快可建成,因為需要一個有機的過程發展,欲速則不達。

基建工程規劃是以長遠發展為目標,相信在香港良政善治的新局面下,香港各界定能配合政府,善用公帑,推動各項基礎設施發展,在為市民謀福祉的同時,也讓香港建造業在這次新基建大潮中重塑口碑。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