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脫貧攻堅目標任務接近完成 謀劃與鄉村振興戰略相銜接
本刊記者 邢寶華 [第3480期 2020-11-16發表]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貧困人口脫貧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和標誌性指標,作出一系列重大部署。黨的十九大後,黨中央把打好精準脫貧攻堅戰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三大攻堅戰之一,持續高位推進,脫貧攻堅力度之大、規模之廣、影響之深,前所未有。
 
▲9月16日,國家主席習近平來到湖南省郴州市汝城縣文明瑤族鄉沙洲瑤族村調研,了解當地開展紅色教育及脫貧等情況。圖為習近平在汝城縣文明瑤族鄉第一片小學,受到學童的歡迎。 (新華社圖片)  
 
脫貧攻堅,不勝不休。這場戰役可謂艱苦卓絕,氣壯山河。7年多來,脫貧攻堅責任、政策、投入、動員、監督、考核體系全面建立,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基本方略深入人心,“扶持誰”、“誰來扶”、“怎麼扶”、“如何退”問題基本解決,脫貧攻堅成為全黨全社會的思想自覺和統一行動,取得了決定性成就,這充分彰顯了中國共產黨領導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政治優勢,有力地促進了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與大規模減貧同步,為全球減貧事業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經過不懈努力,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從2012年底的9899萬人減少到2019年底的551萬人,貧困發生率由10.2%降至0.6%,貧困縣從832個減少到52個,貧困村由12.8萬個減少到2707個。貧困地區基本生產生活條件明顯改善、經濟社會發展水平明顯提高、貧困治理能力明顯增強,黨在農村的執政基礎更加鞏固。一大批幹部在脫貧攻堅實踐中增長了才幹、得到了錘煉,為進一步做好農村基層工作積累了寶貴財富。
 
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之年,也是脫貧攻堅收官之年。面對新冠肺炎疫情和洪澇災害影響,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脫貧攻堅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必須完成的硬任務強力推進。各地區各部門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和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積極轉變工作方式,努力克服疫情災情影響,有力有序推進脫貧攻堅工作,取得明顯成效。
 
 

“兩不愁三保障”存量問題全部解決

 
到2020年底穩定實現“兩不愁、三保障”,是貧困人口脫貧的基本要求和核心指標。經過多年精準幫扶,貧困群眾“兩不愁”質量水平明顯提升。2013年至2019年,832個貧困縣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6,079元增加到11,567元,年均增長9.7%,比同期全國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高2.2個百分點。
 
2019年,全國建檔立卡貧困戶(含脫貧戶)人均收入超過9,000元。“三保障”和飲水安全存量問題全部解決。2019年,各地區共摸排出未解決“三保障”和飲水安全問題的貧困人口523.2萬人,2020年6月底前已全部解決。因疫情災情等影響又新增了93萬人,截至8月底已解決77萬人,剩餘16萬人正在解決。據統計,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國改造薄弱學校10.8萬所,勸返20多萬輟學生返校,貧困家庭義務教育階段適齡兒童少年全部入學,在少數民族地區開展的學前學會普通話試點取得積極成效,實現了貧困人口義務教育有保障。基本醫療保險、大病保險和醫療救助對貧困人口實現全覆蓋,全國累計救治貧困患者1600多萬人,肺結核、包蟲病等地方病得到解決,實現貧困人口基本醫療有保障。對現居住在C級和D級危房的貧困戶等重點對象進行危房改造或實施其他有效措施,全國累計有743萬貧困戶危房得到改造,實現貧困人口住房安全有保障。全國累計解決1700多萬貧困人口飲水安全問題,新疆等地徹底告別飲用苦鹹水的歷史,實現貧困人口飲水安全有保障。
 

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強力推進

 
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指導“三區三州”所在6省區分別制定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實施方案(2018~2020年)。扶貧辦會同有關省區每年召開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現場推進會,共同解決問題,督促方案加快落實。各地區各部門加大政策傾斜支持力度,2018-2020年中央財政專項扶貧資金新增部分主要用於“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
 
截至2020年6月底,實施方案資金到位率達到118%,項目開工率達到102%,項目完工率達到96%。“三區三州”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由2017年底的305萬人減少到2019年底的43萬人,貧困發生率由14.6%下降到2%。2020年以來,對全國剩餘52個貧困縣和貧困人口多、脫貧難度大的1113個貧困村實行掛牌督戰,各方面均加大了對掛牌縣村的傾斜支持力度。
 

貧困地區產業發展呈現良好態勢

 
貧困地區一二三產業方興未艾,出現了全局性、趨勢性的變化,成為構建國內大循環格局的重要潛力之一。貧困地區傳統特色優勢產業得到發展壯大。原有經濟林果、中草藥等產業發展壯大,木耳、蘑菇種植,貴州的刺梨、雲南怒江的草果、新疆的核桃大棗、西藏和青海的青稞犛牛、甘肅隴南的油橄欖、花椒等特色產業都實現了產業化、品牌化、專業化發展。貧困地區新產業新業態迅速發展。電商扶貧、光伏扶貧、旅遊扶貧等取得積極成效。
 
全國建設了8萬多座村級光伏扶貧電站,每年發電收益130多億元,資產和收益均歸村集體所有,收益資金主要用於公益崗位扶貧、小型公益事業扶貧、獎勵補助扶貧。帶貧主體和貧困戶發展能力不斷提升。截至2020年9月底,中西部22個省份有扶貧龍頭企業29822個,扶貧車間32280個。全國90%的貧困村都建有合作社,平均每個貧困村有3名左右創業致富帶頭人。通過加強貧困勞動力職業技能培訓,貧困群眾生產技術和發展能力明顯提升。消費扶貧行動開局良好。
 
2018年,國辦印發《關於深入開展消費扶貧助力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指導意見》,國務院扶貧辦會同有關部門聯合開展了消費扶貧行動。截至2020年9月底,中西部地區共認定扶貧產品117574款,已銷售近1,715.18億元,扶貧產品銷售渠道進一步拓寬。
 

貧困勞動力外出務工工作紮實推進

 
面對今年疫情災情對脫貧攻堅特別是就業扶貧工作帶來的不利影響,各地區各部門積極採取措施解決貧困勞動力外出務工問題。國家重大項目建設優先安排貧困勞動力務工,東西部扶貧協作雙方積極組織貧困勞動力外出務工和穩崗就業。
 
截至9月底,全國已外出務工貧困勞動力2934.4萬人,是去年外出務工人數的107.5%。其中,省外務工1047.7萬人、省內縣外務工525.1萬人、縣內務工1361.6萬人。扶貧車間、公益崗位等充分發揮就業吸納能力,各地通過扶貧公益崗位共安置494.9萬貧困人口,支持貧困弱勞力半勞力就地就近就業。
 

易地扶貧搬遷任務全部完成

 
“十三五”易地扶貧搬遷任務已全部完成,全國共建成集中安置區約3.5萬個,建成安置住房266萬多套,配套設施和掃尾工程全部完成,960多萬貧困人口通過易地扶貧搬遷擺脫了“一方水土養不活一方人”的困境。有關產業發展、就業幫扶、社區治理和不動產登記等後續幫扶政策陸續出台實施,易地扶貧搬遷後續扶持政策體系逐步形成。
 

防止返貧監測和幫扶機制基本建立

 
2020年3月,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印發《關於建立防止返貧監測和幫扶機制的指導意見》,明確對脫貧不穩定戶、邊緣易致貧戶以及因疫情影響等引發的剛性支出明顯超過上年度收入和收入大幅縮減的家庭加強監測,提前採取針對性幫扶措施,防止返貧和發生新的貧困。
 
財政部、國務院扶貧辦印發通知,明確各省區市在統籌安排財政專項扶貧資金時將非貧困縣、非貧困村脫貧任務納入測算分配因素,允許統籌安排相關財政涉農整合資金用於非貧困村貧困人口脫貧,允許安排財政專項扶貧資金統籌支持貧困邊緣人口扶貧小額信貸貼息、技能培訓等。國務院扶貧辦印發通知,對防範化解因洪澇地質災害等返貧致貧風險提出要求。全國共摸排出近500萬脫貧不穩定人口和邊緣易致貧人口,截至2020年8月底,受疫情災情影響新識別55.6萬人,均採取了相應幫扶措施。
 

困難和挑戰不可低估

200萬人存返貧風險

 
7年多來取得的成就、積累的經驗和形成的機制,為今年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奠定了堅實基礎。同時,脫貧攻堅從決定性成就到全面勝利,面臨的困難和挑戰不可低估,面臨的任務依然艱巨複雜。
 
疫情災情影響仍在持續。一些企業訂單減少、生產下滑,增加了貧困勞動力穩崗就業壓力,居民消費需求下降、農產品集中上市,增大了扶貧產品滯銷風險,進而影響貧困群眾增收和穩定脫貧,加大返貧致貧風險。
 
剩餘脫貧攻堅任務艱巨。全國還有52個貧困縣未摘帽、2707個貧困村未退出、551萬貧困人口未脫貧,主要集中在深度貧困地區。雖然同過去相比總量不大,但都是貧中之貧、困中之困。
 
鞏固脫貧成果任務很重。全國已脫貧人口中有近200萬人存在返貧風險,邊緣人口中有近300萬人存在致貧風險。易地扶貧搬遷近1000萬貧困人口,穩得住、能致富任務艱巨。穩定住、鞏固好“三保障”成果任務不輕。
 
工作中仍然存在一些突出問題。一些地方出現了工作重點轉移、投入力度下降、幹部精力分散的現象。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屢禁不止,數字脫貧、虛假脫貧仍有發生。部分貧困群眾發展的內生動力不足。
 

越到最後越要繃緊弦不能放鬆

 
脫貧攻堅已經進入決戰決勝、全面收官的關鍵時刻,越到最後越要繃緊弦,不能停頓、不能大意、不能放鬆。重點要做好以下幾個方面的工作。
 

1、實行掛牌督戰

 
繼續實施好“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實施方案,對52個未摘帽貧困縣和1113個貧困人口多、貧困發生率高的貧困村實行掛牌督戰,確保深度貧困地區不拖後腿,確保剩餘脫貧攻堅任務全面完成。
 

2、強化貧困勞動力穩崗就業

 
就業是“六穩”“六保”的首要任務,務工是貧困群眾增加收入、擺脫貧困的重要途徑。東部省份要統籌各方力量,為在當地務工的中西部全部貧困勞動力提供穩崗轉崗服務。中西部省份要主動加強與東部省份工作對接,配合東部省份做好穩崗工作。東部省份扶貧部門要加強同人社部門合作,儲備足夠就業崗位,讓貧困勞動力及時有崗可上。中西部省份扶貧部門要牽頭摸清貧困勞動力務工基本情況,配合人社部門開展各類專項幫扶,同時協調做好省內貧困勞動力的穩崗就業工作。
 

3、開展消費扶貧行動

 
消費扶貧是推進脫貧攻堅的重要舉措,是對產業扶貧最大的支持,是疫情災情背景下的有力舉措。各級扶貧部門要按要求做好扶貧產品的認定管理,嚴控產品質量,擴大供給規模,逐步在消費者心中樹立起扶貧產品的品牌形象。要協調相關部門支持扶貧產品開展地理標誌和質量安全品牌認定,提升扶貧產品的市場認可度。要做到價格合理,決不允許“消費”愛心,讓購買者傷心。要組織好消費扶貧月活動,廣泛動員社會各界參與,盡可能加大採購量,加快推進消費扶貧專櫃、專館、專區建設,積極拓展扶貧產品銷售渠道。
 

4、加強產業扶貧

 
產業扶貧是穩定脫貧的根本之策,是精準扶貧“五個一批”的重要內容。要發展壯大扶貧龍頭企業、合作社、創業致富帶頭人等帶貧主體,提高組織化程度,延長扶貧產業鏈條,完善帶貧減貧機制,着力激發內生動力,推動貧困群眾從“等靠要”向“想幹事、會幹事、幹成事”轉變。要強化產業扶貧政策保障,繼續加大扶貧資金對產業扶貧的投入,向帶貧主體和產業扶貧基地建設傾斜。用好扶貧小額信貸政策,做到應貸盡貸。與時俱進出台更有力的扶持政策,支持扶貧產業穩步發展。
 

5、深化易地扶貧搬遷後續幫扶

 
目前,960多萬貧困人口的搬遷工作已經完成,搬得出的問題已解決,下一步的重點是穩得住,逐步能致富。要強化配套建設,提升完善集中安置區公共服務和配套基礎設施,確保小孩有學上,生病有地方看。要強化產業就業,充分利用遷出地和集中安置區資源,因地制宜發展產業,推動集中安置區承接勞動密集型產業。加強組織培訓,提升勞動力素質,實現有勞動力的搬遷家庭至少有1人穩定就業。要強化社會治理,提升安置區社區管理服務水平,常態化開展感恩教育,幫助引導搬遷群眾更好融入新生活。
 

6、做好防止返貧監測幫扶

 
防止返貧監測和幫扶機制,是鞏固脫貧攻堅成果的重要制度保障。要完善動態監測機制,通過相關行業部門篩查預警、鄉村幹部走訪、農戶主動申報等多個途徑,實事求是確定監測對象,只要符合監測標準就要及時全部錄入,不能出現遺漏。要提前採取幫扶措施,對脫貧監測戶,繼續落實現有脫貧攻堅幫扶政策。對邊緣監測戶,及時給予扶貧小額信貸支持,加強技能培訓,統籌利用公益崗位多渠道安置。對無勞動能力的監測對象,進一步強化綜合性保障措施,確保應保盡保。要壓實部門責任,防貧機制是多部門聯合運行的機制,要像解決“三保障”問題一樣,發揮各主管部門作用,協調推動相關部門加強數據共享與比對分析,及時通報支出驟增或收入驟減家庭的預警信息,提前介入幫扶消除返貧致貧風險,共同把這項制度完善好、執行好。
 

明年上半年正式宣布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11月初,習近平總書記在做關於《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說明時指出,考慮到目前仍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行時,建議稿表述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取得決定性成就”。明年上半年黨中央將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行系統評估和總結,然後正式宣布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表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只是消除了絕對貧困,相對貧困仍將長期存在。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鬥的起點。為鞏固脫貧攻堅成果,要做好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戰略的有效銜接。
 
要在思路上銜接,2020年前,中西部地區鄉村振興的優先任務就是脫貧攻堅,“十四五”時期,中西部脫貧摘帽地區仍要把鞏固脫貧成果作為鄉村振興重點,確保脫貧人口和摘帽地區在鄉村振興中不掉隊。
 
要在政策上銜接,全面梳理需要繼續執行的政策、需要調整完善的政策、需要逐步退出的政策以及需要創設加強的政策。
 
要在工作上銜接,2020年後的扶貧工作,從超常舉措向常態幫扶轉變,從集中攻堅向長效機制轉變。總之,就是要有利於激發欠發達地區和農村低收入人口發展的內生動力,有利於實施精準幫扶,促進逐步實現共同富裕。
 
 


經導全媒體矩陣
特區40年 深圳再出發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閒話大灣區
光明科學城 閃耀高交會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80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