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毒蘋果”自斷生路咎由自取
■ 本刊記者 韓琪 [第3503期 2021-10-11發表]
▲《蘋果日報》創始人黎智英及多名高層因涉違反香港國安法被拘捕。圖為6月24日記者前往《蘋果日報》總部大樓,發現大門緊閉,多個辦公樓已經人去樓空。(韓琪攝影)

今年的國慶是自《香港國安法》實施後的第2個國慶,也是“完善特區選舉制度”後的第1個國慶。對比以往的國慶週,可以發現在香港的街頭多了許多“中國紅”,香港各界沉浸在新中國成立72週年的喜慶中,各界人士以不同的形式慶祝,心中的喜悅匯聚成磅礴的力量。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出席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2週年酒會時自豪地說,今年的國慶對香港來說別具意義。香港在《香港國安法》和完善特區選舉制度的雙重保障下,真正踏上“一國兩制”的正確軌道,“比回歸以來的任何時候都更具備發揮‘一國兩制’獨特優勢的條件,更可以積極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開創更美好的未來,體現與國家同發展、共繁榮”。

正如特首所言,這次的國慶週能夠匯聚這麼多的愛國力量,讓香港市民敢於走出街頭、抒發愛國情懷,這與《香港國安法》和“完善特區選舉制度”兩把利刃密不可分。自實施以來,它們有效打擊了曾經禍亂香港、分裂國家的黑暴勢力,維護社會秩序;並徹底根除了長期對港人進行思想滲透,激發兩地矛盾衝突的“毒媒體”。面對東窗事發,行迹敗漏,它們開始銷聲匿迹,紛紛倒閉、解散。其中以亂港黑手黎智英創辦的壹傳媒集團及旗下《蘋果日報》為典型代表。

 

關停“毒蘋果”與新聞自由無關


《蘋果日報》創辦早於香港回歸2年,當時較少關注政治,而是把主要資源都投在了娛樂新聞報道上,搞花邊新聞、派出狗仔隊到處拍,甚至還惹上不少官司。 2003年,《蘋果日報》台灣版大篇幅造謠台灣藝人吳宗憲對女歌迷始亂終棄,後來被告上法庭,賠償吳宗憲60萬新台幣了事;2012年,《蘋果日報》香港版又誹謗章子怡被告上法庭,2014年敗訴賠錢。雖然它的這番做法博了不少眼球,但是卻也拉低了報業的底線,一段時間內讓香港報業的形像變得低俗。

隨着2014年的非法“佔中”事件的發生,《蘋果日報》忽然開始投機政治了,成為非法“佔中”組織者的宣傳平台。在2019年香港發生修例風波事件之時,《蘋果日報》則不遺餘力地為暴亂分子出頭,散播仇恨。比如在風波期間,有數百人圍攻幾名香港警察,迫使港警朝天鳴槍驅散暴徒,但在《蘋果日報》的報道中只剩下港警拔槍的事情,諸如此類美化暴力的行為數不勝數。據香港警務處統計,《蘋果日報》自2019年至香港國安法實施後,發表近60篇鼓吹及乞求外國勢力制裁香港特區政府乃至中央政府的文章。

從早年炮製“陳健康事件”,到誹謗明星、蓄意製造烏坎謠言、再到製造“爆眼女”謠言、造謠“太子站打死人”,不斷抹黑警方。在這樣的背景下,《蘋果日報》逐漸成為了動員抵制香港按照基本法精神運轉、推動香港與美英等國對華政策聯動的輿論大本營。它極大突破了媒體的信息功能,自我構建了政治對抗角色,在香港愈演愈烈的修例風波中呼風喚雨,衝鋒陷陣。假借新聞自由之名,以虛假、片面的報道誤導市民,毒害年輕人,禍國害港,《蘋果日報》有何顏面奢談新聞自由?

《蘋果日報》並非是正常傳媒機構,而是一個勾結外國勢力的“政治組織”,“新聞自由”這把尺子與其無關。

 

“毒蘋果”成為“爛蘋果”


罪惡纍纍,謊言罄竹難書。 《蘋果日報》荼毒香港26年,終於受到了法律的制裁。6月15日,西九龍法院就“勾結外力危害國家安全罪”,將“港獨頭目”黎智英提訊後還押再審。6月24日《蘋果日報》出版最後一期報紙後宣告正式停刊。隨後,警方國安處以涉違反香港國安法拘捕《蘋果日報》5名高層,壹傳媒行政總裁張劍虹及前《蘋果日報》總編輯羅偉光,連同集團旗下3間公司被控串謀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前《蘋果日報》執行總編輯林文宗、前《蘋果日報》副社長陳沛敏及2名前《蘋果日報》主筆馮偉光和楊清奇亦被捕,亦被控串謀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

據本港媒體最新消息指,就在國慶節前夕,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已按《公司條例》賦予的權力,向原訟法庭提交將壹傳媒清盤的呈請。此外,證監會亦按《證券及期貨條例》對壹傳媒進行廣泛查詢,並將從查詢取得的與呈請有關的重要資料及證據,提供予財政司司長。根據其取得的資料及證據,證監會也相信將壹傳媒清盤是符合公眾利益。

 

歷史是有記錄的


《蘋果日報》的下場可以說是其咎由自取的結果,而它的倒台也說明:在今日香港法治環境和歷史大勢下,一切反中亂港組織都不會再有作亂空間,其垮台是大勢所趨、人心所向。

繼“毒蘋果”之後,不少反中亂港組織也聞風喪膽、心虛不已,紛紛宣布解散或停止運作。

8月10日,長期從事反中亂港活動的“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簡稱“教協”)宣布解散,並立即啟動解散程序;

8月18日,為暴徒提供資金支持“612基金”宣布停運,10月解散秘書處;

8月15日,非法組織“民間人權陣線”(簡稱“民陣”)倉皇潰散;

9月25日,反中亂港組織“支聯會”召開特別會員大會,以大比數通過解散議案,正式宣布解散;

10月3日,長期假借工會組織之名,進行大量的反中亂港活動的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召開特別會員大會,通過解散議案;

……

過去黑暴肆虐期間,商家生意做不好,無人敢出街,正是國安法實施之後,才令社會整體穩定。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多次強調,不論任何組織或機構,只要違法,警方都會引用不同條例將其繩之以法或解散。

但解散並非可以抹走過去所犯的刑責。鄧炳強稱雖然本港社會大致平靜,但有在港“外國代理人”不停攪事,他認為在中美角力下,本港不能獨善其身,故他要將危害國安的組織及行為連根拔起。

多年來一些反中亂港組織在境外勢力的豢養下,甘為傀儡,聞笛起舞,毒害香港,流惡難盡,但法網恢恢疏而不漏,時代潮流浩浩蕩蕩,他們終究只能哀嘆“無可奈何花落去”。歷史將繼續證明,反中亂港勢力無法無天、肆意妄為的日子一去不返了。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4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