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香港教育正本清源呈現新氣象
■ 本刊記者 余莉 [第3503期 2021-10-11發表]
▲10月4日,香港特區政府政務司司長李家超探訪香港金文泰中學,出席該校於國慶日後首個上課日的升旗禮,並了解該校推行國家安全教育及國民教育的工作。(新華社圖片)  

在剛剛過去的國慶節,香港街頭紅旗飄揚,《義勇軍進行曲》聲聲奏響。在尖沙咀,有大批家長帶上小朋友,手舉國旗歌唱祖國;在“修例風波”的重災區——香港理工大學,全體師生在祖國生日時面向國旗、區旗敬禮並齊聲高唱國歌……在港的學生接受採訪時,都表達了一種油然而生的自豪感,對祖國的敬畏和熱愛。

就在舉國歡慶的同時,逃亡英國曼徹斯特的“港獨”分子們又再次上街遊行,並且有“港獨”組織成員效仿修例風波中的黑衣人當街縱火。這不禁讓人聯想到,2019年與2020年,“港獨”在街頭縱火、破壞港鐵的惡行,而當時的他們卻辯稱“死不足惜”,不斷美化違法亂紀行為。

 

“港獨”惡行罄竹難書,教育失職難辭其咎


在修例風波中,“港獨”分子的惡行實在罄竹難書。媒體發現一些幼稚園孩童在老師帶領下,拿着污衊警察的宣傳紙遊街,大肆宣揚“黑暴”。一些小童在沒有分辨是非能力的情況下,就這樣被這些教職人員當作政治籌碼,捲入政治議題的中心。然而這種現像不是少數,在去年6月前被逮捕的人士中,有110名被捕人士是專上院校及中小學教職員。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接受媒體採訪表示,在2020年6月《香港國安法》實施前夕,逮捕的9000多人中,竟有逾四成為學生,年齡最小的只有11歲,被正式起訴的,年齡介乎10至20歲和20至30歲的,比率更分別高達36%和46%,共佔82%,反觀30歲以上各年齡群組,佔比皆只有單位數,兩者比例存在天壤之別。

而在某些“失德”教師的教導下,這些“童兵”更是展現了可怕的行動力,投射汽油彈、縱火等行為成為了家常便飯。目無法紀,完全沒有法律意識,失去了對法律的基本尊重,曾令社會十分憂心。

此外,一些為“獨”而“獨”的黃絲勢力,滲透到校園內外,如在2020年7月,浸聯會會長羅慶才參加所謂“反國安法”聯署,又企圖聯合八萬信徒發聲明,失敗後,7月7日晚又故技重施。

據悉,羅慶才掌控的浸聯會常務委員會涉濫權,修改經投票得出的校董會名單,疑安插“黃絲”校董滲入多間浸聯會屬校。其中浸聯會轄下私校“香港培正小學”資產豐厚,是浸聯會眾多學校中的“最大嚿肥肉”,而刪改的校董名單,就有李慶汕及林海盛等“黃絲”。而據一名相關理事透露,這豐厚的資金一般會被辦學團體落入私校戶口,不受教育局規管又可用來儲錢。

這些黃絲勢力的背後還有很多外國勢力的滲入。如港大學生會前任會長葉芷琳曾在黑暴爆發期間,竄往德國參加由美國國際開發署舉辦的洗腦培訓營。高調宣“獨”的葉芷琳,曾聯同中大等多間大專院校學生會,聯同公民黨吳靄儀、戴耀廷及密聯美國的立言香港創辦人張崑陽等,在港大舉行所謂的“反國安法”亂港集會,肆意放“獨”。

不僅如此,在政界還有大量議員企圖煽動學生禍亂香港。如時任立法會議員葉建源以教育代表做幌子,經常以“言論自由”誤導學生,為發表不當言論的學生辯解,並在港台節目中宣稱“築人鏈、唱歌等是和平表達意見的方式”,並且辯稱“非教育局所說的引起暴力。”

在回歸的二十多年來,學校內以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簡稱“教協”)為主的一些組織以“學術自由”為擋箭牌,歪曲鴉片戰爭等歷史,美化殖民主義,告訴學生“殖民者帶來的不是侵略”,教育學生“崇洋媚外”。學生們在這些情況下,完全不能清楚地認識自己的國家,認識真正的歷史,認識“一國兩制”。在黃師、黃教材和黃試卷的不斷“洗禮”下,在反中亂港勢力的慫恿下,學生最終被煽動,大批地進行反中亂港活動。而這些被洗腦的青年並沒有察覺自己被人利用,這些涉世未深、如同白紙的青年被亂港政客們灌輸歪曲的政治立場,被黃師們慫恿遊行,不少人因此留下了終生的污點……教育不能教書育人,反而成為了一些違法亂港分子的工具。

一些被洗腦的年輕人,還在今年7月公然襲警,而香港大學學生會竟還在早前哀悼7月1日晚的刺警案兇徒,甚至對刺警“孤狼”表示“感激”。這種美化暴力,挑戰社會道德底線,損害學校聲譽和利益的行為也立刻遭到了整體社會的唾棄。香港大學隨後宣布不再承認港大學生會在校內的角色。

而青年們如此“目無法紀”,歸根結底在於香港的教育出現了問題。香港教聯會主席黃錦良指出,過去課本歪曲解讀違法事件,影響部分學生與老師的價值觀。香港特別行政區全國政協委員屠海鳴更是直指,這是製造“廢青”的罪魁禍首。

 
▲9月1日,在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黃楚標中學,白衣藍帽護旗升旗小隊正步走向旗杆。(新華社圖片)  
 
 

國安法利劍出鞘,香港正本清源


《香港國安法》的實施為歷史正名,也讓香港教育行業正本清源。香港國安法第九條、第十條是直接與學校、教育相關的:加強香港對國家安全的教育,遍及學校、團體、媒體等,達到全面的效果。

為了建立香港青少年對國民身份及“一國兩制”的價值認同,培養建設國家和香港的未來棟樑,杜絕一切打着批判旗號鼓吹暴力行徑及政治謬論的毒瘤。香港展開了如火如荼的通識課改革。

以前逢“中”必反的“黃教材”,利用“通識”包裝黃絲文宣,不提違法後果;暗地鼓吹“激進手法引起社會關注,有助迫使政府回應訴求”等等歪理,甚至歪曲疫情現實,一面倒地將責任歸咎內地,對內地的抗疫努力嗤之以鼻。在2020年8月,包括香港雅集出版社、齡記出版有限公司在內的,多家參與“自願送審”的出版社對教材內容作出修訂,其中“煽暴”表述被刪除。

通識課的改革修正了歷史。新的通識課重點圍繞香港問題的由來和回歸歷程、祖國和香港的憲制關係,以及維護國家安全的意義、法治精神、國籍概念、五年發展規劃、“一帶一路”倡議、經濟全球化、全球環境和公共衛生議題等方面展開。新科目促進香港學生對祖國的正確認識,增強對中華歷史文化的了解,也能不斷提升香港學生的歸屬感和自豪感。

在《香港國安法》的威懾下,“黃師”被取消教師資格。特首林鄭月娥特別在記者會上強調政府“不會容許港獨或違法意識滲入校園”。在2020年9月下旬開始,教育局陸續取消了四名教師的註冊。另外,還有一些主要的非法“佔中”搞手被開除,如戴耀廷。

此外,在《香港國安法》實施的一年多時間裏,以“教協”為代表的一些反中亂港組織最終無法遮掩其禍亂香港的本質,宣布解散。它們從思想教育上“毒害”青少年,長期頂着教育之名,實際卻做着扭曲歷史,煽動學生參與暴行的目的。

每次罷課,“教協”都公開支持,而“教協”的會長馮偉華更鼓吹反中亂港思想。不只一次,教育界立法會議員們更拉着教協的橫幅,跟在大遊行的隊伍中“反中亂港”。而“教協”不僅裹挾政治,煽動年輕人,還不斷以教育之名向政府索取資源。有統計顯示,“教協”過去5年每年收入超過3億港元,還有近億港元不動產。最後,在社會和《香港國安法》的雙重壓力下,“教協”在今年7月31日解散。

 

香港社會繁榮穩定,教育呈新氣象


在2021年9月,新的學期剛剛開始,背起書包的學生們首先學習的就是“公民科”,認識自己與國家的關係,培養正面價值觀、以及深入了解國家發展進程。從改革開放到互聯網,全面認識這個世界,也了解祖國的發展,認識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必要。

香港教育行業從業者表示,現在的課本和課程告訴學生哪些是違法的,哪些行為是對國家安全有害的。香港教育呈現了新風氣,由亂至治,讓學生能更好相信祖國、相信香港、相信自己,把握住祖國與香港的發展機遇,成為愛國愛港的社會棟樑。

在祖國慶生之際,香港社會一片繁榮穩定,社會安穩,而遠在國外的這些死不悔改者繼續煽動暴力,當街縱火,被英國當局批判危害社會穩定,無疑是給香港教育行業好好上了一課。《香港國安法》是真正的施正義之師,行正義之事。而如今,沒有了那些“歪風邪氣”,香港已正本清源,呈現了欣欣向榮的新氣象。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4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