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北都”助力香港實現二 次騰飛
■ 本刊記者 余莉 [第3506期 2021-11-22發表]

從“兩城三圈”規劃中的雞伯嶺拍攝深圳灣公路大橋,可以看到深圳高樓林立。 (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 

北部都會區的開發對香港來說是歷史性的。

眾所周知,香港的經濟發展因為歷史遺留問題,一直呈現出“南重北輕”的狀態。作為排名世界前三的國際金融中心,香港在區域布局上以金融業為重心並集中分布在香港島及周邊地區。而對於北部與深圳珠海等地對接的地區,一直有一定的優越感,在思想觀念上民眾也一度曾將其比喻為“鄉下親戚”。

 

民生議題積重難返


因此儘管北部地區毗鄰內地,卻並沒有成規模產業帶動發展,是香港的“遠郊”落後地區。並且,它主要承接了殯葬、垃圾處理等業態,傳統上並不重視與內地相連的經濟優勢,所以在內地發展日新月異的今天,香港與深圳的差距逐漸被抹平,但深圳的產業與香港的聯動效應卻並不突出。

不僅如此,因為偏重南部發展,香港大片的北部地區仍未開發,也直接或間接地擴大了一些民生痛點。比如,南部地區的房價節節攀升、地價昂貴但人口卻更加稠密,間接或直接地推動了整個香港的房價攀高。而高昂的地價房價使得養老等民生問題成本變高,形成了香港人住宿條件差,高養老費、高生活成本等慣常的民生痛點。

與民生痛點同時存在的,還有香港的經濟發展局限性。大量的人口集中在南部地區,以及南部地區的地理特徵注定了它無法發展大規模的工業集群,反倒適合發展金融業、服務業等高利潤的商業模式。但對於經濟的牽引力——前沿科技,也產生了明顯局限。高昂的地價和生活成本讓新興產業無法大量落地,只能尋求偏遠地區,但香港的金融中心卻在港島地區,資金、設施、人才等方面的流動率低。長期以往,單一化的經濟結構讓整個香港社會,出現金融、地產行業嚴重的壟斷獨大情況,隨着不斷物價和房價飆升,香港貧富差距拉大、青年發展受困,社會階級固化等問題積重難返。

 

政府徵地屢屢碰壁


香港多年來也在尋求一個可以轉型發展的機會,在新冠疫情爆發後,香港經濟對口岸的依賴體現了出來,與深圳之間也有了明顯的對比。

首先就是深圳在高新技術等產業具有有力的話語權,在中國科創城市最新排名中排第二,產業、服務配套設施齊全。在金融方面,隨着內地經濟的蓬勃發展,今年初期深交所的市價總值超過800萬億。

反觀香港,北部的荒涼與深圳的高樓林立、燈火璀璨形成了明顯對比。儘管創新產業也在迅速發展,但產業落實就難了,民眾的住房問題更是橫亘經濟發展的重要難題。

香港也不是沒土地,1108平方公里中有四分之三仍是未開發的郊野。其中40%被列為郊野公園,其中還有6塊沒有保育價值、不符合郊野公園標準的土地,可以開發。但香港某群“民主”人士反覆提及,用“環保”阻礙了開發。如有名的“陳嘉琳案”,將政府部門告上法庭,在法院宣布政府要重新考慮後,且不說她用來打官司巨額花銷來源未明,最可疑的是最終竟然是海外法官岑耀新判定陳嘉琳勝訴!

所以,儘管有大量未開發空置荒地,但每次只要是政府徵收土地,就會遇到如環保、阻撓撥款等各種各種的“民主”訴訟,利用“環保”等問題,逼迫香港不能開發不能發展。在各種背後的利益推手下,香港這些年來大嶼山東部填海耗資數千億,但是新界土地就是開發不了,人們因高樓價而被迫住“劏房”的民怨並不在這些背後有着各種利益的人的考慮之內。

這些年來,香港中藥港、河套地區、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等發展計畫,因為各種勢力的插手,中藥港沒發展起來,西九龍文娛藝術區21年了仍未建成,深圳那邊的科技園早就興建完成,香港還在興建8棟樓宇。還因“黃藍”問題一直在立法會等各種會上研究再研究,民生痛點、住房問題反而是某些反對派人士用來“拉布”的政治手段。

這兩年,疫情將香港的弊端暴露地更為明顯,人民也逐漸看清了反對派的嘴臉,隨着“一國兩制”重回正軌,香港的經濟模式終於迎來轉折點,在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之下,香港發展上的瓶頸、民生的痛點,在回歸以來終於看到了解決的曙光。

 

▲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於今年8月24日前往新界北進行考察,議員登上香園圍邊境管制站內的香港警務處瞭望塔,聽取有關新界北新市鎮發展計劃的簡介。(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
 

北部都會區或成發展風口


10月6日,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發表新一份施政報告時稱,特區政府將在香港北部建設一個300平方公里、可容納250萬人生活的都會區,與深圳特區形成“雙城三圈”的戰略性布局。同日,香港特區政府公布《北部都會區發展策略》(以下簡稱《發展策略》),勾勒了北部都會區的遠景規劃,提出“構建香港第二個經濟引擎”的長遠目標。

《發展策略》提出了十個重點行動方向和45個行動專案,為北部都會區新開拓約600公頃房屋及經濟發展用地,其中150公頃土地將用於科創產業。這些新增用地初步估計可增加約16.5萬~18.6萬套住宅,以及約8.4萬個工作職位,其中包括約6.6萬~6.8萬個科創產業職位。

《發展策略》一旦落實,將可以有效解決香港住房痛點、增長趨緩、產業單一、階級固化等問題。民間對此反響熱烈飽含期待,業內專家也對此高度評價。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產業發展和城市規劃中心主任彭堅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北部都會區的戰略規劃完全能夠與前海擴區方案的頂層設計形成緊密的呼應與聯動,將為香港新一輪發展帶來嶄新動能。

人們對香港蛻變的信心也來自於日漸高效的政府。隨着《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 下發落實,香港政壇插科打諢、從中撈金、勾結外國勢力的人被肅清,政府的工作效率被大幅提升。香港在中央政府的助力下,動力十足,也給了深圳信心。深圳已積極制定出深圳科創園區的建設和產業政策措施,加強與香港的交通基建連線。

現在全球已經將廣深港地區視為未來重要的發展引擎地區。在9月20日,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發布《2021年全球創新指數報告》,其中全球“最佳科技集群”排名中,中國深圳—香港—廣州地區位列全球第2位,成為日本橫濱地區外的首要科技創新基地。香港早已有創新意識許久,而深圳廣州這些年來花大價錢重點發展新興高科技產業,大量創新產品落地,隨着香港融入其中,創新高科技成為代名詞理所當然。

未來的經濟命脈把握在手裏,香港何愁經濟的再度快速發展?以往七八十年代乘着改革開放的東風,現在也可以乘着內地創新科技高速發展的東風。

中央政府的支持已為香港轉型騰飛提供了重要動力。2019年國務院公布《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提出“打造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世界級城市群”的目標,並且明確支援落馬洲河套區港深創新及科技園和毗鄰深圳科創園區的建設。今年3月,國務院公布的“十四五”規劃綱要進一步指出,支援香港建設國際創新科技中心的發展定位,提出服務業要向高階高增值方向發展。

就像政府期待的那樣,北部都會區或將成為未來20年香港城市建設和人口增長最活躍的區域,促進港深融合發展和聯絡大灣區最重要的區域和國際創新科技中心。建設北部都會區將進一步強化香港與深圳的合作紐帶,讓香港有機會藉助深圳的高科技產業優勢,形成“北科創、南金融”的全新發展格局,實現香港的“二次騰飛”。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