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香港首先要端正認識
Hong Kong must first have a right attitude before integrating into the overall development of the country
本刊記者 韓琪 [第3482期 2020-11-30發表]
 【香港經濟導報網訊】

上個世紀如果提起香港,許多人都會覺得這是家門口的一座有着距離感的“西方城市”。自由港、國際大都市、世界級金融中心……這些國際化的標籤奠定了香港在許多人心中“標杆”的印象,它猶如屹立在中國南方的一顆明珠吸引着許多有志之士紛紛慕名前往。

20年前如果你問一個香港市民,內地的城市是否會超過香港,他們可能會覺得很荒謬。然而,隨着內地的經濟在二十餘年飛速發展,上海與深圳的GDP分別在2010年及2018年超過香港,許多港人才發覺被自己過度的自信“打臉”,開始尋求與內地城市的合作,進行產業升級轉型。不過,香港經濟發展的速度仍然緩慢,尤其最近幾年,香港經濟增速不到3%。追根溯源,許多港人還存有“拒絕香港內地化”的錯誤思潮,從而導致了對香港與內地合作、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抵觸情緒,這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圖為香港金紫荊廣場。(新華社圖片) 

在10月20日舉辦的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週年慶祝大會上,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主任駱惠寧說道:“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豐富‘一國兩制’事業發展新實踐,不僅是深圳經濟特區等內地城市的機遇,也是香港不可錯失的重大歷史機遇。”關於香港要如何抓住機遇,他表示,首先要堅定一個認識: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不是要讓香港“內地化”、“邊緣化”,而是要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方針,讓香港更好地保持特色、更好地發揮比較優勢,在此基礎上與內地實現優勢互補、相互促進;其次需要積極行動,帶頭參與大灣區建設,在開展更高水平深港合作、參與國家“雙循環”過程中,開拓發展新空間、做出自己新貢獻;機不可失時不再來,香港不能等、也等不起,不能讓“歷史性機遇”,成為“歷史性遺憾”。此番講話可以說直擊香港長久以來存在的錯誤思潮,同時也為施施而行的香港指出了未來的發展道路——糾正錯誤思潮、善用“一國兩制”的優勢、融入國家發展大局,而這也是基於歷史發展和經驗教訓所得的。


歷史證明,香港離不開內地


時間回到2003年初,當時“非典”(英文:SARS)在世界各地蔓延,全球籠罩在恐慌之中。由於“非典”擴散的影響,香港的經濟受到重創。當時有媒體報道,2003年的第二季度,中國內地及世界其他地方赴港遊客同比將減少90%。這是非常痛苦的,因為旅遊收入佔香港本地零售收入的21%,佔GDP的6.2%,而隨之而來的是第二季度的失業率將超過8%,創出新高。預計在消費方面,香港每月將損失70億港元,GDP將下降0.6%,為2%。

就在香港前景一片迷茫之時,中央政府果斷出手,簽署《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實施了“自由行”的政策,幫助香港經濟快速回升。根據香港政府公布的2003年經濟回顧報告顯示:開放自由行後,機器及設備的投資開支在2003年後期恢復明顯增長;訪港旅遊業及相關行業在第三季迅速反彈,而第四季更顯著上揚。內地訪港旅客人數大幅回升,特別是於7月底落實“個人遊”計劃後,帶動旅遊業迅速自谷底反彈;與一年前同期比較,本地生產總值在2003年第一季實質上升4.5%後,在SARS擴散下,於第二季逆轉,下跌0.5%。但在第三季強勁反彈至4.0%的增長,第四季升幅進一步加快至5.0%。2003年全年合計,本地生產總值實質增長3.3%,高於2002年的2.3%增幅。

新冠疫情的來襲似乎看到了歷史的重演。在疫情爆發初期,因為有了對抗“非典”的經驗,所以香港在前期的抗疫戰中表現還不錯。然而,隨着內地走出疫情的霧霾、全面復工復產,香港卻還在疲於應付疫情,而目前,第四波疫情亦來勢洶洶。為了控制疫情,中央政府曾施予援手,派出內地支援醫療隊,幫助香港政府進行“全民核酸檢測”以盡快找出“隱形傳播鏈”,防止疫情擴散。但同時,一些錯誤的思潮卻傳播開來,許多港人拒絕中央的援助進行檢測,使得這項計劃最終並未達到預期效果。可以看出,切斷中央的救助線,與內地持續封關,香港抗疫孤掌難鳴。任由錯誤思潮的傳播只能換來抗疫戰線不斷的拉長,經濟持續的低迷。


澳門是香港的一面鏡子


與香港反覆不斷的疫情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澳門高效而顯著的抗疫戰。同為特別行政區,與香港隔海相望的澳門在7月份已恢復粵澳人員正常來往,8月恢復與內地免隔離通關,9月便與內地恢復旅遊簽注。在感嘆於澳門顯著成效的時候,人們才發現原來自回歸後,澳門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之下快速發展,早已超越了香港。

在2019年12月20日,即澳門回歸祖國20週年之際,有數據顯示,從1999年到2018年,澳門本地生產總值(GDP)從518.7億澳門元增加到4,446.7億澳門元,人均GDP達8.3萬美元,接近香港的兩倍,位居全球第二;累計財政盈餘達到5,088億澳門元,外匯儲備為1,636億澳門元,分別是1999年的193倍和6.2倍。

“1999年澳門特區政府成立的時候,葡國政府移交的財政結餘只有二十幾億澳門元。”澳門經濟學會理事長柳智毅談及澳門的發展時指出,回歸前的澳門社會管理混亂、治安差,營商環境更無從談起。沒有資本願意到澳門投資興業,整體經濟低迷,連續4年出現負增長。現在政府財政儲備每年盈餘滾存下來,最新的財政儲備超過5,700億澳門元,加上外匯儲備,有超過7,000億澳門元的財政儲備。

3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60多萬人口的澳門卻用一連串的數字向世界展示了具有澳門特色的“一國兩制”成功實踐。對此,澳門特區行政長官賀一誠說道:“這得益於全面準確理解和貫徹‘一國兩制’方針,澳門保持了和諧穩定。這為經濟快速增長、民生持續改善創造了良好的社會氛圍。”

20年來,中央政府始終堅持實行“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針,不干預特區政府自治範圍內的事務;澳門特區政府亦堅守“一國”之本,善用“兩制”之利,充分發揮澳門的制度和區位優勢,抓住國家的歷史機遇,不斷拓展澳門的發展空間,以“按照國家所需、發揮澳門所長”為原則,結合“一中心、一平台、一基地”的定位,融入國家發展大局,迎來了回歸之後輝煌的是時期。 20年的實踐,澳門充分證明了“一國兩制”是完全行得通、辦得到、得人心的。曾經“大香港小澳門”的歷史觀念慢慢遠去,香港能否從這堂課中學到經驗?

 

▲圖為中國內地4座一線城市與中國香港、中國澳門2000-2018年GDP對比圖。數據來源:廣東省、上海市、北京市統計局,世界銀行。(韓琪製圖)
 


大灣區機遇香港不容錯過


其實,與香港相比,澳門在土地面積、人口資源、產業結構等方面都不如香港具有優勢。然而回歸20餘年,澳門善用“一國兩制”優勢,積極融入國家發展大局,而中央政府也大力支持:用地面積不夠,中央便授權澳門特區租用珠海橫琴口岸的部分土地或建築直至2049年,在規定的期限內,澳門對有關區域擁有管轄權;海域面積不夠,國務院常務會議則通過方案明確澳門水域和陸界範圍,使得澳門海域面積擴大近一倍……那是否是中央對香港的幫助不夠才會導致香港發展緩慢?其實不然,回顧香港回歸以來,中央對於香港的各種措施政策,可以看出中央是真誠為了香港好。

回歸前香港長期處於英國殖民統治,政治上英國人享受一切政治特權,香港人只能做“二等公民”,更別談有什麽政治權利可言;經濟上英國更是持續不斷地從香港吸取大量實際利益,僅駐港英軍費用上,近50年總共從香港收走221億港元,更別說是其他英資大行在香港的“特權”了。回歸後,則完全是另一番景象。政治上香港同胞成為特別行政區的主人翁,享有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更廣泛的民主權利和自由;經濟上中央政府不僅沒有向特區徵稅,沒有讓特區負擔一分錢駐軍費用,而且還推出一系列惠港政策,支持香港發展,幫助香港成功抵禦兩次國際金融危機的重大衝擊。

為了促進香港與內地的人才交流建立有效合作機制,在2011年香港大學百年校慶典禮上,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宣布,次年(2012年)開始中央政府將設立專項資金,每年支持1000名港大學生和老師去內地學習、考察、開展科研。國家也將支持香港其他高校與內地高校合作,促進內地和香港教育科技事業共同發展。然而,長期以來許多香港青年受錯誤思想的感染對於內地來的教育資源表現出抵觸的情緒,包括對今年7月港大校方解僱非法佔中發起人之一的戴耀廷副教授、10月份任命兩位內地學者為副校長等事件發起了聯署抗議。

為彌補香港法律制度的漏洞,修復從2019年開始因黑暴、攬炒而滿目瘡痍、民不聊生的香港,中央政府果斷決定為香港設立維護國家安全法律,協助香港解決根本問題。這樣一來外國勢力將再難插手干預香港事務,本地反對派政客將再難破壞制度,黑暴與極端分子也再難施惡逞兇。然而,許多港人看不到法案實施後,香港回歸安寧穩定的現實,還不斷宣揚“法案實施後,香港將不再是香港”的錯誤觀點。殊不知,澳門在2009年通過《維護國家安全法》後更加和諧安定、繁榮富強,部分亂港勢力所崇尚的英、美等國很早就已經有了國家安全法。

 
▲9月30日,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在“香江賀國慶 中秋喜團圓”——香港同胞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1週年大會上致辭時說:“香港比任何時候都應強調對國家的責任擔當。”(新華社圖片)

在2019年國家發布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中,香港被提到102次,而深圳只有39次。許多事實都一再說明,國家對香港非常重視。可是,許多香港人還存有舊的觀念,一味做着“夜郎自大”的夢,拒絕向內地靠攏,將中央送到嘴邊的“大餅”扔掉,因此失去許多機會。正是基於這種“香港去內地化”的錯誤思想,使得他們看不到香港經濟結構過於單一和過時、人口嚴重老化、創新科技及先導産業幾乎空白而無法轉型等諸多問題;看不到深圳、澳門崛起,國際企業入駐後,香港或失去金融中心地位的現象;看不到內地企業如若離港上市、市場資金流失、港股無人問津,香港注定邊緣化的可能。

過去因為抵觸和內地的合作,讓香港已經錯失了許多機遇,得到的教訓已經很深刻。如果在未來香港不糾正錯誤的思潮,繼續被一些亂港勢力的主張左右而誤以為,拒絕與內地合作才能夠保留香港特色,那麼香港只剩下不可逃脫的邊緣化命運。10年前被上海反超、2年前被深圳反超,再過幾年,又將如何呢?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光明科學城 閃耀高交會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84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