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打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
■ 本刊記者 沈雨青 [第3501期 2021-09-13發表]
良好的營商環境意味着什麼?營商環境是市場主體的生命之氧,只有良好的營商環境,才能吸引更多人才、資金、技術,才能促進市場主體發展,推動經濟社會高質量運行,總言之,優化營商環境就是解放生產力、提升競爭力。
 
 

經濟建設的優秀答卷


黨的十八大以來,在國際形勢嚴峻複雜、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情況下,中國經濟始終保持中高速增長,經濟總量穩居世界第二位,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放管服”改革和營商環境改善。

數據顯示,中國營商環境在全球190個經濟體中的排名由2012年的第91位躍升到2020年的第31位,8年提升了60位。根據世界銀行《全球營商環境報告2020》,中國營商環境在“執行合同”這一指標上位居全球第5;在“保護中小投資者”這一指標上亦由2016年的第134位提升至2020年的第22位;在 “辦理施工許可”這一指標上,2020年比2019年提升88位,名列第33位;在“跨境貿易”這一指標上的排名從2018年的第97位提升至2020年的第56位。

七年多來,市場主體因得到前所未有的興盛和發展,各類市場主體數量增加了一倍,目前,中國登記在冊的市場主體由2012年的5500萬戶增長到目前的1.46億戶,增長了將近1.6倍,僅2020年,中國新設立市場主體2502萬戶,日均新設企業達到2萬戶,城鎮新增就業連續7年保持在1300萬人以上。

在就業人口持續保持高位,營商環境不斷改善的前提下,中國大眾創業、萬眾創新與“互聯網+”蓬勃發展,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呈現井噴式增長。近年來,戰略性新興產業、高技術產業年均增長10%以上,網上購物、物流快遞等以三年翻一番的速度增長。
此外,中國對外資吸引力不斷加強。據悉,在全球經濟增長放緩、國際環境不確定性增加、外資競爭加劇的大環境下,中國吸收外資實現逆勢增長,保持全球第二大外資流入國、全球第一大貨物貿易國和主要對外投資大國的地位。據統計,中國實際使用外資從2014年的1,196億美元穩步增長至2020年的1,443.7億美元;在新冠疫情反復的前提下,2021年中國上半年使用外資6,078.4億元,同比增長28.7%。此外,高技術產業吸收外資增長11.4%,高技術服務業增長28.5%,其中研發與設計服務、科技成果轉化服務、電子商務服務、信息服務分別增長78.8%、52.7%、15.1%和11.6%,標誌着中國利用外資結構不斷改善。

成績來之不易,而這份優秀答卷的背後,蘊藏着我國近年來持續優化營商環境所輸送的源源動力。

2021年6月2日,李克強總理在全國深化“放管服”改革着力培育和激發市場主體活力電視電話會議上部署,要持續一體推進“放管服”改革,打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從營造寬鬆的市場准入環境,到打造有法可依有法必依的市場競爭機制,再到建立與國際通行規則相銜接的投資貿易制度體系,這一系列努力為我國市場營商環境優化按下了“加速鍵”。

 

法治是最好的營商環境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要建設法治化營商環境,此後,中國不斷以法治思維推動改革開放工作,以法制規範政府和市場行為,給市場主體以穩定預期。

據悉,近幾年,中國已修改上百部法律法規,出台了數十部法律法規及規範性文件,為優化營商環境提供了堅實制度基礎。據司法部統計,僅2019年中國共修改相關法律8部、行政法規59部。其中,《外商投資法》、《外商投資法實施條例》等進一步明確要加快形成各種所有制經濟受到平等保護的市場環境。《國務院關於實行市場准入負面清單制度的意見》等文件則旨在完善公平競爭、充滿活力市場監管運行體系。2020年1月正式實施的《優化營商環境條例》是中國為優化營商環境頒行的第一部專門行政法規,將近幾年行之有效的經驗做法法律化、制度化,並對標國際先進水平,確立對內外資企業等各類市場主體一視同仁的營商環境基本制度規範,標誌着中國優化營商環境制度建設進入新階段。

與此同時,中國不斷改革和完善司法審判程序,正逐步建立公正高效的司法制度,保障市場主體權益。據悉,自2014年以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分別出台11個和6個主要司法政策和文件以保護民營企業產權和促進企業穩定發展。2018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第一批保護產權和企業家合法權益典型案例,其中包含合同履行、知識產權、行政管理、刑事犯罪、訴訟保全和國家賠償六種類型。2020年,工信部等部門大力推動清理拖欠中小企業款項1,913.6億元,同時出台並落實《保障中小企業款項支付條例》,建立預防和解決拖欠行為的長效機制。

 

要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


要建立有效的市場,就是要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十八大以來,中國大力推進簡政放權和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最大限度減少政府對市場資源的直接配置,最大限度減少政府對市場活動的直接干預。

釐清“有形之手”與“無形之手”的邊界,做到政府監管不缺位、不越位是促進市場化營商環境改善的第一步。據悉,各級政府正逐步降低市場准入門檻,鬆綁減負市場主體。據悉,經過多年簡政放權改革,已削減的國務院各部委行政審批事項數量超過50%,取消中央指定地方實施行政審批事項超過30%,清理規範國務院部門行政審批中介服務事項超過70%,中央層面核准的企業投資項目壓減90%,徹底終結非行政許可審批。2020年將工業產品生產許可全部下放至省級。此外,企業註銷網上服務平台搭建完成,多元化市場退出機制已初步建立。

與此同時,國務院及各部委出台一系列文件,讓“法無禁止皆可為”的管理理念不斷豐富。系列文件明確不得將企業經營自主權事項作為企業投資項目核准前置條件,並實行了全國統一的市場准入負面清單制度,市場主體可以“非禁即入”。據悉,從商務部2016年發布的《市場准入負面清單草案(試點版)》,到2020年的《市場准入負面清單》,清單事項壓減至123項,清理取消了各地自行編制發布的23個市場准入類負面清單。此外,中國不斷加大反壟斷和反不正當競爭執法力度,營造競爭中性的發展環境,2020年市場監管總局首次發布《中國反壟斷執法年度報告》,開展重點領域反不正當競爭執法專項行動,查處各類不正當競爭案件7371件,幫助市場主體在更多的領域實現了權利平等、機會平等、規則平等。

 

對標國際 深度融入


當前,充分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深度融入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創新鏈和人才鏈是經濟全球化和區域一體化的必由之路,更是幫助國家預防和應對各類經濟風險,推動經濟持續穩定增長和高質量發展的關鍵所在。

十八大以來,中國深入推進便利外商投資的體制機制改革,對標國際通行規則,不斷縮小與國際一流營商環境的差距。此外,為鼓勵外國投資者依法在中國境內投資,中國實施了一系列高水平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政策舉措,以保護外商投資合法權益,規範外商投資管理。

據悉,從2013年開始,中國先後在各地設立自由貿易試驗區,以自貿區為試驗田探索和完善外商投資促進機制。2015年,外商投資限制性條目減少一半。2016年,外資企業設立及變更,除少數實行准入特別管理措施的領域外,一律由審批改為備案管理。2018年,外商投資項目95%以上已由核准改為備案管理。2019年,全國和自貿試驗區外商投資准入負面清單(2019年版)將清單事項從2018年的48、45項壓減至40、37項,18個自貿區落地外資企業6242家、利用外資1,436億元,佔全國比重均超過15%。

此外,中國還不斷創新服務方式,促進跨境貿易便利化。“單一窗口”的服務模式就是其中突出代表,這一做法大大提高了通關效率,截至2020年12月,全國進口、出口通關時間分別為31.91小時和1.78小時,較2017年同期分別壓縮64.2%、85.5%。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1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