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雙城三圈 港深互動更緊密
■ 本刊記者 韓琪 [第3506期 2021-11-22發表]

▲港府探討將東鐵線延伸至深圳羅湖,並在深方設立“一地兩檢”口岸,此舉將進一步加深羅湖與香港融合的密度與深度,推動深港口岸經濟帶功能建設的夯實。圖為位於羅湖口岸旁的新界北馬草壟。(韓琪攝影)

10月6日,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立法會發表《施政報告》時透露,特區政府將在香港北部建設一都會區,配合港深跨境口岸和交通基建,與深圳特區形成“雙城三圈”的戰略性布局。這體現了特區政府對港深融合有了更深入、更高度的思考,港深雙城融合發展提速在望。同時,北部都會區的建設也將為香港自身的發展注入新動能。


“雙城三圈”的構建


在特首林鄭月娥的第五份《施政報告》中有提到,特區政府將在新界北構建一個佔地300平方公里、可容納250萬人生活的北部都會區,滿足香港居民居住需求的同時,配合港深跨境口岸和交通基建,與深圳特區形成“雙城三圈”的戰略性布局。

“雙城”是香港和深圳,“三圈”即由西至東分別為深圳灣優質發展圈、港深緊密互動圈和大鵬灣/印洲塘生態康樂旅遊圈。“雙城三圈”覆蓋了深港口岸經濟帶和深圳發展最成熟的都市核心區,以及香港境內城市建設資源正在高速匯集並仍擁有龐大發展潛力的北部都會區。根據發展規劃,香港北部都會區包括元朗區和北區,佔地面積約300平方公里,有6個處於不同規劃及建設階段的新發展區和發展樞紐,包括古洞北/粉嶺北、洪水橋/廈村、元朗南、新田/落馬洲、文錦渡和新界北新市鎮,區內擁有多達7個跨境陸路口岸。

北部都會區的中部,主要包括香港的新田/落馬洲發展樞紐、港深創科園、古洞北及粉嶺北新發展區,粉嶺/上水新市鎮及新界北新市鎮,對接深圳的羅湖和福田市中心區,是港深口岸最密集的地區。

 

從“龜兔賽跑”到“融合發展”


在改革開放之初,深圳還只是個小漁村,發展起點低。那時的香港卻是亞洲四小龍之首,無論是經濟總量,還是人均GDP等,香港並不屑與一河之隔的深圳比,甚至有說法認為那時的深圳只是香港的“後方加工廠”。不過時移勢易,隨着國家改革開放的步伐不斷加快,憑藉獨特地理位置與政策扶持的深圳在香港依然自大的心態下,很快成為國家創新科技重鎮,在2019年GDP首次超越香港,成為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經濟總量第一的城市。

“很多人將港深發展比作‘龜兔賽跑’。香港過去的確像那隻不思進取打盹的‘兔子’,但深圳絕對不是‘烏龜’。”全國政協委員、香港島各界聯合會常務副理事長葉建明向本港媒體表示道,40年的發展證明,深圳是一匹動力十足的黑馬,不停歇地向前奔跑。今天,歷史翻開了新的一頁,回到正軌的香港終於找準了發展方向,認識到融入國家發展是大勢所趨,充滿活力的深圳,不可避免成為香港發展的重要助力。他認為,如果過去講述的“港深雙城故事”更多着眼於“競爭”,未來“雙城故事”將更多在於合作,在於攜手發展;如果說,原來的“雙城故事”攙雜香港諸多妄自尊大心態的話,未來的香港,則是放下了身段,明確了定位及角色,創新了思維。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改革開放方案》不到一個月後,“北部都會區”就正式提出,而且特首亦表示,前海擴區方案以打造具有全球競爭力的營商環境為目標,將為香港專業服務帶來大量機遇。

“前海擴區方案的頂層設計完全能夠與香港北部都會區的戰略規劃形成緊密的呼應與聯動,且將為香港新一輪發展的帶來嶄新動能。”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產業發展和城市規劃中心主任彭堅在接受《華夏時報》採訪時表示,“前海擴區方案所堅持的核心導向,就是支持香港經濟社會發展和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除了深港現代服務業、制度創新等領域的合作外,還拓展到科技創新、新興產業等更廣闊的領域,為香港由治到興的轉型發展提供了良好的協同依托。”

 

路通就財通,關係更緊密


為了配合北部都會區規劃的提出,此次《施政報告》中還提出多項與深港合作相關的內容。在跨境陸路交通方面,林鄭月娥指出,北部都會區的整合和擴容工作,會由以鐵路為運輸系統主要骨幹所帶動。港府探討將東鐵線延伸至深圳羅湖,並在深方設立“一地兩檢”口岸,在現有羅湖站及上水站之間增設一個非過境鐵路服務的新鐵路站,以釋放羅湖/文錦渡及上水北一帶的發展潛力。

彭堅指出,此舉將夯實深港口岸經濟帶功能建設,同時進一步加深羅湖與香港融合的密度與深度,為羅湖老城區的轉型發展帶來更多科技、現代服務業、居民服務業布局和面向國際國內兩個市場的窗口、消費功能建設,進而帶動經濟、產業、城市配套功能的提質提效發展。

另外,林鄭月娥提出,連接洪水橋/廈村至深圳前海的港深西部鐵路,把正在規劃的北環線向北伸延,經落馬洲河套地區(河套地區)的港深創新及科技園(港深創科園)接入深圳的新皇崗口岸。同步公佈的《北部都會區發展策略》建議,可藉此契機提升洪水橋/廈村為新界北現代服務業中心,並在與深圳前海隔灣呼應的流浮山建設具規模、地標性的創科設施,為北部都會區提供大量就業機會。

“港府將大力發展新界北,區內勢成人口密集、連貫大灣區的樞紐,也將成為香港第二個中心。”香港立法會議員、交通事務委員會副主席陳恆鑌在接受本刊記者採訪時也認為,新界北的交通樞紐十分重要,包括洪水橋發展、元朗南、新田北、古洞北以及粉嶺北等,全都連接深圳。他強調,以前香港的核心區域是中環一帶,伸延至金鐘、灣仔,甚至尖沙咀,以後新界北會成為另一個核心區,這就將經濟核心由南轉向北,而轉向北面有一個好處,就是與深圳關係更加緊密。他笑說,俗語有云“路通就財通”,所以在未來經濟發展,必須要有更多交通配套措施才能做到新的經濟發展,北區的經濟發展必須要與深圳合作,才能產生相輔相成的效果。他亦指出,香港及深圳合作的最新鐵路布局,總體來看是具備大局觀及前瞻性。

很多人認為“北部都會區”規劃的提出是香港未來發展的一次戰略性改變,而港深兩地的攜手發展,則是核心內容,必將在國家整體戰略布局上,寫下濃重一筆。新的雙城故事,不是簡單的合作,而是兩地發揮所長的深度合作。在前海擴區的方案剛剛提出不久,特區政府的“北部都會區”規劃便官宣;新的施政報告提出不久,深圳便明確提出與“北部都會區”協同發展的思路……可見,兩地各有優勢,相互彌補,在內外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下,香港融入國家發展,港深攜手合作,新雙城故事必將帶來港深發展新的黃金時期。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