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台商需與時俱進扮演參與者角色
■ 文/戴肇洋 台灣省商業會顧問、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 [第3501期 2021-09-13發表]
▲艾美特與天貓、京東等電子商務平台達成合作,建立頗綿密的銷售網路,成功建立品牌價值,也順利地接軌大陸經濟內需轉型列車。圖為2021年3月24日,中國家電及消費電子博覽會現場。(視覺中國圖片)

 

雙循環政策提出
因應經濟結構轉型需求


眾所周知,中國大陸經濟從1980年代實施改革開放後快速崛起,不但在經濟總量上大幅增長,超“德”越“日”成為全球僅次於美國經濟體的地位,而且產業體系上更是蓬勃發展,逐漸替代先進國家扮演全球許多製造供應鏈不可或缺之角色。不過,過去40餘年以來,在經濟高度增長、產業蓬勃發展的背後,卻也同時因過度外需導向,而衍生許多結構問題;尤其三年之前,美國以縮減貿易逆差為理由所掀起的中美貿易爭端,迄今不斷延伸,加上去年以來全球爆發新冠肺炎疫情,更是持續蔓延,讓中國大陸的經濟結構在歷經改革開放40餘年後,正面對迫切需要轉型的關鍵時刻。

2020年5月14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首度提出“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新發展格局”戰略,定位中國大陸經濟轉型方向之後,同年10月下旬於“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通過的“關於制定十四五規劃(2021-2025)和2035年遠景目標建議”之中,以“堅持擴大內需戰略基礎,形成強大國內市場,暢通國內循環”為前提,再度特別強調“促進國內國際雙循環”政策。雖此一政策於今年3月全國“兩會”上通過,但在執行上則是配合今年“十四五”規劃開局生效實施,正式對中國大陸的經濟活動產生指導作用。亦即未來中國大陸經濟將會以“雙循環”為發展主軸,在戰略上以繁榮國內經濟、暢通國內循環作為經濟增長的主要動能,同時兼顧落實擴大對外開放、放寬外資准入作為其最重要的發展條件,透過提高國內經濟循環功能,整合發展一套更接軌國際經濟的新型循環體系。

 

推動經濟雙循環
並非採取“孤立鎖國”政策


換句話說,未來中國大陸經濟在“雙循環”戰略上,將“國內循環”置於主體地位,以重組完整原料、生產及銷售的產業供應鏈,降低重要關鍵領域對國外供應商的依賴,藉此從以出口為主導的促進經濟增長形態,調整為以內需為主軸驅動的經濟增長模式,避免因國外需求突如其來萎縮和供應短缺問題,而導致國內經濟停滯或產業危機。再者,更加重要的是,近年來隨着中國大陸部分地區營運環境劇變,造成部分產業開始呈現外溢現象,若能夠透過“雙循環”戰略,提高國內產業運作效率,改善經營環境,將更多關鍵和高端產業根留國內,達到自主化、國產化,以提高產業供應鏈的穩定性和競爭力之同時,讓規劃轉移國外的產業供應鏈可以選擇最適合之地區布局,落實國內產業“梯度轉移”。

在此同時,再從中國大陸推動“雙循環”戰略主體地位的“國內循環”之內容加以觀察,大致將着重在拓展投資及促進消費兩個方面。其中,在拓展投資方面,中國大陸將推動更多的政府投資,針對包括鐵路、公路、機場,以及水利、能源、環境等傳統基礎建設的改善,加上農村與公衛等領域,藉以加速區域及城鄉均衡發展。同時,加強包括5G、AI、大數據、工業互聯網等新型基礎建設的布建,帶動產業升級轉型。

至於在促進消費方面,中國大陸認為,目前仍存在着頗龐大潛力的市場沒有開發。因此,未來中國大陸除了將着重高端商品的供給,提高例如醫藥、教育、養老、旅遊、金融等服務消費水平之外,將會透過制度改革,打破地方保護主義壁壘,構建更通暢的國內市場。尤其需要透過政策調整,擴大中等收入群體數量,讓中國大陸的民眾願消費、能消費、敢消費。

另一方面,依據許多學者專家估算,未來十年之內中國大陸消費潛力的釋放與市場的開放,不但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將會達到25%以上,而且將成為拉抬全球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此外,隨着中國大陸民眾消費結構變化,未來十五年之內中國大陸將成為全球最大的服務業市場和服務型消費新增市場,至2035年時,中國大陸將成為全球最大規模的服務貿易國家,全球服務貿易佔比至少達到12%以上。

由此說明,中國大陸推動經濟“雙循環”戰略目的,並非採取“孤立鎖國”或排斥外資等做法,而是透過“一帶一路”及擴大對外開放等政策,與全球各國經濟的緊密聯繫,創造協同效益化及持續性,藉此提高中國大陸發展國內市場競爭力,進而重塑中國大陸參與國際合作影響力。再者,“雙循環”戰略更是面對近年以來,歐美國家動輒以智財保護為理由,封鎖管制高端創新科技出口,恐將逐漸耗盡中國大陸在新興科技領域上所存在的後發優勢之下,具有涵括着強化自主創新,以及提高國產技術之重要意義。

從上述中可以發現,危機的壓力往往催生重要改革之動能。亦即中國大陸在面對外在不安的環境之下,希望能夠同時解決內部問題,不論是推動經濟的重新平衡,抑或是致力產業之再度轉型,其所提出的“雙循環”增長模式,既要將中國大陸經濟調整為側重於國內消費生產的“國內循環”,在追求加強產業自主能力的同時,更要將產業持續擴大為出口導向生產的“國際循環”,透過深化開放接受挑戰,以作為新的經濟及社會發展之戰略基礎。

 

與時俱進找準新定位
台商不乏成功先例


毋庸置疑,中國大陸經濟轉型為內需消費的平衡計劃仍存在着許多問題,例如:改革開放之後內部區域之間發展步調的失衡、城鄉之間貧富之差距,尤其疫情嚴重影響就業市場需求及家庭所得,無疑將會造成弱勢及中低收入族群生活待遇更為艱巨,進而波及內需消費動能。但是,我們認為,在中國大陸致力經濟結構改革及最近以來積極推動“共同富裕”政策的落實之下,將會提高內需消費能力。這些前所未有經濟結構轉型,無疑將會提供過去40餘年以來與中國大陸經濟連結頗深的台商扮演更多角色。

儘管過去三年以來,部分台商在政治糾葛、成本持續上揚,加上中美貿易爭端暫歇未熄、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蔓延等各項因素考量下,開始調整經營策略,減少以大陸作為供應鏈主軸,亦即將之前投資集中在大陸的產能,逐漸移轉至世界各地重組供應鏈,藉此分散市場風險。然而,卻有許多台商面對大陸經濟正在進入新的發展階段之下,與時俱進調整經營策略,更加重視從大陸經濟結構轉型中掌握新的發展機會。

事實而言,這些年來許多台商已經充分體會,中國大陸經濟在歷經40餘年高度增長的結果,不論在人力、土地資源,或是在環境、法規條件,並非有如過去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積極從事內需轉型。尤其在企業轉型過程中,不但必須融入科技或創新元素,減少浪費、缺乏效率生產,甚至更進一步需要連結在地大陸企業資源,共同合作開發創新更具特色的經營模式。再者,則是台商秉持自己優勢,利用過去投資大陸設廠所累積的經驗,快速融入在地供應鏈,找到能夠與其配合的上、下游供應商,藉此降低交易成本,進而提高生產效率。也就是說,以自己的供應鏈優勢,透過過去經驗,與時俱進從參與大陸最新自建供應鏈政策中找到利基。

這些極典型的成功轉型實例,其中前者,以電器領域中頗為具有名氣的台商艾美特來說,其一路從原廠委託製造(OEM),到原廠委託設計(ODM),進而升級自創品牌(OBM)。在推動轉型過程中,艾美特除了不斷從事技術升級、研發,發展差異化、特色化提高產品附加價值之外,同時連結在地資源,例如:天貓與京東等電子商務平台,建立頗綿密的銷售網路,成功建立品牌價值,也順利地接軌大陸經濟內需轉型列車。至於後者,則是以專研車用電池材料的上市公司立凱電能而言,其針對大陸頗龐大的電動車供應鏈市場,採取與在地廠商策略聯盟之模式,成功參與大陸電動巴士整車市場。

 

如何扮演參與者角色
考驗台商智慧


很顯然地,近年以來隨着大陸生產成本的不斷提高,加上外在環境之急劇變化,尤其最近三年以來,面對中美貿易爭端的衝擊,以及新冠肺炎疫情之干擾,雖造成大陸許多台商開始逐漸往外分散產能、趨避風險,但卻又無法阻礙台商對大陸內需市場的策略布局或經營轉型。此意味着,絕大大多數台商在進行產能分散的同時,將其真正生產重心或行銷目標,仍然聚焦於大陸已蓄勢待發的內需消費市場,尤其是40餘年以來所累積增長的五億中等收入群體之消費潛力。

畢竟,目前全球沒有一個地方有如大陸條件,具有如此完整的供應鏈架構,同時存在如此龐大之消費需求鏈體系。另一方面,更加值得重視的是,中國大陸並不排斥透過全面對外開放,利用外在力道,包括:持續吸引國外資金、技術及人力資源,藉此加速促進經濟結構轉型進程。

整體而言,過去40餘年以來,台商在積極參與大陸經濟改革開放的同時,已經從改革開放過程中取得頗龐大的利益。面對大陸經濟在“雙循環”戰略下,即將進入新的發展格局之下,台商無法再行憑藉傳統的舊思維,迎接大陸經濟結構轉型的新方向,而是需要與時俱進、因時因地制宜。因此,台商如何憑藉自己優勢,以及妥善利用過去所累積的經驗,知己知彼,正確掌握大陸經濟結構轉型方向,成功扮演參與者角色。此將考驗着台商的智慧,以及做出最明智的選擇。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1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