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國際機構樂觀今年全球經濟
本刊記者 莊紓 [第3489期 2021-03-29發表]
▲去年4月份,IMF曾預計今年全球經濟將萎縮3%(新華社圖片)  
 

走進3月份,多個國際機構纷纷做出了對全球經濟發展的樂觀展望,普遍體現出比去年預期提升的趨勢。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日前發布的全球經濟展望報告指出,全球經濟今年將以5.6%的速度反彈,較去年12月的預測高出1.4個百分點。此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也將2021年全球經濟增速的預測值上調0.3個百分點至5.5%。

世界銀行最新發布的《全球經濟展望》指出,如果2021年能實行大規模推廣新冠病毒疫苗接種,預計今年全球經濟將增長4%,中國經濟將增長7.9%。聯合國貿發會議3月18日也在日內瓦向媒體發布了最新一期《全球貿易發展報告》。該機構預計2021年全球經濟增幅為4.7%,比去年年中的預測值略高0.6%。

 

仍需採取果斷措施遏制疫情蔓延和實施促進投資的改革


與此同時,各機構不乏保守地對維持這一樂觀情況需要做出的努力作了分析。

例如,世界銀行《全球經濟展望》指出,如果決策者不採取果斷措施遏制疫情蔓延和實施促進投資的改革,復甦可能會緩慢乏力。

美國銀行全球研究部預測,2021年世界經濟將增長5.4%。與此同時,全球通脹率仍會處於較低水平,大部分國家央行利率會維持在接近零的水平。高盛集團預測,2021年世界經濟將增長6%,但就業復甦步伐將較緩慢,通脹率將低於央行目標,發達國家央行很可能在今後數年維持比較寬鬆的貨幣政策。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首席經濟學家Gita Gopinath表示,隨着新冠疫苗接種的加速,大多數發達國家應該在今年下半年開始恢復正常。自去年3月以來,各國政府和央行已提供了數萬億美元的財政刺激資金。市場猜測,如果通脹開始回升,美聯儲及其他大型央行可能會在今年的某個時候開始逐漸退出寬鬆措施,但Gopinath表示這不太可能。她強調,“希望各國央行在削減任何支持方面都謹慎對待。”

美國芝加哥聯儲主席埃文斯表示,疫苗可能會在今年控制住疫情的大流行,但美聯儲還遠沒有接近結束維持其超寬鬆貨幣政策。

聯合國貿發會議全球化和發展戰略負責人科祖爾-賴特表示,粗略估計,去年全球經濟產出僅減少3.9%,這一數值比去年年中時對當年所作的預測略好0.4%,這主要是得益於中美兩國的經濟表現提升。他同時也表示,全球增長疲軟仍將持續一段時間,“即便按照最樂觀的估計,復甦都無法在幾年內填補去年的收益缺口。”

貿發會議這一“更加樂觀的預測”有賴於以下三大要素的實現:“發達國家和中等收入國家改善疫苗接種和疫情控制;全球最大經濟體迅速從經濟援助政策向復甦政策轉變;以及沒有發生全球範圍的嚴重金融危機。”

世界銀行行長馬爾帕斯表示,儘管全球經濟看似已步入溫和復甦,但要確保復甦勢頭,為強勁增長創造基礎,決策者仍面臨重大挑戰,涉及公共衛生、債務管理、預算政策、央行和結構性改革等方面。

 

各行業信心增強程度
體現差異


另外,普華永道(PwC)3月15日發布的年度全球CEO調查顯示,76%的受訪CEO認為2021年全球經濟增長將得到改善,創下該調查開始以來的新高。此次調查於今年1月至2月進行,100個國家和地區的5,050位CEO參與了調查。北美和西歐的CEO們樂觀情緒尤其強烈,預測今年全球增長將得到改善者的比例分別達86%和76%。

普華永道表示:“經過一年的人間災難和廣泛的經濟困難之後,負責投資決策和員工僱用的人員逐漸對來年感到謹慎樂觀,這令人感到鼓舞。CEO們相信,在快速疫苗開發和在全球多個地區進行疫苗推廣的推動下,增長將得到恢復。”

儘管全球信心得到增強,但各行業之間存在很大差異,反映出新冠疫情對消費者行為的不同程度影響。科技和電信行業的CEO表示出最高信心,佔比分別為45%和43%。同時,運輸和物流(29%)、酒店和休閒(27%)行業的CEO對其企業未來12個月內增加收入最缺乏信心。

 

三個原因促成
全球經濟增長樂觀預測


據有關人士分析,今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測之所以普遍樂觀,主要基於三個原因。首先,在疫情衝擊之下,2020年各國經濟增長普遍受挫,低基數是今年同比數據向好的重要原因。其次,在同疫情賽跑的過程中,疫苗勝出的概率在上升。隨着越來越多國家加緊疫苗注射,疫情拐點將加快到來,各國復工復產也將隨之加速。再次,一些國家實施的寬鬆財政貨幣政策,繼續為經濟注入大量流動性。

去年,中國是全球唯一實現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創下新高。未來,通過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中國將給全球市場提供更加堅挺的需求支撐,也將給世界經濟帶來更加穩定的動力來源。
在樂觀預期之下,世界經濟的復甦前景仍具有較強的不確定性,新興市場國家尤其需要防範潛在風險。疫情發生後,美聯儲實施了極其寬鬆的貨幣政策,加劇了全球流動性過剩,包括中國在内的新興市場國家迎來大規模短期資本流入與本幣升值。一旦美國經濟超預期反彈,美聯儲邊際收緊貨幣政策,可能導致這些國家面臨資本流出壓力,甚至引發資產價格大幅下挫與本幣匯率顯著貶值。此外,由於各國疫苗接種進程不盡一致,疫情走勢也存在不對稱性,對大多數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依舊構成較大風險。

與發達國家相比,新興市場國家的復甦進程更易受到宏觀政策空間的限制。疫情防控期間,幾乎所有發達國家都實施了極其寬鬆的財政貨幣政策,並在短期內穩定了金融市場、提升了實體經濟。面對各類不確定因素,中國今年設定了適度的經濟增長目標,一方面為經濟結構性改革、防範金融風險保留了政策空間,另一方面也給未知風險導致的經濟波動留有餘地。

在世界經濟復甦進程中,各國合作應對至關重要。只有所有國家和地區的疫情都得到有效控制,全球經濟增長才能應各大機構的預期出現實質性改善。未來,國際社會還應進一步加強疫苗合作、宏觀經濟政策協調和對發展中國家的政策支持,推動世界經濟早日走出疫情衝擊下的衰退陰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90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