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香港回歸24年來的變與不變
The changed and unchanged in HK over the past 24 years since HK’s return
■ 本刊記者 胡倩怡 [第3496期 2021-07-05發表]

▲7月1日,香港特區政府在金紫荊廣場舉行升旗儀式,慶祝香港回歸祖國24週年。(新華社圖片)  

1997年7月1日,中國政府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從此,香港結束了長達156年的殖民地屈辱史,回到祖國母親的懷抱。光陰荏苒,不知不覺香港已回歸祖國24年,在過去的24年裏,在中央支持下,香港挺過了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戰勝了2003年“非典”疫情,渡過了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2019年,一場規模之大、歷時之長的修例風波席捲全港,過往香港引以為傲的法治及包容精神瞬間蕩然無存,到處充斥着暴力、紛爭和仇恨,造成嚴重的社會撕裂,所謂“黃藍陣形”的政治之爭,造成無數家庭關係破裂,無數親朋戚友反目成仇,社會之亂象實在是史無前例。但局面很快就出現轉機,2020年6月30日,香港國安法由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同日以全國性法律形式納入《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附件三中,在香港特區公布實施。動盪的香港旋即穩定下來,社會秩序迅速恢復。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新冠疫情席捲全球、中美對抗逐步升溫,香港亦不可避免地捲入世界時局變化的浪潮中,在百廢待興之際面臨更多困難和考驗。經歷過陣痛,有些港人對香港前景感到擔憂,最近亦悄然掀起一股移民潮。此時,探討香港回歸後的變與不變顯得更有意義,需用事實說明真相,令市民更客觀地看待香港未來的發展。

猶記得,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在今年網上新春酒會的致辭,就是以“變與不變”作為主題。他提到過去一年世界在變,包括新冠疫情、全球經濟衰退,還有“東升西降”的國際力量變化,大家看到中國之治的優勢彰顯。亦正如國家主席習近平所言,面對這個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時與勢都在我們這一邊,這是我們定力和底氣所在,也是我們的決心和信心所在。”誠然,香港在變化中,這是取決於香港的內部環境及國際形勢的變化,是無可避免的。但香港的基礎是不變的,即中央對港“一國兩制”方針不變、《憲法》及《基本法》賦予的各項權利不變、市民習慣的生活方式不變,以及香港的自由市場優勢和面向世界格局不變。這四個方面的不變,就是維護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定海神針。

 

法律地位改變,但資本主義制度及生活方式不變


首先,香港回歸最根本的就是改變了香港的法律地位,從原來的英國殖民地變成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一國兩制”的落實,保留了香港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實行以特首為核心的行政主導、行政與立法相互制衡又相互配合、司法獨立的政治體制。實現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讓香港人當家作主,成為香港的主人。

香港的管治水平在回顧後亦逐步提升。回歸前,根據世界銀行“世界管治指標”研究的“法治指標”,香港在80分左右徘徊,自2003年起,香港每年都穩居90分以上,在世界排前20位,而清廉指數自回顧以來亦一直保持在世界排行榜的20名內。可見,回歸後的香港,並未如當年某些人所預言,“管治水準將越來越差”,反而蒸蒸日上,比殖民時期做得更好。

港人“舞照跳、馬照跑、股照炒”的生活方式沒有改變。香港賽馬會2018/19年度總投注額達2,475億元,繳稅233億元,均創下歷史新高。回歸以來,中央政府推出一系列措施支持香港金融穩定發展,包括《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及系列補充協議、內地居民赴香港“個人遊”、開放人民幣業務、推動內地企業到港上市、滬港通、深港通等惠港政策,為香港經濟發展提供了強勁動力。據最新資料顯示,證券市場市價總值於2021年5月底為53.3萬億元,規模前所未有。

 

經濟結構改變,經濟地位不變


香港自回歸後,產業結構持續轉變,第二產業佔比逐步減少,第三產業佔比逐步增加,2019年,香港服務業佔GDP 93.4%。貿易及物流業、金融服務業、專業服務及其他生產性服務業、旅遊業成為香港四大支柱行業。香港經濟亦持續穩定增長,1997年至2019年,香港本地生產總值由1.37萬億港元增長至2.68萬億港元,增長速度在主要發達經濟體中位居前列。財政儲備由1997年的4,575億港元增長至2019/20年的11,000億港元,增長近2.5倍,外匯儲備由1997年的928億美元增長至2020年的4,860億美元,增長5倍多。

香港仍然保持國際金融、貿易、航運中心地位,是全球第四大金融中心、第八大貿易實體、第四大船舶註冊地、第五大集裝箱吞吐港,機場貨運量多年高居全球首位。全球排名前100位的銀行中,有約70家在香港營業。香港自1995年起連續25年獲評全球最自由經濟體,更是在指數中唯一總分超過90分的經濟體。

 
▲圖為沙田馬場馬季開鑼日。(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  
 

香港國安法實施後的變與不變


自去年香港國安法出台後,香港的政治氛圍出現深刻變化。為了堵塞特區選舉制度的漏洞和缺陷,今年初中央又果斷出手,從國家層面完善特區選舉制度,讓香港撥亂反正、重回正軌,確立了“愛國者治港,亂港者出局”的政治規矩。大部分反中亂港者亦陸續得到應有的懲罰,而其他一些亂港者有的棄保潛逃、有的偃旗息鼓作鳥獸散。這正正反映了香港撥亂反正、正本清源的新氣象,是最明顯的轉變。

另一個轉變是,當前中國正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香港面臨的內外環境與幾年前相比亦大不相同。在大國博弈的環境下,西方勢力意圖把香港作為棋子牽制中國發展,對香港實施一些無理的制裁。但在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香港,“十四五”規劃綱要提出多項支持香港鞏固提升競爭優勢和更好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以及積極穩妥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措施。在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下,以及在“十四五”規劃綱要的支持下,香港的發展機遇是明顯的。

但也要看到,香港雖仍保留國際金融中心、離岸人民幣結算中心的重要地位。但上海、深圳金融地位的崛起,對香港形成的競爭壓力亦不能忽視。香港的未來之路必然需要與內地更深度融合,利用好自身及“一國兩制”的優勢,積極成為國內大循環的“參與者”和國際循環的“促成者”,並利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這個最佳切入點,更好地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才能為經濟帶來源源不絕的動力,才能在日益激烈的競爭中不落後於其他內地城市,保持獨特的優勢,才能為國家發展、民族復興貢獻更多力量。

“一國兩制”是香港最大的優勢。而香港國安法為“一國兩制”的貫徹落實提供有力保障,從國家領導人的涉港講話、中央重要會議精神和“十四五”規劃綱要中,都可見國家對香港發展的重視和厚望。這是香港再次起飛的最大底氣。

 
▲在太平山頂,香港市民拍照留念。(新華社圖片)  
 

香港國安法取締反中亂港媒體,而新聞自由不變


近日,禍港26年的《蘋果日報》倒閉了,這是天大的好事,彰顯香港國安法利劍的威力,對反中亂港者是莫大的震懾。但一些西方國家媒體及政客卻趁機起哄,無端指責中國打壓“新聞自由”,此等“潑髒水”式的作為,是公然違反了國際法和國際關係準則,亦無法掩蓋香港新聞自由不變的事實。香港是全球媒體密集度最高的地區,據統計,香港有50多份報章、600多份期刊、20多家電視節目服務持牌機構、1家政府電台、3家聲音廣播持牌機構,高度的新聞自由全世界都有目共睹。 例如某些媒體,發表的文章有時也會質疑政府的某些政策,提出意見希望政府改進。但這些報章亦未遭封殺或取締,說明香港法律、香港政府是維護新聞自由的,允許社會存在不同聲音,亦重視新聞媒體作為第四權的監督作用。

而《蘋果日報》嚴重違背新聞操守,大肆散播虛假信息,持續勾結外國勢力危害國家安全,這種乞求外國“制裁”自己的國家的媒體,放在任何一個地方都是無法容忍的。因此,把《蘋果日報》關門與“新聞自由”掛鈎,是出於無知或偏見。香港的傳媒機構數量多,呈“百家爭鳴”的局面,就足以證明香港享有充分的新聞自由。

回歸24年,香港正面對新情況、新問題、新變化。中央政府始終堅持“一國兩制”方針不動搖,嚴格按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就是對香港繼續前行,再創輝煌的最大保障。香港24年來的發展,亦充分印證了這一點。變與不變是相對的、辯證的,但只要基本原則不變,香港人就不需有疑慮,要做的就是順應潮流,與時俱進。做“一國兩制”和香港利益的捍衛者,繼續秉持“獅子山精神”,同舟共濟,敢於拼搏,香港就會一直保持獨特的優勢,繼續充滿生機與活力,必定能戰勝逆境,再次起飛!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1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