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一帶一路”催生 眾多國際合作機制和平台
"Belt & Road" initiative gives birth to multiple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mechanisms and platforms
■ 本刊記者 胡倩怡 [第3505期 2021-11-08發表]

今年是“一帶一路”倡議提出8週年,回首8年來,“一帶一路”使中國與世界深度交融,也令世界離不開中國。隨着合作範圍不斷擴展,“一帶一路”已成為範圍最廣、規模最大的國際合作平台和最受歡迎的國際公共產品。目前,中國與172個國家及國際組織簽署了200多份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推動建立了90多個雙邊合作機制。8年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基礎設施聯通不斷深化,國際互聯互通水平持續提升,一大批合作項目落地生根。
 

高峰論壇為合作鍛造堅實“內核”


“一帶一路”倡議,從中國角度出發,是要塑造一個更好的外部環境,進而帶動其他國家共同發展。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則理念,中國倡導舉辦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這是“一帶一路”框架下最高規格的國際活動,是建國以來由中國首倡、中國主辦的層級最高、規模最大的多邊外交活動,也是各方共商、共建“一帶一路”,共享互利合作成果的重要國際性合作平台。

兩屆高峰論壇的成功舉辦為“一帶一路”合作體系建設打造了堅實“內核”。從2017年首屆峰會,得到29位外國元首和政府首腦在內的140多個國家和80多個國際組織的1600餘名外賓響應與會,到2019年第二屆峰會,增至37位外國領導人以及聯合國秘書長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在內的150個國家、92個國際組織的6000餘名外賓與會,可見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得到越來越多國家的認同與支持,朋友圈越來越大。

2020年以來,全球受到新冠疫情肆虐,但“一帶一路”之花在疫情中更加努力綻放,各多邊平台克服疫情影響,積極採用線上或“線上+線下”方式舉辦數十場國際會議,推進“一帶一路”各領域務實合作。今年6月23日,“一帶一路”亞太區域國際合作高級別會議以視頻連線方式舉行,主題為“加強抗疫合作、促進經濟復甦”。與會各方積極評價共建“一帶一路”取得的進展,支持建設“一帶一路”夥伴關係,加強互聯互通,推進各領域合作,推動“一帶一路”高質量發展。會議發布了29國共同發起的“一帶一路”疫苗合作夥伴關係倡議和“一帶一路”綠色發展夥伴關係倡議。

“一帶一路”倡議符合當今世界發展潮流,為全球化注入了新的動力和指引了新方向。過去,全球化以西方發達國家為主導,規則由西方國家制定,但並沒有真正解決發展中國家的發展問題。過去反全球化力量主要來自於發展中國家,這些年發達國家也開始出現了反對聲音,這就表明全球化舊模式走不動了。隨着中國綜合實力的增強,需要提出一個全球化的新範式。“一帶一路”倡議的特點是開放、務實、合作、共贏。與西方主導的具有排他性的機制不同,任何國家、組織只要願意參與都能參與“一帶一路”的建設或項目,不局限於歷史和地理的概念,是面向全世界。

 

專業化平台朝精細化發展


“一帶一路”倡議催生了多個國際合作機制和平台,順應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文化多樣化、社會資訊化的潮流,以開放的區域合作精神,維護全球自由貿易體系和開放型世界經濟。

中外合作夥伴在“一帶一路”框架下共同發起成立了一系列專業領域多邊對話合作平台,涵蓋鐵路、港口、綠色發展、能源、稅收、金融、媒體、智庫等多個領域,中歐班列運輸聯合工作組、“一帶一路”綠色發展國際聯盟、“一帶一路”能源合作夥伴關係、“一帶一路”稅收徵管合作機制、“一帶一路”智庫合作聯盟、絲綢之路沿線民間組織合作網絡、數字絲綢之路國際科技聯盟、“一帶一路”新聞合作聯盟、“一帶一路”律師聯盟等國際組織或工作機制相繼成立。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也積極響應倡議,相繼組建專業委員會,為了更好地促進“一帶一路”建設在各國生根發芽,開花結果。例如,中國與巴基斯坦圍繞走廊建設成立中巴經濟走廊聯合合作委員會,巴基斯坦議會成立中巴經濟走廊委員會;緬甸成立“一帶一路”實施指導委員會;德國成立“一帶一路”倡議聯邦協會;英國劍橋大學和蘭卡斯特大學成立“一帶一路”研究中心;日本成立“一帶一路”日本研究中心……

這些合作平台從不同角度為推動“一帶一路”建設發揮了積極作用,並日益朝着專業化、精細化方向發展。

 

亞投行“點石成金”


作為第一個由中國倡導建立的多邊開發銀行,2016年1月16日,歷經800多天籌建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正式揚帆啟航。

“眾人拾柴火焰高。亞投行是各成員國的亞投行,是促進地區和世界共同發展的亞投行。”開業儀式上,國家主席習近平為亞投行標誌物“點石成金”揭幕,並為亞投行駛向廣闊的藍海指明航向。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5年多來,亞投行項目越做越多,朋友圈也越來越大,從最初57個創始成員攜手起航,發展到今天的來自亞洲、歐洲、非洲、北美洲、南美洲、大洋洲等六大洲的103個成員齊聚一堂,數量僅次於世界銀行。

亞投行不斷發展壯大,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了重要的支柱。有一個比喻,如果“一帶一路”是戰略目標,亞投行就是戰略手段。亞投行的建立不僅可以填補“一帶一路”建設的資金需求,更將提供成熟優質的金融服務,提高亞洲資本的利用效率,吸引全球資本流向亞洲。

2020年末,亞投行投資支持的斯里蘭卡保障房項目破土動工。“在亞投行支持幫助下,‘居者有其屋’的美好願景正逐步實現!”項目奠基儀式上,斯里蘭卡城市發展與住房部常務秘書佩雷拉難掩興奮。

2018年,帕德瑪巴瑞村在亞投行首批項目資金支持下實現電力接入,結束了這個村自孟加拉國1971年獨立後一直沒有電的歷史。

除此之外,還有巴基斯坦M4公路項目、哈薩克斯坦風電項目、孟加拉國達卡環境衛生改善項目、埃及太陽能項目……亞投行的融資項目點亮了各方發展繁榮的大道,成為促進成員共同發展、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新平台。

據統計,亞投行迄今已為28個成員提供了超過230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投資,總批准項目達到112個。

“5年來,亞投行已經證明了自己是一個促進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多邊機構,獲得的成果超越了所有早期期待。”美國雷鳥全球管理學院全球管理教授艾倫·莫里森這樣評價。

 

中國倡議 世界共享


被稱為“印度洋上的明珠”的斯里蘭卡,自2013年“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後率先響應,積極進行戰略對接,成為高質量共建“一帶一路”受益國家之一。中斯兩國共同研究、探討推進雙邊合作的務實舉措,共同謀劃、建設拉動斯里蘭卡經濟社會發展的引擎,共同擁有、分享發展成果。2016年,中國首次超越印度成為斯里蘭卡最大的貿易夥伴和進口來源國。2017年,中國成為斯里蘭卡最大的外資來源國。同時,中國也是斯里蘭卡最大的發展援助國之一。

“一帶一路”倡議的受益國絕不僅僅局限於一國一地區。8年來,在共商共建共享原則下,中國致力於將發展成果惠及沿線國家、改善沿線國家民生、推動綠色發展。在共建合作框架下,中國支持亞洲、非洲、拉丁美洲等地區廣大發展中國家加大基礎設施建設力度,世界經濟發展的紅利不斷輸送到這些發展中國家;中國把向沿線國家提供減貧脫困、農業、教育、衛生、環保等領域的民生援助納入共建“一帶一路”範疇,開展了中非減貧惠民合作計劃、東亞減貧合作示範等活動;中國與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簽署了關於建設綠色“一帶一路”的諒解備忘錄,與30多個沿線國家簽署了生態環境保護的合作協議。這些,都是“一帶一路”倡議為全世界帶來的實實在在的好處。

“一帶一路”,源於中國,屬於世界,這既是一條文明之路、和平之路、綠色之路,更是一條開放之路、繁榮之路、共享之路。世界各國由接納到響應,再到積極行動,這就是大家在用行動為“一帶一路”投下信任一票的最好例證。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9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