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論台灣2020選舉後的政局與兩岸關係
Comments on the political situation and cross-straits relations after Taiwan’s 2020 general election
文/潘錫堂 台灣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海峽兩岸學術文化交流協會副理事長 [第3461期 2020-02-17發表]
 
蔡英文以817萬票勝選,絕不是蔡英文在勝選演說所說的,這3年半以來執政團隊走在正確的方向,而獲得人民肯定。坦白說,這是一種危險、偏差的解讀。試觀民進黨不分區得票數不及領導人得票數的6成,意味着有相當比例的蔡英文支持者,對蔡當局的完全執政表現不甚滿意,才無法對民進黨投下信任的政黨票。民進黨若真的如此錯誤解讀此次大選的“新民意”,尤其把因“反中”而暴增的民意,誤解為人民支持蔡當局往昔四年的威權、鎖島和反民主治理,從而以後將在施政上越發變本加厲,則恐將大錯特錯。
 

勝選後民進黨的錯誤解讀及所面臨困境

 
其實,此種領導人得票數與“立委”得票數出現懸殊的分裂現象,無疑是民眾對民進黨完全執政所發出的警訊。成功利用所謂“亡國感”掩飾內政、涉外、兩岸政策失能的蔡英文,必須深刻體認到選民對她的支持,並非毫無條件不問是非,否則政黨票得票率(即不分區“立委”得票率)就不會在短短4年,從44%下滑至33.9%,與領導人得票率57%相差了23%。再進一步言,領導人得票數和民進黨政黨票的336萬票差距,代表這336萬人並不認同民進黨,但不願看到韓國瑜當選成為領導人,因而策略性把票投給蔡英文。合理推論,未來民進黨施政稍有偏差,這些民眾就會立刻拋棄蔡當局,甚至成為蔡英文的反對者。
 
尤有甚者,國民黨所獲的領導人得票數和政黨票得票數二者差距才79萬票,不像民進黨二者差距那麼大;而且國民黨政黨票數和民進黨很接近,也同樣分到13席不分區“立委”席次,意味着國民黨隨時有重新出擊、拔地而起的可能。顯見蔡英文此次的高得票數並不是民進黨永遠執政的保證,然而民進黨卻詮釋成民眾對其往昔政策的支持。但單從能源政策看就知道,這種解讀很有問題。也不過1年多前的公投,民眾才以過半數支持以核養綠,然而蔡當局寧可放任台電虧損新台幣數百億元,也不敢漲電價,就是怕引發民眾反感。
 
但問題是,電價遲早要反映綠營能源政策的代價,顯然蔡英文勝選連任後再無顧忌,民眾終究要承擔更高的電費、更嚴重的空污。坦白說,民眾尚未理解與感受到其後果,但蔡當局將勝選解讀為民眾對其能源政策的全面支持,不願做任何調整,未來台灣勢必要承受相當大的代價。
 
至於其他各種補貼政策、蔡當局資金大規模介入企業與產業、成立更多“政府隊”、到處亂蓋軌道建設等,短期有可能看似對經濟有利,長期則可能成為蔡當局的財政黑洞。然而,蔡英文當局卻把政治訴求成功解讀為對這些財經公共政策的支持,未來貽禍恐不小。
 
選後蔡當局仍面臨台灣經濟困境與危機,因為台灣既參與不了區域經濟整合,也無法跟主要的貿易對象簽訂類似自由貿易協定的經濟合作協議;久而久之,不但競爭力將大幅減弱,而且也會遭邊緣化。例如蔡當局一直想加入由TPP轉型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實際進度始終是原地踏步。至於蔡當局也想要加入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也是不得其門而入;RCEP生效後,台灣若一直無法參與,勢將逐漸衝擊其他未享有免關稅的製造業、服務業及農漁業。台灣無法參與CPTPP及RCEP的主要原因之一,在於兩岸關係無法改善。
 
值得注意的是,大陸是台灣最大的外銷市場,也是台灣外貿最大順差來源,更有近百萬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若不改善兩岸關係,如何維持良好順暢的貿易往來?更不用說拓展大陸市場了。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ECFA)的“早期收穫清單”即將於今年年中到期,是否延續?主動權在大陸手中,台灣難道要置自身經濟於險境?
 
選後最令人關注的民進黨下一步,應該是“罷免韓國瑜”與蔡英文簽署《反滲透法》生效。前者,民進黨始終將高雄視為禁臠,在勝選之餘,當然想趁勝追擊徹底將韓斬草除根。這點從選前吶喊着“光復高雄”及選後蔡英文對高雄“We care”積極募款推動“罷韓”表態予以“尊重”,即可看出民進黨已對民主選舉做出最負面的示範。日後凡有選舉,敗選的一方,大可比照辦理,使得台灣政壇將陷入無可緩解的惡性循環之中。至於1月15日生效的《反滲透法》,蔡當局不僅企圖阻斷兩岸交流,更將大陸視為“敵國”,尤其嚴重的是對台灣民眾不信任的防內賊的心態,越加激化兩岸緊張關係。
 
要言之,若錯誤解讀民眾投票意向,反而繼續完全執政是完全獨裁、濫權腐化,則很快就會激怒民意而遭反噬。因此,繼續執政的民進黨必須看清民眾有限度認同的事實,戒慎恐懼。
 
台灣教育界人士:“去中國化”教科書淪為民進黨的“政治宣傳品”。2019年10月24日,台灣“歷史教育新三自運動協會”在台北舉行反對“去中國化”歷史教科書記者會。圖為台北市第一女子中學語文老師區桂芝(左一)在反對“去中國化”歷史教科書記者會上發言。(新華社圖片)
 

敗選後國民黨的改革難題與方向

 
緊接着,分析敗選後國民黨的改革難題與方向。國民黨代理秘書長曾銘宗日前表示,2020敗選後將盡快提出國民黨改革的方式和策略,至於兩岸論述該如何調整?他認為不應由少數人決定,一定會傾聽全民的意見,再做最後決定。
 
國民黨敗選後最重要的人事改組,是3月7日舉行的黨主席補選及中常委改選。但國民黨最大的問題仍在“內鬥內行、外鬥外行”,只要內耗式權力組成結構不變,就難以帶動全黨產生對外戰力的質變。尤其,國民黨軍心大亂,急於尋找所謂“戰犯”、世代交替與聲討路線,甚至“反統一”、“兩國兩制”等主張均紛紛出籠。然而,這些真是敗選的關鍵嗎?
 
對於此次選舉大敗,國民黨青壯派提出要求改革及世代交替的呼籲。其實,國民黨若要順利度過此次敗選後的盤整,進而推動徹底改革,那些已宣布辭中常委的青壯派恐必須重返戰場。否則,政治菁英皆缺席的中常會,改組定位更容易偏斜,無法力挽狂瀾。
不可諱言,目前國民黨中常會的結構已相當扭曲,企業及社團人士比重過高,具有民意基礎的新生代政治人物反而擠不進去。久而久之,國民黨中常會變成了企業界或地方人士競逐政治關係的會所,而非作為黨內反映民意、溝通政策、發動攻守戰略的場域,乃成為國民黨政策論述因應遲緩的癥結所在。如果不能從中常會開始改革,後續的路線調整、接上社會脈動等,將淪為空談。
 
此次選舉結果,顯示政治的年輕世代已經來臨。事實顯示,國民黨與年輕世代距離很遠。因此,國民黨代理主席林榮德試圖透過勸退逾60歲的中常委,從國民黨的權力中樞開始全面年輕化,不過阻力恐怕不小。林榮德深知,權力核心必須先年輕化,才能縮短世代的距離,也才能讓黨內年輕人有機會出頭。換言之,如果國民黨真心想改革,那麼最重要的事就是,給年輕人機會,就從中常會開始。
 
尤有甚者,國民黨在基本理念上必須與時俱進,黨的組織也必須作務實性翻新,先翻新組織才能年輕化,所謂“翻新”,是要從體制外改革,成立改造委員會推動改造。要全面性改造,全然脫胎換骨,才能轉型成為一個煥發充滿活力的政黨,與日益成為主流與公民主力的年輕世代融為一體。換言之,國民黨邁向再造與重生之路,必須加強世界連結,增強草根地氣;揚棄陳舊意識,擁抱進步價值;加強政策規劃,貼近年輕世代,博取執政信心。
 
其次,此次國民黨敗選後,“九二共識”竟然成為眾矢之的,尤其國民黨的年輕世代更掀起一股批判“九二共識”之風。選後“九二共識”何去何從,頗值兩岸高度關注。如果國民黨調整“九二共識”把“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拿掉,無異就是向民進黨靠攏。試問,國民黨是要主張“兩國論”抑或“一中一台”?這樣的國民黨跟民進黨又有何不同?傾向認同“兩岸分屬兩國”的年輕世代,難道就會把票轉投國民黨?
 
再進一步言,敗選後的國民黨內檢討劍指“九二共識”,但以毀棄兩岸關係根基的“九二共識”或違憲的主張為訴求,貽人以“拿香跟拜民進黨”的觀感,完全欠缺改革的中心思想,只是在兩岸政策與路線上一味“山寨”民進黨。則民眾會問,已有正牌的民進黨,為何還要選“山寨”的?如果只是跟風民進黨,不思真正的自我改革,明確國民黨的自身價值,不僅無法開拓新的票源,反而可能失去原有的支持群眾,甚至影響國共及兩岸之互信基礎,更是得不償失。
 
誠如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日前重申“九二共識”作為兩岸“定海神針”的重要性,既是對民進黨的警告,也是對國民黨的提醒。也正如國民黨台南市黨部主委謝龍介所指出的,民進黨把“九二共識”污名化,其實“九二共識”沒罪,也不是大問題,現在的問題是要能重新論述,挽回誤解者更清楚國民黨的路線和基本立場,因事關兩岸和平,必須廣納意見,找出平衡點。可見國民黨宜冷靜三思,“九二共識”的論述可以與時俱進,適度闡述,但絕對不能自毀長城,將國民黨在兩岸政策上的優勢拋棄。
 
要言之,在後吳敦義時代,出現了林榮德暫代黨主席,推動國民黨的改革與革新。重要的是,國民黨的興革,不能只有一群青壯世代在那裏空口呼喚,而需要更多的以國民黨為念的不同世代加入行動。他們不必相互嗆聲,還必須要能理性對話討論,凝聚出新的改革主張,並要落實到改革的具體行動中。
 
台灣各界集會紀念光復74周年,呼吁推進兩岸和平統一。圖為2019年10月25日,參加活動的民眾向抗日戰爭勝利暨台灣光復紀念碑獻花。(新華社圖片)
 

台灣2020選後的兩岸關係

 
最後,來分析台灣2020選後的兩岸關係。蔡英文勝選後向大陸提出“和平、對等、民主、對話”,稱這八個字是兩岸重啟良性互動、長久穩定發展的關鍵;繼而,蔡英文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專訪時,明確拒絕北京的“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並宣稱“我們沒有必要再次宣布自己為獨立國家,因為我們已經是獨立的國家了”。對此,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回應時重申“九二共識”作為兩岸“定海神針”的重要性,並且強調兩岸須堅持“九二共識”的共同政治基礎,因為它是不動如山的兩岸對話基礎;馬曉光還批評“不要誤判情勢”,認為蔡英文的講話形同“兩國論”,並重申六個“任何”,絕不允許“台獨”。由此看來,未來兩岸關係的發展並不樂觀,兩岸要恢復對話協商恐仍是難上加難。
 
蔡英文2016年520上台時提出依照“憲法”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來推動兩岸關係,北京認定蔡並未講出“必須講”的部分,亦即沒有講出兩岸關係的定位必須立足“兩岸同屬一中”的核心內涵,使得兩岸陷入對話與協商均停擺的僵局後,如今蔡英文再度勝選連任,未來四年將再次面臨僵持的局面。其實,蔡英文上台迄今,兩岸制度化協商與對話的渠道完全中斷,主要原因在於兩岸互信基礎已蕩然無存,未來兩岸是否能恢復協商與對話之關鍵,仍在於互信能否建立。
 
溯自兩岸兩會於1992年在香港舉行會談,儘管會談無功而返,但嗣後兩會雙方達成對於兩岸關係定位的互信基礎是“雙方雖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但對於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之後蘇起將之簡化為“九二共識”;大陸對此的理解則是“中國只有一個,但在事務性協商中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涵義”。儘管兩岸“對於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但已足以形成兩岸關係定位的互信基礎。
 
再說馬英九主政期間亦植基“九二共識”,不僅恢復了中斷達13年的兩岸兩會協商機制,尚且一共舉行了11次兩會高層會談並簽署了23項協議,並且還舉行歷史性的習馬會。堪稱“九二共識”建立的兩岸互信,為兩岸關係的良好發展及兩岸復談達成眾多重要協議,從而交出亮麗的績效。而馬英九時期以前的陳水扁,由於不承認“九二共識”,使得兩岸關係陷入協商中斷及氛圍緊張的困境。
而蔡英文上台3年多以來,由於不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中”的核心內涵,復以大陸認定民進黨在暗推“漸進式台獨”,使得兩岸互信很難建立,兩岸關係陷入“冷對抗”之中。尤其近一年來,蔡英文試圖以“中華民國台灣”置換了民進黨的“獨立國家”夢想,讓人質疑蔡英文“變裝成功”,因而能吸納大小綠和中間選民的選票,而民進黨則藉着“中華民國”的保護傘來掩護獨派前進。
 
如今蔡英文接受BBC專訪雖強調“沒有更改國號的問題”、“稱自己是中華民國台灣”,但她以英文表述的“中華民國(台灣)”,更難以自圓其說“我們維持現狀的政策沒有改變”,如此將坐實大陸“兩國論”的指控,使兩岸從目前的對立走向衝突,屆時台灣恐難以獲得美、日等國的支持。值得注意的是,中美甫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日本也正與大陸磋商“第五個政治文件”,在在顯示美、日都在與中國大陸化解分歧,試圖改善或提升雙邊關係。對此,立足“聯美、親日、抗中”戰略、單邊押寶的蔡當局必須特別當心,特朗普對於兩岸的態度會有何變化?是否會在兩岸之間做出重大取捨?同理,日本會如何處理對台關係?是否會在兩岸間也做出重大抉擇。
 
最後,據悉,蔡當局有意向大陸倡議恢復陸客來台個人遊、團客人數增加等,並且僅以內閣人事改組向大陸釋出善意,此舉恐怕沒有切入要點;其實,大陸在意的並不是新“內閣”的人事問題,關鍵還是在於蔡英文的兩岸論述及兩岸關係的定位問題,只要蔡英文始終未表述兩岸關係的性質或定位為類似“台灣與大陸同屬於一個中國”或“兩岸同屬於一個中國”,即便蔡展現獲得史上最高得票的自信,恐怕仍很難獲得大陸的諒解,要期盼能恢復兩岸對話協商及促成習蔡會,也恐淪為緣木求魚。可以預判,選後一段時間,大陸將持續壓縮台灣的全球參與空間及斷絕台“邦交”,而恢復陸客來台個人遊及增加團客人數,也將在“兩岸氛圍不宜”之下注定不可能實現,使得兩岸關係更加嚴峻及緊繃。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6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