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一帶一路”成全球經濟新動力
"Belt & Road" initiative becomes new impetus for global economy
■ 本刊記者 劉妍伶 [第3505期 2021-11-08發表]
▲6月25日,巴基斯坦默蒂亞里-拉合爾(默拉)±660千伏直流輸電工程啟動送電儀式在巴首都伊斯蘭堡和北京通過視頻連線方式同步舉行,標誌這個中巴經濟走廊優先實施項目進入大負荷送電階段。這是2021年2月4日在巴基斯坦東部旁遮普省首府拉合爾航拍的中巴經濟走廊默拉直流輸電工程拉合爾換流站全景。(新華社圖片)
 

公元前138年,西漢外交家張騫攜黃金錦帛從中國出發,到達樓蘭(今若羌一帶)、尉犁、龜茲(今庫車)、疏勒(今喀什)、於田(今和田)、烏孫(今伊犁河流域)和大宛、康居、大月氏等新疆及中亞阿姆河流域地區,而這些地區的國家也紛紛派使節前往中國中原地區,自此開始,中國中原的絲綢、鐵器、黃白金、銅鏡、漆竹器、冶鐵技術慢慢傳至西域和印歐,而當地苜蓿、葡萄、胡麻、石榴、核桃、黃瓜和獅子、孔雀、大象、駱駝、汗血馬等動植物也漸漸流入中原,絲綢之路由此展開。 

在漫長的年歲裏,天山南北的古絲道上,駝鈴聲在漫無邊際的沙漠上回響了兩千多年,如今的絲綢之路,公路成網,鐵路縱橫,蜿蜒的公路通往延綿起伏的帕米爾高原和巍峨高聳的喀喇昆侖山。今時今日,“一帶一路”(The Belt and Road,縮寫B&R)將開啟絲綢之路新篇章,延續古時之輝煌。 

“作為東西方交流合作的象徵,絲綢之路是世界各國共有的歷史文化遺產。進入二十一世紀,在以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為主題的新時代,面對復甦乏力的全球經濟形勢、紛繁複雜的國際和地區局面,傳承和弘揚絲綢之路精神更顯重要和珍貴。”在《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中,“一帶一路”被賦予了新使命,一個由中國帶領的大時代已經來臨。 

“一帶一路”成為全球經濟新動力底氣何來? 

 

“一帶一路”引領沿線國家經濟飛躍  


自2013年以來,“一帶一路”倡議在世界舞台上成果豐碩。尤其在新冠疫情肆虐全球之際,中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無論在經濟還是貿易上都逆勢而上,其中,中國對越南、泰國、印度尼西亞分別增長37.8%、28.7%和32.2%,對波蘭、土耳其、以色列、烏克蘭分別增長48.4%、37.3%、29.5%和41.7%。 

10月21日,商務部最新數據顯示:1~9月,中國對沿線國家非金融類直接投資148.7億美元,同比增長14.2%,佔同期總額的18.4%,較上年同期上升了1.9個百分點。在沿線國家承包工程完成營業額618億美元,同比增長16.3%,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合作持續增長。 

多個領域對外投資保持增長。1~9月,流向製造業136.6億美元,同比增長9.3%,流向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62億美元,同比增長37.2%。流向交通運輸、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等領域的投資也呈增長態勢。 

對外承包工程新簽大項目較多。1~9月,新簽合同額在5,000萬美元以上的項目574個,較上年同期增加56個,合計1,365.1億美元,佔新簽合同總額的85.5%,主要集中在交通運輸、一般建築等領域。 

在巴基斯坦,一條從新疆喀什出發延伸至巴基斯坦瓜達爾港,全長約3000公里的“中巴經濟走廊”拔地而起,這一貿易走廊將包括公路、鐵路、油氣和光纖通道,目前瓜達爾港作業能力得到大大提升,貿易量穩步提升。 

在東非地區,中國已經協助當地建設公路總里程超過1萬公里,其中蒙內鐵路早已於2017年5月建成並運行,東非地區的貨運成本因此下降了70%,不僅促進了肯尼亞的貿易發展和沿線經濟發展,更為當地經濟增長常年貢獻1.5個百分點左右。 

據緬甸當地媒體報道,2020年11月20日,皎漂深水港項目特許協議簽約儀式在中國駐緬甸大使館舉行。中國駐緬甸大使陳海出席簽約儀式,中國駐緬甸大使館經商參贊譚書富作為中方見證人在協議文本上簽字。在皎漂深水港項目的期限50年內,緬甸政府預計將會從皎漂深水港項目收取稅收65億美元。在工業園商業性經營時,年均生產價值會達到32億美元,人均國內生產總值(Per Capita GDP)會達到32,000美元。 

在今年8月23日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商務部副部長錢克明回答本刊記者提問時表示,2013年~2020年間,中國與沿線國家的貨物貿易額累計達到9.2萬億美元,2021年上半年貨物貿易額達8,245.5億美元,同比增長37.9%。八年間,中國對沿線國家直接投資累計達到1,360美元;截止2020年末,中國企業在沿線國家建設的境外經貿合作累計投資近400億美元,為當地創造了33萬個就業崗位。 

這樣的成績來之不易,即使面對疫情的衝擊,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貿易增長卻“從未打折”。“在全球供應鏈受疫情衝擊下,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貿易保持穩定增長,這對於推動我國市場多元化和穩定外貿基本盤有重要意義,也為全球貿易復甦作出重要貢獻。”中國國際貿易學會專家委員會副主任李永說。 

 

“朋友圈”進一步擴大 


《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系協定》(RCEP)正式簽署、中歐投資協定談判達成、中國與非洲聯盟簽署關於共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合作規劃……可以看出,中國與26個國家和地區簽署的19個自貿協定中,很大一部分貿易夥伴都來自“一帶一路”沿線國家。65個沿線國家,總人口佔全球62%,GDP佔全球31%,貿易額佔全球33%,正是這麼一個龐大的集體力量,才能推動全球的經濟增長,成為經濟增長新動力。 

“截至目前,172個國家和國際組織與中國簽訂了200多份共建‘一帶一路’的合作文件,我們的‘朋友圈’越來越大。”商務部副部長錢克明說道。 

與此同時,今年以來,中歐班列開行數量、質量都逆勢增長,從今年5月以來,連續四個月單月開行超過1300列,並且首次實現了“不停車”快速通關,如今的中歐班列已經累計開行超過4萬列,打通73條運行線路,通過東、中、西三大物流通道,通達歐洲23個國家的170多個城市。 

“一帶一路”不僅逆轉了全球供應短缺的難題,更是中國開展國際抗疫合作的“生命通道”。截至目前,中國已經向200多個國家和地區出口防疫物資,正在落實向102個國家和4個國際組織提供疫苗援助。 

 

“一帶一路”成為拉動全球經濟增長最重要的引擎 


早在2017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數據顯示,“一帶一路”GDP會佔世界GDP達33%,而今年的數據也證實了IMF預測是完全正確的。 

查閱2020年數據發現,按照當前匯率計算,2020年美國全年的GDP總量為20.94億美元,佔世界24.71%,相較“一帶一路”低9%左右,而歐盟為15.19萬億美元,佔世界17.94%,相較“一帶一路”低15%左右。可見“一帶一路”到目前為止是區域經濟乃至世界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事實上,2017 年“一帶一路”沿線國家GDP總量已達到24萬億美元,佔世界 GDP 的比重為31%,高於美國的24.5%,以及歐盟的18.1%。

隨着未來“一帶一路”建設不斷推進,沿線國家的基礎設施和貿易投資將得到快速發展,其經濟增長潛力還將得到進一步釋放。 

雖然今年6月12日,拜登政府在G7會議上提出“重建美好世界:滿足中低收入國家巨大基礎設施需求的積極倡議”(Build Back Better World)。該項超過40萬億美元的全球基建計劃無論是聚焦的領域——氣候、健康、數字技術,或是覆蓋範圍——中低收入國家,無一不是直接與“一帶一路”抗衡。 

但是想要取代“一帶一路”遠比紙上談兵要難得多。 

首先,“一帶一路”倡議切實符合新興國家的需求。中國是全球基礎設施領域的領導者,擁有世界上最好的港口、鐵路、機場和電信基礎設施,尤其是現在中國在5G和北斗衛星技術上大有成就,擁有這些行業所需的人才技術與資金。 

其次,在新興國家開展大量基建項目需要大筆資金,風險極高,以私營企業為主的美國抗風險能力比中資機構弱。 

再者,隨着中國經濟的絕世逆襲,“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都無法割捨與中國的經濟合作,面對美國的全球基建項目更多也是愛莫能助。 

根據2021年IMF最新的《世界經濟展望》增速預測,美國2021年增速為6.0%,2022年為5.2%;歐盟2021年為5.0%,2022年為4.3%;中國2021年為8.0%,2022年為5.6%;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2021年平均增速為6.4%,2022年5.1%。由此可見,以中國為首的“一帶一路”會再一次領先美國和歐洲,成為拉動全球經濟增長最重要的引擎。 

八年間,“一帶一路”帶領沿線國家實現經濟不斷正增長,沿線國家合作交流進一步緊密,使得“一帶一路”無論是經濟總量還是經濟增速都遠超於曾經的經濟領頭羊——美國和歐洲,成為目前全球當之無愧的經濟新動力。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9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