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國家崛起為香港帶來新機遇
The Rise of China brings new opportunities to Hong Kong
■ 本刊記者 余莉 [第3496期 2021-07-05發表]
▲2月11日,武警廣東總隊執勤第二支隊官兵在港珠澳大橋珠澳口岸人工島巡邏執勤。(新華社圖片)  

回顧香港歷史,香港的經濟繁榮與內地一直都密不可分。香港真正的崛起是在新中國成立之後,當時的它因為中國國家主權的確立等等的影響開始了一場財富的大匯流,並逐漸成為了亞洲地區的金融中心。

而在新中國成立之前,遠東最大的金融交易所在上海。清代晚期,香港甚至比上海早幾年就開設了證券交易所,但當時他們的發展南轅北轍,上海作為內地重要的對外窗口,遠比香港發展的要好。當時的英文報紙甚至指出,在上海的英商自認比香港的要高人一等。

不過,日本全面侵華讓當時被殖民勢力盤踞的香港成為了避難所,香港從一個廣東的移民城市變成了多個“外省人”雜居的地區,人口迅速膨脹。隨後香港淪陷,人口迅速逃離,1951年香港人口從高峰的160多萬回落到只剩60萬人。總體而言,香港學者陳冠中指出,“香港到1949年前經濟地位並未超過上海。”

 

新中國成立後香港抓住機會快速成長


香港真正有快速成長的機會,是在1949年新中國成立前後。抗戰勝利後,上海等地的國民黨進行了一場無視民生的“劫收”,也就是所謂接收敵產或逆產,從房子汽車到工廠企業,貼上封條而後中飽私囊。於是,前有日本侵華戰爭、國民黨“劫收”,後有解放戰爭,上海等地的大量資本人口外逃,逃離的最主要地區就是香港。據不完全統計,1948年開始到50年代初期,上海及珠三角地區移民帶去的財富佔據當時香港社會總財富的二分之一以上。1953年,香港的人口短時間內猛增至250萬。

新中國的成立給香港帶來根本性的機遇,讓香港留住了這些財富和人並開始了高速發展。此時,內地的情況逐漸趨於穩定,同時進入了一段振興實業的時期。儘管隨後走過一些彎路,但最終1978年,內地建立起了獨立的工業體系,並開始了改革開放。而當時實業產品如紡織品最重的流出渠道就是香港。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之後,中國與英美日等國的關係逐漸緩和走向友好,香港從中獲利。例如美國在正式建交之前接收並進口“港製品”,而這些很多是內地的原材料,香港加工,後來更逐漸演變成了內地加工,香港包裝出口。在上個世紀的中後期,整個中國大多數的產品都是通過深圳和香港來中轉。上世紀五十年代以來,香港發展了勞動密集型工業,同時香港的貿易尤其轉口貿易、航運業因自由港政策而得到發展。正是這段時間,香港開始了所謂的“黃金一代”。

在實體經濟快速發展的基礎上,香港的金融業高速發展。1970年代廉政建設,香港解決腐敗問題後,不僅成為新興工業體,也日漸形成國際輕工業、貿易、航運、金融中心,成為世界著名的旅遊地區和購物天堂。

 

改革開放全面升級香港地位


1978年後,改革開放為香港帶來了新機會和持續發展動力。1980年開始,我國成立了深圳、珠海、汕頭、廈門四個經濟特區,隨後逐漸開放海南、上海、天津等地。內地大量吸收外資,國際上也預期亞洲經濟將會超高速發展,大量投資正在開發的國家,近一半資本流入亞洲。而內地極其重視香港這個自由港的橋樑作用和角色,外資中很大一部分來自香港,企業在港上市,內地利用香港進行轉口貿易。香港也成為人民幣離岸中心,金融業蓬勃發展。

同時,內地從香港引進管理經驗,引進人才,引進信息。香港的勞動密集型工業、出口加工業等向內地轉移,產業開始升級。香港成為了一個人才的輸出地和金融科技高地。

 

祖國是香港回歸後最穩固的靠山


這種蓬勃向上的發展一直持續到了1997年。這一年,也是香港回歸的時候。不巧的是,回歸第二天就遇上了多年難得一見的金融風暴,股市樓市狂跌。

香港在泰國等東南亞地區被摧毀性打擊之後,緊接着就遭到了西方投機主義者的金融攻擊。這時,香港展現了其強大的財政儲備,香港金管局動用財政和外匯基金迅速進入股市、期市。而西方的這些資本家,尤其是索羅斯竟公開揚言要擊敗香港政府。

港府在長達2個星期的守衛戰爭中,投入超過1,000億港元的資金,成功使得港元匯價穩定,港幣沒有出現大幅貶值。這背後不僅是香港這些年發展的實力,更有中央的大力支持。在香港遭到外國資本狙擊的時候,中央政府派出了央行副行長來到香港,並且全部的中資機構都加入了這場港府的護盤行動,中資和外地資本開始大肆回購股份。內地同時維持人民幣不貶值,保護香港外匯基本盤,並減息推動大市上揚,促使恒指反彈。內地成為了香港的堅強後盾。

 

新時期给香港帶來新機遇新挑戰


隨後中國在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與世界經濟直接接軌,基本積累也已經完成,中國開始了經濟騰飛。此時中國的出口不再主要局限於香港,上海在幾段的時間內就取代了香港的地位。香港從整個中國的外貿收費站,變成了華南和華中地區的收費站。

但是香港的地位並沒有被忘記,2003年,內地與香港簽訂了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放寬了香港的自由行等措施,內地及國際大量旅客湧入,催動香港經濟發展。而“一國兩制”為香港在自由度、自由經濟、綜合實力和綜合競爭力方面背書,香港的轉口貿易和金融仍是獨一無二的風景線。

百年前,山河破碎,而香港人民在殖民陰影下被成為第三等公民,沒有民主沒有追求自由的權利。

如今,國家崛起了,成為了香港有力的後盾。面对動盪形勢,中央政府立法迅速解決香港社會暴力,香港國安法利劍高懸,維護社會穩定。在香港國安法成立後,香港原本已經步入技術性衰退的經濟,迅速恢復正軌。林鄭月娥說,在國家關顧下,香港欣欣向榮,抵禦了社會動盪和新冠疫情的雙重打擊;中央制定香港國安法及完善特區選舉制度的兩項重大舉措,更為“一國兩制”行穩致遠,香港長治久安奠下穩固基礎。

中央對香港是高度重視的,不僅立法解決香港問題,更希望香港融入大灣區發展,從而牢牢掌握住華南和華中的經濟命脈,發揮金融、旅遊、外貿方面的優勢,追趕上科技、醫藥等落後領域的發展。

如今,中國共產黨正值百年大慶,時刻提醒香港要注重民生,注重發展。國家的崛起一直在為香港帶來全新的機遇與挑戰。融入大灣區發展,對香港來說,並不是所謂的“同化”。“一國兩制”是祖國給香港的承諾,而融入祖國大灣區的懷抱是香港的出路。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1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