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美國政府“關門危機”會否重演?
Will the US government's "shutdown crisis" repeat itself?
■ 本刊記者 李文慧 [第3504期 2021-10-25發表]
高盛預計,美國國會又將迎來債務上限的鬥爭,目前已經出現技術性違約的危險信號。圖為美國國會大廈。(新華社圖片)  

 
早前,瘋狂“撒錢”的美國政府,債務已逼近上限。美國財長耶倫更是發出警告,美國可能在10月18日前觸及債務上限,聯邦政府可能在10月出現債務違約,很可能給金融市場帶來危機;美政府官員也警告說,債務違約可能會使美國經濟再次陷入衰退;摩根大通則警告稱,如果出現國債債務違約,美國損失的信譽100年內也無法挽回。 

美國政府將面臨“關門”窘境?


其實,在歷史上,美國政府“關門”曾屢屢上演,最頻繁的時期是1977年-1996年間,聯邦政府曾關門17次,幾乎平均每年關門一次。而最近的一次是2018年12月,美國國會參議院沒有就聯邦政府下一步撥款問題達成任何方案,當年12月22日起,美國聯邦政府部分部門停擺至2019年1月25日才重新開門,成為美國政府史上最長的一次停擺。

一般來說,國會會考慮到經濟發展和政府收支狀況,確立一個較高的債務上限額度,以便政府能夠獲得足夠的資金維持正常運作。但是,計劃總跟不上變化,國會需要不時提高或延緩債務上限,緩解政府入不敷出和寅吃卯糧的尷尬。

然而,美國在提高債務上限方面,歷來都是一場拉鋸戰,美國兩黨在提高債務規模上限方面爭論不休,美國政府或將遭遇“關門”窘境,這次也不例外。

當地時間9月27日,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的一項旨在幫助聯邦政府暫時突破債務上限,並使其在12月3日前維持運行的法案,於當日在參議院舉行投票,但所有共和黨參議員均投下反對票,該法案以48∶50的投票比例被否決。

隨後,當地時間9月29日,美國眾議院以219票對212票又通過了一個暫停國家債務上限至2022年12月16日的法案。

當地時間10月7日,美國聯邦參議院以50票對48票,批准了一項短期提高債務上限的法案。據悉,新協議要求將目前28.4萬億美元的債務上限提高4,800億美元,這也讓美國財政部能夠支撐到今年12月3日來履行義務。

當地時間10月12日,美國眾議院以219票贊成、206票反對的投票結果通過了提高聯邦政府債務上限的法案。眾議院通過該法案,使得美國債務危機和政府關門危機暫緩。

當地時間10月14日,白宮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拜登簽署了將政府舉債能力提高4,800億美元的法案,使其成為法律。

美國參議院民主、共和兩黨經過數輪討價還價,終於達成協議,避免了政府立即違約。不過,這一暫時妥協既沒有解決已成痼疾的債務問題,也沒有消除美國的債務違約風險。如果兩黨在12月3日“大限”來臨前,未能就推遲或提高債務上限達成協議,美國政府還會再次面臨圍繞債務和支出的紛爭以及“關門”的窘境。

此次美國政府關門危機暫緩,但是債務違約的地雷隨時會爆炸。近兩年,美國債務瘋狂增長,缺錢、高通脹,疫情之下不得不維持刺激經濟的大水漫灌貨幣政策。並且,美國民主黨與共和黨之間的政治僵局加大美國債務違約、政府停擺的風險。雖然兩黨往往在債務違約的最後期限前達成協議,但兩黨政治極化、治理體系失靈和債務上限僵局的頻頻上演,使得投資者不得不認真對待美債違約的可能性。

 

天量美債、“關門危機”猶如懸頂“堰塞湖”


美國債務危機的本質,是美國政府為了政績或擺脫眼前困境,不顧財政狀況和經濟發展規律,大舉舉債,導致天文數字般的財政赤字和聯邦政府債務,並引發聯邦債務違約、政府關門的風險。

天量美債已猶如懸在全球金融市場頭頂的“堰塞湖”,債務危機可能會導致聯邦政府再次斷炊停擺,而政府停擺的後果也是不堪設想的。根據美國兩黨一致政策中心的評估,如果聯邦政府不能提高債務上限,引發債務違約,財政部的收入只能滿足60%的聯邦開支項目。屆時,大批聯邦僱員的工資、老百姓的醫療、社保、食品救濟、軍人薪酬和養老金以及公共債務利息等,將無法得到保障,出現斷炊。一些政府部門也會因停薪或缺乏運行經費,被迫關門。

在當前經濟復甦放緩和新冠疫情持續蔓延的背景下,美債違約、政府關門的衝擊會更大。穆迪分析公司近期發布的研究顯示,如果債務上限問題到11月仍未解決,美國實際國內生產總值將萎縮近4%,失業率回升到近9%,就業崗位減少近600萬個,家庭財富縮水約15萬億美元。美國國債將不再被視為“無風險資產”,家庭和企業借貸利率將大幅飆升。

除此之外,觸發通貨膨脹,甚至導致滯脹,拖累經濟、加劇美國國內政治鬥爭等等問題也會逐漸浮現。

相比美國政府關門,更糟糕的情況或許是,巨額債務下,美債償還危機以及美國信用評級存在下調的風險。

早在2011年,在經過一場曠日持久、提高債務上限的鬥爭後,標普下調了美國的信用評級;兩年後,在另一場類似的困境中,惠譽將美國列入負面觀察名單。2011年的債務上限之爭最終導致美國預算自動減支,2013年的債務上限之爭也導致了美國政府停擺。

高盛預計,美國國會又將迎來債務上限鬥爭,已經顯露出了與2011年和2013年一樣的危險信號,而當時美債一度出現了技術性違約。

 


美債危機波及全球
美元地位恐遭削弱


鑒於美國債務規模及在全球經濟中的影響,一旦破防,將引發國際金融市場恐慌。屆時,很可能出現拋售美債、美股暴跌及國際股市動盪局面,甚至引發全球股市和金融危機,給世界經濟造成重創。

不僅如此,美國巨額債務和國內通貨膨脹,不僅影響美國自身經濟發展,還拖累了世界經濟復甦。當前,受新冠疫情影響,全球經濟舉步維艱。國際貨幣基金總裁格奧爾基耶娃不久前表示,當前世界經濟復甦面臨三大問題,經濟增長分化、通貨膨脹和債務問題。不難看出,其中兩大問題都與美國相關。一旦美國出現債務違約,將進一步加劇世界經濟動盪,影響本已步履蹣跚的世界經濟復甦。

此外,美債、美元或許不再是全球資產的“安全避風港”,有國家正持續拋售美債,俄羅斯便是最堅決的拋售者之一。俄羅斯官方曾表示,去美元化是一個長期的肉眼可見的過程,不僅俄羅斯在去美元化,世界上許多國家也在做類似的事情,正在成為一種趨勢,許多國家開始對主要外匯儲備貨幣的可靠性感到擔憂。

當今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並非“天賦神權”,並且歐元和人民幣等儲備貨幣地位的提升,都會對美元的現有儲備貨幣地位構成威脅。如果美國繼續揮霍其國際信用,財政貨幣紀律鬆弛,抑或濫用經濟金融制裁搞霸凌主義,美元霸權地位的衰落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9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