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印度疫情大爆發陷失控
India's pandemic outbreak is out of control
本刊記者 余莉 [第3494期 2021-06-07發表]
▲新冠疫情導致印度在過去8週內有16萬人死亡,醫院不堪重負,許多企業關閉。圖為一名在印度新德里一處新冠治療中心接受治療的患者坐在床上。(新華社圖片)  
 

從2020年11月開始,印度開始了密集的活動盛典。灑紅節、大壺節、地方選舉集會、以及大量的婚慶聚會……不夠嚴謹的防疫措施成就了活動浪漫的氛圍,也讓印度成為了死神的突破口。

隨着活動的舉辦,印度日新增病例超過40萬,日均死亡人數超4千人……但直到現在,民眾和政府依然維持着不夠嚴謹的防疫措施,民眾不想打疫苗而政府也提供不了充足的疫苗。感染、缺氧、喪葬、混亂的醫療系統,求助的呼喊,一片失控混亂。印度成為了新冠病毒的溫床。

 

印度疫情大爆發


2020年4月到2021年3月,印度官方的死亡人數累計16萬3千人,確診人數為1100多萬例。而第二波疫情的爆發,僅僅兩個月的時間,總確診人數已經突破2800萬,死亡人數也已破33萬人。兩個月的新增超過了過去近一年的總量。

一些專家卻估計甚至遠遠不止。世衛組織專家稱,印度的疫情可能被嚴重低估,實際感染人數可能已經達到官方統計的20到30倍,此波疫情可能會導致印度感染人數突破5億。《紐約時報》根據模擬計算,認為印度真實的確診人數可能高達官方確診的15倍,也就是有4億人感染,而最嚴重情況下,真實感染人數可能達到7億。

根據世衛組織去年發布的標準,陽性率低於5%是一個國家疫情得到控制的指標之一。然而印度對全國前後共進行3次、每次針對全印度3萬人進行的血清抗體檢顯示,印度的核酸檢測陽性率最高甚至超過20%,印度疫情早已失控。以調查專家估算的最低點,印度實際染疫數據是官方公布的15倍。

同時還有眾多專家指出印度的死亡人數也被遠遠低估。《紐約時報》指出,由於很多病患死與家中,所以印度的統計數據並不完整。他們調查了此前3次全印範圍的血清檢查或抗體檢測的數據,認為在最糟糕的情況下,印度死亡人數可能已經達到420萬人。估算可能誇大,但已經有越來越多的數據顯示死亡人數遠不止這些。在印度拉賈斯坦邦,25個地區在50天裏報告了3918例死亡病例,但當地512個街區卻進行了14482次火化。

早在4月,印度警方就已經表示,因為新冠死亡人數的激增,人們需要在非新冠疫情專屬的火葬場去火化親人的遺體。外媒《每日郵報》在4月也曾報道,印度南部卡納塔克邦首長稱情況已經失控,當局被迫允許人們在自己的農場、土地或花園裏火化或者埋葬家人,希望藉此來減輕火葬場和掘墓人的壓力。

然而火葬只是印度新冠死亡的縮影,5月份開始,有大量的無名屍體開始漂流在印度恆河上。印度網絡媒體記者阿里(Sajid Ali)指出,在印度教的傳統中,火葬是最主要的葬禮儀式,但在一些特殊情況中,如14歲以下兒童、未婚的女孩、因傳染病或被毒蛇咬死,或者沒錢負擔火葬費用的人都會被放入恆河中,稱為“放水流”。阿里稱,他在北方邦的河岸上看到多達數百具的屍體。


失控的印度醫療系統


死亡是悲傷的,印度疫情的失控最為慘痛的是病人無力挽救自己。在4月底,印度疫情最嚴重的20個邦,每日的氧氣需求達6785公噸。在5月中旬,新冠患者的氧氣需求是3月的14倍之多。印度的工業產業用氧也被緊急投放到醫用用氧之中。在各大新聞媒體上,隨處可見印度氧氣告急,市民哄抬氧氣價格的新聞。

在4月底,市民花費近5000港幣才能買到一罐平時500港幣左右的氧氣罐,而這些對於很多印度人來說難以負擔。醫院沒有了氧氣罐,病人只能自行尋找,而很多人往往都死在尋找的路上。5月初,在印度的巴特拉醫院,因為氧氣瓶空窗長達一個多小時,12名病患因此死亡,甚至包含蓋醫院腸胃科的主任。這些事還在時常發生。

但就這樣,那些能住進醫院的人對大部分印度人來說,是值得羨慕的。印度醫療體係是全世界私有化程度最高的之一,80%的印度醫師為私部門工作,公共醫療長久以來非常貧瘠、破敗,除非有高額保險才能在有需要的時候得到醫療服務。所以,在印度20%醫師在公共醫療體系,但需要負擔90%的病患。

而在90%中的一半人根本無力支撐醫療費,唯一選擇就是公立醫院。印度公立醫衛生條件差,最大的公立醫院拉奧醫院也只為新冠患者預留了250張床位。有很多患者懇求醫生能給一個床位,還有很多印度人更是不敢前往醫院,更有新冠患者認為在公立醫院可能得不到治療,多次發生病人逃離事件。

印度著名的作家與社運領袖曼德(Harsh Mender),在去年10月設立臨時診所時被感染,曾在公立醫院經歷了一段時間。他說那裏許多的護士和醫生在這之前當着送快遞、服務員的職務,完全是因為錢或急需人手才過去。最後他被家人發現接回私立醫院才最終撿回了一條命,而此時他已經腦傷、內出血、肺部真菌感染……

這種亂象加劇了印度疫情的淪陷,混亂的交叉感染,醫療系統的基本崩潰,使得印度民眾大多無法接受醫院的救治。儘管現在因為印度重新採取社交限制措施,單日確診下降到20萬以下,但死亡人數仍然居高不下。

印度醫學研究院院長古勒里亞(Randeep Guleria)說,4月份住院人數是平時的3倍,暴衝有將近9百人,嚴重時有多達100名病患躺在地上等候急診室的病床。到5月底,儘管印度通報病例僅17萬,創下45天最低紀錄,但醫院仍亟需人手,屆齡退休的高齡醫生,醫學院的高年級生,都被徵召上場,他說:“就像戰爭,已經得動員第二線的後備人員。”


失控的印度防控措施


在全國日增仍高達近20萬的現在,印度疫情重災區新德里在27日新增只有1141例,疫情已經顯著緩解,政府決定從5月31日逐步放寬、解除封鎖。

這對許多印度家庭來說無可奈何,有大量印度人是靠着日薪生活的,如果繼續封鎖,那麼高昂的物價將可以讓更多的貧苦人民死於飢餓。外界預計印度的經濟成長率因為封鎖、疫情的影響,將會倒退回30年前的標準。印度的經濟已經無法支撐,但此舉卻又可能將印度拉入了失控的循環中。

這和第二波疫情開始前何其相似。在2月10日,印度單日新增11000例,這在當時的印度當局看來也是抗疫的顯著成功,因為他們將確診從日增9萬顯著降低至1萬左右。用印度政府的話來說,他們“已經打敗了病毒”。而在如今的外界看來,印度政府低估了疫情的力量,這是大規模爆發失控的先兆。

2021年1月至4月,印度總統莫迪決定3、4月的地區議會選舉如期舉行,同時時隔12年才舉辦一次的全球最大規模的宗教盛典“大壺節”,在印度如約而至。三四百萬人在“印度神河”恆河上舉行宗教儀式,一直持續至4月30日。

3月底,印度的疫情已經開始大規模反彈,日增已經增至7萬左右。但是印度政府仍然堅持選舉集會,最終徹底失控,5月初日增曾達到高峰41.4萬。

在印度,一位中國留學生表示,他曾看着周邊的一個鄰居不願戴工業口罩,而選擇用布遮擋,最終感染住院並喪命。在第二波疫情大反彈前,他走在街道上,仍看到有近一半的人不戴口罩,剩下的一兩成戴口罩的人往往口鼻外露。而在印度的很多人心中,當局的話表明疫情已經受控,而如果真被感染,那麼應當是“神的旨意”。

 

失控的民眾與新冠治療


這種聽天由命的不積極社交隔離,讓印度疫情泥足深陷。人們或許會問,疫苗呢?藥物呢?但這些卻成為了印度疫情失控的病因之一。

目前,印度全國確診人數猛增至2800萬人,超過1200多名醫生在一線喪命,每日死亡人數高峰可達近4600人。截至5月中旬,已有超過60%的醫師接種了疫苗,儘管有部分醫生接種疫苗卻在環境和長期勞累下仍然感染了,大多數病逝的醫生還是未曾接種疫苗的。

印度並沒有足夠的疫苗,也沒有太多人積極打疫苗。3月份印度已經開始減緩對外界的疫苗供應,甚至在4月至5月完全停止出口,全面支持印度本國的供應,但目前疫苗接種率也只有3%,不僅是疫苗供應不足的問題,民眾的配合也是難關。

印度人民將大量希望寄託於新冠藥物,而不是疫苗。5月24日,印度公司宣布推出“羅氏抗體雞尾酒”療法,用於輕、中度新冠患者的治療。6月,印度自主研發的“抗新冠藥物”2DG也將投放市場,近日印度國防部長辛格宣布這種藥物正式面世,目前已在德里各醫院分發,用於治療新冠患者。

印度最大的製藥公司Patanjali Ayurved,去年6月率先推出了針對新冠病毒的一種“治療方法”,產品名Coronil。5月25日,哈里亞納邦政府宣布,將在全邦免費向新冠患者分發10萬套Coronil。但英國伯明翰大學對這款名為Coronil的“印度神藥”進行醫學測試,發現這些藥丸根本無法抵禦新冠病毒。

印度人民對藥物是有點盲從的。製藥行業專家兼顧問拉傑什·特里帕蒂(Rajesh Tripathi)表示:“今年4月,當第二波疫情在印度變得致命時,抗病毒藥物法維比拉韋在國內零售市場首次躍升為最受歡迎藥品。”但印度本身對這種藥物療效就存在質疑。


印度仍深陷失控泥潭


近日,印度發現了新冠病毒三重變異毒株。這與早前發現雙重變異毒株的情況詭異的相似。

3月25日,印度政府公布消息稱,他們在全國不同邦收集的樣本中,都檢測到了一種“雙突變”變種病毒。這種病毒具有更強的傳染能力,但這個毒株變種卻不是在3月份才發現的。

早在2020年10月,全球流感共享數據庫就已經顯示出現該病毒樣本,印度也在12月發現了該變種毒株。發現變異毒株的專家組成員賈米爾表示,他們早已強調如果不重視的話,可能會導致大面積傳播,但政府至今都未重視此事。有數據統計稱,此次疫情爆發中64%的病患都感染了B.1.617變異毒株。現在印度又發現了三重變種毒株,而政府又開始放開管控。

如今,印度還在走之前走過的老路,沒有解決醫療系統問題,沒有解決變種毒株問題,沒有解決疫苗注射問題,沒有解決人民防控意識問題,而是選擇了解封開放。變種病毒只是一個推手,印度從政府的防控,人民意識的缺乏,到印度醫療系統,生產系統等方方面面存在的問題,都投射在印度疫情的泥潭。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1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