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星港旅遊氣泡一拖再拖,作用有多大?
The Singapore-Hong Kong Air Travel Bubble has been deferred again. How much of a difference could it make?
本刊記者 李文慧 [第3493期 2021-05-24發表]
▲由於近日新加坡疫情反彈,最終星港兩地政府決定延後雙邊“航空旅遊氣泡”,並於6月13日或之前作出進一步公布。左圖為香港,右圖為新加坡。(新華社圖片)
 
新加坡和香港共建的星港旅遊氣泡從去年年底開始籌劃,計劃於2020年11月22日起重臨兩地旅客。“航空旅遊氣泡”——新加坡及香港的旅客,不論任何旅遊目的,均可享雙向入境免檢疫安排。這是新加坡旅遊局與香港旅發局的首度合作。這項政策為安全有序地重啟跨境旅遊做好準備,不但凸顯兩地的緊密聯繫,亦展現雙方為旅客締造安全旅遊體驗的努力,可以說是全球旅遊業復甦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
 
但是星港旅遊氣泡的實施過程可謂一波三折。雙方均表示已做好迎接旅客的準備,但由於去年11月本港的疫情突然反彈,啟航的香港與新加坡旅遊氣泡航班被煞停,於是旅遊氣泡啟動日期就延至2021年。到了今年4月26日,香港的“旅遊氣泡”終於定檔,計劃於5月26日起實施。就在這雙邊疫情逐漸趨穩,重啟旅遊氣泡提上日程之時,新加坡5月13日宣布,全國新增32宗新冠肺炎確診個案,24宗屬於本地感染病例,是去年7月以來單日最多,樟宜機場將關閉兩星期。最終兩地政府決定延後雙邊“航空旅遊氣泡”,並於6月13日或之前作出進一步公布。

果不其然,香港與新加坡“航空旅遊氣泡”這次又破滅了。民眾不禁產生疑問,星港旅遊氣泡一拖再拖,作用和意義到底有多大?
 


“泡沫”涼涼?大幾率未能如期


香港經歷了四波疫情,受衝擊最大的就是香港經濟。疫情之下,香港經濟飽受打擊,旅遊業界更是尤其慘烈。其在2019年修例風波下已慘遭重創,現今在長達一年有餘的疫情封鎖下,已然進入了冰河時期。

疫情之下,只有更甚。香港人的旅遊範圍從全球縮小到“香港only”。港人只能在香港旅遊,外面的人“進不來”,裏面的人“出不去”。根據政府統計數據,相較2020年2月之前的數據,疫情後香港的整體旅遊人數下降了97%。香港本地人支撐起了本地的旅遊業,但旅遊相關消費下降了23%左右。

旅遊業的惡性循環遠不止於此。香港這個擁有眾多商品的免稅區,價格和服務不再成為優勢。現在,香港有26萬人失業,街頭的店舖關門的關門,甩賣的甩賣。今年首季,香港提交的破產申請書更是高達1986宗,年升30.1%。

對於香港來說,旅遊業是璀璨繁華的縮影,是香港對世界的吸引力。而“旅遊氣泡”被認為是打開香港的一把鑰匙。

奔着拯救香港經濟的目的,特區政府努力與新加坡達成雙邊“航空旅遊氣泡”原則性協議,希望以此能夠惠及香港的航空、旅遊、酒店、零售、餐飲等行業,重振香港經濟。但疫情一次又一次地反復:新加坡情況穩定時,香港迎來第四波疫情;等香港疫情轉好了,新加坡又發生群聚感染,一切的一切似乎讓“旅遊氣泡”“未吹就破”重復上演。

根據香港和新加坡商定的“旅遊氣泡”顯示,香港與新加坡將每日各提供一班航班往來,機上將有200個座位。首批旅客們應該是因探親和其他必須原因來港的。他們不用再忍受14天的檢疫隔離,可以與分隔多日的親友互相擁抱,和商討多日的商業夥伴握手交談。香港和新加坡的疫情已經有放緩現象,但疫情反覆,所以想要真正去旅遊,條件其實非常苛刻。

才開放的澳洲與新西蘭的“旅遊氣泡”,就因為疫苗和檢測等因素影響,最終因疫情反彈而關閉。這為香港和新加坡的“旅遊氣泡”帶來了挑戰,也提醒了大家打疫苗和進行檢測的必要性。

香港與新加坡重啟雙邊“航空旅遊氣泡”可以視作香港重新開啟國際旅遊的第一步。但“旅遊氣泡”辦起來後,又有多少新加坡遊客來香港?來港後旅遊能否為香港經濟的提振帶來幫助呢?大費周章布置好的旅遊氣泡就一定能夠對得起成本嗎?這些或許都是“旅遊氣泡”運轉應該考慮的問題。

旅遊界立法會議員姚思榮表示,對無法如期啟動旅遊氣泡感失望,但疫情下許多變數無法控制,業界也會支持相關決定。他又指,新加坡並非港人外遊熱門地,希望本港爭取盡快清零,有數據後同澳門、內地通關,才可協助旅遊業復甦。


何時與內地“雙向通關”更受關注


不僅新加坡,香港正在與約10個國家商討建立旅遊氣泡的可能性,旅遊氣泡可以緩解一些國家和地區經濟壓力,從而達到激活旅遊的作用。

其實旅遊氣泡還承載着一種親情紐帶的作用,4月19日,澳洲和新西蘭因為當地疫情有所放緩,採取了“旅遊氣泡”計劃。很多人含着眼淚在機場與闊別許久的親人們相擁而泣。

早前,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發言犀利指出,“只要內關通了,外關通不通也不要緊了,和內地通關才是王道,旅遊氣泡虛幻縹緲,新加坡才能有多少人來香港呢?歐洲能有多少人來香港呢?來的越多(政府)越害怕。要內關通了才是重點,要分清先後。”對此,網友紛紛評論道,“何生講的太對了”、“希望兩地早日通關”、“或許官員可以多聽聽大家的聲音,是支持的多還是反對的多”、“什麽事情執行力度、方法對了,一切都迎刃而解”,也有網友表示,自己十分掛念內地的父母,日夜盼望香港和內地通關,“希望打完兩針有抗體了,回內地可以不用隔離。”

在疫情之前,香港是國際旅遊的Top10城市,是一個“資優生”。在海陸空方面交通便利,臨近內地,出境旅遊是香港市民的家常便飯。長期以來,本地旅遊經濟也靠着內地訪港旅客的消費而興盛。但是2019年因為修例風波,香港旅遊業態出現了轉變。香港銅鑼灣有藥房店主就曾對記者表示,由於香港的很多顧客來自外地,尤其是內地,客戶數量已經下降了80%。

疫下黃金週,旅遊相關行業冷冷清清,從業者叫苦連天。今年“五一”黃金週首日,香港只錄得2452人次入境,其中只有97人為內地訪客,而登記的內地旅行團更是得“零團”。有網友戲稱,五一期間,同樣是大排長龍,內地是排隊買票,香港是排隊檢測;在內地排隊是滿懷開心,在香港排隊是滿懷憂心。雖是一句玩笑話,卻也透露出許多的無奈與辛酸。轉身看看,與香港隔海相望的澳門卻是另一番光景。所以目前與內地搭建“旅遊氣泡”是不是更值得探討、更符合市民當前的心聲和需求呢?

總之,新冠疫情的快速變化成為世界各國開放國際間自由旅行的阻礙。“旅遊氣泡”讓各國有了新機會,開始思考疫後的未來,“旅遊氣泡”的作用遠比想象的要更大。

但長遠來看,香港面對當前的困局,要更接地氣一點,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經濟發展,應當立足“十四五”規劃和國家戰略布局新形勢、新格局、新要求,積極響應雙循環發展格局。立足自身特色優勢,緊扣一體化和高質量發展,要解決就業、居住、社保民生難題,也要打造新興產業聚集地,在產業鏈上增鏈、補鏈、強鏈。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1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