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美元轉強或預示着美國經濟反轉
本刊記者 韓琪 [第3489期 2021-03-29發表]
▲美聯儲官員一致認為將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保持寬鬆貨幣政策,以幫助美國經濟從新冠疫情的重創中復甦。圖為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鮑威爾。(新華社圖片)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響,普遍預測認為,全球經濟的恢復需要美元下跌來刺激。而經歷了總統大選、國會大廈遭衝擊事件以及美國就業市場走低等事件,多數投資機構與分析家都認為美國會繼續維持量化寬鬆的政策直至就業改善,美元亦會保持下跌。然而,今年以來,美元的表現卻意外走強,升逾2%,讓不少看空美元走勢的人士感到困惑,是否預示着美國經濟將要反轉?
 

美元升值,亞太貨幣與
新興貨幣或受影響


去年11月美國總統大選後,多數投資機構與分析家都在預測美國洲際交易所(ICE)裏的美元指數會下跌,一些專家更預測隨着一些投資者把資金從相對安全的美國市場轉移到其他國家的資本市場,美元將貶值20%以上。在股市和債券市場,隨着全世界開始從疫情導致的經濟停擺中解脫出來,投資者們紛紛押注經濟的反彈。在金融衍生品市場上,投資者們普遍認為美元會貶值,從美元資產撤出資金。但是美元的走勢卻出乎了他們的意料。

從2020年11月下旬到2021年1月上旬,美元僅僅下跌3.3%,之後即止跌回升。美元指數今年來累計升值2.3%,報91.977,美元同期對瑞士法郎(CHF)與日元(JPY)匯率分別升值5%及4.9%,也對歐元(EUR)升值2.5%,被認為是全球經濟恢復最大受益者。

值得注意的是美元對墨西哥比索(MXN)巴西雷亞爾(BRL)等新興貨幣也勁升,一些專家和投資機構對此表示擔憂,指若美元繼續升值及美債到期收益率繼續走高,會使其他國家金融情勢趨緊,從而限制這些國家的經濟復甦勢頭,對新興市場的經濟復甦尤其不利。

富達國際集團全球總體經濟主管阿赫米德指出,我們正在觀察美元,如果美元突然反彈並增強,新興資產可能出現賣壓,但新興貨幣的脆弱程度將沒有2013年縮減恐慌時那麼高。摩根大通資產管理公司的策略師休·金伯卻認為,美國經濟的增長總體上仍將給新興市場帶來好處。他說:“美國經濟和美國的財政刺激措施將對全球產生關鍵影響,因為強大的美國消費市場通常足以推動全球出口,希望這將有助於在今年晚些時候滿足新興市場的這種需求。 ”

另一方面,由於美國公債到期收益率飆漲,導致流入亞太市場資金縮手,亞太貨幣未來12個月現貨匯率的平均升值預期也進行了下調,降至2%到3%。

“美國實際利率走強不代表亞太貨幣就會貶值,從過去15年數據來看,美國升息與亞太貨幣升值也可能同時存在,關鍵就在於亞太經濟持續復甦成長。”瑞士聯合銀行集團財富管理投資總監表示,亞太貨幣雖因美元升值翻貶,但仍看好亞太市場經濟復甦力道可望支撐亞太貨幣重啟升勢,尤其看好人民幣走勢,預估未來12個月總回報預期接近5%。

根據瑞銀預估,主要亞太貨幣未來12個月季度經濟年增幅5.7%,且亞太貨幣的上行趨勢保持不變,主要原因包括,大規模財政刺激措施只會讓美國的經濟復甦步伐短暫領先其他國家,美國財政及經常賬戶赤字惡化,中期來看將對美元構成下行壓力。


美元轉強有多個因素


2020年全球經濟受“黑天鵝”事件新冠疫情的影響普遍低迷,因此疫苗的接種對於各國來說均是經濟恢復的重要因素。根據大數據公司“我們的世界數據”統計顯示,美國平均每100人就注射了24劑疫苗,英國平均每100人就注射了32劑疫苗。而歐盟的數據很落後,平均每100人只注射了不到8劑疫苗。歐洲由於疫苗普及速度不如美國,因此復甦力道也比美國弱。

據我們所知,有“已知的已知”,有“已知的未知”。但是,同樣存在“未知的未知”。這是美國前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關於認知與不確定性的言論。 Accumen Management首席投資官肯·韋克斯勒則認為正是基於這一言論,才推動了去年美元走弱的共識。他表示,美元的反彈部分歸因於去年投資者取得領先優勢,部分原因是復甦變得比預期的更為複雜和多樣化。但是,沒有出現新的因素可以使它繼續走弱下去。

專家原本看跌美元,主要是預期全球市場將出現“通貨再膨脹”行情,韋克斯勒說,通貨膨脹貿易還在,但是開始減弱。

美元的逆勢上漲或許也與其債券收益率的上升有關。根據《路透社》報道,10年期美國公債收益率上升了36個基點,其他國家的國債收益率回升速度則相對較慢,使其對投資者產生吸引力,也提振了美元。比如,德國10年期公債收益率僅上升了14個基點,這解釋了美元兌歐元的強勢。同樣,美國和日本10年期公債之間的實質收益率差異擴大了30個基點。

 

多措施並行,
助美國經濟反轉


美元勢頭大漲之時,美國政府也才採取許多措施以恢復經濟。3月11日,美國總統拜登簽署了1.9萬億美院的經濟救助計劃,為每週失業救濟金增加300美元額外福利,擴大失業救濟範圍並將適用時間延長至9月6日;為州和地方政府注入約3,500億美元資金;為學校重新開放提供約1,700億美元等。

“這項法案將為美國人提供所需要的救助,以渡過疫情,並期望一系列措施令美國明年恢復到疫情前的充分就業水平,將提供足夠資源推動美國經濟非常強勁地復甦。”美國財長耶倫對方案予以肯定,同時對於方案是否會導致經濟過熱、引發通脹問題,她也表示不會出現這種情況。若通脹真的出現,亦有工具可以應對,政府會密切關注。

《華爾街日報》刊文稱美聯儲主席杰羅姆·鮑威爾19日重申了他的看法,美國經濟取得極大改善,因疫情而丟掉的2000萬個就業崗位約有一半已經恢復,而且隨着人們廣泛接種新冠肺炎疫苗,經濟前景正變得光明。復甦遠未完成,因此在美聯儲,我們將繼續為經濟提供所需要的支持,無論這需要多久。

經濟學家此前預計,美國至少到第二或第三季度,才有可能恢復新冠疫情的相關損失。但美國經濟韌性與一系列規模龐大的財政和貨幣刺激措施相結合,復甦速度迅速,負責實時追蹤GDP變化的亞特蘭大聯邦準備銀行預測美國第一季度的GDP便可達到10%成長,且有望延續為今年的成長趨勢。

疫情下讓中美之間的錯位變得縮小,而隨着疫情好轉,美國經濟似乎也有了好轉的迹象。 《今日美國報》的一篇文章指出,如果沒有中美合作,在最好的情況下,也無法阻止另一場健康災難,而在最壞的情況下,所有這方面的努力都是毫無意義的。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澳洲前總理陸克文、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等領導人均在不同場合中表示中美關係對全球的重要性。可以看出,後疫情時代的繁榮必須有堅實的中美關係作基礎!


經導全媒體矩陣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90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