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橫琴升級 粵澳合作新時代
■ 本刊記者 莊紓 [第3502期 2021-09-27發表]
▲9月17日上午,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管理機構揭牌儀式在廣東珠海舉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組長韓正出席揭牌儀式並講話。(新華社圖片)  
 
近日,中共中央、國務院正式印發了《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以下簡稱“横琴方案”),標誌着以廣東珠海橫琴新區為代表的粵澳深度合作邁入了新時代。

目前屬珠海市的橫琴島位於澳門西側,面積106平方公里,是澳門特區陸地面積32.9平方公里的三倍多。目前島上已設有完全由澳門管轄的澳門大學橫琴校區與橫琴口岸澳門口岸區,合共佔地約1.6平方公里。其中,“粵澳深度合作區”將涉及橫琴全島除澳大與口岸區以外的範圍。

2018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考察橫琴時曾強調,建設橫琴新區的初心就是為澳門產業多元發展創造條件。橫琴有粵澳合作的先天優勢,要加強政策扶持,豐富合作內涵,拓展合作空間,發展新興產業,促進澳門經濟發展更具活力。2019年12月,習近平在慶祝澳門回歸祖國20週年大會上強調,當前,特別要做好珠澳合作開發橫琴這篇文章,為澳門長遠發展開闢廣闊空間、注入新動力。

如今,橫琴擁有澳資企業超過4300家,註冊資本規模超過1,300億元,成為內地澳門企業集中度最高的區域。截至2020年底,橫琴島人口為8.57萬人,而澳門特區截至2021年6月底人口為68.25萬人。

十多年來,橫琴新區從無到有,總書記始終關心、關注着這塊土地的每一步發展。而此次“横琴方案”的出台,正是在此前建設橫琴新區的基礎上进一步升級換代。

 

澳門產業多元發展新階段


澳門經濟與政府稅收長年高度依賴博彩業,直到近年來經濟受產業單一化的影響的現象日趨明顯。

2019年,新冠疫情引發跨境旅遊停頓和賭場停業,2020年全年博彩毛收入按年重挫79%至604.41億澳門元(75.46億美元;487.23億元人民幣)。2021年對內地旅遊恢復,1月至8月博彩毛收入達619.08億澳門元,但随後又受8月份疫情影響。可見澳門的產業構成急需變革。

自開發之初,橫琴就被賦予了促進澳門產業多元發展的使命,已是橫跨三位行政長官任期的老問題。2006年以來的國家級規劃文件中都能找到類似表述。2009年8月14日,中國國務院批准實施《橫琴總體發展規劃》,當時已確定要逐步把橫琴建設成為“一國兩制”下探索粵港澳合作新模式的示範區, 利用橫琴與澳門一水一橋之隔的優勢,打造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重要平台。

而向粵澳深度合作區的升級,則讓這一使命更為突出。近期頒布的“横琴方案”明確提出要大力發展四大類“新產業”:科技研發和高端製造產業、中醫藥等澳門品牌工業、文旅會展商貿產業、現代金融產業。對比來看,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未來要重點發展的產業在以往提出的產業發展方向上進一步細化明確。而這些產業,在橫琴12年的發展過程中不斷培基固本,已經有了不錯的基礎。

據專家分析,澳門的四所國家重點實驗室已經涵蓋中醫藥、積體電路、物聯網等產業。文旅會展商貿產業實際上由澳門博彩業延伸出來,與澳門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一致。而特色金融產業,實際上是與大灣區其他地區包括深圳、香港的金融產業錯位發展。

而在此基礎上,以中醫藥產業為例,根據“横琴方案”,着眼建設世界一流中醫藥生產基地和創新高地,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將迎來一系列政策利好,例如對在澳門審批和註冊、在合作區生產的中醫藥產品、食品及保健品,允許使用“澳門監造”“澳門監製”或“澳門設計”標誌,以及將研究簡化澳門外用中成藥在粵港澳大灣區內地上市審批流程。

此外,在科技研發和高端製造產業方面,“横琴方案”具體提出,合作區要布局建設一批發展急需的科技基礎設施,大力發展積體電路、電子元器件、新材料、新能源、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生物醫藥產業。加快構建特色晶片設計、測試和檢測的微電子產業鏈。建設人工智慧協同創新生態。

據“横琴方案”,在文旅會展商貿產業方面,支持粵澳兩地研究舉辦國際高品質消費博覽會暨世界灣區論壇;支持粵澳合作建設高品質進口消費品交易中心,構建高品質消費品交易產業生態;建設中葡國際貿易中心和數字貿易國際樞紐港,推動傳統貿易數位化轉型。

同時,在現代金融產業方面,還將支持澳門在合作區創新發展財富管理、債券市場、融資租賃等現代金融業;支持合作區對澳門擴大服務領域開放,降低澳資金融機構設立銀行、保險機構准入門檻;支持在合作區開展跨境機動車保險、跨境商業醫療保險、信用證保險等業務等。


“分線管理”模式
探索高水準開放新體系


在高水準的開放體系方面,橫琴也迎來更大的探索使命。“横琴方案”突破性地提出,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要構建與澳門一體化高水準開放的新體系,重點是實施“分線管理”模式,以及要健全粵澳共商共建共管共享的新體制,包括建立合作區收益共享機制等。

“横琴方案”中最受外界關注的體制機制創新,就是實施貨物在“一線”放開、“二線”管住的“分線管理”全新探索。9月10日,廣東省省長馬興瑞在廣州舉行的專題發布會上表示,廣東正與海關部門一道,加快建設“一線”口岸和“二線”通道基礎設施,力爭2022年建成橫琴口岸(二期)客貨車檢區域,以及橫琴大橋、深井通道、橫琴隧道等“二線”通道查驗場地和設施,實現全島封關運作,促進貨物“一線”放開、“二線”管住和人員進出高度便利,為琴澳一體化提供支撐。

海關總署黨委委員、廣東分署主任張廣志也表示,海關將採取措施讓通關手續更加便捷,物流更加暢順,運作更加高效,同時綜合運用稽查、核查、調查、緝私等多種手段,嚴厲打擊走私等違法行為。

另有受訪專家分析,“分線管理”模式實際上等於將澳門的制度優勢、開放優勢引入橫琴,同時又緩解了澳門的土地、人才資源緊張狀況。未來,橫琴在國家級新區、自貿試驗區、粵港澳大灣區、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四區疊加”利好政策下,將形成一個“價值窪地”,集聚各類高端創新要素,進一步帶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發展,為高品質發展、高水準開放進行重要探索。

另外,極簡審批、備案制度、負面清單等一系列創新制度,以及一系列中央賦予橫琴的各類“最優”政策,也勢必將極大地激發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各類市場主體活力。

 

▲9月17日上午,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管理機構正式揭牌,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進入了全面實施、加快推進的新階段。這是9月17日拍攝的橫琴(無人機照片)。(新華社圖片)
 

共商共建共管共享的“橫琴新政”


香港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前任特邀顧問關品方此前曾撰文稱,橫琴“將會成為引進社會主義因素以優化資本主義的示範區”。

關品方寫道:“這個優化資本主義示範區並不沿着過去資本主義自由放任的路徑往前走,而是在‘一國’主導之下,由執政黨引領,‘兩制’互動,集中擷取兩方面的各自優勢,作出嶄新的嘗試,或可以簡稱為‘橫琴新政’。”

橫琴的建設,如何體現增進雙方合作和優勢結合?對此,“横琴方案”亦有清晰安排,核心在於強調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要健全粵澳共商共建共管共享新體制。

其中,將由粵澳雙方聯合組建合作區管理委員會,實行雙主任制,由廣東省省長和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共同擔任,澳門特別行政區委派一名常務副主任。


此外,合作區管理委員會下設執行委員會,履行合作區的國際推介、招商引資、產業導入、土地開發、專案建設、民生管理等職能。值得注意的是,“横琴方案”還提出,粵澳雙方根據需要組建開發投資公司,配合執行委員會做好合作區開發建設有關工作。

“横琴方案”還明確,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上升為廣東省管理,並成立廣東省委和省政府派出機構,履行好屬地管理職能,積極主動配合推進合作區開發建設。

另一個需要關注的突破是,粵澳雙方將探索建立合作區收益共享機制。“横琴方案”明確,2024年前投資收益全部留給合作區管委會支配,用於合作區開發建設。此外,中央財政對合作區給予補助,補助與合作區吸引澳門企業入駐和擴大就業、增加實體經濟產值、支持本方案確定的重點產業等掛鈎,補助數額不超過中央財政在合作區的分享稅收。

新體制下,澳門將深度參與到合作區管理當中,並能得到收益分享。過去,澳門和內地的合作基本上是產業合作,以園區合作、開發區合作為主,未來預計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將成為澳門與內地合作的主要支點。

同時,建設便利澳門居民生活就業的新家園亦成為橫琴重點任務,具體包括要吸引澳門居民就業創業、加強與澳門社會民生合作、推進基礎設施互聯互通。

不僅如此,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還將發揮輻射帶動作用。橫琴只是一個平台載體,其輻射作用遠不止一島。橫琴一旦發展有了規模,特別是高端服務業、文化創意產業成長後,輻射作用將進一步擴大,不僅是經濟體量上的撬動,更是發展方式上的升級。

未來,兼具國家級新區、自貿試驗區、粵港澳大灣區、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四區疊加”優勢的橫琴將進一步帶動粵港澳大灣區高質量均衡發展。未來,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的政策、制度優勢還可進行“複製推廣”,為大灣區協同創新發展提供示範引領。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