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金融開放服務雙循環新格局
■ 本刊記者 余莉 [第3501期 2021-09-13發表]
▲2021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於9月2日至7日在北京舉行,一名參會人員在服貿會中國銀行展台體驗數字人民幣消費。(新華社圖片)  

2021年9月6日,中國人民銀行與印度尼西亞銀行宣布自當日起,正式啟動中印尼本幣結算合作。人民幣已經成為世界上高度穩定的貨幣種類,在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公布的《人民幣國際化報告2021》中,人民幣同比增幅超54%,超過日圓和英鎊,成為第三大國際使用貨幣。目前全球已有70多家境外央行類機構進入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超過75個國家和地區的貨幣當局將人民幣納入外匯儲備。

人民幣吸引力越來越強,截至今年6月底外資持有在岸資產(含股票、債券、貸款和存款)由5月底的10萬億元增加至10.3萬億元,同比強勁增長43%。6月期間人民幣的短暫走弱並未阻止外國投資者持續看好人民幣資產。中國銀保監會副主席周亮表示,2020年進入中國的外國直接投資增長14%,人民幣的資產吸引力不斷增強,境外投資者紛紛加大中國金融資產配置。

人民幣正在越來越國際化,而這只是中國金融開放,包容世界市場的縮影。金融開放是一個很廣泛的概念,以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張明的話來說,金融開放至少可以分為四個維度,第一是金融市場的開放,第二個維度是資本賬戶的開放,第三個維度是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的市場化,第四個維度是貨幣的國際化。

 

金融市場的對外開放


中國的金融市場開放是深思熟慮,規避系統性風險的同時又推動高水平開放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我國金融業對外開放,對標開放程度程度較高的國際標準,推動形成以負面清單為基礎的更高水平金融開放。

所謂“負面清單”,即除了清單上的禁區,其他都許可。從2018年4月起,中國不斷加強金融開放措施,目前推行超過50條金融業對外開放措施。銀行、證券、基金、期貨、人身險等領域外資持股比例限制已完全取消,外資股東資質要求不斷放寬;企業徵信、評級、支付等領域已給予外資國民待遇;資本市場互聯互通不斷深化,配套的會計、稅收和交易制度不斷完善。

2020年6月,國家發改委公布《外商投資准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2020年版)》中,金融業准入的負面清單已經正式清零。另外,自由貿易試驗區先行外商投資准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也進一步放寬了包括金融業在內的市場准入條件,基本上實現清零,給予外資進入不低於內資的待遇。

 

資本賬戶的對外開放


全國金融開放穩步推進的同時,在上海自貿區、粵港澳大灣區、海南自貿港等開放前沿,一系列先行試點正在為高水平制度型開放積累經驗。在粵港澳大灣區,廣州和深圳率先啟動本外幣合一銀行結算賬戶體系試點,實現用一個賬戶管理本外幣資金,大大節約開立及管理賬戶的時間和成本,極大便利企業和個人自主使用本外幣資金。 

國家外匯管理局指出,將進一步擴大貿易外匯收支便利化、私募股權投資基金跨境投資、跨國公司本外幣一體化資金池等便利化試點範圍,持續推進個人外匯業務便利化。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透露,將在大灣區等地穩妥有序推進資本項目開放試點。這對大灣區來說是一個重要的商機。

 

人民幣貨幣的對外開放


人民幣是中國的法定貨幣,在2020年,淨流入中國債券市場的境外資金達1.3萬億元人民幣。另有數據顯示,今年截止7月底,境外機構已經連續32個月持續增持人民幣債券,總金額超3.3萬億。總體上,中國外匯規模始終在3萬億以上,而人民幣的熱度為我國注入了更豐富的資金和技術,讓國際大循環與國內大循環接軌。

在今年的服貿會上,中國邀請了143家國際國內金融組織、金融機構和企業參加金融專題展線上線下展示活動,數字人民幣、區塊鏈、大數據、雲計算等前沿科技都釋放出中國金融業進一步對外開放的積極信號。以金融科技為助力提供本外幣一體化、境內外協同的高效金融服務,以高質量的金融供給引領和創造新需求。

另外,在經過了一段時間的試驗,數字人民幣已經家喻戶曉。數字人民幣是對外開放的一種表現,即將迎來的冬奧會將成為數字人民幣的應用試點,穩步推進,這也將成為我國開放的利器。

 

金融開放與“雙循環”


中國的金融開放政策發布非常緊湊,從而有些西方政客出現了某些陰謀論。但實際上作為高儲蓄經濟體,中國本身並不在數量上缺乏資本。中國金融開放的根本在於為了更好的服務實體經濟。金融開放通過將全球範圍內的資源優化配置,提高了中國經濟的效率,服務、推動、形成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發展格局,讓中國發展更加優質。

金融開放可以倒逼國內金融改革。中國服務業比重正不斷提升,技術創新推動大量新的商業模式湧現。然而目前,國內金融監管體系與最佳實踐之間存在差距,外資機構在這些領域的訴求比較突出。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國際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經濟發展研究室主任徐奇淵指出,我國以往追求規模和利潤的高速增長,現正轉向着力服務實體經濟的薄弱環節和短板領域;以往靠網點鋪設、增加人力的外延式發展現正轉向線上線下互動、人工和智能並用;而過去相對單一的債權服務也走向了“投資銀行+商業銀行+交易銀行+平台銀行”等綜合服務。

另外,引入外資和外資機構,對中國金融市場有一定的補短板效果。新興的經濟活動大都風險很高,而外資和機構的直接融資、特別是以股權融資方式,有助於中國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同時減少風險。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1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