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未來四年台灣經濟的重建工程與選擇
Reconstruction projects and choices of Taiwan’s economy in the coming four years
文/戴肇洋 台灣省商業會顧問、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 [第3461期 2020-02-17發表]
 
受到國際社會所矚目的2020年台灣大選,歷經半載激烈交鋒,民主進步黨藉着“守民主”、“護台灣”、“固主權”等口號大賣芒果乾(“亡國感”)的政治牌和“台商回流”的經濟牌,配合官方相關單位透過公開場合不斷提出,受到中美貿易爭端未歇帶來訂單移轉效益,促進對美國出口之成長接近兩成,加上台商回流投資增加,促進民間投資實質成長達到7.61%等因素加持,使得各項指標呈現“穩健”成長,將2019年台灣經濟成長預測上調2.6個百分點至2.64%,不但創下2014年以來新高,而且位居亞太四條小龍之首,翻轉過去數年以來台灣經濟成長不如全球現象等數據加以宣揚,再度擊敗中國國民黨持續取得完全執政。
 
海峽兩岸選出年度漢字“困”,期待新一年突破困局。2019年12月13日,由台灣《旺報》和廈門《海西晨報》、新浪網等機構共同主辦的2019海峽兩岸年度漢字評選在台北揭曉,1206萬網友投票中“困”字以103萬最高得票當選。(新華社圖片)
 

執政成果論述與社會所感南轅北轍

 
毋庸置疑,2018年3月以來受到中美貿易糾葛所帶來的訂單移轉效益,加上大陸經濟下行所引發的台商回流投資增加等因素影響,是台灣當局再度連任的關鍵之一。不過,令人擔憂的是,從台灣當局在大選塵埃落定時所發表的勝選感言中可以發現,其未來四年在台灣經濟發展上,卻又僅有:“更完善的社會照顧、更全面的基礎建設、更具有競爭力的經濟及產業發展、更具有國際化的就業及就學環境,以及區域必須持續均衡發展、貧富必須持續改善差距”等簡單論述,此與台灣社會各界過去四年所感受的經濟景氣“悶”、“困”,以及希望面對未來發展挑戰提出較前瞻策略之期待,顯然南轅北轍。
 
在此同時,如果檢視最近20年以來台灣經濟所呈現的“平庸”成長表現,以及面對未來發展所迎接的挑戰,根本沒有台灣當局所想像之中的樂觀。亦即此一期間內,外部環境呈現急劇變化,若以過去四年以來台灣當局及其執政團隊在經濟發展議題上,並非以“治理”為前提規劃宏觀具體長期發展策略,而是仍執迷着以“選舉”為考量採取短線操作思維加以觀察,恐將難以因應未來充滿無法預測、難以掌控更嚴苛之環境挑戰。
 

台灣經濟重建工程五大方向

 
換句話說,目前台灣社會期待台灣當局及其執政團隊的是,將過去四年以來“唯一拼政治”的治理思維所產生的許多負面效應,能夠在未來四年內重返已遺忘的謙卑誠意公開允諾民眾的“優先拼經濟”之理念,透過實際行動加以具體落實,同時將“轉型正義”的意識型態改革,積極轉型厚植經濟實力及提高競爭優勢,進而達到有利社會民生與國際尊嚴。亦即面對這些已影響台灣未來經濟發展的挑戰之下,如何透過突破性、創新性思維研擬規劃一套長期策略加以改善或解決,讓低迷多年的台灣經濟能夠振衰起敝,進而重建未來成長動能,是未來四年台灣當局及其執政團隊責無旁貸的使命。至於未來四年台灣經濟重建工程方向,個人認為大致可以歸納,包括:
 
首先,在內部治理上必須擺脫選舉考量積極重新形塑社會信心。1990年代之後,台灣隨着經濟模式的變化,加上產業形態之轉型,引發社會結構呈現停滯問題日益嚴重。這些包括:人口結構老化所衍生的勞動人力減少、高齡趨勢所衍生的長期照護資源不足、民間投資低迷所衍生的人才外流嚴重、外來投資逐年銳減所衍生的技術引進不前、產業升級遲緩所衍生的薪資待遇成長停滯、能源政策迷失所衍生的空氣污染日益嚴重、稅制民粹所衍生的公共稅收提高不易、租稅傾斜所衍生的經濟成長果實分配不均、社會福利支出漫無節制所衍生的經濟建設被迫排擠、勞健保險制度扭曲所衍生的同步虧損、所得分配失衡惡化所衍生的家庭貧窮、學用落差嚴重所衍生的青年失業居高不下,城鄉差距擴大所衍生的都會人口過度集中等問題。
 
然而,過去四年歲月之中,整個台灣社會在台灣當局掌握執政資源優勢下,透過行政部門將檢視當局治理各項工作缺失,藉以作為政策調整依據的“數字管理”,進行轉化採取“管理數字”加以呈現,不斷釋放“非假訊息”強烈指出台灣經濟景氣“盛旺”,甚至公開發表其所執政的四年是過去20年以來的“最佳狀況”,或者是成長表現位居亞太四條小龍之首的地位,卻與社會各界所感受的真實狀況有所不同。亦即面對官民感受如此之大落差之下,如何在未來四年期間內重新形塑社會各界對未來台灣經濟發展的信心,台灣當局及其執政團隊唯有擺脫以選舉為考量治理思維,同時提出更妥適的改善或解決策略,否則恐讓台灣社會信心更加薄弱,甚至導致社會結構步上更險峻之狀況。
 
其二,在產業轉型上必須形塑競爭空間充分發揮民間創新能量。由於近年全球經濟走緩,導致台灣出口成長大不如前、投資意願低迷、內需消費疲弱,過去四年台灣當局及其執政團隊採取“堆柴火救經濟”思維,推動綠色能源、智慧精密機械、物聯網、生技醫療、新農業及循環經濟等創新生態體系,希望台灣經濟能夠藉此擺脫困境。但是,如果更進一步分析這些項目發展內容,其中部分項目似乎過度高估未來發展潛力,不但許多關鍵技術不易突破,而且在全球市場上也是難以取得競爭優勢,更別說是形塑產業聚落;此外,加上捨棄透過自由競爭模式配置資源主導“特定產業”發展,未來是否可能重蹈台灣過去所推動的“兩兆雙星”產業發展覆轍,迄今始終論述不休。
 
儘管,目前面對頗錯縱複雜的環境,尤其財政赤字偏高壓力之下,政策操作工具其實不多;然而,並非表示當局可以無所作為,而是透過鬆綁不合時宜法規及致力創造競爭空間,藉此提供較公平、合理、友善、親和的經營環境,充分發揮民間所蓄積的創新能量,使得各項產業在自由競爭下,找出最佳創新模式,進而產生最適群聚形態。另一方面,則是兼顧產業能夠均衡發展,在積極投入新興產業成長發展的同時,更加需要推動以中小企業為主體的傳統產業之創新轉型,俾讓台灣發展成為亞太研發中心、高階製造中心。唯有如此,台灣產業始能擺脫困境,百花齊放,進而為下一階段的台灣經濟成長打造定基礎。
 
其三,在能源政策上必須秉持科學循序漸進重新規劃轉型步調。過去四年以來,民進黨以“再生能源發電佔比20%、燃氣50%、燃煤30%”為政策,高舉2025年“非核家園”鮮明旗幟,與國民黨強調務實求是循序漸進之非核能源轉型政策,持續陷入糾葛。雖藍綠政黨追求潔淨永續能源政策終極目標,並無二致,但台灣受到地狹人稠、資源貧乏等先天條件限制,勢必使得能源政策在轉型及發展空間上受到或多或少影響。持平而論,由於能源政策不但牽動台灣經濟興衰,而且涉及整體環境品質,所以在規劃能源政策上唯有擺脫政治顏色實事求是,秉持科學根基,切忌淪為政治口水,方為民眾之福。其實,2018年11月24日“以核養綠”公投結果已經充分彰顯民眾選擇,以及2019年5月7日透過法制程序刪除“核能發電設備於2025年前全部停止運轉”條文,提供台灣當局及其執政團隊轉型台階,協助台灣能源政策取得較彈性的伸縮空間。
 
亦即面對缺電危機之下,不論贊成恢復核電運轉、降低燃煤發電減少排碳空污的論述,或是反對重啟核電運轉、提高再生能源建立綠色環境之訴求,兩者均是言之有道、論之有理。不過,卻又忽略將核心聚焦於,台灣在既有環境下如何找出最適能源配比,以提高能源之使用效率。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考量原料來源供應較為穩定、價格相對低廉,以及空污防治設備不斷精進及排碳係數最低,目前先進國家在規劃最適能源配比上,採取燃煤及核能作為基載發電仍是佔有相當比重。很顯然地,台灣若要完全選擇再生能源發電完全取代核能發電,其實有先天的困難,加上進口燃氣發電更是極易受到國際因素影響。因此,在推動能源政策轉型上,與其淪為民粹盲目追求夢幻理念,不如以務實的立場評估既有環境條件,同時借鏡先進國家經驗規劃包括燃煤、核能等發電在內最適能源配比,採取循序漸進發展,如此始能擺脫缺電陰霾。
 
 
其四,在兩岸關係上必須找出和平穩定發展模式替代反中思維。台灣當局在勝選感言中認為,未來四年台灣最迫切的挑戰,並非經濟環境惡化的改善,而是兩岸關係僵局之化解。此意味着,台灣當局大致認為,台灣經濟未來何去何從,難以擺脫兩岸關係發展。事實而言,中國迄今始終是台灣產品最大的出口地區,同時是台商海外投資最多的地區,加上台灣長期享受巨額貿易順差,這些已無疑地使得台灣當局必須找出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發展模式,俾讓兩岸產業合作形塑互補互惠不斷創新突破,共同產生正面相加相乘經濟效益。
 
很顯然地,雖兩岸關係正向前走是台灣未來生存發展的重中之重,但若從近年國際情勢變化來看,其實兩岸關係動向早已被捲入冷戰對立的軌道。儘管,台灣當局再三指出不會挑釁,期待大陸以“和平、對等、民主、對話”的原則重啟理性互動往來;但是,這些期待都得寄望於大陸的立場,許多糾葛難以擺脫在中美博弈的框架之中採取折衷模式。尤其是在大陸對台灣當局過去四年的做法已經存在定性與定見,以及其所堅持的“一國兩制、和平統一”方針不可能動搖之下,兩岸關係僵局是否能夠化解,其冰冷空間是否能夠回溫,將嚴苛考驗台灣當局的智慧。
 
其五,在外在情勢上必須捨棄封鎖心態逆勢展開全球聯網連結。事實而言,上述台灣經濟發展所陷入的“悶”、“困”問題,除了對外缺乏簽署國際貿易協定,導致近年出口年均成長大幅下降之外,邁入21世紀知識經濟時代之下,全球各國競爭基礎形態與運作模式,開始產生急劇轉型變化,尤其是在世界貿易組織“多哈回合”貿易談判停滯之後,“區域化”貿易主義逐漸取代“全球化”貿易思維,其中區域地理位置相鄰接近國家先後構築“區域內部”彼此相互之間免除關稅貿易障礙,促進更多相互對等貿易和分工協作形態,不但提升生產效率,而且使得彼此經濟加速共伴成長,如此勢必更為排擠沒有加入區域整合的國家或地區。此一國際經濟結構急劇變化,正在嚴重侵蝕或直面挑戰台灣對內對外經濟發展,其結果已經造成台灣出口年均成長,從10年之前的10%大幅下降到最近數年不及5%的偏低水準。
 
其中,更是值得台灣當局及其執政團隊無法掉以輕心的是,在面對2020年RCEP即將完成簽署,中日韓簽署FTA加速進行談判取得高度共識下,若台灣無法加入區域經濟整合或簽署自由貿易協議,則未來在貿易上所遭到的邊緣化、孤立化問題勢必更為嚴重,誠如最近台灣官方研究報告指出,此已成為2020年之後影響台灣經濟成長的重要因素之一。其實,不久之前台灣民間智庫曾經估算中日韓一旦完成簽署FTA,台灣無論在GDP或是貿易上所遭到的損害,恐將超過亞太地區其他國家。然而,令人遺憾的是,地理位置於東亞區域核心的台灣,並非沒有意識區域經濟整合所產生後果之嚴重,而是因為中國大陸主導,選擇刻意忽略加以轉移淡化。尤其2016年5月之後,隨着兩岸關係僵化,加上兩岸經濟架構協議(ECFA)後續服貿協議、貨貿協議、爭端機制談判停滯無法前進,更是讓台灣的出口結構產生急劇變化。因此,唯有擺脫意識形態桎梏,積極化解兩岸關係糾葛,藉以早日參與加入區域經濟整合組織,否則屆時並非僅有來自對外貿易受到M型化的威脅,而是經濟陷入全面衰退扁平化時代之危機。
 
整體而言,台灣若要有效翻轉“悶”、“困”經濟,則需在治理思維上捨棄意識形態,先將整體經濟困境從體制架構至經理營運策略加以翻轉,從自閉自鎖綁手綁腳的“封鎖政策”緊箍之中徹底解放。尤其是在因應中美貿易戰爭之後,全球更加極端高壓競爭環境化之下,台灣當局及其執政團隊必須坦開心懷視野,察納社會各界異見卓思雅言。唯有如此,始能在最短期間內真正翻轉台灣經濟實力,重返類似1980年代以外向導向緊密聯結全球的自由開放形態,人均經濟生產(GDP per capita)經物價調整的實質國民能量在全球排序中位居20名之內,已超過同一時期階段的歐亞先進國家,再度創造國際經濟奇迹。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6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