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拜登經濟學如何攪亂世界
How Biden's economics is messing up the world
■ 本刊記者 劉妍伶 [第3504期 2021-10-25發表]
2021年9月20日,美國股市三大股指大幅下跌,延續了9月以來的疲軟走勢,其中道指創下去年10月28日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 (視覺中國圖片)  

所謂結合巨額財政刺激措施和大膽寬鬆貨幣政策的拜登經濟學目前成為了各大媒體的頭條,來勢異常兇猛。突然生機勃勃的美國經濟正拉動世界經濟的增長,但也將世界推向名為“通貨膨脹”的懸崖邊緣,通過美元貶值和利率上升的拜登經濟學正攪亂世界各國經濟和市場。
 

拜登經濟學是什麼?


在某大人物名字後面加上“經濟學”三個字,並不是代表其發明了一種經濟學派或經濟學概念,而是指該任務實施了某種吸引人研究的經濟政策,打破了傳統風格。

這種用法首次出現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美國總統里根的“里根經濟學”(Reaganomics),他通過建立“小政府”,減少開銷、降低稅收、不搞財富再分配,有錢人雖然會因此更富有,但他們也會加大消費和投資,財富由上滲漏而下,最終使各階層受益,因此也被稱為“滲漏理論”(trickle-down theory)。再比如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的“安倍經濟學”(Abenomics),寄希望於“大規模量化寬鬆、擴大財政、促進民間投資”三措施,打破日本經濟“衰退20年”的沉疴。

而如今美國正遭受74年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新冠疫情持續爆發,死亡人數進一步攀升,美國2021年及2022年經濟增長預期被多次下調至5.6%與4%,前任總統特朗普頂着有史以來美國最低支持率34%的局面瀟灑離席,換上來年逾78歲、兩鬢風霜、頻頻犯困的拜登。此乃危急存亡之秋,如何挽救危在旦夕的美國經濟讓這位政壇老手也犯了愁,拜登經濟學由此而誕生。

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布萊恩·迪斯(Brian Deese)表示,拜登經濟學有三大方面:採取措施將錢分配給低收入人群,努力利用氣候變化作為重塑美國能源和交通系統的機會,以及通過在研發上大量投入來重現登月壯舉。對比“里根經濟學”的“小政府”概念,拜登經濟學則是對前者的全面反叛,甚至拜登在2022年的預算案中曾表示,“滲漏理論”從來沒有奏效過。

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高級講師袁志樂認為,拜登經濟學實際就是推行“大政府”;經濟學人智庫(EIU)資深分析師麥克·弗蘭克(Michael Frank)認為“拜登經濟學”內涵就是美國國會正在辯論的兩個超過萬億美元的倡議:1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方案及3.5萬億美元的預算決議,再加上拜登剛上任就簽署的用於新冠疫情紓困的1.9萬億美元,共計6.4萬億美元,佔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近三成。

“一個試圖解決貧富差距、完善基礎設施、並修補美國社會四年以來的裂痕等問題的‘更大的政府’。”英國《經濟學人》一篇題為《拜登經濟學》的社論是這麼解釋拜登經濟學的。


拜登經濟學的中國學説行不通


拜登上台前,美國面臨國內疫情持續、失業率高漲、通脹率高居不下、種族矛盾日益高漲,眼看終不見天日的封城導致人心惶惶。面對失控的局面,拜登為轉移矛盾,言必稱“中國威脅”,各種演講提到“中國”的次數不比前任總統少,給美國人樹立了一個“超級假想敵”,以分散因國內矛盾叢生、執政者無能而帶來的密集火力。

拜登經濟學於中國的影響遠不止這些。拜登經濟學當中最重要的一環就是“寬鬆貨幣政策”,也就是所謂的“印鈔”,而這種戲碼早已上演過了。早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美國開啟“印鈔機”,大量新興市場趁着拿美元貶值,大量舉債甚至超越自身承受能力,導致十年後美元升值後,土耳其、阿根廷等一批新興國家無力償還而導致本國貨幣驟然貶值甚至經濟崩塌。對於中國而言,中國外匯儲備中美元的規模達3萬億,美元超發導致的美元貶值直接影響中國外匯儲備的大幅度縮水。這些通脹壓力甚至會影響大宗商品價格過快上漲導致大量製造業的海外訂單回流中國,使得中國不得不消化輸入型通脹的壓力。

在7月17日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封面上,藍色的背景裏,拜登戴着墨鏡,而鏡片上是中國國旗的圖案。文章指出,美國政府把中美關係變成了“零和”博弈。但是,拜登不僅高估了美國目前的全球實力,更低估了中國的經濟增長規模。文章同時認為,中國“即將主導世界經濟”。除了即將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之外,以中國為首要貿易夥伴的國家數量幾乎是以美國為首要貿易夥伴的國家的兩倍,許多國家貌似在所謂“安全領域”尋求美國幫助,但是反過頭他們仍然要向中國尋求經濟增長。因此,如果要在中美兩國之間做出抉擇,他們勢必會選擇中國。

所以,拜登經濟學中所謂中國學説完全行不通。

 

拜登經濟學正攪亂世界


繼上文所提及的,野心勃勃的拜登經濟學試圖以暫時允許經濟過熱的政策拉動本國經濟增長,但美元作為全球儲備貨幣、國際結算貨幣、大宗商品的計價貨幣,全球外匯儲備當中超六成是在使用美元。在國際貿易中,至少有60%的直接交易使用到美元,這次的財政和貨幣政策馬達全開,使得整個經濟環境變得充滿壓力,而世界經濟和市場並非高壓鍋那樣密不透風,突增的壓力已以猛烈之勢蔓延世界。

縱觀歷史,各項財政刺激措施的背後,是國債供給的大幅增加。截至今年3月,美國的國債規模已經突破28萬億美元,政府“債台高築”,政府官員面臨“無糧出”的窘境,商業銀行購買大量國債,主權債敞口上升,導致銀行風險上升,影響金融穩定。在疫情影響與長期寬鬆經濟政策的共振下,通脹和流動性的變化正影響世界各國投資者敏感的神經。通脹持續下,美國長期利率會超預期上升,進而對其他資產造成更具破壞性的影響,更催生了市場泡沫。

《日本經濟新聞》5月31日發表一篇文章中提及,利率上升和美元貶值因“拜登經濟學”而加劇,與對財政惡化、通脹加劇、美元價值受損的擔憂,是一個事物的兩面。由於美聯儲持續大量購買國債,利率上升的情況在某種程度上得到控制,但充裕的資金流向國外,正加速美元貶值。”

“如果步子邁得過大,難免引發通貨膨脹和經濟泡沫”文章中還引用歐洲央行有關人士的擔憂:“他們正在狂歡當中,第二天就會發生宿醉。”

 

師華長技以制華?


拜登這次大手筆的開支也被多家媒體批評學習“對手”中國,以“大政府”為主導涵蓋救濟個人和市場主體、基礎設施建設、教育、科技和新能源建設,被視為“師華長技以制華”。且不説過往實行“小政府”的美國是否有充足的資金投入,光是在博弈之中處處學習中國已經凸顯拜登政府的被動。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認為:“從特朗普時期的邊境牆計劃,就能窺見‘拜登經濟學’的好大喜功,大概率會成為爛尾工程。”

經濟學人智庫(EIU)全球貿易首席分析師馬志昂(Nick Marro)認為,美國的政策正逐漸偏向於自上而下的產業政策模式,這與中國的一些經濟政策如出一轍,而近年來恰恰是美國官員在對這些經濟政策提出批評。在中美貿易戰如火如荼之時,美國從政界到學界無不批評中國的產業政策(包括補貼、政府投資、貿易壁壘)創造了一個不公平的貿易環境。從紙面上看,美國批評中國的經濟政策,自己卻不得不走上相似的道路。

“影響拜登經濟政策成功的關鍵是如何為大規模支出計劃提供資金,”袁志樂教授認為,“如果情況不如人意,不斷增加的財政負擔和創紀錄的高額國債可能使美國甚至全球經濟陷入另一場經濟危機。”

無論願意與否,世界都會被捲入美國的這場荒誕的豪賭當中。如果這場賭局以失敗告終,那麼遭受重創的不僅僅是美國,而是更脆弱的國家。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9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