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印度重啟停工停產封城
India once again shuts down work and production and restarts lockdown
本刊記者 劉妍伶 [第3494期 2021-06-07發表]
▲截止2021年6月1日,印度累計確診人數達2817萬人,總死亡人數超33.1萬人次。這是5月15日在印度海得拉巴拍攝的宵禁下空空蕩蕩的街頭。(新華社圖片)  

一天新增40萬確診,總確診人數將突破2700萬,死亡人數直逼40萬人——這是印度從今年三月初開始爆發第二波疫情的數據,印度確診人數相當於3.6倍的香港總人口,這令人詫異的驚人數據使這個位於亞洲南部,總人口數達14億人,佔全球人口數量18%的國家受到劇烈衝擊,隨之而來的,印度股市暴跌、資金逐漸外流等負面影響使得外界越來越擔憂,這場看不見盡頭的抗疫之旅是否會成為重創印度國內經濟,從而影響全球經濟的“灰犀牛”?
 

印度五度延長封城
引發蝴蝶效應


截止2021年6月1日,全球新冠肺炎累計確診逾1.72億例,超過356萬人死亡,印度單日(5月31日)新增1.2萬人確診,累計確診人數達2817萬人,總死亡人數達33.1萬人次。新德里首席部長凱傑里瓦爾(Arvind Kejriwal)週日(5月23日)宣布第五度延長封城,把目前實施的防疫措施延長至5月31日。

在這個需要大量勞力運作的國家,封城意味着無法開工,無法開工就意味着沒有收入,沒有收入就根本無法生活,一些被困在大城市的勞工選擇用騎單車的方式返鄉,面對肆虐的變種病毒,印度似乎面臨着抗擊疫情與經濟增長的兩難選擇。

目前,印度是全球第六大經濟體,亞洲第三大經濟體。印度第二波疫情蔓延之際,印度過半的地方政府已經採取停工、停產、封城等措施阻止疫情進一步擴散,周邊國家已經縮緊與印度的經濟、貿易、旅遊、人員往來,這突如其來的隔斷衝擊着印度當地的航空業、旅遊業。此外,印度作為全球第二大紡織品生產國、全球第五大成衣貿易國,更是全球最大的船員來源國,可見未來一段時間內,印度多個支柱產業將面臨巨大挑戰。

 

印度疫情衝擊全球航運業


印度、菲律賓和中國是全球最大船員來源國,根據國際海運總會的數據,全球約160萬船員中,有超24萬名船員來自印度,印度的船員為全球提供了15%的航海力量。2020年備受關注的“鑽石公主”號郵輪集體感染事件、2021年3月的“長賜”號貨輪擱淺蘇伊士運河事件都均有不少印度籍船員的身影。

而3月以來的印度疫情持續惡化,每日本地確診人數超幾十萬。5月5日,南非當局宣布來自印度的一艘貨船上有14名海員確診感染新冠肺炎;同期英國德文郡一艘郵輪上有兩名來自印度的船員確診;同月,一艘停靠在中國舟山的貨輪上有10名中國籍船員確診,均來自印度。現時包括中國、新加坡和阿聯酋等多個國家禁止曾到過印度的船舶入港,飛機停飛使得船員調度更加困難。從去年蔓延全球的新冠疫情到如今來自印度的變種病毒肆虐,航運業陷入了二戰後最嚴重的海員換班危機。

由於海運行業佔全球貿易份額的80%,因疫情導致的海員換班危機或將導致全球貿易的供應鏈中斷。“與海員換班受限相比,蘇伊士運河被堵6天可能都是小事,”國際船舶管理人協會主席奧尼爾表示,“畢竟,運河堵塞只是延誤,而沒有海員幹活,將會衝擊全球供應鏈,導致全球消費品價格上漲。”

 

印度製造業遭晴天霹靂


根據貿協資訊網數據,印度是全球第2大紡織品及服飾出口國,預計2021年出口金額可達820億美元,其中成衣出口金額佔40%,棉織品與手織品分別佔31%與16%,印度製造業可提供4500萬人直接就業機會,僅次於農業,印度第二次疫情來勢洶洶,使得本地製造業遭晴天霹靂般打擊。

據諮詢公司Wazir Advisors的統計數據,目前印度主要的服裝生產中心德里和班加羅爾,工人的曠工率高達50%,工人的生命安全成了製造商最擔心的問題。據印媒四月底報道,古吉拉特邦織布者協會(FOGWA)主席稱,蘇拉特市紡織物產量與2021年3月相比,下降了22%,絕大多數工人由於擔心疫情進一步擴散而不工作或離開疫情高發地,未來預計有更多工人無法正常工作,生產效率將進一步下降,大量歐美紡織訂單都發生了轉移。

除了當地紡織業外,電子製造業在這場疫情中也無法倖免。首當其衝的是Apple手機在當地的生產工序。Apple手機一直以來在中國、印度以及東南亞地區建立生產線。據印媒報道,近幾年印度政府為了推動當地的經濟發展,在土地與稅金方面對海外公司有很大的吸引力度,目前Apple公司正考慮將中國7%至10%的產能遷至印度。而5月Apple公司位於印度的一間專生產Iphone的工廠有超過60人染疾,工廠關閉7日,令Iphone 的商品供應鏈出現了問題,產量減少了至少50%。

近十幾年來,不少跨國公司青睞印度低廉的勞動力成本,將大量電子、成衣製造業生產線外包給印度工廠,根據印度最新統計數據,有超過440萬人受僱於IT業和業務流程管理,外包產業總額可達2,000億美元,但是不少印度勞動力在第二波疫情中染疾,他們大多數都是能熟練使用英語及技術的年輕人,短時間內很難被取代。

 

全球疫苗供應進程被打亂


印度這場災難級別的新冠疫情第二波爆發,帶來的影響不僅局限於全球經濟發展、貿易往來,更重要的是,印度當地最大的疫苗生產商——印度血清研究所SII,無法供應充足的疫苗,所剩無幾的印度本地疫苗優先在國內為國民接種,莫迪政府在三月中旬下令限制疫苗出口,目前印度新冠疫苗的出口量從三月的2800萬劑減少到了四月的200萬劑,下跌了93%。直接受到影響的國家超過60個,主要集中在非洲。

除此之外,管理2019冠狀病毒病疫苗實施計劃(COVAX)的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原本計劃要向低收入國家輸送20億劑疫苗,而原定印度要在二月至五月之間向COVAX提供1.1億劑疫苗,然而目前為止只出口了2000萬劑,全球疫苗接種計劃也面臨着無法預估的延遲。

印度疫情的持續惡化,印度全面停工停產乃至封城對全球產業生態、供應鏈以及抗疫進程都造成了不小的打擊。從三月開始老生常談的印度第二波疫情,非但沒有引起世界警惕,反而任憑這個“灰犀牛”引發一系列蝴蝶效應,如今印度疫情趨於緩和,但印度乃至世界為此付出的慘痛代價卻無法忽視。英國巴克萊銀行首席印度經濟學家拉胡爾·巴加里爾提出:“若印度無法控制第二波疫情,當疫情持續到七月或八月時,損失將不成正比地增加,可能接近900億美元。”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1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