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新冠疫情拷問全球治理體系
COVID-19 outbreak tests global governance system
本刊記者 康劍波 [第3464期 2020-04-27發表]

4月19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兩名戴口罩的女子坐在國家廣場草坪上。(新華社圖片) 

“如果有什麽東西在未來幾十年裏可以殺掉上千萬人,那更可能是個有高度傳染性的病毒,而不是戰爭。不是導彈,而是微生物。”這是2015年非洲埃博拉病毒爆發後,一向致力於醫療衛生領域合作的世界首富、微軟集團首富比爾·蓋茨發出的預警。
 
5年後,比爾·蓋茨的話不幸而言中。世衛組織最新發布的新冠疫情全球數據顯示,截至歐洲中部時間4月22日10時(北京時間16時),全球累計新冠確診病例數已達2471136例,累計死亡病例數已達169006例。在未來可以預見的幾個月內,確診病例數、死亡人數和受疫情影響國家的數量還將進一步攀升……
 
新冠疫情波及地球上除南極洲以外的全球六大洲200多個國家和地區,衝擊世界政治、經濟、公共衛生安全等諸多領域,暴露了全球治理體系中的深層次問題。疫情防控已成為一場維護人類健康福祉之戰、維護世界發展繁榮之戰。
 

美國:錯失機會窗口
面臨“至暗時刻”

 
在疫情防控上,美國本來具有不少有利條件,其科技實力領先、醫療資源豐富、專業隊伍龐大。更重要的是,除了為數不多的大都市之外,美國地廣人稀,出行和居住方式天然有利於防止疫情擴散。然而,美國錯過遏制疫情的最佳機會窗口,導致形勢在數週內急劇惡化,直至進入“至暗時刻”。
 
美國《紐約時報》日前發表長篇調查報道,復盤了今年1月至3月白宮是如何應對疫情的,認為白宮防控疫情行動遲緩,一再錯過“可能的關鍵轉折點”。
 
報道詳細梳理了一條時間線。今年1月初,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已收到分別來自美國國務院傳染病學家和美國國防情報局下屬國家醫學情報中心的報告,預測新冠疫情將蔓延至美國並可能發展成“全球大流行”。
 
報道稱,在整個2月,白宮和多個政府部門公共衛生專家一再發出疫情警告,但白宮官員基調一直是“不要恐慌”,特朗普政府幾乎未採取任何具體措施為可能出現的重大公共衛生危機做準備。報道認為,美國本可按專家們的建議在2月底採取積極的“社會疏離”措施,但特朗普直到3月中旬才同意並宣布,晚了至少兩週。
 
4月頭兩週是美國抗疫的“至暗時刻”。隨着特朗普11日批准懷俄明州進入“重大災難狀態”,美國全部50個州及首都華盛頓特區均已進入“重大災難狀態”。由於疫情在全美多地、多點暴發,聯邦和州之間難以高效協同作戰,多州醫療和公共衛生系統超負荷運轉,各州自顧不暇,相互競爭聯邦資源和競價採購醫療和防護物資。
 
直到4月中旬,美國疫情上升曲線才趨於平緩。然而,形勢依然嚴峻。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發布的新冠疫情統計數據顯示,截至美國東部時間23日21時30分(北京時間24日9時30分),美國累計確診病例超過86萬例,累計死亡病例接近5萬例,仍然是全球確診病例和死亡病例最多的國家。白宮冠狀病毒應對工作組演示的數據模型圖表估算,美國新冠肺炎疫情死亡人數在今後幾個月內將可能達到10萬到24萬。如果美國人不遵守目前的控制疫情蔓延的指導方針,死亡數字有可能比這一預測更高;如果不採取任何措施,美國最多將有220萬人死於新冠肺炎。
 
目前,特朗普政府已將保持社交距離指導方針延長至4月30日,並建議美國人停止大規模集會、在家辦公、暫停不必要出行等。
 
那麽,美國疫情的拐點會在5月來臨嗎?專家指出,從嚴格意義上說,應該是連續14天無新增確診病例的州才能部分復工。但是按照目前美國的疫情,5月1日不可能有任何州滿足這個條件。專家擔心,如果在5月1日取消全國範圍的保持社交距離的措施,有可能使近3週的居家令和保持社交距離等措施產生的效果功虧一簣,從而使疫情在今年夏天“反撲”。
 

德國薩克森州近日宣布,從4月20日起民眾乘坐公交和進入商店時必須佩戴口罩,成為第一個頒布“口罩令”的德國聯邦州。圖為4月20日,在德國薩克森州首府德累斯頓,人們戴着口罩行走在街頭。(新華社圖片)  
 

歐洲:雖現一絲曙光
仍處風暴中心

 
2020年1月底、2月份,當新冠肺炎疫情主要發生在中國境內時,由於起初死亡率的數據並不明朗,歐美國家甚至有一種論調,認為新冠肺炎不過是一個“大號的流感”。
 
英國的應對策略,起初也建立在錯誤的認知基礎上。3月12日,英國首相約翰遜在講話中說,“患者數量將急劇上升”,“更多家庭將會失去他們心愛的人”,但他並沒有提出明確的抗擊疫情策略,反而認為多數英國人會被感染,而這將是英國人戰勝病毒的主要方法。3月13日,英國政府首席科學顧問帕特里克·瓦蘭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提出“群體免疫”策略,他說,群體免疫在長期中是最有效的策略,但前提是需要60%的英國人感染這種病毒。當足夠多的人感染這種病毒並具有免疫力之後,病毒就會停止傳播。這樣,英國就能構築起再也無法被病毒突破的防火墻。
 
“群體免疫”策略在英國乃至全球引發巨大爭議。英國衛生大臣馬修·漢考克15日不得不出面澄清,表示“群體免疫”並不是英國政府防疫計劃的一部分。
 
然而,英國已經錯失了防控疫情的最佳時機。
 
專家認為,只有當死亡率很低時,比如低於0.5%,“群體免疫”方案才是一個可能的選項。當死亡率很高時,“群體免疫”的代價是任何社會無法承受的。幾週以後,當歐洲國家的死亡率數據披露時,“群體免疫”法就徹底破產了。按照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布的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數據,截至北京時間4月10日早晨8點,6個歐洲發達國家的死亡率已經超過9%,其中意大利高達12.7%,英國高達11.6%。
 
即便是在死亡率相對較低的德國,“群體免疫”也是不可行的。德國總理府部長黑爾格·布勞恩就表示,若要在18個月內讓一半以上德國人口免疫,每天需有7.3萬人感染新冠病毒,而德國醫療系統將無法承受這種壓力。
 
歐洲普遍面臨人口老齡化問題,意大利更甚,其65歲及以上年齡人口佔比達23%,該國許多死亡病例都是八九十歲的老年人,他們感染病毒後更易誘發致命併發症。由於醫療資源不足,加之人口老齡化等問題,意大利和西班牙成為歐洲疫情的重災區。
 
經過最初的手忙腳亂之後,英國、法國、意大利、西班牙等歐洲多國不得不從最初的“佛系抗疫”、“群體免疫”,轉而實施“禁足令”、“戰時狀態”、“封城”等一系列嚴格的限行措施。
 
據歐洲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統計,截至4月19日,歐洲新冠確診病例累計超過100萬例,死亡近10萬例。此時,疫情增幅已經持續放緩,出現積極信號甚至進入“平台期”,但各國仍然不敢掉以輕心:
 
德國、比利時將社交限制措施延長至5月3日,德國總理默克爾強調,在疫苗研發成功前,必須要有和病毒長期共存的認識;法國將“禁足令”延長至5月11日;立陶宛政府宣布將全國隔離管控狀態延長兩週至4月27日,並規定民眾在公共場所必須戴口罩或遮住口鼻;葡萄牙總理科斯塔表示,現在還不到放鬆限制的時候,因為政策鬆動會給民眾傳遞錯誤信息,導致前功盡棄。
 
世界衛生組織歐洲區域辦事處主任克盧格提醒,雖然春日已至,新冠病毒大流行的陰雲仍籠罩歐洲,歐洲仍處於新冠大流行的“暴風眼”。
 

何處會是疫情新“震中”?

 
從全球範圍內看,新冠肺炎疫情呈現梯次傳播的模式。如果說東亞是全球疫情的第一波,歐洲和美國是第二波,那麽接下來,發展中世界或將成為全球疫情的第三波。從3月份到4月初,當國際主流新聞媒體的頭條被意大利、英國和美國的疫情消息佔據的時候,那些醫療衛生系統脆弱的欠發達地區和國家的疫情其實正在快速蔓延。
 
當下,貧困人口世界第一的非洲大陸、亞洲一些人口密度大的國家、中東的敘利亞難民營地,以及發生戴着口罩交戰戰事的利比亞和也門,都已報告新冠確診病例。儘管目前這些國家報告的確診病例,在全球統計數據中顯得微不足道,但絕不可掉以輕心。
 
據分析,確診病例少的一個原因是這些國家缺乏必要的檢測能力,疫情無法得到準確呈現。比如,飽受戰火蹂躪的阿富汗目前僅完成1800多例新冠病毒檢測,其中200多例呈陽性。如此小的檢測數和如此高的確診率,足以令人擔憂。
 

1、非洲形勢不容樂觀

 
根據聯合國以及其他國際組織的各類指標統計,全球經濟最落後的國家和絕大多數貧困人口都集中在非洲,特別是撒哈拉以南的廣大非洲地區,目前在非洲還有40%以上的人生活在極端貧困線以下,生活費用小於每天2美元。在南非,超過70萬人居住在不到5平方公里的亞歷山德拉貧民窟;在津巴布韋,超過80萬人居住在首都哈拉雷南郊的姆巴雷貧民窟;在尼日利亞首都拉各斯,超過30萬居民住在架空於瀉湖的“高蹺房”內。
 
經過前期探索,世衛組織和許多國家總結出一些行之有效的個人防護辦法——勤洗手、戴口罩、禁足、保持社交距離等。然而,這些看似簡便的辦法,在非洲欠發達國家做起來卻並不容易。比如,非洲缺水,這讓很多地方無法做到勤洗手;一隻醫用口罩的價格超過敘利亞難民一天的口糧錢;對於一些國家的大量計時工人而言,“手停”則“口停”——“禁足”可能意味着失去生活來源;而保持社交距離,對於那些生活在貧民窟中擁擠的人群而言,更是無望實現。在安哥拉、莫桑比克、馬里等國家,幾乎沒有可用於治療新冠肺炎的重症監護病床。有470萬人口的利比里亞,全國僅有一台呼吸機。
 
為此,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發布報告警示,新冠疫情可能導致超過30萬非洲人喪生。
 

2、印度若失守,後果很嚴重

 
印度人口超過13億,居世界第二位。
 
4月1日,印度最大的貧民聚集區——孟買塔拉維貧民窟首次報告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公開資料顯示,這個佔地僅約2.1平方公里的貧民窟,生活着近百萬人。截止4月18日,塔拉維貧民窟新冠確診病例增至117例,其中死亡病例10例。
 
印度金德爾全球大學印中研究中心主任、廣東省僑聯海外委員張文娟教授在回答南方日報記者提問時表示,在很大程度上,應對疫情能力取決於一個國家政治、經濟、社會的運轉邏輯。印度應對疫情能力被外界擔憂是有理由的,包括人口基數和密度大、貧困人口多、聯邦分權結構、醫療資源缺乏並存在大量私有化等因素。
 
印度國情複雜,是世界上人口超過10億的兩個大國之一,其貧困人口佔比超10%。與其他國家相比,印度最典型的特點是多元化,包括多政黨、多宗教、多語言,社會分層也比較嚴重,如何凝聚共識是個挑戰。在治理結構上,印度屬於準聯邦制。人民黨單獨或聯合執政的國土面積從2017年的70%降至2019年底的40%。在此背景下,執行全國性強制措施的難度就更大了。
 

3、俄羅斯情況不妙

 
4月10日,俄航SU208航班抵達上海後對機上乘客做檢測。結果出來,有60名乘客確診。人們不禁要問,俄羅斯輸入尚且這麽多,那俄羅斯本地到底有多嚴重? 
 
據莫斯科防疫指揮部4月23日消息,在過去24小時內,俄新增新冠確診病例4774例,累計確診62773例,突破6萬關口。俄羅斯傳染病專家認為,目前俄羅斯的疫情還沒有達到高峰,預計高峰期將在6月至7月到來,未來幾週內俄羅斯將迎來“艱難時刻”。
 

圖為3月25日,在埃及吉薩,工作人員在金字塔景區內消毒。(新華社圖片)  
 

疫情暴露全球治理體系中的深層次問題

 
面對疫情的大規模暴發和擴散,中國於1月20日正式拉響警報,整個國家開始進入緊急狀態。經過兩個月的努力、付出巨大的代價之後,中國終於基本控制住了疫情。目前,中國本土新增病例數量已經不多,主要壓力來自於境外輸入病例,以及防止可能的反彈。
 
復旦大學國際關係與公共事務學院政治學者包剛升將抗擊疫情的“中國方案”總結為政府主導型的全封閉全隔離模式。這種模式有四根支柱:
 
第一,在疫情高峰期,政府堅決採取封城、封村、封校、封廠措施,目的是通過全封閉實現人與人的全隔離,從而在根本上阻斷病毒的傳播鏈條。
 
第二,醫療衛生系統全面動員,努力救治患者,最終實現“應收盡收”,包括為重症患者提供充分救治,為輕症患者提供隔離、醫學觀察和輔助治療。
 
第三,通過多種方式實現密切接觸者、疑似病例、疫區旅行者的隔離觀察,包括醫院隔離、集中隔離點隔離和居家隔離等。
 
第四,中央政府統籌協調,調配各種醫療資源,包括快速建設專門醫院和方艙醫院,以及組織各省市醫療衛生系統對湖北各地市進行對口支援。
 
“中國方案”在世界上贏得了廣泛贊譽,事實證明,抗擊疫情的中國方案是有效的。那麽,當疫情開始肆虐全球後,其他國家是否可以複製中國抗擊疫情的模式和策略,去“抄作業”呢? 
 
情況遠沒有那樣簡單。由於各國的國情、制度、文化、生活方式不同,其實並沒有一個統一有效的抗疫模式可以模仿和參照。對於許多實行自由市場經濟和西式民主政體的國家而言,中國這份“作業”是他們既不能抄,又不想抄的。不能抄,是因為這些國家的政府從來就不擁有這樣的權力和資源。不想抄,是因為他們擔心這種全封閉全隔離模式容易引發經濟社會的全面停擺。
 
知名學者、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教授鄭永年在接受南方日報記者採訪時亦表示,疫情的控制不僅取決於是否存在有效的政府、成熟的公共衛生體系和強大的綜合生產通力,還取決於社會力量是否積極配合,只有全社會的抗疫才會取得成功。“在亞洲,社會成員往往抱着現實主義的態度,對隔離觀察等十分配合,因為對他們來說道理很簡單,沒有生命安全,哪來的自由?但在西方國家,人們既要安全,也要保持自由,所以即使政府封城,很多人還想着跑出去。”鄭永年說。
 
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一方習以為常的行為有時會在另一文化環境受到誤解。在這次抗疫中,中國大街小巷,只要出現在公共場所,人人都會戴上口罩做好自我防護。新加坡國家發展部近日還宣布,除2歲以下幼兒和在戶外進行激烈運動的人外,所有人外出時必須戴口罩。而西方人認為,口罩只是為醫護人員和病患準備。曾有一度,因為戴口罩出行,生活在德國、英國等地的一些亞裔人士甚至遭到嘲諷和毆打。
 
在國際合作層面,在疫情發生後很長一段時間各國也是各自為戰、以鄰為壑,“民族自私主義”充分顯現:今年年初,在中國感染人數迅速爬升的時刻,部分國家趕忙限制對華口罩和醫療用品出口;當疫情侵入歐洲之初,歐盟多個成員國爭相“截胡”運往意大利的口罩,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只得在意大利主流媒體發表《對不起,現在歐盟和你們在一起》的公開信;當疫情在美國蔓延,德國訂購的20萬個口罩又在泰國曼谷被美國加價買走,以至柏林市內政部長安德烈亞斯·蓋澤爾氣憤地指責美國的做法是“現代海盜行為”。
 

圖為4月13日,在印度賈朗達爾,工作人員為一名準備進入批發市場的商販測量體溫。(新華社圖片)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博士後工作站付永嘉日前撰文指出,從疫情爆發兩個月來的國際局勢看,新冠病毒疫情從多方面暴露了當前全球治理體系中的深層次問題:
 
一、全球治理體系“無政府”的特點與既有思維模式,使得各國在大規模傳染病面前陷入互不信任的“囚徒困境”。具體而言,國際關係的最突出特點是“不存在世界政府”,國與國之間互不統屬,難以消除對於對方的猜忌和提防;一旦危機來臨,各國為了維護自身短期利益,以鄰為壑之舉便層出不窮。
 
二、當前的全球治理體系過度依賴超級大國的帶領作用。一旦超級大國奉行孤立主義,不願意或者疏於承擔先前的國際責任,國際治理體系便陷入群龍無首的狀態,各國紛紛“自掃門前雪”,使得疫情進一步惡化。
 
三、全球治理機構在應對重大疫情時顯示出能力“天花板”,其協調抗疫的能力遭受掣肘。自1月份疫情爆發以來,儘管有世界衛生組織的積極介入和推動,國際社會仍然無法阻止疫情升級至全球大流行階段。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在於以聯合國、世衛組織為代表的全球治理機構只能通過呼籲、建議的方式協調成員國行動,而其能力的“天花板”取決於各國是否積極配合。當國際政治環境有利於各國互信之時,有效的協調較易實現;而當疑外排外思潮在國際上漸趨流行之時,國際機構的協調能力便大大降低。
 

團結抗疫,美好的日子終將會回來

 
英國帝國理工學院新冠肺炎反應小組日前發布第12份報告,對今年感染新冠肺炎人數給出了三個場景:高感染場景,全球不採取減緩疫情措施,預計約70億人感染,也就是幾乎全人類都感染;中感染場景,如果各國在每10萬人每週死亡1.6人時開始採取抑制疫情措施(包括加強檢測、社交隔離等),預計約24億人感染;低感染場景,如果在每10萬人每週死亡0.2人時就開始採取抑制疫情措施,預計約4.7億人感染。在這三個場景中,今年全球死亡人數分別約為4000萬、1000萬、186萬。
 
而據哈佛大學研究人員發表在美國《科學》雜誌上的一項新研究顯示,在最嚴重的這波新冠疫情過去之後,疫情可能會週期性地在冬季暴發。現有的保持社交距離的措施有必要延長至2022年。
 
以上預測給出的結果當然只能作為一種參考。如果全球各國加強對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措施,疫情發展趨勢可能不會像預測的那樣嚴重。但是,由於到目前為止,全球尚無專門用於預防和治療新冠病毒感染的藥物,人類可能要作好與新冠病毒長期共存的準備。
 
面對前所未有的嚴峻挑戰,全球有識之士紛紛緊急呼籲世界各國特別是中美兩國應攜手抗疫,共克時艱。
 
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在《華爾街日報》撰文稱,新冠大流行將永遠改變世界秩序。沒有一個國家,包括美國在內,僅憑一國之力就能戰勝病毒。解決當前的迫切問題,必須最終與全球協作願景和計劃相結合。如果我們不能同時做到這兩者,我們將在這兩個問題上都面臨最壞的情況。
 
美國時間4月3日晚上,由美國智庫亞洲協會(Asia Society)和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全球政策與戰略學院21世紀中國研究中心(21st Century China Center)牽頭,90餘名美國國內學者和美國兩黨前官員發表聯名公開信,呼籲中美在應對COVID-19疫情問題上加強合作。公開信起草組成員、麻省理工學院斯隆管理學院教授黃亞生呼籲,作為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兩個國家,中國和美國的影響力代表着兩個國家身上肩負着很大的責任:帶領全球社會戰勝COVID-19並推動經濟活動和日常生活回到正軌。
 
同一天,中國駐美國大使崔天凱在華盛頓接受歐亞集團總裁布雷默主持的GZERO WORLD節目連線採訪,他表示無論在全球經濟還是公共衛生方面,全球治理都沒實現良好運行,人們必須認真思考應建設怎樣的全球治理,我們的目標是什麽。
 
他說,進入21世紀以來,我們已歷經數個危機。從911恐怖襲擊,到金融危機,再到這次新冠肺炎疫情,我們經歷了安全挑戰、金融動盪以及現在的公共衛生危機。儘管我認為我們早就該覺醒了,但如果我們還沒有開始覺醒、還能稱這次疫情是一次“叫早”,那麽現在是時候我們來付出努力、構建一個良好的面向21世紀乃至未來的國際治理體系了。
 
“如果我們的目標是建立一個開放、包容的新型國際治理體系,各國相互尊重,充分認同文化、文明、政治體制和經濟制度的多樣性,如果我們能夠做到這一點,那麽我認為建立一個有效的新型國際治理體系已經具備條件。我們現在必須做出正確選擇。”崔天凱強調。
 
阿拉伯作家紀伯倫曾說:“希望是半個生命”。在全球抗疫的艱難時刻,我們看到了日本“旗袍女孩”在寒風中為中國武漢募捐的鞠躬身影,也看到了中國醫生在意大利羅馬醫院間奔走交流的忙碌腳步,還看到了“山川異域,風月同天”的詩意表達。就在上週,英國伯明翰城市醫院的運營方證實,106歲的老奶奶康妮·蒂欽在感染新冠病毒後成功康復,隨時可以出院了。這位曾經歷兩次世界大戰的高齡患者,可能是英國年齡最大的康復病例……
 
這些溫暖的故事跨越山海,跨越語言隔閡、文化不同、體制差異,讓我們感動、堅強,也促使我們重新思考團結和信任的意義。
 
全球抗疫,對於各國是一個無法回避的大考,對於重建國際治理體系更是一個機遇。我們相信,只要人類齊心協力、守望相助,就一定能夠挺過“至暗時刻”,共同迎來明媚春天。
 
人類第一次空前團結在一起,共同克服了一場危機——希望,這是我們將來記得的事。
 
(本文所引述資料除特別註明外,均據新華社)


經導全媒體矩陣
特區40年 深圳再出發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閒話大灣區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78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