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台當局疫苗政策引燃民怨
DPP’s vaccine policy enrages Taiwan public
■ 文/潘錫堂 台灣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海峽兩岸學術文化交流協會副理事長 [第3497期 2021-07-19發表]
新冠疫情衝擊全世界,台灣當了一年多的“防疫模範生”,可是全台5月間卻進入三級警戒,如今還因疫苗短缺,引發龐大的民怨。疫情十分嚴峻,民間捐贈疫苗卻紛紛卡關,其後蔡當局雖被動“放行”一部分可對外洽購疫苗,但防疫的真實困境是台灣正短缺疫苗。然而,由於本土疫情一再飆新高,疫苗壓力有增無減,台灣社會已經從人心惶惶,不斷升高到民情激憤,全台狂喊“我要疫苗”的怒吼,已逼近炸鍋邊緣。
 

蔡當局疫苗政治操作引民眾怒火


在蔡英文當局一條鞭的防疫指揮體系下,只有疫情指揮中心才可以“超前部署”,縣市地方若要採更嚴格的防疫措施,若不是挨罰,即是被撤銷公告。英國《金融時報》直指台灣疫情失守的兩大主因,一是欠缺大規模篩檢機制,另一是民眾不敢“違逆陳時中(疫情指揮中心負責人)”、“質疑蔡當局”的官僚文化;又指出,台灣過去一年的抗疫經驗,顯然不足以應付此次的疫情大爆發,台灣應該要趕快調整防疫策略。尤其,陳時中領導的疫情指揮中心千篇一律的防疫策略,當台灣疫情升高時,馬上面臨嚴厲的挑戰。如“校正回歸”被各界質疑是隱匿實情的“蓋牌”,即為顯例;再加上“3加11”的放寬防疫決策迄今猶如羅生門,導致許多民眾對民進黨當局失去信任。

台灣工商界對疫情擴大將造成的經濟衝擊憂心忡忡,各界疾呼要求疫苗的聲浪也越來越大。隨着民進黨當局種種政治操作的真實意圖逐一暴露,民眾的怒吼已如火焰般迅速蔓延開來。由於蔡當局一直宣稱台灣對外採購疫苗是受到大陸阻撓,因此採購狀況有困難,再加上台灣近期疫情失控,民間企業、宗教團體與縣市地方要求自行進口疫苗,以解台灣的燃眉之急,而且是採全捐贈的方式,照理說,蔡當局應該是歡迎都來不及了,趕快投入協助。例如從鴻海集團的郭台銘到宗教團體的佛光山與慈濟均相繼出面,表達其全力配合蔡當局的規定程序並購贈疫苗的意願,然而過程中卻仍遭到蔡當局及疫情指揮中心以各種理由百般阻撓。蔡英文表面上說不刁難,但實際上,蔡當局及疫情指揮中心卻千方百計地傾力阻擋,其運用的手法有三:一是從源頭上否定民間機構採購疫苗程序的合法性與保障性;二是否定民間採購疫苗的品質;三是不斷地在民間申請程序中添加新的要求和規定。

要言之,儘管疫苗是重要醫療物資,但不意味只能由主政當局直接與藥廠簽約。尤其在台產疫苗仍在研發之際,趕快擁有充足的可用疫苗,應該是蔡當局更優先的戰略部署才對。蔡英文否認其當局有為難民間捐贈疫苗,但事實卻是民間機構熱心出錢出力,但相關單位卻是一路設下各種路障,好似事不關己。綠營人士也指出,民進黨對郭台銘、佛光山等民間願購贈疫苗要盡快“開綠燈”,因為當前基層對持續打不到疫苗的民怨與恐慌,已達臨界點,再拖下去,民進黨2022年縣市選舉就可直接“打包”不用選了。可見此波民怨連親綠支持者都動搖,疫苗恐慌讓民意沸騰,將全面衝擊民進黨執政。最後迫使蔡英文不得不“放行”讓鴻海、慈濟先後可與BNT洽購疫苗,惟又臨時安排加入台積電也洽購BNT疫苗,以稀釋淡化鴻海等之“義舉”。

 

台產疫苗效用成疑無法應對疫災


緊接着,來分析蔡當局獨厚台產疫苗的防疫政策,無法應對疫災。一如大家預期,蔡英文當局大力支持的台產高端疫苗宣布解盲成功,未因中研院士拒絕背書而改變劇本原來的書寫,股價也繼續漲停。然而,高端疫苗解盲前9個小時,台衛福部門食藥署公布“台產疫苗緊急授權標準”,此舉被質疑是替高端疫苗作嫁,也讓台產疫苗更添爭議。問題關鍵在於高端疫苗沒有做第三期試驗,就無法證明對抗不同病毒的有效性,也無法取得全球認證。連疫情中心負責人陳時中都承認,這是全球目前唯一未經第三期試驗即取得“有效授權”的疫苗。無怪乎,根據民調,目前只有7%的台灣民眾願意施打這支疫苗。

一般而言,疫苗測試分三期,第二期確定疫苗的安全性,第三期評估其有效性。新疫苗要能在人體施打,當然必須證明其確實有效,至於是否具有效性,不能只強調其安全性就能搪塞,也不能以有抗體反應就一筆帶過。中研院士陳培哲即清楚指出,台產疫苗都是在體外合成的次單位蛋白疫苗,其保護力絕對低於體內原汁原味合成的疫苗;陳培哲又表示,連知名的美國生技公司諾瓦瓦克斯研發的重組蛋白疫苗,至今尚未獲審查認證上市,台灣不可能做到,因為若以全球或WHO疫苗核准“緊急使用授權”準則,台產的疫苗7月絕對不可能通過。然而,台當局的食藥署卻“超前部署”搶在高端疫苗解盲前即公布“台產疫苗緊急授權標準”,可見台當局之不專業與充滿政治考量之一斑。

由此可見,台產疫苗最大的爭議,即是沒有進行第三期試驗。現有兩支台產新冠疫苗(高端、聯亞)都使用蛋白質次單位技術,全世界以此項技術上市疫苗的至今是零。目前台灣疫情嚴峻,亟需大量的有效疫苗,因此取得來源必須多元化,包括向外購買、境外捐贈、代工生產等,自行研發僅是其中之一。疫苗攸關人命安全,必須依科學方法按部就班進行研發,蔡當局為求速成,居然背離全球規範,以揠苗助長的手段縮減流程。世界上主要疫苗研發都在第三期試驗時以期中報告獲得許可,台產疫苗卻只經第二期試驗,蔡當局又以似是而非的資訊意圖強渡關山。蔡英文不久前即公開宣稱7月可打台產疫苗,意圖以政治影響台產疫苗開發的時程與結果,造成社會爭議四起、台產疫苗審查委員之一陳培哲院士不惜辭聘拒絕背書,反而種下台灣民眾對台產疫苗的不信任。

 

高價簽訂疫苗合約疑為特定廠商圖利


然而,民進黨當局竟大張旗鼓地為台產疫苗企業發聲力挺,甚至其疫苗開發尚未完成即貿然與之簽訂採購契約,幫該企業在股市作多,堪稱已達目無法紀地步。換言之,蔡當局迫不及待於兩家台產疫苗企業開發尚未完成,即各與之簽訂購買500萬劑疫苗的合約,予人以市場利益圖利特定廠商之強烈疑慮。看來從疫苗研發程序違背規範,為特定企業護航保證到採購程序,處處均難謂合法,可見民進黨當局的疫苗台產政策一路走來黑影幢幢,如何能取得台灣民眾的信任?尤有甚者,高端疫苗的價格,貴得離譜。蔡當局的採購單價每劑高達新台幣881元,比BNT/輝瑞疫苗高出一半,約是AZ疫苗的8倍。一個省略第三期臨床試驗的疫苗,開發成本應該很低,且又無法獲得全球認證,卻是全球最高價,真是匪夷所思。

總之,蔡當局的疫苗政策,關鍵在於“全球疫苗買不夠、台產疫苗讓人不安”,更有令人百思不解的雙重三大問題。首先,三個在疫苗採購與部署的問題:為何蔡當局無法買到足夠的全球疫苗?為何不斷拖延民間引進疫苗?為何偏愛台產疫苗?迄今,蔡當局的答覆仍是遮遮掩掩、顧左右而言他,更加啟人疑竇。其次,疫苗決策方式與思維,也有三大問題:不合科學專業、不是理性決策、更非危機處理。在科學專業上,高端疫苗二期解盲前,5月30日衛福部門即和“高端”議定出貨數量與時間,不僅不尊重科學專業,且只有執政當局一個買家,何須“超前部署”?再者,高端疫苗連第三期尚未進行,就要給予緊急授權,真的是為扶持本土疫苗產業嗎?在理性決策上,全球疫苗已超過19億人施打,一年來有些國家超前購買,而台灣去年底其實有機會獲得大量全球疫苗,後因“反中”考量而自我局限,實非防疫的理性決策。更何況,疫苗政策的目的在於“對抗疫情”,而非“扶植台灣本土疫苗產業”,可見蔡當局立足緊急救命的危機處理堪稱本末倒置。最後,民進黨當局的防疫政策已徹底失敗,卻仍緊抱台產疫苗不放,民怨滔天,每天都有二位數的染疫民眾猝死,累計因新冠病毒死亡者已有700多人,真是台灣民眾的悲哀!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1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