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2020香港經濟可望穩中復甦
Hong Kong economy: Stability with recovery expected in 2020
莊太量 香港中文大學劉佐德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 [第3460期 2020-01-20發表]
香港2019下半年的社會事件,對香港經濟的影響幅度頗大。香港2019年第三和第四季度的經濟增長都是較差的,11月旅客大減,訪港旅客人次較去年同期下跌56%,按年跌幅是自2003年同期以來最差。而受社會事件影響的食肆主要是中式食肆和酒吧,速食店的生意逆市上升,而零售業收益依然有超過百分之二十的跌幅。這個負增長可能會延續到2020年的第一季度。現在社會事件較穩定,假設社會事件不再擴張下去,這個負增長可能較為收窄。儘管2020年負增長收窄,但負面影響也會影響深遠,例如部分餐廳倒閉了,短期内也不會重開。
 
 
筆者相信大部分的社會事件會在2020年的第二季度消化完成,第二季度的GDP的增長就會接近零。真正反彈的時間會在2020年的第三、四季度,因為相對2019年第三、四季度的較大跌幅,2020年就算回復正常的水平也會有一個明顯的升幅,所以GDP在2020年的第三、四季度反彈力度較大。總括而言,雖然2020年會延續2019年的負增長,但是如果社會事件已經完結的話,經濟表現就會慢慢向好。我推測2020年第一季度經濟是負增長,第二季度就接近零增長,第三、四季度就會是維持正增長。
 

失業率稍增 

 
至於失業率方面,失業率會是一個更加延後的數字。失業率在修例風波開始時候沒有快速增長,由6月份的2.8%升到7月份的2.9%,一直維持了三個月,於10月份就上升到3.1%,11月份就上升到3.2%,之後也會上升。但是因為香港的人口結構相對地老化,就算經濟怎樣不好,失業率沒可能像以前SARS大升到8%的水平。但由於失業率是一個比較滯後的數字,2020年的第一季度都會有一個高的失業率,以這個急速的增長,2020年第一季度失業率可能會上升到3.5,甚至可能會去到3.5~4.0之間徘徊。我相信隨着經濟慢慢復甦,失業率就會穩定下來,而且勞動力較為緊張,這些失業人士不會失業太久,很快就會找到工作,所以失業率就會在2020年第二季度或者第三季度穩定下來,甚至可能再向下。預期失業率的數字不會太高。
 

通脹掉頭回落

 
通脹方面,11月份在3.0%的位置,8月份為3.5%。現時香港通脹較高,主要並不是因為經濟好,而是因為内地的豬肉價格相當貴,再加上香港交通,租金難下跌,所以通脹在香港比較難跌下去。但是豬肉價格難以長期維持高水位,內地去年的豬肉價格都差不多升了一倍,我相信豬肉價格應該就穩定下來,不會再有所上升。再加上經濟轉差,部分食肆減價,租金下跌等因素影響,通脹可能於2020年年初就會跌落到2.0%水平,去到第二季度會跌到介乎1%到2%。但難以出現通縮,因為通縮不單要香港經濟差,更是要全球或者整個亞洲經濟整體差才會有大的通縮出現。現時其他地方經濟並不是太差,只是香港出現了社會問題,最多可能食肆減價,交通難以下跌但也並不會上升,租金短期内會有少跌幅但也不會大跌。雖然人們較少外出用膳,但他們在超市買東西多了,所以超市的食品不會變得便宜。所以通脹數字在2020年可能較低,去到2%,甚至跌破2%也不出乎意料。
 

內地是香港最主要的貿易夥伴,每年的貿易額佔總數一半左右 (逾四萬億港元),另一半貿易額則分散於眾多國家或地區,例如美國、台灣、新加坡和加拿大。圖為於祖堯邨拍攝葵青貨櫃碼頭。(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  
 

貿易跌幅料收窄
收復失地仍需時

 
貿易方面,繼2019年10月份錄得11.5%的按年跌幅後,2019年11月份商品進口貨值較2018年11月下跌5.8%,同時,繼2019年10月份錄得9.2%的按年跌幅後,2019年11月份商品整體出口貨值較2018年11月下跌1.4%。除亞洲的目的地外,輸往先進經濟體的出口維持疲弱,尤其是美國(跌23.7%)。2019年11月份商品出口貨值的按年跌幅收窄,主要原因是輸往內地的出口因比較基數低而反彈。香港屬轉口港,貿易情況有別於其他地區;本地出口額小,僅千餘億港元之數,約佔轉口出口額的2%。2018年香港的總貿易額超過11,000億美元 (折合港幣逾88,000億元),相當於本地GDP的三倍。若以凱恩斯模型分析,一個以出口帶動的經濟體必然是出口大於進口,從而賺取貿易盈餘,提振GDP。香港的情況迥然不同,原因是貿易以轉口為主,收益取決於貿易總量 (包括進口和出口),而非淨出口額;香港的外貿收入大概佔的18%,緊接着金融服務的 19.7%,外貿的重要性可見一斑。內地是香港最主要的貿易夥伴,每年的貿易額佔總數一半左右 (逾四萬億港元),另一半貿易額則分散於眾多國家或地區,例如美國、台灣、新加坡和加拿大。中美自2018年7月起陸續加徵關稅,中港貿易總額則於同年11月開始明顯下跌,此趨勢更延續至2019年1月。由於2018年12月和1月的基數已然下降,預料2020年貿易跌幅會收窄,甚至觸底。當然,這並不代表外貿狀況已有改善迹象,因為貿易額始終停滯於低位。雖然中美已達成首階段貿易協議,但鑒於大部分關稅仍然有效,筆者相信本地外貿額還需要一段時間才有望收復失地,大幅回升至貿易戰前的水平。
 

眼下香港雖已經歷半年的社會動盪,但樓市未見陡跌,而只是稍微調整,其主因在於失業率並未急升,大部分市民仍然在職,尚能負擔按金供款,因此筆者認為,地產市場的調整幅度頗為有限。圖為市民經過一間地產代理。(余偉德攝影)  
 

樓市趨向平穩
租金較為波動

 
至於樓市方面,物業市場的態勢主要取決於宏觀經濟環境和失業率。現下香港雖已經歷半年的社會動盪,但樓市未見陡跌,而只是稍微調整,其主因在於失業率並未急升,大部分市民仍然在職,尚能負擔按揭供款,所以地產市場的調整幅度頗為有限。短線而言,筆者預期樓價出現大概10% 的調整後,便幾近觸底,但未必有合適條件催發價格即時反彈。樓價估計需要在支持點附近鞏固一段時間,方能累積足夠動力回升。因此,筆者相信2020年物業價格會先略微下滑,待回穩後,接近年底再緩緩上揚,以全年計或會高於今年水平,但差距不大,原因是本地物業依然價昂,況且內地投資者出於對香港的戒心,亦不見得會迅即將資金重投市場。
 
租金的走勢卻有所不同,本港租金的變化屢屢滯後於樓價波動:樓價若急升,租金會緩慢趕上;反之,當樓價下挫,租金卻未必跟隨調整。然而,筆者認為2020年租金將呈現相當明顯的波幅。事實上,目前租金亦隨樓價向下調整,這也許會持續到2020年伊始,估計其後將隨之回穩。不過,大家不宜忽略來港求學的內地學生對租務市場的影響力,這些學生的數目不容小覷,大多就讀自資課程 (例如自資碩士),需要在校外租房,為本地租務市場擴大客源。惟近期的社會事件對此類課程在內地的收生情況造成負面影響,報讀者驟減。預料直至明年暑假甚至9月,那些慣於將單位租予內地學生的業主鑒於客源減少,或會考慮降價,為第三季的整體租金帶來下行壓力。總而言之,筆者推測租金在今年第一季會偏軟,第二季則趨於穩定,第三季再度走下坡。
 

股市前景相對樂觀

 
股市的趨勢則與本地經濟狀況關聯不大,現時恒生指數與香港經濟增長率已然脱鈎,因為前者的重量級成分股多為內地企業,例如騰訊和四大內地銀行 (雖然阿里巴巴尚未晉升為恒指成分股,它卻是市值最龐大的港股,被納入成分股之列不過是時間問題) ,這類公司的主要盈利來源並非香港,業績自然與本港經濟幾無關聯。人民幣匯率是估算這些股票的股價一大要素,特別是那些收入是人民幣及開支是美元的公司(如航空公司)股價波動較大。人民幣若升值,該類企業的盈利便水漲船高,股價亦隨之攀升;假如人民幣貶值,股價就會相應下跌。目前中美貿易戰似有緩和迹象,首階段協議有望達成,而英國脫歐困局也漸見曙光,保守黨大捷,令英鎊大幅反彈,這顯示外圍經濟環境日趨穩定。至於人民幣,若貿易戰沒有進一步惡化,匯率應可收復失地,牽引前述內地企業的股價走高,為恒生指數提供向上動力。此外,大部分恒生指數成分股的股價都隨貿易戰的事態發展而變,如果談判進程順利,市場情緒應會好轉。但問題是談判結果如何,仍屬未知之數,例如特朗普或突然對中方的談判態度表示不滿,再度掀起另一場貿易風波。儘管如此,恒生指數暫且向上,短期內可能挑戰29,000點水平,2020年第一季能夠突破30,000點大關。當恒指達到30,000點水平,估計A股市場 (上證綜合指數) 亦會突破3,100點。筆者認為內地股票的估值相對較低,但恒生指數和上證指數的走向基本上屬同步。假如恒生指數和上證指數分別重上30,000點與3,100點,並穩守這些水平,那麽整年來説,股市應大有機會上揚。縱然2020上半年香港經濟不容樂觀,但股市可能會較快恢復元氣;下半年經濟復甦的步伐也許會加快,反而股市應已處於高位,再漲的動力稍嫌不足,所以多半會趨於平穩。簡而言之,考慮到主要恒指恒生指數成分股的盈利來源都不是香港,筆者對股市前景抱有信心。
 
綜上所述,本港2020年第一季度GDP預期呈現些微負增長,失業率稍增,通脹掉頭回落,樓市趨向平穩,租金會較為波動,而股市前景則相對樂觀。筆者預料本地經濟可望穩中復甦,2020年整年再持續下行的機會甚低,反而大有可能在2020年中大幅反彈。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1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