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國安法保障了香港的根本利益
National Security Law guarantees HK’s core interests
本刊記者 何潔霞 [第3474期 2020-09-07發表]
“香港國安法”實施之後,當局雷厲風行,立刻逮捕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等十幾人,控告他們顛覆、勾結外國與詐欺等罪名。這引起全球的關注,該法填補了香港回歸23年來沒有完成就國家安全立法的空白,徹底改變了香港在國家安全上的“不設防”狀態。記者特別採訪港區人大代表、行會成員葉國謙和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香港中律協創會會長陳曼琪。他們表示,香港當局引用香港國安法逮捕黎智英等人,正好是香港民主發展的一個重要的有利時刻,因為香港人從此不用被分裂國家的言論所誤導,不要再費精力去爭論國家認同的問題,而是可以集中精力探索制度建設,發展民主的機制,落實權力的制衡,發揮“一國兩制”優勢,在資源分配上更能考慮各方的因素,走向一個更有公平正義的社會,令香港更繁榮穩定。
 
▲6月25日,香港市民展示巨幅國旗,支持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法。圖為市民在香港添馬公園展示巨幅國旗。(新華社圖片)  
 

堵塞了香港長期以來缺失的國家安全的漏洞

 
葉國謙表示,“香港國安法”的立法並在港實施,對於香港社會而言可謂是一場及時雨,對香港社會的穩定以及繁榮起到了“定海神針”的作用,同時更是堵塞了香港長期以來缺失的國家安全的漏洞。
 
他指出,香港回歸以來,中央一直遵守履行“一國兩制”的承諾,即使在國家統一和安全遭受嚴重挑釁的時候,也未有將內地現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直接納入基本法附件三實施,而是專門為香港制定一部“香港國安法”,體現出“一國兩制”的精神。在過去的23年中,香港經歷了幾次較大的政治風波,一步步地暴露出了國家安全的漏洞,從反國民教育、非法“佔中”以及去年的“修例風波”,每一次事件中都有人意圖挑戰中央的全面管治權、破壞香港的繁榮穩定乃至進行“顏色革命”,而在“修例風波”中,這種挑戰更是達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黑暴”橫行肆虐,暴徒公然攻擊特區政府機構、中央駐港機構等。極端分子的最終目的是要推倒“一國兩制”,將香港變成一個政治實體。同時,在這場風波中,“港獨”勾結“台獨”以及西方反華勢力,力圖將香港變成顛覆中國的橋頭堡,這是中國人民絕對不能容忍的事情。所以,中央出手訂立“香港國安法”是勢在必行。同時,只有通過有關立法恢復社會穩定,“一國兩制”才能行穩致遠,市民也才能安居樂業,可以說,香港國安法的制定,既符合了香港的實際情況,也是對14億中國人民和歷史的交待。
 
陳曼琪就認為,“香港國安法”從國家及香港特別行政區兩個層面,憲法及香港基本法的憲制依據,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兩個方面,充分落實體現中央對國家安全事務的根本責任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香港國安法”有力維護國家安全,又能兼顧內地和香港制度的差異,充分體現了普通法的很多原則,符合國際慣例,依法保障港人的自由和權利,彰顯了“一國兩制”的成功及制度優越性。
 

▲圖為8月10日警察在《蘋果日報》總部調查,黎智英涉嫌觸犯香港國安法被拘捕。(新華社圖片)  
 

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葉國謙強調,這次“香港國安法”可以說是繼《基本法》起草後,又一次將大陸法系和普通法系完美結合的典範,也是中國再一次向世界展示了“一國兩制”的成功實踐,不僅解決了不同意識形態和政治制度之間的矛盾,更解決了不同法律體系的融合問題,可以說這又是中國對世界的一大貢獻,為世界上其他地區解決法律銜接的問題提供了參考。
 
他繼續說,不難看出,“香港國安法”本法的法律條文處處彰顯出了對“一國兩制”的尊重。“香港國安法”既統籌了國家層面的制度安排,又兼顧了兩地的差異。首先,無論從執法到審判,都是以特區政府為執行主體。國家安全是一個主權國家的中央政府工作,幾乎不可能交給一個地區政府來負責,但是,“一國兩制”也是國家的基本國策,所以本着尊重“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精神,讓特區政府在維護國家安全中擔任主要責任,這也體現出了中央對特區政府的信任。其次,法律內容明確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以及《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應當遵循,保障了香港市民的言論、新聞、出版、結社、集會以及示威的自由。也強調法治原則,包括無罪推定、一事不再審以及保障當事人訴訟權利等,最大程度上保障了香港市民的人權。最後,“香港國安法”明確規定了執行機構的相關事宜,目的就是不能讓法律成為“無牙老虎”,而“香港國安法”中的執行機制的主要力量是香港特區政府,並且案件的管轄權也在香港,但是中央仍保留對極少數嚴重的危害國家行為的案件的管轄權,可以說這是一張保護網,因為我們絕對不能放過任何一個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分子。
 
陳曼琪認為,香港國安法僅針對極少數犯罪分子,同時保障絕大多數港人的安全,並希望港人能明白國家為香港立法,是為了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
 
她解釋說,近年香港安全風險日益凸顯,各種違法事件嚴重挑戰“一國兩制”的底線,損害法治、危害國家主權及國家整體利益,因此中央政府認為香港必須建立健全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並採取有力的防範、制止和懲治措施。
 

司法審判不可與“一國”前提相抵觸

 
葉國謙指出,在法律出台後,有些反對派的法律界人士出來指責法律中一些條文“破壞了香港的司法獨立”,其中爭論最多的就是由特首來指定法官審理案件的問題。不過他強調,任何國家或地區秉持的司法獨立都不等於“司法獨大”。眾所周知,香港基本法已經確保了香港的司法獨立,如《基本法》明確規定香港“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許多條款也對香港行使獨立的司法權作出了相關規定。但這絕不等於香港要“司法獨大”,更何況香港不是一個主權國家,司法獨立不可能是無條件的,也就是說,香港的司法也是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運行,所以任何的司法審判都不可能和“一國”這個大前提相抵觸,所以說不存在絕對的司法獨立。更何況,根據《基本法》,特首本來就有任免法官的權力。法律規定的是特首指定各級別法官專門負責處理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這不等於由特首指定某個法官處理某個具體案件。鑒於國安犯罪案件的特殊性和維護國家安全的重要性,這樣的安排是適當的。被指定的法官在審理實際案件時,仍然是按既有法律和程式獨立辦事,不受干涉,特首不可能影響具體案件的審理。
 
他希望能吸取“修例風波”的教訓,一定要盡早佔據輿論的高地,及時、廣泛、深入地向市民講解和釋疑。他建議中央能考慮派相關的人士到香港進行專場講座,特別要在公務員系統、學校等做宣講,以防反對派的抹黑,造成市民對“香港國安法”的誤解。他相信香港能進一步做好宣講推薦工作,一定可以得到更多市民的支持和理解,他期盼香港能早日重回正軌,東方之珠更創輝煌。
 

國安法讓香港更繁榮穩定

 
陳曼琪認為,港人必須明白國家為香港立法,維護香港繁榮穩定的決心和原意。而香港作為中國的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不但可促進國家經濟發展,也可改善香港民生,有助香港更好地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她指出,美國為打壓中國,扭曲抹黑中國合法、合理維護國家安全行為,借擾亂香港繁榮穩定,阻止中國發展速度,保護美國自身利益。美國野蠻的非法制裁,對中國內地及香港均沒有法律效力,其圖謀將不會得逞,而美國在香港的代理人,必須認清事實,不要出賣國家,否則愧對國家祖宗。
 


經導全媒體矩陣
特區40年 深圳再出發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閒話大灣區
光明科學城 閃耀高交會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80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