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好風憑借力 湖南自貿區揚帆正當時
Good wind by force, Hunan Pilot Free Trade Zone is in full swing
本刊記者 沈雨青 [第3478期 2020-10-19發表]
Abstract: Hunan Pilot Free Trade Zone was officially unveiled Sept. 24, 2020.


▲湖南

千餘年前的湘江河畔,商船穿梭不息,世界級的瓷器工廠在湘江邊碼頭的忙碌剪影裏繁華盡顯。
 
當年,一艘滿載瓷器的船隻從長沙石渚湖出發,可惜不幸在行駛到印尼勿里洞外海時觸礁沉沒。
 
公元1998年,這艘沉寂千年的商船重見天日,得名“黑石號”,船上滿載的67000餘件精美瓷器讓這艘沉船的“二次面世”轟動全球,而其中,有56500餘件出自唐朝時期的湖南長沙望城銅官窯。
 

▲9月24日上午,湖南省委書記杜家毫,湖南省委副書記、省長許達哲共同為“中國(湖南)自由貿易試驗區”揭牌。
 
可以說“黑石號”沉船的出現,不僅見證了湖南古代國際貿易的繁榮,見證了古老的“海上絲綢之路”,同時也見證了湖南人的冒險與開拓精神。
 
千年後的芙蓉國度——湖南,經濟依舊是中部地區領頭羊。2019年,湖南全年地區生產總值達3.98萬億元,同比上漲9.4%,穩居全國省級排行榜前列。
 
但為進一步加快湖南經濟發展步伐,優化產業結構,如何高質量完成產業轉型升級和經濟發展方式轉變成為湖南經濟保持高速發展的根本命題。
 

▲中歐班列
 

解局,自貿區為何落子湖南?

 
今日,世界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國家主席習近平表示,唯有開放合作,才能獲得共贏。中國要在更深層次、更寬領域、以更大力度推進全方位高水平開放,而將自貿區打造成為新時代改革開放的新高地正是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核心內容之一。
 
湖南牢記總書記的殷切囑托,朝着開放高地昂首闊步。
 
在5年前,湖南省就開始了對自貿區建設的上下求索。2015年10月,湖南省政府辦公廳印發《2015年湖南省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工作要點》,當中首次明確提出申報建設自貿區。
 
五年申報,一朝圓夢。湖南人“不信邪、不怕壓、不怕辣”的騾子脾氣也是對新事物富於冒險精神的另一種詮釋。
 

▲長沙黃花國際機場
 
2020年9月24日,湖南自貿區正式揭牌,標誌着湖南站在了開放型經濟里程碑式的新起點上。新批覆的湖南自貿區涵蓋長沙、岳陽、郴州三個片區,面積119.76平方公里。
 
從先前設立的18個自貿區發展現狀來看,各片區充分享受制度先行先試、營商環境優化、行政手續簡化、准入條件寬鬆等等一系列多開放少限制的優惠政策,改革紅利在這些地區得以持續釋放。
 
以國家第一個自貿試驗區——上海自貿區為例,截至2018年6月,上海新設外商投資企業8696個,吸引合同外資1,102.4億元,實到外資221.33億美元。截至2018年9月底,全國各自貿試驗區累計新設企業約56萬家,外資企業3.2萬家。各自貿區以不到全國萬分之二的面積,吸收了全國12%的外資、創造了12%的進出口。
 

▲長沙黃花綜合保稅區卡口及通關綜合大樓
 
設立自貿區的紅利不言自明,但不沿邊,不靠海的中部省份湖南憑借什麽條件成為新一批自由貿易試驗區的落子地呢?
 
宏大構想源於廣闊現實。湖南人在擴大對外開放,發展高端裝備製造業上一刻不曾懈怠。產業基礎紮實,區位條件優越,外向型經濟發展初具規模是湖南自貿區獲得批覆的現實基礎。
 
地處中部,承東啟西,是湖南的區位優勢。京廣高鐵與絲綢之路節點城市相連,滬昆高鐵與東盟各國相通,水路直達東部沿海港口,通過湘江,湖南被嵌入長江黃金水道和長江經濟帶體系中,南向發展,湖南又與珠三角、北部灣城市毗鄰。正是遍布湖南的水陸四通八達的交通大動脈,為對接“一帶一路”倡議提供了良好的基礎條件。
 
務實而不務虛的湖南人,重實業、重民生、不發展地皮經濟,這也成為湖南自貿區發展的底氣。
 
在沿海投資成本水漲船高的當下,沿海地區人員工資、投產地皮、電力物業等成本已經不再具備生產要素全球化中最基本的價格優勢。
 

▼長沙黃花綜合保稅區作為長沙東部發展開放型經濟的核心引擎,引領湖南“走向世界”。
 
湖南地皮充裕、價格合理,工業基礎紮實,隨着中部交通物流設施逐步完善,湖南成為投資者(外資)眼中的香餑餑。
 
以湖南工業基礎數據來看,改革開放以來,湖南省的工業經濟總量在40年的時間裏,實現了從不足百億元到千億元再到萬億元的歷史性“三連跨”,當下的湖南已經成為名副其實的工業強省。
 
40年來,湖南工業增加值由1978年的51.94億元躍升至2017年的11,880億元,增長了89倍,年均增長12.5%。2019年,湖南省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營業收入37,310.77億元;實現利潤總額1,870.81億元,增長6.6%,增速分別比全國平均增速快2.3個和9.9個百分點。
 
湖南人的冒險精神也在對外經濟合作中展露無餘。2016~2019年,湖南省國際全貨機航線從無到有,貨運量從1.1萬噸增加到5.1萬噸;出入境人員從246萬人次增加到326萬人次;水運口岸集裝箱吞吐量從25萬標箱增加到60萬標箱;中歐班列發運量從74列增加到446列;海關特殊監管區外貿總額從22.5億美元增加到148.9億美元。
 
即使處在新冠疫情陰霾下,2020年上半年,湖南省實現進出口總額2,080.69億元,同比增長13.4%,總量全國排名第15位,進出口增速居全國第三。為彌補疫情下人員流通不暢對經濟造成的不良影響,湖南省還積極招商引資,加開貨物運輸國際班列。2020年上半年湖南省中歐班列共計開行268列,同比增長69.7%,共計運載貨物19.66萬噸,同比增長15.9%;貨值9.56億美元,同比增長129.8%。
 
總體看,湖南省在資源稟賦、產業基礎上優勢明顯。在強化對外開放、產業合作、協作交流等方面均交出一份滿意答卷。
 

▲岳陽城陵磯港口
 

高屋建瓴
三大定位籌劃開放藍圖

 
“自貿區的獲批,標誌着湖南將以要素貿易和產能出口為主打,未來或形成帶動湖南全面開放的平台體系。”9月22日,湖南師範大學教授劉茂松接受媒體採訪時這樣形容自貿區對湖南經濟發展的意義。
 
2020年9月16日至1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湖南考察時強調,湖南要主動服務國家開放戰略,深度融入共建“一帶一路”,推動對外貿易創新發展,要着力打造國家重要先進製造業、具有核心競爭力的科技創新、內陸地區改革開放的高地。
 
湖南自貿區牢記總書記囑托,在9月24日中國(湖南)自由貿易試驗區正式揭牌後,制定“一產業、一園區、一走廊”三大戰略定位,正式吹響了對外開放的新號角。
 
其中,“一產業”是指打造世界級先進製造業集群,“一園區”是指打造中非經貿深度合作先行區,“一走廊”是指打造聯通長江經濟帶和粵港澳大灣區的國際投資貿易走廊。
 
“一產業”,湖南自貿區將打造先進製造業集群首重提出是應有之義。製造業特別是裝備製造業,撐起了湖南工業的高度與厚度。在國際合作的外部及內部條件急劇變化的當下,中西部地區成為中國經濟最大的回旋餘地與潛力所在。
 
作為製造業大省,湖南培育了三一重工、中聯重科、山河智能、鐵建重工等一批具備世界級優勢的企業,在工程機械、軌道交通、新一代信息技術、航天裝備等領域優勢明顯,體系完備,市場縱深廣闊。湖南工程機械2019年營業收入佔全國26%。今年克服疫情不利影響,159家規模企業1-6月實現營業收入、利潤分別增長31.6%、45%,主要經濟指標創歷史最高水平。
 
“湖南將結合自身優勢,搶抓數字化、智能化發展的重大機遇,推動先進製造業向價值鏈高端延伸,促進先進製造業與服務業相互融合,深度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和國際產能合作。”湖南省副省長何報翔在解讀《中國(湖南)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簡稱:《總體方案》)時表示。
 
根據《總體方案》,湖南製造業的發展目標,旨在打造世界級先進製造業集群。
 
在具體路徑方面,《總體方案》提出,湖南自貿區以形成支持創新的良好生態為目標,以全面提升對國內外創新要素的集聚力、吸引力為路徑,在創新人才政策、加快創新平台建設、促進數字經濟發展、建設工業互聯網、開展高端裝備維修再製造以及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和運用等多個方面提出了一系列改革試點任務,通過實行更加積極、更加開放、更加有效的創新政策,加快培育先進裝備製造業創新發展的內在動力。
 
依托湖南先進裝備製造業基礎,湖南自貿區提出了深度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支持龍頭企業建設面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跨境寄遞服務網絡、國際營銷和服務體系,打造“一帶一路”先進製造業高地。
 
“要推動產業數字化,聚焦重點行業推動智能製造單元、智能生產線、智能車間、智能工廠建設;打造工業互聯網供給體系,引進培育一批全國領先的解決方案供應商,全面提升製造業企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水平。大力發展數字產業化,積極探索和布局產業發展前沿領域,在移動互聯網、工業互聯網、智能網聯汽車、超高清視頻等領域形成湖南特色。”湖南省工信廳副廳長馬天毅表示。
 
憑借自貿區東風,未來湖南在先進製造業方面引領中部發展、甚至撐起中國製造業大旗的美好未來,也非是不可暢想。
 
自貿區的優惠政策,有利於加快產能“走出去”,緩解湖南當前產能過剩的突出矛盾。《總體方案》對此有明確規劃,《方案》指出,“建設非洲在華非資源性產品集散和交易中心”“積極探索開展中非易貨貿易”,其具體措施就是打造中非經貿深度合作先行區(“一園區”)。
 
湖南與非洲的經貿合作有着深厚的傳統。2019年6月27日,首屆中非經貿博覽會在長沙隆重舉辦並長期落戶湖南。
 
作為深化對非合作的注腳,2019年,湖南對非洲進出口額35.4億美元,同比增長29%,其中,對非洲出口23.5億美元,同比增長41.8%;從非洲進口11.9億美元,同比增長9.6%;今年1至6月,湖南對非洲進出口18.3億美元,同比增長10.4%,增速位列中部六省第一。
 
此外,湖南雜交水稻在非洲廣泛推廣播種,逾200家湘企在非洲投資發展,非洲非資源性產品集散交易加工中心在長沙高橋大市場開業……對非合作,成為湖南對外經貿合作的亮點,而“一園區”的打造,將進一步助力湘非合作碩果搖枝。
 
同時,自貿區為湖南帶來了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更緊密的經貿往來,沿線資源豐富但發展相對滯後的國家的巨大市場需求潛力不可小覷。湖南自貿區建成後,將加快湖南對接新亞歐、中國-東盟等經濟走廊的建設,促進湖南省內產業協調發展,這也與總書記在湖南考察時強調的“湖南要深度融入共建‘一帶一路’,推動對外貿易創新發展”不謀而合。
 
“一走廊”——打造聯通長江經濟帶和粵港澳大灣區的國際投資貿易走廊,是湖南自貿區的突出特色。
 
湖南自貿區包含長沙、岳陽、郴州三個片區,長沙居中,岳陽是湖南北大門,郴州為南大門,沿京港高鐵南北排列。湖南自貿區通過打造國際投資貿易走廊,突出了湖南“一帶一部”的區位優勢,打通了長江經濟帶與粵港澳大灣區兩大國家戰略。
 
“一走廊”的戰略意義,在於湖南有機會加大力度融入長江經濟帶發展,並與粵港澳地區實現更緊密的經貿安排。長江經濟帶和粵港澳大灣區是國家經濟發展核心地帶,緊密對接這兩大經濟命脈不僅會有利於提升湖南國際化水平,更有利於湖南工業引進沿海地區的先進技術以及規模以上外資企業,推動湖南裝備製造業邁向中高端、高質量發展。
 
自貿區政策落地,對湖南促建國際投資貿易走廓帶來一攬子政策紅利。《總體方案》首次在全國範圍內提出了11項改革事項,其中“完善跨境電商收付匯制度,允許區內跨境電商海外倉出口企業根據實際銷售情況回款,按規定報告出口與收匯差額”改革事項,以國家層面謀劃的大平台為背景,有利於湖南借助和利用國家通道、國家平台、國際機制,加強開放體制、開放領域的創新和拓展,打造內陸開放高地,助推中部崛起。
 
《總體方案》中明確提出,要進行“優化出口退稅手續”“放寬外商設立投資性公司申請條件,申請前一年外商投資者的資產總額降為不低於2億美元,取消對外國投資者在中國境內已設立外商投資企業的數量要求”等等改革措施。
 
這些自貿區改革措施,將有利於湖南享受制度先行、簡化外資進入程序、金融制度改革等政策紅利優勢,並在未來有力提升湖南貿易通關便利化水平,促進湖南全省營商環境整體優化。
 
《總體方案》中指出,“支持區內企業開展深加工結轉,優化出口退稅手續”,這意味着自貿區建成後,將在出口退稅、進出口經營活動權、通關、檢驗手續和運輸監管、金融外匯等方面為湖南企業帶來極大便利。這對推動湖南企業的國際市場佔有率,進一步提升湖南企業國際影響力具有重要意義。
 

▲郴州國家級高新區
 

實幹篤行 
從片區規劃看自貿區發展路徑

 
其實從片區發展關鍵詞中,我們可以更詳細地窺探到湖南自貿區規劃的具體發展路徑與前景。
 
湖南自貿區涵蓋長沙、岳陽、郴州三個片區,實施範圍共119.76平方公里。
 
其中長沙片區是湖南自貿區招商引資的主力軍,總面積79.98平方公里,佔湖南自貿區總面積三分之二,涵蓋長沙經開區、雨花區、長沙縣等區域。
 
在招商引資方面,2020年國際貿易形勢複雜多變,但長沙外貿實現逆勢增長,增速保持40%以上,穩居中部地區省會城市首位。此外,長沙為加強對外商吸引力,出台了《長沙市進一步擴大利用外資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措施(試行)》,全面清理與《外商投資法》及現行開放型政策不相符的文件,近年來,先後引進德國索恩格、舍弗勒、英國BP石油、日本7-11、永旺、荷蘭殼牌、夸特納斯、新加坡益海嘉里、瑞典宜家等境外世界500強或國際行業龍頭企業進駐。 
 
不僅“引進來”,還要“走出去”。長沙先後出台了開放型經濟“2+4”政策文件、外貿擴規提質“1+10”行動方案,全力推進中國(長沙)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和湖南高橋市場採購貿易方式試點,為企業走出去提供融資、法務、人才等全方位的支持,長沙已成湖南外向型經濟的絕對高地。
 
因此,按照長沙目標功能,片區將着力強化“一基地、一中心和一區、一極”四大戰略定位。(即指打造全球高端裝備製造業基地,打造內陸地區高端現代服務業中心,打造中非經貿深度合作先行區以及打造中部地區崛起增長極),將以高端製造業帶動中部地區崛起。
 
岳陽片區是湖南的“北大門”,毗鄰長江的優勢讓岳陽承擔起突出航運的臨港經濟發展任務。換言之,岳陽片區戰略定位概括起來就是“123”。“1”就是對接“一大戰略”,即對接國家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2”就是實現“兩大目標”,即力爭把岳陽打造成為“長江中游綜合性航運物流中心”和“內陸臨港經濟示範區”。“3”就是發展“三大產業”,即重點發展航運物流、電子商務和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
 
郴州片區作為湖南“南大門”,毗鄰粵港澳大灣區和北部灣城市群,是自貿片區中難得的南向主力軍。在郴州片區功能定位上,突出湘港澳直通,打造內陸地區承接產業轉移和加工貿易轉型升級的重要平台以及湘粵港澳經濟合作示範區。這一發展目標充分把握大灣區建設的戰略機遇和溢出效應,為湖南產業升級提供加速度。
 
務實而不務虛,是湖南成為中部省份領頭羊的關鍵。相信務實的湖南人也將讓自貿試驗區“一產業、一園區、一走廊”三大定位落到實處,助力湖南實現創新引領的開放式崛起之路。


經導全媒體矩陣
特區40年 深圳再出發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閒話大灣區
光明科學城 閃耀高交會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80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