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兩個循環”將助力中國外貿再次升級
"Dual cycles" to help China's foreign trade to upgrade again
本刊記者 劉妍伶 [第3485期 2021-01-18發表]
▲2020年11月17日,一名主播在浙江省桐鄉市濮院羊毛衫市場進行直播帶貨。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中國正在構建新發展格局,為世界經濟復甦注入更多動力。(新華社圖片)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成為了2020年的代名詞。然而,在巨大挑戰和災難前,中國政府始終以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理念,有效控制住疫情並全面復工復產,經濟活動有序恢復,成為2020年全球唯一正增長的大型經濟體。成功的背後離不開的是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在會議上提及的“面向未來,我們要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這一“兩個循環”戰略思路。

“兩個循環”概念指的是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該格局是在當前保護主義上升、世界經濟低迷、全球市場萎縮的外部環境下,黨中央推動我國開放型經濟向更高層次發展的重大戰略部署。

 

“內循環”並非閉門造車


20世紀以來,一種全新的有秩序的國際分工形式正在全球範圍內開展,經歷前所未有的最好的“超級全球化”的國際環境。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全球化的生產與貿易已經將各國的產業連接為一個整體,一件產品將由世界不同國家地區負責生產、組裝、銷售等程序,各國各地區之間可以做到零庫存和供需平衡。然而,這種國際分工體系最大的風險就是一遇到逆全球化事件、黑天鵝事件或是中美貿易戰加劇等事件,整個國際產業鏈就會面臨崩潰,負責生產出口的國家一旦沒有庫存或勞動力不足,後續負責組裝、銷售甚至進口的國家都面臨供不應求的局面。

在被新冠疫情籠罩了一年的全球經濟早已停滯不前,而此刻的中國作為全球唯一正增長的大型經濟體以及龐大的內需市場,在保護主義上升、世界經濟低迷、全球市場萎縮的外部環境下,及時將“外向型經濟”調整為“擴大內需”也是維護中國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大局的必經之路。

那麼,“擴大內需”的“內循環”主導經濟發展格局意味着“停止開放向內轉”嗎?

經濟學家、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林毅夫認為,基於新冠肺炎疫情這種全球化事件,的確對全球經濟產生了巨大衝擊,世界貿易組織早前預測,2020年國際貿易與前一年相比預計會下滑13個百分點到32個百分點,中國作為世界最大貿易國,出口減少意味着生產出來的商品必須國內消化,這就是內循環,2019年,中國出口的比重就從2006年的35.3%降至17.4%,剩下82.6%事實上都是在國內消化掉,作為經濟規模呈正增長的國家,中國內部日益增長的消費市場也有更大的潛力消化過剩的庫存。

“這並非閉關鎖國、主動脫鈎,而是進一步擴大高水平對外開放。”中銀國際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同樣認為“內循環”並非“閉門造車”。在全球經濟萎靡之際,在國內推進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不斷優化營商環境,“引進來”與“走出去”,“穩出口”與“擴進口”同步進行,確定中國在全球的“世界工廠+世界市場”的新角色,是全球經濟復甦後為世界經濟做出貢獻奠定良好基礎。

事實上,中國選擇以“內循環”為主導的新發展格局就是利用“城市-農村內循環”以及“製造業主導城市的產品生產後向一線城市消費市場轉移,並使得生產型城市工人得到了收入”等成本轉嫁的方式進行,這種“內循環”並不是所有城市都能進行,必須是有足夠龐大的市場,製造業門類齊全,資源和能源充足才能實現。現階段面對中國14億巨大人口需求的挑戰,單靠“內循環”勢必不足以滿足國內市場,所以必須在保證“內循環”穩步推進同時,更要注重“外循環”。

 

以RCEP為槓桿,推動中國“兩個循環”向好發展


2020年11月15日,《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第四次領導人會議期間,商務部部長鍾山代表中國政府與東盟十國及日、韓、澳、新西蘭的貿易部長共同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的簽署標誌着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區成功啟航,是東亞區域經濟一體化新的里程碑。

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的正式簽訂,形成了包括東盟十國、東亞三大經濟體中日韓、澳洲、新西蘭在内的全球最大自由貿易區之一。RCEP成員國覆蓋全球約30%的GDP和人口,橫跨東亞三大經濟體、東南亞主要國家、澳洲兩大經濟體的格局,令RCEP一舉成為全球最重要的自貿協定之一。

在東亞大經濟體中,中國尚不足以形成尖端技術優勢,仍處於加工組裝階段,RCEP協議中確定關稅下調至零關稅,開放市場,減少標準壁壘,促進成員國技術、投資、人員流動的便利性和流通性,以此形成在中日韓三國之間的“小循環”自貿區關係。2020年11月,申萬宏源研究結果顯示,日本對來自中國的紡織服裝等消費品、韓國對來自中國的電器機械設備及零件、鋼鐵製品等進行關稅稅率的下調,中國對於來自日韓的電器機械設備及零件、精密儀器、機械設備、汽車零部件等關鍵工業中間品、資本品進行關稅稅率下調,從而使得日韓兩國對於中國出口的需求,在中長期内,對中國“兩個循環”戰略思路的構建具有穩定和加速的作用。預期未來10年内,RCEP能直接拉動中國出口增速年均提升0.4個百分點左右,年均拉動中國GDP同比增長0.1%~0.15%。

“RCEP的達成,將有助於擴大中國出口市場空間,滿足國内進口消費需要,加强區域產業鏈供應鏈,有利於穩外貿、穩外資,為形成以國内‘内循環’為主體,國内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提供有效支撐。”商務部副部長兼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王受文表示。

 

“雙循環”助力中國外貿
持續向好


基於2020年不確定性風險的增多,以及2021年潛在危機的存在,中央對於國内“内循環”的重視也將有助於推動資源和利好政策流向以下行業:創新科技,避免中國科技受到外國制裁;消費升級,挖掘中國内部市場新興中產階級的購買力;新型城鎮化,城鎮帶動農村的升級和轉移。

在“兩個循環”的新發展格局和大坐標下,自貿區(港)的角色和使命也被賦予了新的內涵。位於一北一南的上海自貿區和海南自貿區相互聯動,推動了中國對外開放的格局。在目前中國已經設立的21個自貿區中,東部地區自貿區經濟基礎較紮實,地理條件優越,可以起帶動中西部地區自貿區共同發展的作用,在“兩個循環”的前提下,如何解決地區交通帶來的運輸成本、人才、資金、技術等問題,也是各個自貿區需要思考的方向。

隨着“兩個循環”新格局逐漸形成,我國外貿的轉型調整也釋放了積極信號。根據海關統計,2020年12月進出口總值為4,856.8億美元,與2019年同期相比增長了8.6%, 其中出口總值為2,819.3億美元,與2019年同期相比增長了13.56%, 進口總值2,037.5億美元,與2019年同期相比增長2.4%,貿易順差781.7億美元。由於全球經濟疲軟,而中國經濟回暖復甦,生產供給能力明顯優於他國。

接下來,面對複雜多變的國際市場,全球化收縮趨勢不減的挑戰,中國在“外循環”方面應持續深耕東亞和“一帶一路”國家的需求潛力,尤其在西方國家“去中國化”的勢頭不減的前提下,更應把握好與周邊國家的緊密往來。與此同時,應推動外貿企業出口轉內銷,尋求消費“內循環”,進一步加快挖掘跨境電商行業的新發展方向,利用“線上直播”或“網紅帶貨”等新興模式推動企業產品向國內轉移。


經導全媒體矩陣
2021全國兩會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8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