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海南自貿港率先落實金融開放
Hainan free-trade port takes the lead in implementing financial opening
本刊記者 余莉 [第3470期 2020-07-20發表]
受疫情影響,今年來全球金融市場加劇動盪。部分國家在此情境下加速逆全球化,推進全球金融格局深度調整。與此相反,中國自疫情以來,持續加大對外開放力度,相繼取消外資金融機構的股比限制和境外合格機構投資者的額度限制,積極參與世界防疫防控,在國際事務以及金融領域尋求發展。
 
而中國的金融業發展正處於金融基礎、金融法律層面基礎改革深水區。金融變局需要先驅與實踐。對比全國的大經濟體量和高風險,2019年海南省GDP只佔全國0.54%,經濟體量小,風險更可控,並且擁有獨特地理優勢等特點。因此,海南省率先實行金融政策改革,可以為中國“倒逼全面深化改革,以更大的力度進行制度創新,提供重要支點。”
 
自習近平總書記2018年4月13日講話中提出“黨中央決定支持海南全島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穩步推進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建設”以來。歷時兩年,《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以下稱《總體方案》)一經頒布就提出要率先落實金融開放。
 
而受到《總體方案》的利好影響,海南新增市場主體超過2.33萬,同比增長52.33%,按照國民經濟行業分類,金融業同比增長達200%。海南內部,多家銀行密集發布新措施,開發開創新項目新產品。大量的企業和項目的批量進入,帶來了海南地區融資需求的上升。
 
據了解,相比急升的融資需求,海南本地的貸款市場規模則較小(2020年4月末海南本外幣貨款僅9,966億元),社會融資增量中銀行貸款佔比超過90%,對於直接融資和跨境融資的需求很大。為提升海南實體經濟基礎建設和資金流動,《總體方案》中強調堅持金融服務實體經濟,重點圍繞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分階段開放資本項目,有序推進海南自由貿易港與境外資金自由便利流動。
 

海口江東新區位於海口市東海岸,於2018年6月正式設立,總面積約298平方公里。目前,江東新區已完成9600畝土地徵收,啟動9個首批基礎性、先導性、示範性重大工程,年度計劃投資300億元以上,已有49家大型知名企業申請落戶,年內啟動10家以上總部大樓建設。圖為正在進行內部裝修的海口江東新區規劃展示館。(新華社圖片)  
 

落實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貿易投資自由便利化

 
海南自貿港的金融政策是以探索服務實體經濟為目的。相比世界上已知的自由港,如香港、迪拜等以貿易為發展基礎,海南自貿港則利用自己國際旅遊城的地理優勢,對標跨境資金流動自由便利。
 
為使得跨境資金流動更好服務實體經濟,需要推動海南的經濟基礎建設。國家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原司長、中銀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表示,“鑒於海南目前的經濟基礎比較薄弱,第一階段主要是通過貿易投資的便利化培育實體經濟,固本培元;第二階段的跨境資金流動自由化、便利化,才能夠更好回歸服務實體經濟的本源,避免脫實向虛。”
 
便利化的首要條件是發展金融基礎建設。《總體方案》提出推動建設發展結算中心(包括經常項下的結算便利化、資本項下的直接投資交易、跨境融資、跨境證券投融資等方面),建立外債管理制度,多功能自由貿易賬戶體系、分階段放開資本項目、進行外匯管理改革等。
 
海南省也在側重擴大外資吸引力。在海南自貿港目前“零關稅”“稅制簡併”“低稅率”等貿易上的優先利好情況下,《總體方案》提出進一步實施“非禁即入”政策,即對與“負面清單”以外的領域,將不得設置單獨針對外資的准入限制措施。以“標準制+承諾制”的投資制度為為實踐標準,建立市場主體對符合相關要求做出承諾的,即可開展投資經營活動。
 
4月26日,為進一步方便海南打開國際資本市場大門,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七次會議審議相關決定草案,擬授權國務院在海南自由貿易港暫時調整相關法律的實施,涉及郵輪慣例、土地徵收、中資進出口的相關權限下放到海南自貿區。對於特殊行業,如船舶和飛機行業,為了提供更加優質高效的金融服務,海南自貿港取消了船舶和飛機境外融資限制,還以保險方式探索取代保證金。
 
而“負面清單”更是直接將3億美元以下的非禁止類項目,直接由海南省發改委審核便可實施。海南省省長總結“非禁即入”即“負面清單”時談到:“這個政策就是,以後來海南投資,只要沒明確說不讓幹的,都能幹。”而目前,國家對於負面清單的“首單”主要是在跨境交付、境外消費和自然人移動的服務貿易方面有限定。
 
為了吸引外資投資,在“負面清單”制度的基礎上,《總體方案》提出“准入前國民待遇”。對於海南自貿港將支持境外證券、基金、期貨機構進入海南設立獨立或者合資機構,同時還擴展資本市場開放,非居民可以按照參與交易和進行資金結算。海南居民個人更是擁有用匯自主權。
 
這對中國的金融開放來說是一大躍步。在此之前,對非居民參與交易,中國除了上海能源交易中心的人民幣原油期貨和20號膠期貨、大連商品交易所的鐵礦石期貨、鄭州商品交易所的PTA期貨之外,並沒有這樣全面的開放。
 

資本項目基本開放
人民幣走向國際化

 
非居民參與交易和海南居民的用匯自主權將大大的提升資本項目的流動和開放,而資本項目基本開放是海南跨境資金流動自由便利的必然要求。海南以人民幣作為流通貨幣和主要結算貨幣。雖然人民幣經過10多年的發展,已經形成了中國香港、新加坡、倫敦等多個離岸人民幣中心,但是仍然有許多未開放和限制。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在國新辦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要素的自由流動是高水平自由貿易港的基本特徵,其中資金的自由流動是最基本和最核心的要素流動,是貿易和投資自由化和便利化的基礎條件。”
 
海南自貿港在保留人民幣的基礎上,從制度上進行突破,構建自由貿易賬戶(FT賬戶)的多功能自由貿易賬戶體系外,加上外匯管理改革措施,讓離岸、在岸兩個市場流動起來,提升資本流動能力。在過程監管方面,由於我國的經常性項目資金兌換已經完全開放,海南港將實行以過程監管為重點的投資便利制度,對於商銀行所進行的真實性審核,全面從事前審查轉為事後核查。
 
而資本項目的基本開放和跨境資金流動自由便利項目,還將推動我國人民幣資金回流。在已經建立的滬港通等多個通道式回流機制的基礎上,FT賬戶將進一步完善回流機制,確保特定區域市場推動資本項目可兌換。並且海南的賬戶本土特點,還保證了人民國際化的同時在本國掌控下推進,有效降低了系統風險。
 
中國人民銀行海口中心支行黃革在《國際離岸金融市場發展對海南自貿港離岸金融市場建設的啟示》中對比美國、新加坡離岸金融市場指出,離岸金融市場的發展都有獨立離岸賬戶體系的特點,並設置離岸市場業務和主體限制隔離風險。提出“在政府宏觀調控能力和金融監管機制尚不成熟的情況下,選擇內外分離型的賬戶管理方式能夠為一國金融開放帶來契機的同時形成金融風險防火牆。”
 
資本項目開放,人民幣走向國際化,海南自貿港的金融政策也將與國際規則接軌。《總體方案》支持海南自由貿易港內已經設立的交易場所會員、交易、稅負、清算、交割、投資者權益保護、反洗錢等方面,建立與國際慣例接軌的規則和制度體系。在符合相關法律法規的前提下,支持在海南自由貿易港設立財產險、人身險、再保險公司以及相互保險組織和自保公司。
 

金融產業展新探索
中央助力海南市場開放

 
海南是金融業的後來者,想要對接國際金融規則,海南大學經濟學院金融系教授王勇提出需要體制、機制以及法制的創新。
 
 
“海南作為金融業的‘後來者’”,海南省瓊海市副市長陳國文在2020首屆博鰲國際金融科技高峰論壇新聞發布會上提到,“海南省想要實現‘彎道超車’就要在金融科技領域中尋找新動力、新動能。”為了加快推進金融體制建設,海南將推進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等金融科技領域研究成果率先落地,並着重強調發展區塊鏈金融,要求在2035年之前建立區塊鏈金融的標準和規則。
 
目前,海南自貿港絕大部分的金融產品是在國內已有創新案例的基礎上對創新產品進行複製。但是在支持建設國際能源、航運、產權、股權等交易場所,探索知識產權證券化,建設海南國際知識產權交易所等市場開拓和制度層面集成創新度高。
 
在跨境投資方面,海南自貿港還將率先試行QFLP(合格境外有限合夥人)和QDLP(合格境內有限合夥人)兩項制度,為海南金融建設中最重要最核心的跨境資金流動管理政策添磚加瓦。
 
另外,海南作為國際旅遊城,依靠其自然資源和房地產優勢,成為我國首批REITs試點省份。海南自貿港將憑藉優勢開展一系列金融衍生品業務,如REITs,資產證券化業務,發行公司信用債、住房租賃等專項債。而海南註冊的經營企業亦可在境外發行股票和證券。
 

一線放開二線管住
摸索全新金融監管方案

 
“無論是傳統金融機構還是新興互聯網金融公司,風控都是金融平台的核心要素。”鳳凰金融的負責人表示,風險防控才能提供長足穩健的發展。在金融開放自由便利化全面推進情況下,潘功勝指出,下一步要加強構築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的金融風險防控體系。
 
作為海南自貿港建設的金融政策四大框架之一,《總體方案》將風險防控體系建設設為重中之重。《總體方案》提出“一線”放開,“二線”管住的基本監管方式,設定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制度,對目錄外貨物免徵收關稅。而對內地商品轉賣“二線”進入內地,則需要辦理相關手續,在免稅額外照章徵收關稅和進口環節稅。
 
此外,海南自貿港目標構建適應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的金融監管協調機制。除了建立完善的資金流信息監測管理系統,健全資金流動監測和風險防控體系,建立自由貿易港跨境資本流動宏觀審慎管理體系之外,對於一些具體風險,進一步提出要加強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和反逃稅審查,研究建立洗錢風險評估機制,定期評估洗錢和恐怖融資風險。
 

三步驟戰略深度開放金融體系

 
海南自貿港的建設是中國對外開放政策不變的信號,同時也是一塊中國金融改革創新的“試驗田”。商務部原副部長、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魏建國表示“海南自貿港的定位是全面開放的新高地。”
 
在政府政策的推動下,《總體方案》預計,到2025年海南將建設成為初步建立成為以貿易自由便利和投資自由便利為重點的自由貿易港政策制度體系。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副院長李光輝指出,“到2025年,總體上說,海南自貿港的營商環境將達到國內第一的水平。”優化的營商環境將會推動自貿港建設,為自貿港未來的國際金融發展打下堅實基礎,做足充分準備。
 
在早期資本基本開放,各類要素便捷高效流動的基礎上。到2035年,海南自貿港將建成全島封關的開放型經濟高地。這意味着自由化便利化程度更高,而自由貿易港制度體系和運作模式也將更加成熟。海南自貿港的金融建設發展將會推動中國進入全球金融治理體系。
 
而到本世紀中葉,海南將成為具有較強國際影響力的高水平自由貿易港。財經大學自由貿易區研究院院長趙曉蕾表示,海南建設自由貿易港,是當前經濟全球化和國際經貿格局深度變革異動下,中國堅持全方位對外開放、深化改革,主動參與引領經濟全球化健康發展的決策部署。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70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