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全球金融市場劇烈震盪
Global financial market tumbles tremendously
[第3464期 2020-04-27發表]
即使沒有學過投資,也懂得“不要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裏”這個世界通行的道理,分散投資品類,平衡風險,往往是投資界的金科玉律。
 
但,沒有人說過,若是所有籃子都被打翻了,雞蛋怎麽辦?
 
新冠疫情猶如一場席捲世界的龍捲風,在這場颶風中,恐慌跑得比疫情還快。
 

圖為3月9日,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一名交易員收盤後拍攝顯示當天交易情況的電子屏。當日,紐約股市開盤出現暴跌,隨後跌幅達到7%上限,觸發熔斷機制。(新華社圖片)  
 

美股一月內4次熔斷

 
自世衛組織3月11日在日內瓦宣布,新冠肺炎疫情“從特徵上可稱為大流行”,金融市場一度陷入恐慌,風險資產和一些避險資產均遭到拋售。受其影響,全球主要股市都遭受重挫。
 
美國方面,自2月21日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公布美國境內首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以來,紐約股市接連暴跌。截至3月6日,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比2月21日下跌10.79%,標準普爾500種股票指數下跌10.95%,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下跌10.45%。3月初,標普500指數更是連續4個交易日出現至少2%的波動,是自2011年夏季以來持續最長的一次。僅3月一個月內,美股四次熔斷,創造歷史。
 
雖然美聯儲展開了大規模的貨幣刺激計劃以遏制新冠肺炎爆發對經濟增長的衝擊,但投資者依舊大肆拋售股票,這反映了市場隱含的兩大擔憂:一是在目前的政策空間耗盡後,市場擔憂美聯儲是否還有進一步的“後手”,以應對未來可能的壓力和風險;二是美聯儲如此急切做出政策回應,是否意味着貨幣當局注意到市場尚未反應的更大風險,因此才快速做出回應,進而加大市場的擔憂情緒。
 
歐洲股市也未能倖免。2月來,歐洲三大股指震盪下行。英國倫敦股市《金融時報》100種股票平均價格指數、法國巴黎股市CAC40指數、德國法蘭克福股市DAX指數3月6日收盤與2月6日比分別下跌13.9%、14.9%和15.0%。
 
亞洲方面,東京股市上演過山車行情。受投資者看好中國政府抗擊疫情舉措等因素提振,2月4日至6日東京股市一度連續上漲,日經225種股票平均價格指數3個交易日累計上漲超過900點。但2月下旬以來,美股劇烈震盪波及東京股市。3月6日,日經股指收盤與2月6日比已下跌3100多點,跌幅超過13%。
 
有學者指出,美股熔斷觸發根本原因在於美國過去幾年持續上漲,僅2019年就上漲22.34%,這種上漲從長期來看不可持續。2020年以來,新冠疫情從中國蔓延到全球,美國確診病例持續上升,疫情對經濟、貿易和金融的衝擊日益顯現;同時在近期全球大宗商品市場行情暴跌之後,美國股市不得不進行深度調整。
 

受美國石油市場供應嚴重過剩、合約即將到期以及得克薩斯州將決定是否減產等因素影響,紐約油價4月20日早盤低開,盤中持續走低,尾盤加速下跌,收盤時罕見跌入負值,跌幅超300%。圖為一名男子在美國紐約一家加油站加油。(新華社圖片)
 

疫情抹去近十年石油需求增長
國際油價受重創

 
2月時,由於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與以俄羅斯為首的非油組產油國未能就2020年3月以後的原油產量達成一致,國際油價出現“歷史性”恐慌暴跌。至3月9日,紐約商品期貨交易所NYMEX原油大幅跳空低開近30%,盤中最低下探至每桶27.34元(美元·下同);布倫特原油期貨也下跌至最低每桶31.27元。
 
由此,沙特國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Saudi Arabian Oil Company)降低了其所有等級原油的官方價格(OSP)——“旗艦”原油阿拉伯輕油(Arab Light)對亞洲買家官方售價每桶降低了6元,比中東基準價格低3.1元。阿美此次降價幅度,比貿易商和煉廠的預期降低了1.9元,創20年來的最大跌幅。
 
而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石油需求鋭減,國際能源署(IEA)預計,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將按年每日減少930萬桶,幾乎抹去近十年的石油需求增長,令國際油價下跌,紐油一度挫4%,低見每桶19.2美元,創2月以來的新低。
 
外媒報道,IEA表示,為應對疫情,約有187個國家和地區的政府實施封鎖措施,數十億人的生活受限制,導致流動性停滯,衝擊能源市場的需求;即使下半年放寬旅遊限制,預計今年全球石油需求仍將較去年每日減少930萬桶。
 
IEA月度報告指出,4月份的石油需求估計按年每日減少2900萬桶;料第二季石油需求將按年每日減少2310萬桶;儘管經濟在下半年開始復甦,預計只會逐步恢復,及至12月需求仍將按年每日減少270萬桶。
 
國際能源諮詢公司伍德麥肯茲3月19日表示,隨着油價暴跌持續,油氣行業已進入“求生模式”。3月9日以來,這家機構跟蹤研究的公司中已有超過三分之一的企業把資本開支削減30%。如果油價持續維持在低位,則需更大力度削減開支。
 
不過,由於OPEC+聯盟於北京時間4月13日凌晨達成歷史性的減產協議,自2020年5月1日起進行為期兩個月的首輪減產,減產額度為970萬桶/日;自2020年7月起減產800萬桶/日至12月;自2021年1月起至2022年4月減產600萬桶/日,標誌着沙特阿拉伯與俄羅斯之間毀滅性的原油價格戰宣告結束。
 
不過據預計,雖然此次達成的石油減產協議是史上最大規模的減產,但從目前情況來看,全球原油需求受疫情影響的下滑幅度仍然超過供應下降的幅度,減產規模仍不足以平衡市場供需。
 
據OPEC等機構普遍預計,此次疫情將減少全球2000萬桶/日至2500萬桶/日的原油需求,有機構甚至預計需求最多將減少三分之一,也就是超過3000萬桶/日,而減產幅度僅不到10%,原油供需並未恢復平衡。高盛在報告中稱,OPEC+雖然達成協議,但自願減產仍然“太少並且太遲”。此外,約定的減產幅度並不代表着實際減產數量。從過去的情況來看,實際執行中減產規模還要打折扣。高盛統計,假設OPEC核心成員5月份完全履行減產協議,其他成員履約率為50%,OPEC+的實際產量僅比今年第一季度減少430萬桶/日,考慮到新冠肺炎疫情導致的需求疲軟,這一水平顯然不足以讓市場上的供給與需求匹配。
 
在全球對石油需求幾乎陷於癱瘓的情況下,世界各地的石油罐和燃料罐都快要溢出,儲存費也越來越貴,由此,全世界在3月見證過美股1個月內熔斷4次的歷史後,4月20日又見證了歷史性的“負油價”。當地時間4月20日,國際油價創下一項新紀錄,美國5月份輕質原油期貨WTI價格暴跌創下歷史新低,歷史首次跌至-37.63美元。同日,6月交貨的倫敦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下跌2.51美元,收於每桶25.57美元,跌幅為8.94%。分析指出,紐約5月期油將於4月21日收市後合約屆滿,由於無人接貨,原油期貨合約成為被抛售對象,加上油組與產油國仍未開始減產,導致油價急挫。
 
RBC Capital Markets全球能源戰略董事總經理Michael Tran表示,幾乎沒有什麼可以阻止現貨市場在短期內進一步走下坡,“煉油企業正在以歷史性的速度拒絕接收石油,從而美國的儲量迅速上升至極限,市場力量將造成進一步的痛苦,直到甚至市場跌落至谷底或新型冠狀病毒被清除,看起來前者會首先到來。”
 
自從今年初以來,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和之前油組與產油國減產協議破裂的雙重打擊之下,油價已經下跌了每桶50美元,跌幅超過80%;由於跌勢看不到盡頭,且全球原油生產商繼續生產,導致沒擁有儲油能力的交易商不惜成本拋售石油。
 

避險情緒上漲 黃金受捧

 
全球市場投資者的避險情緒在近期中不斷升溫,在海外疫情進一步升級以及國際原油市場中沙特與俄羅斯之間打響“價格戰”的情況下,大量資金從全球股市撤離,湧入避險資產,美國國債市場以及國際黃金市場迎來“高光時刻”。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在3月9日盤中一度觸及0.318%的歷史最低水平,而在2月中旬,這一收益率還處於1.5%以上的水平。與此同時,美債收益率全線跌破1%更是歷史首次。
 
而以美元計價的國際黃金價格更是進一步延續高歌猛進的漲勢。儘管在3月前兩週,國際黃金價格偶有波動,截至3月11日,由於為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擴散而遭受重創的股市追加保證金,交易商賣出黃金,國際黃金價格因此稍有下挫,但總體上漲的勢頭並沒有發生根本性改變。從短期來看,作為避險資產的黃金受到投資者的青睞,而為應對全球經濟下滑,以美聯儲為代表的全球主要央行紛紛轉向寬鬆貨幣政策,利率下降以及負利率資產規模擴大,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黃金的吸引力。
 
而從中長期角度看,即便在新冠肺炎疫情結束後,全球經濟仍面臨着貿易保護主義、英國脫歐以及中東地緣政治等多重風險,全球經濟內生動力不足以及結構性問題的拖累,都有可能令投資者持續看好黃金表現,持有黃金資產作為對沖。
 
首先,目前直接推動國際黃金價格上行的當屬濃厚的市場避險情緒。全球股市持續普跌,美國股市3月9日觸發熔斷機制,紐約股市三大股指當日均重挫超7%,國際原油價格持續快速下滑。相比之下,美債以及黃金這類避險資產則顯示出充足的活力。種種表現都顯示出當前全球風險情緒的削弱以及避險需求的加強。
 
市場對於新冠肺炎疫情繼續蔓延的擔憂,持續推動資金回流黃金市場。“新債王”岡拉克(Jeffrey Gundlach)表示,黃金是當前最應持有的資產,價格將沖上新高。而世界黃金協會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新冠肺炎疫情對全球經濟的潛在影響令所有區域的黃金交易所交易基金(ETF)都出現了強勁流入。北美地區黃金ETF流入領先全球,持倉上升42噸,約合23億美元;歐洲地區基金規模上升2.8%,增加33噸,約合20億美元。
 
其次,美聯儲重新啟動降息,寬鬆的貨幣政策預計將為國際黃金價格上漲創造出更加有利的環境,令黃金更具吸引力。在美聯儲3月3日緊急宣布大幅降息50個基點以應對疫情衝擊後,市場對於美聯儲在3月貨幣政策會議上再度降息的預期不降反增。而英國央行也於3月11日宣布降息50個基點,並且市場普遍預計,已經跌入負利率區間的歐洲央行以及日本央行也將跟隨實施寬鬆政策。
 
總體而言,當前全球利率水平已經降至低位,遠不及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前的全球利率水平。美聯儲在2018年實施4次加息,然而,很快又在2019年連續降息3次。近兩年中,聯邦基金基準利率區間最高也只在2018年12月時達到2.25%至2.50%。而在全球經濟增長放緩疊加疫情的衝擊下,全球主要央行再度實施寬鬆政策,低利率或將成為未來新常態,並且不排除重啟量化寬鬆的可能。
 
“展望未來,黃金的投資需求仍有支撐。10年期和30年期美債收益率不斷創記錄新低,令持有黃金的機會成本降低。我們的研究發現,低利率對金價存在一定的正面影響,並且也有利於投資者在低利率環境中增加黃金頭寸(通過替代債券)。”世界黃金協會表示。
 
此外,美聯儲降息以及放鬆貨幣政策,或將持續令美元承受下行壓力。與此同時,在疫情衝擊下,市場對於美國經濟增長前景的擔憂不斷加重,美國經濟基本面受到衝擊,也將削弱美元的避險屬性,同時對美元表現產生不利影響,從而利好以美元計價的國際黃金價格。
 
然而,新冠肺炎疫情作為突發的公共衛生事件,短時間內吸引了全球市場的關注,自然是成為主導投資者情緒的關鍵因素,但市場之所以表現得如此脆弱,根本原因還在於全球經濟增長動能不足、政策空間受限、前期市場估值偏高等因素。即便是在疫情結束之後,雖然全球經濟可能出現利好反彈,但也不能掩蓋全球經濟長期增長動力不足的和不確定性增加的事實。在這種背景下,一旦出現突發情況,全球金融市場大幅波動很容易被觸發。
 
疫情暴發前,全球經濟已然增長乏力,貿易緊張局勢以及英國“脫歐”等令增長前景大打折扣。逆全球化之風勁吹,結構性風險愈發顯著,貿易保護主義以及全球貿易緊張局勢難以消散,民粹主義此起彼伏,英國脫歐過渡期與歐盟的貿易談判,而中東地區也隨時可能再度飛出地緣政治“黑天鵝”。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2019年7月和10月、2020年1月連續3次下調2020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至3.3%。隨着疫情迅速蔓延,IMF認為全球經濟將急劇收縮3%。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6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